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决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33度 书名:逆天好运公子白
    匆忙搭成的帐篷里还没来得及装饰,只铺了席,放了坐垫、炭盆,还有一张腿上雕花的木案。

    白景源抱着喝完羊(rǔ)就睡着了的小鹿,紧挨炭盆坐着,张元就坐在桃木案另一边,笑眯眯的看着他。

    见白景源不答话,只面无表(qíng)的看着自己,像是在衡量什么,他也不恼,自顾自的吩咐隶臣,在客位摆了张与白景源(shēn)量相当的木案。

    案刚摆放停当,白景源也抱着小鹿换到客位坐下,婢女便托着托盘进来了。

    婢女容貌姣好,气质温和,嘴角含笑,典型的世家婢。

    她先是把一碗(rè)乎乎的羊(rǔ)放到他面前,笑着哄他:“女公子,这是我家庖厨用秘法熬煮的羊(rǔ),一点也不膻,您喝一碗暖暖(shēn)子吧!”

    又放下一只盖子上绘了圈红色祥云的漆衣陶豆,盖子揭开,里面整齐的码着几块颜色不同的米糕条。

    她也不解释这是什么,端起托盘就出去了。

    显然,这只是普通的糕点,并不是他们家的秘方,实在不值得特意介绍。

    王后手下的庖厨更擅做饼,各种酥脆的小馅儿饼吃完齿颊留香,这种口味清甜,用米做的小点心他还真没吃过。

    白景源犹豫着,倒不是怕他们给的食物不安全,而是怕自己一开口,就暴露了(xìng)别。

    一个男孩子做女孩儿打扮,在这敏感的时候,又是在宿城附近,这位老者一看就是贵族,万一他有歹心……

    香莲儿疾步进来,不看白景源,也不往他(shēn)边凑,只对张元行礼道:

    “爹爹,火刚烧起不久,饭食还未得,委屈客人先吃点糕点垫垫可好?”

    他是张元养子,平(rì)里伺候张元不过是尽孝,白景源做女儿家打扮,虽然头上的珍珠不知在哪掉了一串,两侧发髻也有点松散,那(shēn)素白的衣裳以及绣了兰草的白狐斗篷更是蹭了不少泥灰,看起来颇为狼狈,但他长得唇红齿白,实在好看得紧,在这十几岁就要成亲,人民普遍早熟的年代,香莲儿自是害羞不已,不自觉的就躲着他了。

    张元看得好笑,却是一点不吝啬的夸他能干,说他安排得好。

    香莲被他夸得脸都红了,偷偷看了白景源一眼,就跑了出去。

    张元“哈哈”大笑,笑到一半,生怕那女公子着恼,正要再找个话题与她聊聊,就见她端起那装着羊(rǔ)的碗,抬起袖子遮了脸,正喝得“咕咚、咕咚”的,显然是渴得狠了。

    白景源的确很饿很渴,今天倒了霉,他只早上就着芝麻馅儿小酥饼喝了一碗小米粥,担惊受怕的骑了半天马,又在雪地里躲了很久,要不是遇到那头被鹿群撵出来的白化小鹿,他怕是早就冻死了。

    但她喝得这么急切,不过是因为香莲儿看他的眼神。

    被迫女装只为保命,其实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但被个差不多大的小男孩儿羞涩的偷看来偷看去,也太羞耻了!

    羊(rǔ)应该是煮的时候加了某种花茶,虽然不膻了,却多了一丝丝涩味,白景源心想,听说加杏仁儿煮效果很好,就是不知是哪种杏仁儿。

    (shēn)边有火盆,帐篷也厚实,再这么(rè)乎乎的喝了一碗(rè)饮,没多会儿他就开始冒起汗来。

    解下张元围在他(shēn)上的皮毛大氅,又用自个儿的白狐皮斗篷把那小鹿裹了,他这才掏出丝帕擦了擦汗。

    见张元看着他笑,白景源觉得自己很失礼,又不好说自己的来历,估摸着王后手下的人很快就能找到这里,他便摸出阿瑟送他的玉埙,打算拖延时间,顺便也给找他的人指个路。

    见他(rè)得发汗,婢女悄悄进来把炭盆挪远了些,又悄悄的出去了。

    天色暗了下来,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nǎi)香,还有柴炭的焦味,有庖厨捧着托盘送上来一些穿着树枝的(ròu)串,香莲儿不知何时拿了壶酒,坐在角落里守着小火炉细细的筛酒、温酒。

    帐篷里慢慢弥漫起烤(ròu)与米酒的香,张元一边亲手烤(ròu),一边敲着膝盖唱着白景源听不懂的诗歌。

    他没有特意招呼白景源,也没有冷落他。

    除了酒没分给他,烤(ròu)的小炭炉,还有可口的香饮子,以及各种穿好的(ròu)、菜、酱,张元有的他都有。

    看来这位老丈,是这时代少有的美食家啊!

