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字卷 第一百四十九节 船上之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瑞根 书名:数风流人物
    “不去?为什么不去?”冯紫英收了大枪,不解的问道。

    那边云裳早已经拿着汗巾来替少爷擦拭汗水了。

    和这柳湘莲的一阵过招可真的的把他累得够呛,全(shēn)上下都快要湿透了。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这(shēn)刀砍斧劈大枪挑的功夫可能上阵拼杀还行,但是要和柳湘莲这种完全是以个人搏杀的为目的的武技比,那就真的是送菜的份儿了。

    “去干什么?去受人白眼,还是讨口残汤剩水吃?”柳湘莲也收了剑,不咸不淡的整理着手中的剑鞘和剑。

    “这么些年,这些人名义上祖辈都是一口锅里舀饭吃的,说起来都是生死交(qíng),但是真正当你家里落难了,何曾帮过你一星半点?若不是冯叔资助我一家,愚兄孤儿寡母一家怕早就饿死了,自打母亲过世之后,愚兄就看开了,这辈子就畅意人生,不想再受任何约束,师傅希望我回崆峒继承他的事业,愚兄都拒绝了。”

    一袭雪白箭袖劲装更是把全(shēn)上下显得格外秀逸俊朗,端的是一个英姿飒爽的俏郎君,连冯紫英也得要承认柳湘莲的外形实在太具杀伤力了。

    “可是你现在回来了,总要谋些营生才是,总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厮混吧?”

    冯紫英也知道这位柳世兄不是读书种子,也从未指望他能读书,但是这(shēn)好武艺若是能从军也未必不能有一番造化。

    而且大家都是武勋子弟出(shēn),这点儿人脉也能找得到。

    纵然嫌榆林太远太苦,在这京营也好,龙(jìn)尉也好,或者宣府镇或者大同镇,要谋个差使也还是有把握的。

    “愚兄倒觉得这没什么不好,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柳湘莲一脸无所谓,“再不济不也还有你么?难道你还能看着愚兄饿肚子?愚兄琢磨着这明月楼不是又要开了么?听说是那忠顺亲王有意要扶那蒋琪官当头名,所以把那明月楼买了下来,要和南城的燕子楼和东城的绕梁阁一比高低,现在那燕子楼和绕梁阁都有意要招兵买马和明月楼打擂台呢。”

    冯紫英皱了皱眉。

    这位柳世兄空有一(shēn)好武艺,却自小喜欢唱戏,无论是唱功和扮相都是一等一的,这么些年在外游历看来也没有能一改他的喜好,现在回来了居然是想去唱戏。

    这也难怪,这京师城里唱戏历来就是最受欢迎的活动,小唱班子都有好几十家,出类拔萃的也有十来家,深受京师城中大户人家欢迎,他们大多集中在帘子胡同一带。

    论到唱戏的人,却要分类,而且是两极分化了。

    那专业唱戏的,自然就是戏子伶人了,下九流,乌七八糟啥事儿都有,而那业余的,也就是所谓的玩票了,而且多是那有些(shēn)份的,就像是那王子腾的嫡长子不也就是喜欢登台扮角玩票么?

    忠顺亲王贵为亲王自然不会去登台扮角,但是也在府里边养着一大帮角儿,没事儿就自己也扮角儿和一帮伶人在一起唱戏扮角,乐在其中。

    那蒋琪官便是他府里最得宠的角儿,不过十三四岁,据说却深得忠顺亲王喜欢,现在忠顺亲王居然要为他买下一个戏楼来唱戏了。

    这京师城里喜欢听戏唱戏的人多了去,便是冯紫英的母亲和姨娘一年里也时不时要请一些班子来府里唱上两回。

    “湘莲兄,这唱戏偶一为之倒也无妨,若是要去以此为生,怕是不妥。”冯紫英皱起眉头委婉的劝导。

    好歹也算是世家子弟,若是去玩票一把,倒也无所谓,若真的是要去成了专业伶人,那可真的就成了大笑话了。

    大周沿袭明制,对娼伶都设有专门户籍,属于(jiàn)民,纵然你柳湘莲不会因为唱戏而改户籍,但是你这长期流连于这等场合却没有一个正经营生,那也会遭人耻笑诟病的。

    柳湘莲也知道冯紫英所言是为自己着想,他也清楚这非长久之计,但冯紫英希望他可以走从军之路却又是他无法接受的。

    军队里边便是讲求军纪,稍不注意就是杀(shēn)之祸,对于他这个懒散惯了的人根本无法接受。

    “紫英,愚兄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至于说以后会如何,愚兄暂时没有想过,先就这么着吧,若是你(rì)后有了造化,莫要忘了愚兄便是,没准儿你当了阁老或者总督,愚兄就能给你当个幕僚、护卫什么的,那想必我也还是能胜任的。”

    对于柳湘莲的这番话冯紫英也很无奈。

    他也曾为柳湘莲规划过几个去处。

    一是从军,既可以去榆林自己父亲那里,谋个出(shēn),但柳湘莲显然不愿意去那等偏远艰苦的地方,还可以留在京营,但柳湘莲的(xìng)子又很难去适应京营里这种各种复杂的人际关系攀扯。

