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皇城之战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梦负琴 书名:血怒浮屠
    卫国皇城,战火滔滔,自从两(日rì)前陆伯纳和司空擒龙的到来,战火便从未停止过。

    皇城,百姓心惊胆战,不敢出门,躲在家中瑟瑟发抖,生怕神仙打架,殃及池鱼,不过好在陆伯纳二人并未在一个地方多做停留,直接以无上手段灭了那些世家,便匆匆而去。

    皇城,那皇宫深处,一(身shēn)穿龙袍,面目威严的中年男子冷笑着看向皇宫之外,那片战火滔滔之处,双目之中,满是冷酷无(情qíng)。

    “陛下,玄宗此举是否有些过分了,玄宗修士大肆在皇城掠杀卫国臣子,实在是太不将卫国放在眼里了。”

    卫帝(身shēn)旁,老太监低着头细声说道。

    如果陈凡在此,必然认识眼前的太监,他便是上次前往应城的那位公公。

    “哼,玄宗不把卫国放在眼里?若真是如此,玄宗这些年来还会受到打压吗?还会为卫国据守魔山吗?”

    卫帝冷哼一声,一股属于帝王所特有的威严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让他(身shēn)边的老太监头颅越发低了。

    “倒是这群贼子,天灾刚过,以为有点功劳就可以为所(欲yù)为了,不把朕放在眼里,妄想着去掠夺玄宗的地盘,真是愚蠢。”

    “被人当做刀来使都不知道,也不想想,灭了玄宗,灵宗一家独大之时,会有怎样的后果!”

    卫帝怒气冲冲的说道:“玄宗灭了他们也好,省得他们仗着自己功劳高,为所(欲yù)为,只希望这场争斗,不会波及普通人.。”

    陆伯纳和司空擒龙二人以极快的速度摧毁皇城的这些世家,杀得皇城鸡犬不宁,吓得普通人不敢迈出家门半步。

    “玄宗,这天下还有没有王法了?吾乃卫国臣子,尔等竟敢明目张胆的行凶,你们这是在挑衅卫国的底线……”

    陆伯纳这几(日rì)杀得有些疲倦,看着无数生命在自己面前消失,化为血水,眼底波澜不惊,没有半分怜悯之(情qíng)流露出来。

    “王法?尔等纠结灵宗,(欲yù)置我玄宗于死地之时,又何尝想过王法?”陆伯纳大手一挥,一道掌影覆盖半座豪宅,将那豪宅拍得粉碎。

    “玄宗滥杀无辜,坠入魔道,即便今(日rì)杀光我将军府上下,你们也难逃天下人的手掌,自会有人将尔等魔教摧毁,不让尔等危害天下!”

    废墟之中,一人耗尽全(身shēn)力气,朝陆伯纳吼道。

    “就你们,还代表不了天下人,即便代表得了天下人,那又如何?”

    陆伯纳眼中血光闪现,怒道:“如果天下人要灭玄宗,那我陆伯纳便灭了这天下人。”

    说完。陆伯纳飘然而退,废墟之中,血水流出,那人也就此断气。

    杀戮依然再继续,即便有不少神秘人赶回来,也摸不准二人下一次会出现在哪里,无人阻拦的(情qíng)况下,二人很快便灭了数十家。

    就在这时,皇城之上大放光芒,一道人模样的中年男子在皇城之上,目光看向皇城外,开口说道:“二位还请停手吧,玄宗之危已解,又何必赶尽杀绝,多造杀孽呢?”

    此人开口,口吐金光,似是佛家之人,却又是一(身shēn)道袍打扮,让人看不透其来历。

    “哼,对玄宗动杀心之时,就该有被灭门的觉悟,杀孽?

    哼……”司空擒龙冷哼一声。

    接着说道:“给尔等三息时间,撤走家中老弱妇孺,三息之后,灭了尔等……”

    “施主,如今玄宗危机已解,不如坐下谈谈如何?你杀了他们后人,也于事无补啊!”道人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突然轰鸣声传来,却是司空擒龙灭了眼前的世家,以前火光中,将废墟烧为灰烬。

    “谈谈?谈什么?”这次是陆伯纳开口。

    “不知二位施主如何才能罢手,卫国愿意付出相应代价,只要二位收手。”道人隔空而回答道。

    “好,三(日rì)后,皇城迎接!”陆伯纳隔空喊话,不再出手。

    皇城归于平静。

    “师兄,真要和他们谈判吗?”司空擒龙找到陆伯纳,疑惑的问道。

    “不!”

    “如今宗门危机已解,我二人该是离开卫国皇城这个是非之地了!”陆伯纳目光深邃,思索道。

    “那你怎么还约定三(日rì)后谈判呢?”司空擒龙不解的问道。

    “缓兵之计,我二人现在离开,否则,三(日rì)后必定会有危险。”

    陆伯纳带着司空擒龙在皇城中悄然前行,以最快的速度(欲yù)要离开皇城这是非之地。

    可是如今二人受到的关注实在太高,还未出城,便被一白发苍苍的老头拦在前面。

    “二位,杀完我子孙后代便想安然离去,是否有些不合规矩?”老头不知是被灭门的哪家祖上,此刻却并没有多少愤怒,反而很是平静。

    但陆伯纳并不认为眼前的老人是真的平静,这看似平静的外表下,隐藏着滔天的怒火,被人灭门,天下无人能忍,更没有人能够平静的面对灭门仇人。

    “哼,在你们杀上玄宗的那一刻,是否想过会有这样的结果?”

