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意外人意外解围

    “证据?我就是证据!”一声爆喝从林尘(身shēn)边响起。

    众人一听,纷纷回过头来。

    而林尘则是手扶脑袋,头疼不已。

    只见梦轻舞分开人群,走了进去,怒道:“别装了!”

    “女人的愤怒,真的是拦不住,拦不住啊!”林尘叹了口气,也跟了上去。

    丁礼全、丁义全以及村长见到居然是梦轻舞和林尘,均是吓了一跳。

    “怎么?见鬼了?”梦轻舞怒道。

    林尘拉了拉梦轻舞,然而梦轻舞完全没理会,继续说道:“我和林大人上山去捉狐妖,狐妖没伤到我们,却是差点死在你的陷阱里。”

    村长听了梦轻舞的话,脸色立刻难看了起来,颤颤巍巍地说道:“陷阱?什么陷阱?”

    “自然是……”梦轻舞打算说出井下密室内的陷阱,却被林尘打断了。

    “你还敢问!”林尘怒道,“山上的狐妖说根本就没有叫胡玲的狐妖!你是不是在利用我对小黎的疼(爱ài),想骗我上山替你儿子除掉下媚术的狐妖,所以乱编的!”

    众村民一听,立刻跟吃了瓜一样兴奋。

    “什么?村长说他家儿媳妇是狐妖?”

    “太可耻了!想要林大人帮他替儿子治病,居然想出这么(阴yīn)损的点子。”

    一旁的丁义全一听,立马来了精神,这里自己正下不了台呢,却让林尘二人把风头给引了过去,自然要帮忙煽风点火。

    “这样的人也配当村长?”

    而村长对于他人所说却不管不顾,只是两只眼盯着林尘,口中喃喃说道:“怎么会没有,怎么会没有。”

    梦轻舞不明白林尘为什么不让她说出井下密室的事,不过见林尘好像有什么打算,所以也不再开口。

    林尘蹲下拍了拍村长的肩膀,在他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若是不想死,就主动认个错,放心,太子的事现在漏不了。”

    村长的眼睛瞪得老大,不可思议地看着林尘。

    林尘则是站起(身shēn)来,缓缓说道:“虽然你骗了我和梦大人,但念在你救子心切,我也不再和你计较。”

    林尘此话一出,村民也都纷纷称赞,说林大人大人大量。

    村长听出林尘话中想替他解围之意,所以连忙跪在地上,说道:“老头子我猪油蒙了心,骗大人去救我儿子,我不是人啊。”

    说完还在自己的脸上打了两巴掌。

    “算了,算了!”林尘摆了摆手,然后又对着众人说道,“我今(日rì)上山,确实见到了狐妖,那狐妖法力高强,我与梦大

    人也是差点不敌,能活着下山也是侥幸。所以……”

    众人一听,顿时都炸了雷一样,也不管林尘接下来要说什么。

    “这上山的狐妖这么厉害?”一个村民问道。

    而然不待林尘回答,另一个村民就抢先说道:“当然厉害了,你没看忠哥都变成什么样了。”

    “那可咋办啊?”

    “大人,一定要救救我们啊。”

    “安静安静!”林尘清了清嗓子大声说道,“我们当务之急是如何对付这山上的狐妖!据我所知,那狐妖近(日rì)刚好要下山作乱,遇到张忠只是凑巧。所以,村里其它的事(情qíng)就都先放一边去吧。”

    说完,林尘转(身shēn)看向丁礼全,问道:“不知我这么安排,可有人有意见啊?”

    丁礼全听出林尘这话就是在点拨自己,于是开口道:“一切但凭大人做主。”

    “好,既然如此,大家都先回家睡觉,待明(日rì)一起商量对策,那狐妖暂时没那么快赶过来。”林尘对着众人说道。

    然后就是一片嘈杂的声音,众人各自回家。

    “走吧?”林尘对着村长说道。

    回到村长家,林尘未见到张小黎,心中一紧,赶忙冲入小黎的房内。见到小黎正安安稳稳地躺在张忠的一侧,呼吸均匀。心中一口气吐了出来,看来那人并没有逃到这里。

    走出房,林尘带上了房门,然后来到自己的屋子,村长畏畏缩缩地站在屋内,对面则是坐在椅子上生着闷气的梦轻舞。

    “为什么要帮这个坏老头?”梦轻舞见林尘进屋,开口问道。

    然而林尘却没有回答梦轻舞,只是将眼神转向了村长,开口道:“小黎是你下的药吧。”

