第十七章 我不懂啊

    “请圣人给我们一个说法!”

    “请圣人给我们一个说法!”

    “圣人,您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倘若没有,便随飞光卫走一趟吧。”

    忤逆值哗啦啦上升,突破八万了。

    徐猜红了眼,被人误解就罢了,还差两万,就差仅仅两万……

    徐猜决定推波助澜一把,他脑子里想到前世在小说里看到的台词。

    “我徐猜一生行事,何需向他人解释!”

    那就是没得解释了?曾禾眼底的星子彻底灭了。

    放纵野火的人……真是徐圣人……

    “绝无可能!师祖绝不会做出这种事。”张素空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

    “我相信师祖!”蔡东昏怒道。

    众人其实心底明了,徐猜动用野火基本上是九成九的概率了,但见张素空和蔡东昏,一个剑道精英,一个书院大先生,竟然如此脑残。

    不免生出更多恶感。

    两个人不知道,他们是在给师祖反相助攻。

    他们越维护师祖,便惹得众人更厌恶师祖。

    “看来徐猜平(rì)的功夫都用在洗脑上了。”

    相信的人自然愿意相信,不信的人,解释再多他也只会认定自己的猜测。

    “要请走本座,你们没这个本事。”

    “本座的出场费很贵。”徐猜淡淡说道。

    严贞冷笑,这老东西死到临头了还摆谱。

    曾禾正向其余飞光卫眼神示意,准备带走徐猜的时候。

    “且慢。”

    一个响亮的声音打断了所有人。

    来人正是曲小院,严贞心中大叫一声好!来的正是时候,来吧曲小院,把这个抛弃你无视你的老家伙,扒下那层圣人皮子。

    徐猜啊徐猜,咱们还有底牌未出呢!

    这锅汤的火候,就差你曲小院一个人了!

    他是如何对待你的,你便如何对待回去!

    曲小院看了徐猜一眼,又看向众人,慢悠悠笑道:“我确实掌握了野火的证据。”

    曾禾听得认真,其余世家纷纷露出欣喜之色,稳了。

    除非徐猜狗急跳墙,想杀人灭口,不过在场诸人都在,由不得他!

    【来自众人的忤逆值+999】

    ……

    徐猜计算着不断攀升的忤逆值,越来越近了。

    自己这个逆子确实助攻了很多。

    按照自己目前一炉的实力,打其他人还行,但对上那个叫湖九的七炉高手,还是相形见绌。

    毕竟境界的差距太大了,并不是功体能弥补上的。

    而且在自己的数据库里,曾经输过湖九一次,想必他有专门克自己的法门。

    商店里的法术几乎都是一次(xìng)的,万一杀不了湖九,自己就惨糟了。

    眼下只能寄希望于虎躯一震剑法。

    张素空捂住(xiōng)口,大片鲜血染红了他的白襟,他顾不了这么多,大喊。

    “小院师兄!”

    曲小院看也未看他一眼,而是面向众人。

    “我还带来了这个证据!”

    张素空心凉了半截,小院师兄……你怎么能够背弃师祖?

    严贞哈哈大笑,他强撑着站起来。

    再坚持一会儿,扳倒徐猜就在此刻了。

    他本就体弱,刚才被徐猜一掌冲出去,若不是湖老即使灌输真气,眼下只怕昏迷不醒。

    “曲小院作为徐猜的(ài)徒,断然没有背弃的理由,依我看,曲小院这是大义灭亲!”

    “看来连徐猜自己的徒弟都看不下去了,要来揭发他这个人面兽心的师祖!”

    “给他们瞧瞧,徐猜究竟是如何纵容野火污染拂陵的!”

    众人一看曲小院跳出来,知道严贞必然有了十分把握,一个个悲愤交加。

    “徐猜啊,我给你当牛做马多年,没想到你竟然用野火折损我的子孙!”

    “今(rì)你不伏法,我便与你拼了!”

    曾禾叹气,眼圈微红。圣人啊,你终究辜负了我们对你的信任。

    【来自曾禾的忤逆值+467】

    【来自各大世家的忤逆值+999】

    【来自严贞的忤逆值+788】

    ……

    这一串数字不断暴涨,徐猜心中不断默念,快了,快了。

    就差两千忤逆值了!在这紧要关头。

    “师祖。”这一声柔软的称呼传来。

    徐猜睁开眼,曲小院转过头,发丝在脸侧飘扬,他的眼神带着坚定的笑意,令人感到安心。

    不妙,不太妙,徐猜慌了。

    为何感觉这曲小院似乎在等待自己的示意,怎么,自己可没跟曲小院通过任何风声啊。

    曲小院那双脉脉的眼神似乎在说,师祖,你懂的。

    徐猜懵了,我不懂啊,你别乱来啊。

    你这家伙冒出来不正是要造自己的反吗?

    曲小院又低头笑了笑,继续望向徐猜。

    师祖!你懂得啊,我们不是心有灵犀,早就达成一致了嘛!

    徐猜退缩了,我不懂,我真不懂啊!

    罢了,曲小院也不打哑谜了。他一副(xiōng)有成竹的模样。

    一辆马车不知何时停在旁边,此时,一个妇人从马车内滚落。

    她衣着华丽,却狼狈不堪,发丝散乱,整个人蜷缩在地上。

    曲小院一把将这个妇人提起来。

    他抬起这个妇人的下巴,让众人都看清楚。

    那女人下巴尖尖,姿容姣好,但是双目和张大的嘴巴里,跳跃着黑色的火焰。

    她呜咽着,发出可怕的声音。

    这是一个被野火重度污染的女人。

    要找到这个女人可太简单了,在严家的地牢里到处是这样的女人,她们的呓语(rì)夜传进曲小院的耳朵里。

    她们相信严神光,唤严神光为大圣人,一面痛苦育儿的时候,一面不忘向曲小院传输思想。

    这个女人就在曲小院隔壁,四年前,他跟被关进来的时候,女人还有些人形。

    她很温柔,每当谈起她的儿子的时候,她的声音里充满了希冀。

    她不过是个平庸的女人,能生出那么聪明的孩子,真是上天眷顾,圣人眷顾啊。

    到后来(rì)(rì)夜夜,她的声音渐渐变成了怪物的低吟。

    曲小院眼睁睁看着一个女人在自己隔壁被野火污染了。

    就算女人被野火化了,严贞也认得清。

    这幅模样……这不是自己的娘吗?

    “娘?”严贞喃喃出口。

    什么?娘亲?众人一齐看向严贞。

    曲小院正义凛然道:“我曲小院千辛万苦(tào)得贼子信任,终于找到了关键(xìng)证据。”

    “听我说,大家都误会师祖了!”

重要声明:小说《徒弟都想杀我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七章 我不懂啊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