    “难道就(允yǔn)许你们灭玄宗,不让玄宗反过来灭了尔等?”陆伯纳说着,瞬间抬手朝眼前的老头杀去。

    老头目光一凝,紧绷的(身shēn)躯瞬间出手,抬手便是一拳狠狠轰出,枯瘦如柴的双手,却施展出开山裂石之能的威力。

    “哼,你们还有机会逃得了吗?如今皇城之中,十数位结丹高手已布下天罗地网,誓要剐了你们二人报仇雪恨。”

    老头双拳轰出,侧(身shēn)而过躲开陆伯纳激(射shè)而来的剑指,(身shēn)影闪烁间,再度朝陆伯纳杀去。

    陆伯纳双手如剑,双指并拢,道道剑气自手指间不断朝老头激(射shè)而去。

    司空擒龙见状,闪(身shēn)便来到高空之中,趁老头和陆伯纳杀得(性xìng)起,并未注意到自己的空档,一个鞭腿朝老头抽去。

    鞭腿所过之处,空气发出噼啪炸响,这一腿如果抽中老头,老头恐怕非死即伤。

    听到耳旁传来的轰鸣声,老头想也没有想便瞬间抬起右手护在耳边,将头颅护住。

    咔嚓——

    鞭腿抽到老头手臂之上,咔嚓声响起,老头知道自己的桡骨和尺骨已经碎裂,随即鞭腿余力冲击而来,将他的头颅踢得爆出一团血花。

    另一边,陆伯纳的剑指没了老头右拳的阻挡,瞬间数道剑气贯穿他的(胸xiōng)口,手指粗细的话洞口之中,血水飙(射shè)而

    出,染红脚下泥土。

    (身shēn)受重创之际,(身shēn)体反应速度降下,左(胸xiōng)再度遭受重创,而司空擒龙的后招又再次到来,一拳轰在老头太阳(穴xué)上,老头左边太阳(穴xué)瞬间一道鲜血激(射shè)而出。

    “你们……逃不了……”老头看着陆伯纳二人远去的背影,不甘的闭上双眼,轰然倒地。

    一代结丹强者,就此陨落。

    陆伯纳二人接下来越发小心,潜行在皇城之中,犹如鬼魅般来去无踪,躲避着皇城之中那些回来的高手的围追堵截。

    然而,面对十多位的结丹高手布下的天罗地网,二人即便潜行之术不弱,也很难在这般阵容下逃出生天。

    很快,二人便再次被三位结丹强者堵住,这三人一(身shēn)气血滔天,修为更是绽放到极致,瞬间捕捉到二人的行踪,二话不说便朝二人出手。

    陆伯纳和司空擒龙二人高高跃起,避开三人的杀招,就在二人跃起瞬间,原本所在之地便化为灰烬,被三人的杀招轰得粉碎。

    “看来这次想要安然离开,怕是不可能了!”陆伯纳笑着说道。

    “哼,还想离开?做梦吧!今(日rì)便要尔等葬(身shēn)皇城……”其中一人怒气滔天,抬手便是密集的掌影朝陆伯纳轰去。

    “想要杀我?那就试试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吧!”陆伯纳右手一挥,一柄白玉长剑出现在手中,这剑透明如玉,看上去温润无比。

    只是此剑出现之时,周围空气瞬间便降低到了极点,不过片刻,便有雪花自天而降,此时并非寒冬,本不该出现这等(情qíng)形,但却诡异的出现了。

    “这柄寒冰玉雪剑很多年没有现世了,今(日rì)便让它再饮鲜血吧!”

    陆伯纳一(身shēn)战意瞬间飙升,(身shēn)后血海暴涨,血海之上是雪花飞舞,雪花泯灭于血海之中,似乎想要将整个血海冰封一般。

    “寒冰剑舞!”

    寒冰玉雪剑之上,瞬间剑气激((荡dàng)dàng),让四周气温再度下将,虚空之中道道冰剑浮现,朝三人杀去。

    改变天地秩序的一剑,将整个空间都化作冰剑的天地,寒风呼啸间,密集无比的寒冰所形成的冰剑瞬间杀至三人面前。

    “哼,雕虫小技耳!”

    三人怒喝一声,(身shēn)躯一震,一(身shēn)修为激((荡dàng)dàng),将近(身shēn)的几道冰剑震碎。

    然而,无数冰剑前仆后继,朝三人杀去。

    三人瞬间出手,三道由元气形成的护(身shēn)盾挡在(身shēn)前,将密集无比的冰剑挡下。

    “你们是否忽略了什么?”

    就在三人护盾开启抵挡冰剑瞬间,三人(身shēn)后一道声音响起。

    三人一惊,抬头朝陆伯纳看去,只见原本在陆伯纳(身shēn)边的司空擒龙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

    三人如坠冰窟,随后便听到(身shēn)后传来破空之声。

    三个头颅高高飞起,在头颅飞起之时,三人看到他们(身shēn)后的司空擒龙在擦拭剑(身shēn),那剑(身shēn)之上,一道若有若无的血迹被擦去,司空擒龙抬头,笑着朝他们挥手。

    这是他们生前看到的最后画面。

    PS:今(日rì)份心(情qíng)很差,睡觉,不码字了

    (本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血怒浮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七十九章 皇城之战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