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一、峰回路转时

    “好一个此心照(rì)月!”

    马无眠站在堂上,两眼望着余夏,眼中厉芒一闪而过。

    须臾之间,一(shēn)布衣无风自动,外景宗师级数的气势不断显露,如山如海一般向余夏压去。

    余夏抬头看着马无眠,目光诚恳,表(qíng)坚毅,(shēn)子如青竹一般笔直,双脚向钉子一样扎在地上。

    在这山海一般的气势下,竟没有退缩半步。

    唯有额角、背心处的(rè)汗,以及浑(shēn)骨节的咯咯作响,昭示出他承受着极重的压力。

    当然,这一切都是假象。

    以他金刚琉璃一尘不染的心境层次,些许气势能奈他何?

    只是以他寻常弟子的(shēn)份,在这重重压力之下,若是没有半点变化,岂不是明摆着说明他有问题?

    唯有做出这副拼命抗衡,又宁折不弯的(xìng)子,才有机会过这一关。

    片刻之后,余夏额头青筋暴起,脸色变得惨白,浑(shēn)上下汗流浃背,前(xiōng)后背的衣服都被汗水打湿,紧紧贴在(shēn)上。

    “师兄,到此为止吧!”

    丘溪竹终于看不下去,忽然扬了扬手,使出一招“两分天下”,一道无形的屏障随之出现,将堂上、堂下分为两个世界。

    余夏顿时感到(shēn)上压力消失,(shēn)不由己向前扑出半步,几乎摔倒在地,原先站着的地方,则留下两个湿乎乎的脚印。

    “师弟,你这是什么意思?”马无眠面色不虞。

    “师兄,余夏这事虽做的有失妥当,但总归是为了对付妖魔两道,本(shēn)并无大错,更何况以柳无命的手段,真要让余夏出手,他想拒绝也不可能。”

    丘溪竹替余夏开解了几句,接着又说道:“师弟以为余夏(xìng)格坚毅,又有些不惧生死的胆气,好好培养一下,(rì)后是个人才,必能光大本门,逐出门去太过可惜!”

    丘溪竹的(xìng)格与马无眠大不相同。

    马无眠(shēn)为纯阳堂首座,总管剑气凌霄楼诸多事务,万千门人,要想不出乱子,绝离不开“规矩”二字,为人最重规矩。

    丘溪竹则与之相反,为人处事(xìng)格豪气,重(qíng)重义,又有嫉恶如仇的天(xìng),当年行走江湖时,闯出的祸端就不在少数,因此对“规矩”二字,就不大放在心上,对余夏也有几分欣赏。

    “师弟的意思是把他留下?”马无眠微微皱眉,却没有立刻反驳,转头望着纯阳七老中其他几位,问道:“诸位师弟意下如何?”

    马无眠、丘溪竹虽然是纯阳七老中排名第一、第二的高手,堂中大小事务也大多由两人商议决定。

    但是遇到两人分歧的时候,就不得不让其他人一一投票,再以投票结果,最终得出定论。

    其余五位长老互相看了一眼,略作沉吟便一一表明态度。

    其中三人态度明确,认为马无眠说得有道理,余夏已经不适合留在剑气凌霄楼,有一人则赞同丘溪竹的意思,认为余夏应该留下。

    至于剩下一人,则与其他人想法都不一样,他认为余夏不但无过,反而有功,应该大力嘉奖才对。

    这位长老姓乐,早年行走江湖,与妖魔两道有不解之仇。

    只要是对付妖魔两道,他都会不遗余力的支持,他认为张名扬对剑气凌霄楼绝对是一大隐患,早(rì)将张名扬除去,对剑气凌霄楼绝对是一件好事。

    他对余夏的做法更是大加称赞,只可惜无人支持他的想法。

    如此以来,纯阳堂七位长老之中,有四人同意逐出余夏,只有三人希望余夏留在楼中。

    依照纯阳堂的规矩,此事已成定论,余夏也要被逐出剑气凌霄楼。

    丘溪竹微微摇了摇头,望着余夏有些同(qíng)。

    他心中暗自思忖,若是余夏当真被逐出剑气凌霄楼,便要想个法子,将他送往其他门派修行,不要耽搁了前程。

    ……

    余夏(shēn)在堂下,自然不知道丘溪竹的心思,心中只有无奈。

    他做梦也没想到,为了解决张名扬,竟然惹出这么多事(qíng),若是因此被逐出剑气凌霄楼,很多计划都要改变了。

    他之前也考虑过,众目睽睽之下,配合柳无命擒拿张名扬,会不会引起楼中长老不快。

    但他转念又一想,都是为了对付妖魔两道,这点小事楼中应该不会计较,没想到居然会这样。

    这也是因为前世之时,他早早离开剑气凌霄楼,对纯阳堂这几位长老并不熟悉,对他们的(xìng)格并不了解。

    更是因为在若干年后,妖魔两道复起,掀起无边杀戮,人族各大势力被迫拧成一股绳,再不分什么彼此,只要能杀戮妖魔,就算以前是仇人也可以讲和。

    在那样的一个世界,余夏艰苦求存几十年,早已习惯了各大势力的精诚合作,一时竟忘了早已换了时空。

    “既然如此,众意已决,那么……”

    马无眠见决议已定,便要宣布最终结果。

    “马长老、丘长老,太好,诸位都在这里!”

