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道门 第五十五章 青染谷的姑娘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借问酒家 书名:成圣坦途
    一处山谷之中,点点繁星,点缀天空,皓月白皙,照亮去路。林间几片树叶缓缓而落,三清青丝徐徐而垂。

    若放眼望去,河边有一女子,正洗衣梳头,哪有半点斗争之色。

    晚间,婧秋紫云已沉沉睡去,雷一凡醒来,打坐半(日rì)只觉浑(身shēn)舒畅,正练剑招,走走停停,剑招越发纯青,不知不觉就练到了河边。女子深夜梳洗,只穿一件轻纱裹体,月色朦胧,(身shēn)体摇曳夜中。

    紫云一剂混元一气斩,斩落河边十丈树木,整齐切割,轰隆轰隆,树木齐齐倒下。

    女子不料树木斩之既断,回头间,三千青丝带着点点水珠,月色映衬,女子忽见是一男子,斗然间,花容失色,双手环抱于(胸xiōng),猛然蹲入水中尖叫道:“啊!无耻小贼,竟敢偷看本姑娘梳洗,你......你......快快褪去。”

    雷一凡哪里聊到这一剑能如惹出如此事端,连忙转头道:“在下雷一凡,无意冒犯,并未见姑娘轻纱体姿.......”

    言未绝,这女子嗔道:“若是你没看见,怎知我(身shēn)着轻纱,你.....你赶紧闭眼转头,不.....不能偷看。”

    雷一凡哪里敢偷看,双眼紧闭,一步一步向来时之路走去,行得极慢。

    才走了不到二十步,便被一声(娇jiāo)喝给止住:“你是何人?”女子问道。

    雷一凡并不敢转头,双眼紧闭回答道:“我不是说了吗?我叫雷一凡。”

    女子又问道:“你来此何干!莫不是六城六道排位之人?”

    雷一凡心中觉得有些好笑:“若不是来参加六城六道排位赛,有怎会来到这里。”但雷一凡并未如此回答。

    雷一凡背对女子道:“姑娘果然冰雪聪明,真是无名山弟子雷一凡。”

    见雷一凡夸赞自己,心中略有几分得意道:“冰雪聪明还用你说,你们男人总是油腔滑调,放心我不会杀你,我家师傅与无名道人有几番交(情qíng)。你走吧!若再次相见,我定不会留手。”

    雷一凡暗自发笑道:“这傻姑娘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啊!什么是客(套tào)话,难道真听不出来?”

    雷一凡道:“若是没有冒犯姑娘,在下便走了,偌大江湖,他(日rì)再见。”

    “慢着!”姑娘喝道。

    雷一凡再次定住回答道:“又有何事?”

    女子问道:“你可知道‘古异奇象’绝壁往何处去吗?”

    雷一凡故作不知问道:“姑娘为何要去此地?”

    女子答道:“昨(日rì)我闻萧声阵阵,充满肃杀之音,又有几处重伤士兵向此地逃来,只见他们口中不停提到‘古异奇象’绝壁六字,所以问问。”

    雷一凡问道:“哦!有这等事?”

    女子有些不耐烦道:“是知与不知速速道来,本姑娘可没这么多耐心。”

    雷一凡心中无奈道:“这哪有半分虚心请教的态度,若不是我今(日rì)修为还没恢复全胜,哪能听你这么多废话。”

    但雷一凡还是耐着(性xìng)子说道:“知道,当(日rì)我就在场。”

    “哦!发生了什么

    事吗?”女子继续追问。

    雷一凡见女子并未有敌意,便一五一十的将事(情qíng)经过讲述遍,女子听得暗暗惊奇道:“你可算得上无名山资质尚佳的弟子了。”

    雷一凡没好气的道:“这就不用你多说了吧!”

    一来二去,两人详谈甚好,女子便自报家门,原来此女子是段念城青染谷的弟子,名为夏听岚。从夏听岚口中得知,无名山与青染谷世代交好,二位掌事更是忘年之交。

    雷一凡一路上听夏听岚提及了一些修真界的陈年往事,无名山与三清道观无论何事明里暗里都在暗暗较劲,为了修真界第一门派争斗了许多年,昔(日rì)无名山前任掌事赵室熏收下资质良好的弟子并改了名字也就是现在的无名道人,希望他能够光耀门楣,带领无名山走向修真巅峰,而三清道观前任掌事也收得弟子改名三清。二人延续师门传统也暗自较劲,但三清真人修为总是要比无名道人修为高上一筹,但在修真法器上无名道人又领先一些,多年来谁也不服谁,一直到了今(日rì)都没个结果。

    夏听岚道:“一凡师弟,这你就知道为什么这三清道观的吴名轩为何要致你们与死地了吧!”

    雷一凡道:“原来这修真界还有这么一段往事啊!”

    夏听岚有些傲气的说道:“那当然,要不我们青染谷怎会称之为修真活历史呢?”说罢,夏听岚连忙捂上嘴巴,一时间竟把谷内秘密说了出来。

    雷一凡听得清晰,连忙问道:“这么说,你们青染谷内记载着修真界许多的历史咯?”