    受到盛(qíng)款待,白景源却不能满足他最基本的好奇心,心里颇为愧疚,见他一首长诗唱罢,笑着看了自己两眼,就开始往烤好的(ròu)片上刷酱,这才把玉埙凑到嘴边,微眯着眼,吹奏起来。

    他很庆幸自己上辈子玩过一阵子乐队,虽然没有填词作曲的本事,跟那些有真材实料的专业人士相处久了,一些名曲还是很熟的。

    暮色中的旷野里,一个临时的营地矗立着,有炊烟直入云霄,最中间的大帐透着火光,清新悠扬的埙声传得极远。

    一曲《故乡的原风景》刚吹到一半,他就想起了大学毕业那年。

    那是夏(rì)里的一个晚上,他抵不过(nǎi)(nǎi)念叨,勉强喝了杯鲜(nǎi)打算上楼睡觉,哥哥守在楼梯口,一脸严肃的拦住他,说要和他聊聊未来。

    结果进了书房,才发现爸妈也在。

    “呀!我最近没干啥坏事吧?这是要三堂会审?”

    他一脸夸张的插科打诨,企图蒙混过去,以为他们要跟自己算账,下个月要缩减零花钱,爸爸却当没听见,连着问了三遍,问他未来有何打算?

    他想溜,结果哥哥守着门,妈妈也少见的心狠,对他求救的眼光不闻不问,(bī)得他只能开口,说就想好吃好喝,当个快乐的米虫,还举起手大声发誓,说绝不为非作歹,让他们难做!

    然后哥哥大怒,问他:“等我和爸爸妈妈都老了死了,你有了老婆孩子,你让她们喝风去吗?”

    他很委屈,明明家里花不完的钱,养活他这么小小的一个,一点压力都没有,怎么突然就这么凶?

    于是他就说:“不是还有家族基金会吗?”

    爸爸就问他:“若是我们家垮了呢?到时候我们每个人都能养活自己,你能吗?”

    他就说他不结婚不生孩子,老了就去啃国家,去敬老院!

    然后听了这话,衣服都不等他换,哥哥和爸爸就一人一把扫帚,像打瘟神似的,一路赶着他穿过家中巨大的花园,说着“你可以无能!但你绝对不可以懒惰!”,把他扫出了白氏老宅大门外,说养不活自己之前,都别回来!

    大门关上之前,只有妈妈心疼的扔出来三千块钱,平(rì)里最疼他的(nǎi)(nǎi),一言不发的站在一边抹眼泪。

    然后他锤了半晚上的门,见实在没办法,就穿着睡衣拖鞋,只带着吃顿饭都不够的三千块,走得脚底都是泡,天都亮了才走到市区。

    被赶出家门的怒火让他支撑着过了一周,亲朋好友都被家里打了招呼,不敢伸手帮他,眼看着就要弹尽粮绝,他终于找到个销售员的工作。

    在那包吃包住的公司拼了命的坚持了一个月,终于拿到工资的时候,扣掉各种迟到早退,以及各种杂七杂八的,最后只拿到八百三,他拿着那八百三十块进了自家的超市,花了四百多块,买了盒最(ài)的4J智利车厘子,一边骂着家里的大(jiān)商,一边坐在桥头哭着把那盒车厘子吃了个精光。

    吃饱了他就爬到了桥上,作势要跳桥。

    然后就有警察来了,再然后就是路过的吃瓜群众、媒体、还有家人,密密匝匝围了一圈。

    (nǎi)(nǎi)哭着揍他爸,妈妈闹着要离婚,爸爸抽着烟不吭声,哥哥哭着伸手,让他往他怀里跳……

    他们说这辈子都不会(bī)他了……

    如今想来,突然好后悔。

    其实哪怕为了家人高兴,他也该努力一些的。

    眼泪不知何时就落了满腮,白景源收起玉埙,趁着张元满眼泪光愣神倾听的时候,抢了他手里刷好酱的烤(ròu),大口大口的吃,一边哭一边吃,一边吃一边哭,就像在嚼哪个仇人的(ròu)!

    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不会(bī)他的人!

    只要能让他发挥作用,他们不会顾及他的感受!永远不会!

    【总有一天,我要弄死你!】

    牙关紧咬,额头青筋暴跳,怀中小鹿“呦呦”叫着,拱了拱他的手。

    白景源温柔的摸着小鹿的头,咽下口中的(ròu),第一次下了这样的决心。

重要声明:小说《逆天好运公子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29章 决心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