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杨龙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紫钗恨 书名:明风八万里
    杨龙友这个贵州人与诚意伯府是老朋友,这些年不知帮诚意伯府办了多少事,这次也是他帮张皇后与刘永锡与东林、复社联络,所以刘孔昭当即握住了杨龙友的手,(rè)(qíng)地叫着他的表字:“文骢,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杨龙文开门见山地说道:“现在满朝文武都去请张娘娘下船,但是张娘娘说她觉得燕子矶景色不错,她想多呆几天,她只信得过小诚意伯,除非是小诚意伯亲自过去,否则不会下船!”

    “燕子矶风景不错”只是张皇后不肯下船的借口,虽然张皇后在御舟上呆得有点腻味,而且现在御舟还载满周之升的一哨亲兵根本谈不上什么舒适,但她知道在这种原则(xìng)的问题绝对不能让步。

    偏偏明天就是福王即位监国的(rì)子,张皇后不肯下船就会让福王即位变得名不正言不顺。

    刘孔昭听到这就十分(rè)切地说道:“永锡,既然是张娘娘有请,你赶紧跟你杨伯伯一起过去吧!”

    刘永锡却是一边微笑一边摇头:“杨伯伯,我这次下船之前娘娘特别交代我,除非有她的亲笔圣谕,不然哪怕是太康侯来请都不许回去!”

    这等于是给杨龙友浇了一盆冷水,他只能苦苦劝道:“永锡,能不能卖你杨伯伯一个面子,现在等着你过去的不但有史可法、赵之龙与韩赞周,你马伯伯与田伯伯也在那边等着!”

    他口中的“田伯伯”就是凤阳总督马士英,“田伯伯”是前任四川巡抚田仰,这两个贵州人和杨龙友一样,都跟诚意伯府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前几个月刘孔昭还专门向朝廷上书建言起复田仰。

    刘永锡也并没有直接拒绝,而是朝着一旁的王孙蕃说道:“孙蕃伯伯,这事我真不好答应,我的两营义师已经留在江北,现在如果劝娘娘下船万一有个闪失的话,我有何面目见两位先帝!”

    这两天王孙蕃是越看刘永锡越喜欢,觉得他不管从哪方面胜过刘孔昭这位(cāo)江诚意伯,甚至已经在考虑如何进一步加深双方之间的关系。

    听到刘永锡这么说,王孙蕃自然是站出来帮刘永锡说话:“文骢老弟,我知道你是一片好心,可是现在马瑶草还没正式入阁,还是在他入阁的大事上多用点心思吧!”

    来之前杨龙友已经跟马士英专门沟通过了,虽然觉得刘孔昭、刘孔永锡隔江分掌水陆两军有些不合适。

    但是张皇后在入城这件事上异常固执,而且她(shēn)边的太康侯、童屹立、史朝立、周之升这些人都是异常坚定的“后党”,在这件事始终跟南都诸臣据理力争。

    即使马士英与史可法、韩赞周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能说服张皇后入城参加明(rì)的即位监国大典。

    但是张皇后也没把话说死,说自己只信得过诚意伯刘永锡,只要诚意伯刘永锡过去就立即下船。

    所以马士英与史可法请示福王之后已经觉得可以让刘永锡在江北独领一镇,反正江北四镇已经是尾大不掉,再多一支兵马也无所谓,何况刘永锡好歹也是累世勋贵,对朝廷的忠诚度绝非高杰、刘泽清可比。

    杨龙友就转达了马士英与史可法达成的共识:“永锡,只要你肯过去劝说张娘娘,史大司马已经同意在江北新任副总兵一员并统领战兵两千五!”

    这个话题刘永锡不好接过去,毕竟他现在只是诚意伯世子,刘永锡这位(cāo)江诚意伯刚刚四十岁根本轮不到刘永锡。

    但是王孙蕃却是没有毫无顾忌地说道:“杨文骢,你还是少作这种承诺,现在马瑶草还没有正式入阁,万一来个鸡飞蛋打,你们这帮贵州人可是要哭都哭不出来!”

    杨龙友这几天都在为这事奔走,觉得一切已经水到渠成:“这怎么可能?史大司马那边已经谈好了,何况我固然是复社中人,马士英也是复社中人,复社君子总不能闹出自相残杀的笑话!”

    很少有人知道马士英曾经是复社最早期的成员之一,崇祯三年他在杨龙友的《山水移诗》上与一群东林、复社巨公一起作序时更是以“社弟马士英具草”落款,虽然这些年他与东林复社渐行渐远甚至在许多会簿中直接除名,但是马士英始终是以复社一员而自居。

    正是有着这么一层关系,杨龙友才觉得东林复社诸位大佬不会阻止马士英入阁,但刘孔昭听到这还是劝了一句:“总是要小心些!龙友,阮圆海与你是姻亲,复社那些后辈最恨的就是阮圆海,马瑶草万一这次翻船,你们这些贵州乡党可要遇到大麻烦了!”

    一说到阮大铖杨龙友也觉得十分头痛,他与阮大铖的关系可不一样,阮大铖唯一的(ài)女阮丽珍就许配给他的幼子杨作霖。

    虽然这对小儿女还没成婚,但是有这么一层关系,他自然必须支持阮大铖起复,而马士英崇祯十五年能起复凤阳总督也是阮大铖之力,再加上阮大铖这次的定策之功,他们这些贵州乡党觉得于公于私阮大铖都必须起复。

    可是许多东林、复社后辈眼中,阮大铖这个阉党不但是逆案中人而且还是不折不扣的东林叛徒。

    攻击阮大铖已经成了他们的保留节目,往往是一边欣赏阮大铖的燕子笺一边破口大骂阮大铖,有些时候甚至是当着阮大铖家借来的戏班子从头骂到尾。

    杨龙友这位复社中坚本来就夹在亲家与好朋友中间百般为难,现在更是觉得火上浇油,他只能苦笑道:“我觉得史可法、吕大器等诸君子不至于这么不智吧,但不管他们怎么想,我们贵州乡党都不会错过这次机会!”

    虽然从表面来说,这只是马士英本人能不能入阁的问题,实际却关系着他们一大群贵州乡党的长远前途问题。

    他们这些贵州乡党都是官场失意。

    前任四川巡抚田仰已经落职十多年一直没能起复,他舅舅兼岳父越其杰同样是落职多年,去年才借着马士英起得的东风才有机会监军凤阳。

    就是杨龙友自己同样是落职有年,现在这群乡党都等着马士英入阁之后能跟着一同起复。

    虽然他是复社骨干,他几个儿子同样也是复社骨干,但什么事都可以谦让,唯独这件事绝对不能退让。

    刘孔昭笑了起来:“马瑶草不愿错过这次机会,那就是最好不过!”

    :。:

重要声明:小说《明风八万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五章 杨龙友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