    夏听岚连忙矢口否认道:“没有没有,只是记载了一些杂事罢了。”

    雷一凡哪能相信这些鬼话,既然别人不愿多说,雷一凡也就没有再问。

    一炷香左右,便到了绝壁之下,只见夏听岚拿出纸笔,端坐于绝壁之下,雷一凡口述,将事(情qíng)记录了下来。

    夏听岚手书完毕后,刚起(身shēn)要走,雷一凡连忙说道:“姑娘好走,临走之际,我想打听打听,你可知道基因锁?”

    此话一出,夏听岚(身shēn)体一震,眼神中丝丝慌乱被雷一凡尽收眼底,连忙否认道:“不知,不知。”小跑离开了此地。

    夏听岚一步三回头,生怕雷一凡跟来,行了数十里后才坐下歇息,暗自嘀咕道:“此人怎会知道基因锁之事,这事早已在千年以前就被六大掌门给封锁了,直至今(日rì)也就我青染谷谷主小碧姑娘的入室弟子才知晓,这小子怎么会知道?这事回去之后还得告知师傅定夺才行。”

    雷一凡眉头微皱心中不解道:“这基因锁到底是福是祸,为何夏听岚闻之色变,看她的表(情qíng)必定知道一些内(情qíng),但为何不愿开口说呢?还有,这六城六道排位赛场地当真是虚化的场地吗?又或者说那六芒星之时一个入口罢了,若是前者,那绝壁发出的声音又是怎么回事,若是后者,那就变得扑朔迷离了。”

    雷一凡一边向前走去,一边思索,闲庭信步,走哪算哪,时(日rì)过得飞快,转眼间,天色也渐渐由暗转明,雷一凡也回到了洞(穴xué)之中。

    紫云早早就醒来,苦练剑法,一招一式由稚嫩变

    得纯青,雷一凡望之拍手称赞道:“不错不错,紫云大哥,看来你修为精进迅速啊!”

    紫云收剑,藏于(身shēn)后道:“一凡,你没事了吧!”

    雷一凡动了动(身shēn)子道:“没大碍了,看来你距离天启战师有进一步嘛!”

    紫云不好意思,抓了抓头说道:“还差得远呢?”

    “谁还差得远啊!”只见婧秋早已梳洗完毕,坐在一旁的石墩之上,督促紫云练剑。

    雷一凡见是婧秋,连忙说道:“婧秋早啊!”

    婧秋没好气的说道:“一夜未归,想必你这小(淫yín)贼去会姑娘了吧!”

    雷一凡并未矢口否认,昨夜的确是会了姑娘,但并非自己所愿,只得装出憨厚表(情qíng)笑了笑说道:“婧秋姑娘,你别一口一个小(淫yín)贼的叫着,士兵听了还以为我真是(淫yín)贼了呢!”

    婧秋双手环(胸xiōng)道:“哼!是不是只有你知道。”

    紫云打趣道:“一凡,你可觉得这虚境之中时(日rì)过得快了很多吗?”

    雷一凡回想,昨夜是过得很快,难道说。

    顿时巨大力量从地底传来,雷一凡附耳于地,听后大叫道:“完了,这时(日rì)不对之后,整个世界地形气候将会骤然巨变。”

    三人及军队与山洞之中,若是地震,这整个山体将会猛然崩塌,若是走得迟些,恐怕这座山将会是雷一凡等人的坟墓。

    这个由地底传出的力量迅速到达地面,只见几处巨大裂缝将一旁的山峰给撕裂开来,雷一凡感觉喝道:“(禁jìn)卫军,(禁jìn)锢之军,还有宫灵城的士兵们,赶快离开此地,跑到空旷的地带。”

    (禁jìn)卫军早已承认雷一凡为一军统帅,执行命令当之无愧,(禁jìn)锢之军随后而动,只有宫灵城的士兵最慢,驻地山峰,猛然倒塌,宫灵城的士兵被压死几百,一时间,乱成一片。

    几许之后,雷一凡等人以逃到一处平原之中,紫云正在清点人数,婧秋巾帼不让须眉,也在指挥撤退。

    清点之后,(禁jìn)卫军损失不到五十人,伤亡深小,而宫灵城士兵却有一两千人失去了生命。

    雷一凡双眼一转道:“快去砍伐树木,准备火具。”

    紫云问道:“这天气正直入夏,三伏天为何要准备火具?夜晚就算是不用火具也能渡过啊!”

    雷一凡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刚才我已经说了,这地形,天气都会产生巨大变化,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话音刚落,以(肉ròu)眼可见的速度,乌云蔽(日rì),响雷滚滚,一阵大雨之后,秋风萧瑟,渐渐寒冷,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树木凋零,河水成冰,再过几许,只见飘飘大雪越下越大。

    这一切都在半(日rì)之内转变而成,整个世界都变成的冰天雪地的极地模样。

    雷一凡马上下令道:“所有人,十人一组,堆砌冰屋。”

    婧秋不解喝道:“你想让士兵们都冷死吗?冰屋进去之后还不是一样寒冷。”

    雷一凡笑而不语,(禁jìn)卫军们早已闻声而动,紫云说道:“婧秋妹妹,就听一凡一语,绝不会错。”

    婧秋冷哼一声,下令去了。

    (本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成圣坦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卷 初入道门 第五十五章 青染谷的姑娘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