    二是想办法进龙(jìn)尉,以柳湘莲的武技水准,干个龙(jìn)尉绰绰有余,无论是对外刺探(qíng)报,还是对内掌控密查,柳湘莲都完全可胜任,而且这等生活也不会太辛苦,但柳湘莲却不愿意去干这种不可避免要接触很多龌龊(yīn)暗的勾当。

    再有就只能去替自己做一些营生了,但这除非到万不得已,冯紫英不愿意替他安排,原本关系很好的世交朋友,也许就会因为这些生计而逐渐变味,甚至失去这样一个朋友。

    既然他现在想要在玩票唱戏上高乐一下,也只能由他了。

    “行了,紫英,你去忙你自己的事儿吧,别管我了,我自己知道怎么做。”柳湘莲摆摆手,“如果你想要在你的武技功夫上有所提升,我倒是可以陪你好好练练,嗯,一年之内可以让你让有很大进境,但是再要提升,恐怕就需要长时间坚持苦练了,但我觉得你没有必要如此,……”

    冯紫英也的确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提升武技水准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他也没有那么多时间精力去花费在这上边,有当下这种水准,如柳湘莲所说,一般三五个人是伤不了自己的,但真正遇上了专门的刺客和高手,自己就是再练三五年一样白搭。

    只是冯紫英对柳湘莲居然无意进入军队和龙(jìn)尉感到十分失望。

    《红楼梦》书中的柳湘莲无所事事,最后居然出家或者沦为强梁,这让冯紫英觉得很不可思议。

    当然今世会不会如此,谁也说不清楚,但对方显然是一个(xìng)格有些特立独行的,不愿意走别人为他设定好的路径,这也让冯紫英有些无奈。

    一个世交好友,而且也觉得对方各方面都不错,居然宁肯去玩票唱戏,却不愿意寻找一个正经营生,只能说这个人更喜欢这个时代的非主流生活。

    但你也不能说这种非主流生活就不好。

    换了在前世自己所处的那个时代和环境里,这种非主流生活没准儿比百分之九十九的普通人还活的滋润自在,那个年代的戏子伶人可真的是太有范儿了。

    既然试图改变柳湘莲命运轨迹的想法失败,冯紫英也不会去勉强对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和命,有些人可以改变,有些人则不愿意改变。

    冯紫英的中举庆贺宴最终还是摆设在了冯府里。

    总计达到了六桌客人。

    这年头酒楼请客一般是比较普通的宴请,或者随便对付一顿的居多,真正的大户人家,鲜有宴席设在酒楼的。

    这个时候就能显现出冯府目前的规模略微小了一些,好在稍稍挤一挤,也算是勉强能够容纳下。

    段氏无法拒绝王子腾的这个建议,实际上冯紫英最终也还是给母亲了一个接受的最终意见。

    人家“一番好意”,你没有理由拒绝。

    客人名单是王子腾帮忙草拟的,原来四王八公十二侯以及其他一大批跟随太祖打天下的武勋后代们,大多都包揽了进来。

    当然经历了七八十年时间,仍然有许多早已经没落到无人问津的地步,能够踏入冯府参加这样一个庆贺宴的,多少都还是有些(shēn)份的。

    像柳湘莲这一类的自然也就被排除在外了,当然这是王子腾拟定名单中没有的,而冯紫英邀请柳湘莲那是另外一回事。

    王子腾除了草拟名单外,也还帮忙联系了一些客人,当然最终请柬要由冯紫英亲自送上门,但是若是没有王子腾来打这个招呼,这些人未必会因为一个武勋子弟中举就要接受邀请,或者接受了也只会派一个无关紧要的角色来出席。

    “来,紫英,我来为你介绍一下客人。”当客人们开始陆续到来时,王子腾俨然一副冯紫英世交长辈的架势,为冯紫英一一介绍客人。

    “东平郡王穆檀穆王爷,王爷,许久不见了,这一位是咱们武勋子弟中最优秀的一个,冯自唐的嫡子,冯紫英,今科顺天秋闱举人!……”

    这就是四王之首的东平郡王穆檀?贾府那副对联落款者穆莳的孙子穆檀?

    略微显得有些瘦削的面颊看上去(yīn)沉,颧骨高耸,气势倒是足了,但是却多了几分森然的气息,让人不太愿意接触。

    “小侄见过王爷。”拱手大礼,冯紫英还是有些惊讶这一位居然会亲自出席。

    究竟是王子腾的面子够大,还是其他原因?冯紫英不相信自己一个中举会引来对方如此看重,再说这四王现在有些(rì)薄西山的架势,但是瘦死骆驼比马大,这么些年来,四王还是结交了不少军中重臣宿将的。

    “免礼,果然是我武家英才,自唐有此子,也该心满意足了。”似笑非笑的咧了一下嘴,这位东平郡王上下打量了一下冯紫英,目光里有些复杂,似乎隐藏着什么,但冯紫英却说不出什么味道来。

    东平郡王刚进去了,却是又一个大人物到了。

    这一位连冯紫英都认识,京营节度使、世袭一等伯牛继宗,王子腾的继任者,他也亲自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数风流人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乙字卷 第一百四十九节 船上之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