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章 两个鬼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嘛去 书名:谋道诸天
    钱公子看着供台上一片漆黑,空空如野什么都没有。吓得他,嘴里呵呵呵往外冒气,(身shēn)上不停打着哆嗦。

    苦命的兄长莫不是让他给吃了?哎呀,你看看,这事闹的。要知道是这(情qíng)况,我撒尿的时候顺便踹他一脚也是好的。这事闹的,干净来干净走,还搭上我一件衣服,那可是帝京限量款,值好些银子那。

    钱公子原先迷迷糊糊,倒头就睡的状态。但现在看到这个画面,倍机灵。两只眼睛瞪得老大,觉得自己活这么大从里没这么精神过。脑子里胡思乱想转的飞快。

    救人是不可能救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说就他这(身shēn)子骨,啥事都干不了。

    现在这(情qíng)况跑呗。钱公子当下猫着腰,背对着寺庙往河边走。刚走没两步,脚下咔嚓。钱公子一拍脸心说要完,直起(身shēn)来,脚下一溜烟飞快跑起来。

    (身shēn)后稀里哗啦响了十几声。吓的他这都怀疑自己掉进柴火堆里了。这么想着,脚下也不能停,自己就闭着眼往前跑。

    他这一口气跑了这么十来分钟,感觉实在跑不动了。

    姓钱的这个(身shēn)子骨,平常走路都费劲。这辈子那试过这个啊。今天倒好,先是喝了顿大酒。迷迷糊糊吓出一(身shēn)冷汗,走了一个时辰。现在睡了半觉,这个劲跑啊。

    他现在感觉自己是要死啊,双腿实在跑不动了。一(屁pì)股坐在地上,嘿哈喘着气,好悬肺管子没出来。

    尅卡咳了半天,感觉喘的不那么厉害了。可这心脏蹦蹦,疯了似的擂鼓不带停的。浑(身shēn)这汗止不住哗哗的往下淌。

    现在这是什么季节?眼瞅着快冬天了。大半夜的,风那是钻心的凉啊。呼呼这么一吹,钱公子当时感觉自己脑门嗡嗡直响。

    眼前一黑,双手没撑住,整个人扑通倒地昏了过去。

    庙里的旱僵,刚醒过来还在那愣神。感觉外面有声响,鼻子哼哼闻味走了出来。

    这个旱僵让人糊墙里很多年了。有她在这儿,周围这地干的厉害,啥都种不了。原先零零散散住在这儿的人家早就搬空了。

    这地方比邻文化场所,只要是个活物,白天基本都在睡觉。至于晚上,有那个人疯了心往这儿走。

    本来万无一失,结果万万没想到碰上了钱公子,愣是一通废话给她弄醒了。你说,这不是憋着找屎吗。

    河边钱公子,还在昏着。水里波纹阵阵,一个(身shēn)影慢慢从水里飘了出来。临近岸边,那个人光着脚踩在地上,几步走到钱公子(身shēn)边,轻轻拍着对方的脸说道:兄弟醒醒,你怎么睡这儿了?

    手上越拍越使劲,跟打小孩(屁pì)股一样噼里啪啦十几下,引出一串残影。钱公子双脸生疼,啊拉一声醒了过来。

    眼睛刚睁开一条缝,他就捂着头疼的睁不开眼。好半响,试探着睁开眼睛,看清楚来人。嘴里惊异的说道:兄长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在庙里让……。

    话说到一半,双手撑着(身shēn)子腾腾往后退。原先酸软的(身shēn)体不知道哪来的力

    气,蹭楞站了起来。眼睛惊异的打量着对方。

    赵公子看他这幅模样,觉得奇怪。伸手问道:兄弟你这是怎么了?难不成喝酒还喝出个鬼。

    钱公子看着他后槽牙都哆嗦。心说:一个都算好的,我就怕喝出俩来。我,这个,我。心想:我刚才两只眼看的真真的,你跟哪位一个屋里到现在。你现在全须全尾出来,你还问我。

    他这整个人现在就乱了。再加上刚才风这么一吹,一睁眼就有点发烧。他都开始好奇自己是不是生平作恶太多,才有今晚这么连环十八(套tào)劫。让我死你能痛快点不。

    鼓了鼓气,钱公子开口问道:哥哥,刚才你在庙里躺着有看到什么嘛?怎么会这幅模样站在这里。

    赵公子顶着一脑门水草,浑(身shēn)绿油油的开口道:啊,我这睡觉来着,这不出来找你吗。你这是咋了,怎么睡这儿了。

    钱公子打量着对方,怀疑他说的是真是假。半响,一拍手,也罢。开口说:我刚才,迷迷糊糊起来撒了泡尿。回来就看见庙上那个像龇牙咧嘴要吃人。当时吓得我啊,扭头就跑,累的不行躺这儿睡着了。

