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皇城旧事

    点菜的时候趁着陈宇去洗手间的时候,林茜脱下风衣问道:“他谁啊?”

    “我弟弟啊,陈宇,不是说了吗?”正专注于菜单上美食图片的黄欣回道。

    “我说的不是这个问题,我怎么总觉得他看我的眼神有点不对!”林茜摇摇头道。

    “那肯定啊,你林大美女走在街上的回头率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

    “你能不能正经点!白瞎那些喜欢看你节目的观众,要是让他们知道那个所谓的黄大记者私下是这样,少不了掉一地眼睛!”

    “掉就掉呗!关我什么事!”黄欣随口回道。

    林茜不再追问,知道问也是自讨没趣,索(xìng)单手拖着下巴看向窗外,其实她心里有点好奇陈宇,不知怎么的,从见面的那一刻她心里有种闷闷的感觉,这种感觉并不强烈,却真真实实俱在。

    冷静下来的陈宇回到座位就看见这样一幕,一个(shēn)着白色毛绒衫的女人单手托腮怔怔看着窗外,光滑的脖子上戴着一条白金项链。项链下面是闪闪发亮的吊坠。

    陈宇的记忆突兀地就被拉回了前世公司倒闭前夕的时候,那天的北平天空格外(yīn)沉,下着小雪。刚处理完一个追债服务商回到办公室时林茜就是这么一个姿势坐在他办公桌前,同样的表(qíng)看着对面的已经更名为银峰SOHO的望京SOHO怔怔出神。

    那天也是陌路的开始。

    “你怎么来了?”尽管是寒冬腊月,陈宇还是接连拧开几颗衬衣扣子,接着才拉上窗帘,格挡住办公区寥寥几缕视线。

    林茜回过头来看着脸上写满憔悴的(ài)人,心中闪过一丝心疼,想说什么最后化为一声叹息:“设备服务商那边怎么样了?”

    陈宇摇摇头没说话,沉着脸翻开报表试图找出一条生路,却没有发现女友神(qíng)有些不对。

    “我妈上午来北平了!”

    林茜清丽稍显底气不足的声音在落针可闻的办公室清晰无比,正看着报表的陈宇动作一顿,接着便恢复过来,一边看着报表一边说道:“好啊!等下我让小王订个饭店,晚上给阿姨接风。”

    林茜没有说话,久久才传来女人低声抽泣声:“我~我想我们……”

    没等她说完,一眼血丝的陈宇抬起头直直看着她勉力笑道:“别急,马上,马上公司就能……就能……”笑着笑着视线就模糊起来。

    四目相对,分别已在眼前。

    黄欣一脸问号地看着面前的俩人,一个看着窗外发呆,一个看美女看痴了,就连自己在他眼前挥手都看不见。

    黄欣戳了戳闺蜜的细腰,林茜这才回过头来,正要发问结果就看见了陈宇不加掩饰的目光,正要有所表示,便细心的发现对面的陈宇瞳孔并没有处于集中精力看她,也就是说他在发呆而不是在看自己。

    所以林茜捋了捋耳边青丝低头抿了白开水没说话。

    而黄欣还以为闺蜜是在顾忌自己才没有开口,随即便敲了敲桌子沉声道:“陈宇,你看够没有!”连敲了几下陈宇才反应过来,接着下意识看了眼刚刚抬起头的林茜,这次林茜很确定他的目光是在自己(shēn)上。

    “怎么前几次没发现你这样子啊!好弟弟。”黄欣不(yīn)不阳磨牙道。

    陈宇反应很快,笑了笑道:“随着经济的复苏,北平今年房价开始上涨,相应的竞争压力和机会也就越大,其实我建议,若非必要最好不要去北平发展!”前世的林茜到了北平几年都没混出什么样子,最好的一段时间还是陈宇开公司的时候,随着公司破产,陈宇人财两空,林茜也跟着妈妈黯然回乡,而陈宇则再度成为码农。

    林茜淡淡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

    黄欣则没那么多顾及,横了陈宇一眼道:“可以嘛好弟弟,你什么都会啊,那你说说北平为什么竞争压力最大,你可别跟我说因为是首都啊!”现阶段国内最火的应该是港岛,三角湾特区以及魔都。

    喝了口水,陈宇不急不慢道:“首都这一方面是其一,国家近些年极力申奥的决策你们应该知道吧!”

    黄欣点点头:“第一次是在1993年申请的2000年第27届奥林匹克运动会,但在最后一轮的投票中以2票之差败于悉呢。第二次则是1998年,提出申办2008年第29届奥林匹克运动会,99年组委会接受了北平的申请。”作为记者黄欣对这方面的东西很熟悉,几乎想都不想就说了出来。

    陈宇眼中闪过一丝赞赏,肯定了这位姐姐的专业素养,“没错,而且我觉得这次极有可能成功,所以一旦成功后北平的定位又会发生改变,这是其二。

    其三,不知你们知不知道北平一号线即将通车。

    其四,这点和经济没关系,跟你的有直接关系!”说到这儿陈宇再度把目光转向林茜,波澜不惊的目光再度泛起了涟漪,终究她不是旁人,也并没有像称呼黄欣一样为姐姐。

    林茜面露不解。

    “暂住证,现在去北平的暂住证可不好开啊!”作为生活了十多年北平的人陈宇相当熟悉这些。公司破产,被社会磨灭棱角的他空闲时间不是养花种草就是和一群退休老大爷扛着长枪短炮走街串巷,自然也就了解了许多以前的皇城旧事。

    林茜心里的的沉闷感更重了,刚想说什么,菜上来了。

    吃饭时林茜数次想说什么都没说得出口,陈宇的话深究起来并不高深,稍稍了解就能知道这些(qíng)况。

    而申奥成功的说法更不值得稀奇,没一万也就九千人这么说过。

    (PS:说一下男主(xìng)格。

    男主是带着前世的记忆重生,但是现在这具(shēn)体的记忆以及(xìng)格都还在,两者只是融合。

    所以男主才有前世的社会经历和这世对待学习的天分,进步才有那么快。不然仅仅靠着说我要努力学习几个字重活一遍,扯特么蛋,历经社会锤打的人能再度认认真真读一遍高中,能做到的千万不存一。有些东西,比如学生时代的记忆力、学习能力肯定比不上十七八岁。

    所以两者(xìng)格相融合,那么有时候中二是难以避免的。

    当然,这种中二会随着年龄成长,还有社会地位的提高慢慢磨灭。)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逐浪时代》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26、皇城旧事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