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再入都天

    不提镇江后这边,正面色古怪的盯着白礼。感叹着没想到自家的儿子居然还有吃软饭的本事,而且还是天人级别女子的软饭。

    另一边,白夫人在听到了白礼在外居然还有一位红颜知己之后,直接将白礼给拉起,然后一副相当感兴趣的模样,连声追问。

    这姑娘多大了?

    家住哪里?

    以及样貌、品行等等。

    一连串的问题,让白礼大为头疼的同时,也让白礼终于可以松了一口气,暗道今儿这事总算是可以糊弄过去了。

    而接下来,也的确如同白礼所预料到的一样。难得自家的儿子终于开窍,知道找女人了,白夫人高兴之下,连本(shēn)准备让白礼跪祠堂的事(qíng)都忘了。

    在一连串将百里问的精疲力尽的问题之后,白夫人终于心满意足地挥退了白礼,然后和镇北候交换起了意见。

    同时开始发愁,这自己刚刚才看好一位姑娘,给白礼这订了一门亲事。为了让这件事板上钉钉,防止发生意外,庚帖都已经交换了,聘礼这边也是准备妥当的,就等着白礼这边回来送。

    结果白礼却又闹出这么一档子事儿来。

    一时间,让白夫人再一次责怪起了白礼:“这孩子,有喜欢他的人了也不早说。早知如此,我又何苦这些(rì)子以来这么为他费心的张罗此时。

    这可如何是好?这庚帖都已经下了,说好了是明媒正娶。可是钟(qíng)于礼儿的那位,又是一位天人,肯定是不能做妾。这……侯爷,你主意多,你来给拿个主意。”

    “这……我……还是……”

    又不是上阵杀人,直接抄刀子砍就行了。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事(qíng),镇北候能有个什么主意。

    而见此白夫人不由直接指责镇北候没用,不该精明的时候猴精猴精的,需要他拿主意的时候,反而什么主意也没有了。

    镇北候则表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你这让儿子享齐人之福之事,问我这个只娶一个老婆的做什么?

    我好男不和女斗,不和你计较。任又白夫人指责,镇北候自挥然不动。在这方面他有经验,通常他这边不接茬儿了,白夫人絮叨几句之后便也就过去了。

    而白夫人果然也如同他所预料到的一样,絮叨了几句过后,便不再搭理镇北候,开始自言自语,喃喃道:“这样吧,不管怎么说,定个(rì)子,先让礼儿和玉家的那位姑娘见一面。

    我记得早先去和刘夫人闲聊的时候,似乎听说了几(rì)后,似乎刘夫人的女儿好像组织了一场踏青活动,这其中好像就有邀玉家的那位姑娘。如此的话……”

    不提白夫人这边,正替白礼做着相关的安排。

    夜,白礼说居住的房间之中,挥退了左右,吩咐了一声,如无重要的事(qíng)不要来打扰的白礼,再次拿出了都天的面具。

    没错,又到了一月一次的都天组织的聚会时间。伴随着面具戴上,依旧还是那片混沌空间,依旧还是那些人。

    “天吴,怎么上次不见你来,该不会是收尾出了什么问题吧?”共工依然来自那么早,见白礼出现,率先开口打招呼道。

    “那倒不是,”白礼轻笑着回道:“只不过归途的时候遇上点小麻烦,所以被耽搁了。”

    自东南一地一别之后,其实中间还有一次聚会。只不过那时候白礼恰好在路上,而聚会的当天,他又被一些小事绊住了手脚,因此也就又缺席了一次。

    “对了,天吴,话说左右候卫的事是你干的吧,”共工见白礼没有多谈的意思,并没有在这上面纠缠,继续笑道:“可以啊,一场大水下去,左右候卫直接少了一半,听说朝廷那边的人闻讯之后脸都绿了。”

    “本来也没打算搭理他们的,”说着白礼故意往玄冥那里看了一眼,继而道:“不过谁让他们不知死活,要硬往刀口上撞。那我要是不成全,岂不是白白的浪费了他们这片好意。”

    “哈哈哈,有道理,”共工也同样故意道:“不过下次再有这机会别忘了我,这么有趣的事(qíng),应该多几个人参与进去。”

    “有机会吧,”白礼若有所指:“十二卫还剩一半多呢,想来,总会有机会的。”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共工也同样若有所指道。

    “好了,人差不多也都到了。”

    就在共工和白礼两人准备继续闲聊,有心人眼中寒光一闪而过之时,帝江来了。看来的人已经来差不多了,便开口打断了共工接下来的言辞,直接了当道:“那么还是老规矩,本次聚会正式开始。”

    “那就由我先开始吧,”共工率先开口道:“据我所知,朝廷一方近期似乎又在筹备什么计划。好像是由那位亲自下令,内三司、六扇门的人联合督办。目标尚且不知,不过能将这么多衙门都牵扯进去,左右目标也不出那几个。”

    “会吗?”黄衫后土皱眉道:“朝廷一方可是刚刚连折了鹰扬、左右威卫、左右候卫,实力可以说已经跌到了近些年的谷底。这个时候还招惹其他,就算是那位疯了,众多朝臣也应该不应同意才对。”

    “谁知道呢?”共工轻蔑道:“自毁长城的事,朝中的那些酒囊饭袋还没少干过吗?猪脑子的想法,人怎么可能猜得出来。”

    其实六部朝臣又何尝不想阻止这明显劳民伤财,而又意义不大之举。然而当时天子在盛怒之中,在加上他们也了解当今天子的(xìng)格,既然想到这茬了,不折腾一下,不撞一下南墙,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因此就干脆随便提了几个对朝政影响不大,而又不会太过刺激那些江湖人物的意见。

    就像是江湖风云榜,江湖人物就算是知道这是朝廷的谋划又如何?难不成朝廷帮你们出了份榜单?你们就带着人杀官造反吗?

    别开玩笑了。

    正道的人顾虑多,哪怕是他们心中在恨,最多也就是暗地里下绊子。碍于这个面子和名声,明面儿是该装君子,还是要装君子。

    而邪道的人呢?像是魔门六道这样的,他们巴不得江湖越乱越好。江湖越乱,他们才好混水摸鱼。

    至于三大邪教,他们和朝廷本来就势如水火。就是没这事,双方也同样会明里暗里的下刀子,彼此都是虱子多了不愁,众大臣自然也就不在乎这一点。

    而在再往下面一点,级别就不够了,敢真敢跳出来,朝廷菜市口处的铡刀就是给他们准备的。

    所以天子想玩就让他玩吧,左右最后也能收尾。咳~最多也就是内三司以及六扇门这几个经手此事的衙门辛苦一点,人(shēn)安全危险一点,容易被人下黑手。

    与国无碍,与大局无碍。

    ps:沈千秋:……我谢谢你们啊!

重要声明:小说《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177章 再入都天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