    村长明显一哆嗦,却没有开口。

    “小黎这孩子心地善良,知道我上山除妖,急的都快哭了,没理由不等我回来。所以,你见她迟迟不睡,耽误了你的事,所以就给她下了药,让她睡下了。”

    村长仍旧没有开口,只是(身shēn)上的哆嗦更加明显了。

    “什么?你居然给小黎下药?”梦轻舞一听,暴脾气立刻上来了,也忘了自己问林尘的问题,就想着给这村长两拳,“小黎还是个孩子啊,而且还是你的亲孙女,你怎么下得去手!我今(日rì)非打你不可。”

    就在梦轻舞站起(身shēn)来,打算教训教训这个坏老头的时候,林尘的声音幽幽传来:“你当她是狐妖所生,所以对她下得去手,但如果我告诉你,她妈妈不是妖,而是人呢?”

    “不可能,不可能!”村长大声叫道,“我亲眼所见,亲眼所见,怎么可能是假?”

    梦轻舞也

    是被林尘搞糊涂了,不知道到底自己现在是该不该上前去揍村长。

    “我今(日rì)确实上了山,见到了狐妖,不过山上并没有一个叫胡玲的狐妖,而我却得知了另外一个消息。”林尘看着激动的村长,缓缓说道,“那就是人和妖是不可能有后代的。”

    “什,什么!”村长倒退了两步,撞在了(身shēn)后的桌子上。

    “而且我刚刚仔细探察了一番,小黎(身shēn)上一点妖气也没有!她是人!”林尘其实也在恼怒自己,今早出发时,忘了让小盲子去检查一下张小黎的(身shēn)体,而是今晚回来才想起来这么做。

    “大,大,大人,此话当真?”村长激动地将自己佝偻的事都忘了,下意识直起(身shēn)子上前一步问道。

    “骗你对我有什么好处?”林尘讥讽道。

    “不可能,不可能!”说完,村长竟然哭了起来。

    听见村长的哭声,林尘递了张椅子给村长,村长已是站立不稳,一(屁pì)股坐了下去。

    梦轻舞见村长一个这么大岁数的老头子竟跟个孩子似的哭起来了,也收起教训他的想法,心中嘀咕着另外一件事(情qíng)。

    “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自己好好想想。一、是谁让你认定胡玲是狐妖的,二、是什么时候你认定胡玲是狐妖的,三、也是关键的一点,太子的人是什么时候和你接触的。”林尘说完就盯着村长。

    听完林尘的话,村长明显愣住了,在不一会后,村长喃喃道:“是他们,是他们!”

    林尘笑了,看来自己猜对了。既然胡玲不是狐妖,那就是有人想让村长认为胡玲是狐妖。他一个老头子有什么好让别人图谋的,不过是村长一职的便利罢了,而村长一职又有什么便利呢?当然是方便取出或掩盖这地下的宝藏以及山中的东西。而最大的嫌疑,便是那个太子。

    “我糊涂啊,我糊涂啊!”村长充满了懊恼,说道,“那符纸其实并不是我求的,而是太子的人给的。”

    接下来,村长把当年之事说了一遍。

    原来,当年村长确实是着急想抱孙子,可自己却并没有像上次所说,问什么人索要符纸,而是有人主动找到自己,说他儿媳妇是妖,并给了他这张符,后面的过程和上次所述也基本一致。而那主动找到自己的人,就是太子的人。

    “如果那人真的能看出胡玲是狐妖的话,还需要你动手吗?他自己不会动手?那张符也应当就不是给胡玲用的,而是给你用的**符!”林尘叹道,“说吧,太子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

    然而此时,村长却又闭上了嘴,他知道那些都是自己得罪不起的人。

    “不说?你当真打算让整个村子的人都一起陪葬吗!”

    (本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配角的修炼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六十八章 意外人意外解围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