    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忽然从堂外传来,一名秀美苗条的绿衣少女随之步入纯阳堂,此人正是“天外剑仙”叶一尘唯一的亲传弟子——叶青袖。

    “青袖丫头,你怎么来了?”

    纯阳七老之中,丘溪竹与叶青袖(xìng)格最投脾气,也最为亲厚,此时心中虽然烦闷,但也打了个招呼,并随手撤掉那道无形屏障。

    “没什么,就带我师父一句口信。”叶青袖笑嘻嘻地说道。

    “什么口信?”马无眠问道。

    “师父说,余夏虽然小节有失,伤了我剑气凌霄楼三分颜面,但是苦心孤诣,借以剑论道的机会,(bī)出张名扬的真实(shēn)份,却是大功一件。此人只可论功,不可论过。”叶青袖正色说道。

    “啊?”马无眠不由一怔,忍不住问道:“这当真是掌门所言?掌门怎么会忽然关注余夏?我要去问问叶掌门究竟……”

    “当然的真的!”

    叶青袖急忙答道,接着眼珠一转,不等他把话说完,便说道:“不过,师父吩咐完之后,就已经闭关了,你这会去也见不到他,若是还有疑虑,可以去向绝仙剑灵印证。”

    绝仙剑是剑气凌霄楼镇派神兵,更是叶一尘的随(shēn)佩剑,绝仙剑中有一剑灵,现已被叶一尘炼化,绝不可能被外人(cāo)纵。

    绝仙剑灵的意思,就是叶一尘的意思,这一点绝不会有错。

    “找绝仙剑验证?”马无眠有些意外。

    话音未落,就听“噌”的一声剑鸣由凌霄峰顶传来,仿佛一道剑痕印入堂中诸人的脑海,证实了叶青袖的话。

    “这……”马无眠不由目瞪口呆,一时竟不知说什么。

    “既然掌门有令,那么有关余夏之事,咱们在做商讨。”丘溪竹见风头有变,忽然插话说道。

    “好啦,话带到了,我就先回去了!”

    叶青袖微微一笑,转(shēn)向纯阳堂外走去,临行之前,偷偷向余夏眨了眨眼。

    ……

    凌霄峰顶。

    叶青袖轻轻推开屋门,正要偷偷溜回屋子,忽然听到耳畔有人问道:“你刚才做什么去了?”

    “师父!”

    叶青袖不由一个激灵,浑(shēn)一僵,站在原地,说道:“刚才坐在屋里烦闷,出去散散心。”

    “哦……烦闷……”那声音微微沉吟片刻,接着说道:“那你去把《仁慈正烈真武灵应经》从头到尾抄三十遍,写不完不许出门,我看你还烦不烦闷。”

    “啊?师父?多少遍?”叶青袖大惊失色。

    《仁慈正烈真武灵应经》足有六千余字,就算写的快,誊写一遍也要一整天,三十遍就是三十天。

    三十天足不出户,对叶青袖来说,这是从未有过的重罚。

    “三十遍,没听清吗?”那声音接着速度。

    “这……也太多了吧!能不能少几遍?”叶青袖哀求道。

    “你若能把这三十遍抄完,今天出去做了什么,我都不追究。”那声音淡淡说道。

    “哦……好吧,弟子遵命。”叶青袖苦笑着答道。

    原来还以为瞒过师父,没想到一举一动都在师父眼中,终究逃不过这一场惩罚。

    待到叶青袖带着一脸苦相,几乎是一步一挪,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那声音再次响起。

    “小绝,青袖胡闹就罢了,你为何跟她一起胡闹?今(rì)那名弟子到底有何异常,竟让你两次剑鸣?”

    在屋子正中的一张供桌上,供着一柄雪色长剑,正是剑气凌霄楼镇派神兵绝仙剑。

    绝仙剑已有剑灵,与人沟通无碍,可是听了这话之后,却毫无动静,就仿佛没听到一样。

    “罢了,你既不愿告诉我,就回头告诉青袖吧。”那声音渐渐沉寂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我意仗剑斩诸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八十一、峰回路转时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