    赵公子听他这话,点点头说:你出去撒了泡尿,回来看见那个夜叉鬼活了。然后你扭头跑了,是吧。啊,是不是。

    赵公子说道最后,声音猛然大了好几个调门。吓的钱公子一激灵,心里也知道刚辞那话显得自己缺了大德。

    嘴里这么干笑几声,打着哈哈说:我这不是吓极了眼吗。哥哥别生气,伤了(情qíng)分。我这里给你陪着不是。说着弯腰下拜。

    赵公子忙上前搀扶,嘴里说道:不碍事,你什么人我我不知道。缺德带冒烟,连生仨儿子下边粘着。哈不容易生了个正常的,还是你结拜兄弟的。从你夫人伙同你亲兄弟把你家卷了干净,你有啥罪过都报应完了。

    赵公子说话忒直接,(骚sāo)的钱公子脸都紫了。要不是现在这场合,早动手了。

    当下之能苦笑说道:哥哥调笑了。我这点不堪的家底何必再提。

    赵公子哈哈大笑,说:兄弟见谅,玩笑而已。刚刚你恐怕酒劲发作,看迷了眼。走我们回去看看。要么是那个夜叉鬼活了,要不我就是妖怪。一看便知。

    嘴上说着,薅住钱公子的腕子就要往回走。

    钱公子哪能回去,伸手就用力拽着他的手腕。当时就感觉对方的手腕,硬如寒铁,冰凉彻骨。哎呀,要完。你他娘要是个活人,我能把你(身shēn)上穿的衣服吃了。

    钱公子感觉自己要疯啊,当时拿脚就踹。结果自己隔得脚疼,对方(屁pì)事没有。加上对方力气太大拽不开,他现在双腿犁着地,朝着庙里就走。

    好话说尽,赵公子非要带他去。钱公子心说:在不答应也不是个事啊。这才几步路,鞋已经磨破了。等到了庙里,她还没吃我,我先疼死了。

    当下,拍着对方的背喊道:别拽了,我跟你去。

    赵公子听他这么说,脚下一听。转(身shēn)松开他得手,说道:走吧

    ,天快亮了,不远处就是。

    钱公子,看着前方。现在他的眼睛已经适应周围环境,往前观瞧,能看到前面不远就是那间庙。心说:还天亮。你俩这是吃饭还要挑时候?吃完好睡觉的意思是吧。你对着她也下得去腿。

    他现在已经没有法子了。心里怀疑赵公子现在是个水鬼,憋着害他。可自己又跑不了,当下狠狠心,说豁出去了。迈步站在赵公子(身shēn)边开始和他闲聊。说道:大哥,你这发生了什么?怎么非要从水里出来。你看看,这大半夜的,怎么就上来就找到我了。总不能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吧?哈哈。

    赵公子回头看看他,嘴里嘟囔:我怎么在水里?呆在原地好一会说:我是游过来的。

    钱公子一听他说话心说:还好,能说话就有门。且看我三寸不烂之舌,展示一下能耐。

    嘴里说道:哥哥好水(性xìng)啊。这怎么着也有几百丈,哥哥一口气就感觉游过来。这么好的(身shēn)手,以前怎么也不告诉兄弟?这拿到人前露露脸也好啊。如此行事,可不像你的风格。

    赵公子听他恭维,哈哈一笑。说道:没瞒着兄弟们,我是真不会游泳。不瞒你说。我长这么大水都没下过几回。

    你看,赵公子指着自己的脚说:我这是双旱脚。遇上水就沉底,扑通几下整个人就死透了。

    钱公子听他这话,心里知道他这十成十是个水鬼。只是自己不知道,或者忘了。还好自己画本看得多。可惜不是个女鬼。当下嘴里问道:哥哥你这话可就矛盾了。不会水你在河里干什么?

    游过来找你啊,跑起来多费劲啊。我这浑(身shēn)湿成这样,总不能光着脚跑吧。赵公子整个人说话迷迷糊糊,说话那个不对劲啊。

    钱公子双眼直勾勾的看着他。等他说完这话,知道要的话来了。

    拧眉瞪眼,声音冷嗖嗖的说:哥哥你不会游泳那你是怎么游过来的?

    话音这么一落,赵公子愣的地上。嘴里嘟囔:我不会游泳说怎么游过来的,怎么游过来的?嘴里这句话来回说,整个人迷了心智。

    钱公子看他这个样子觉得有门。伸手抓住赵公子手腕,说道:哥哥跟我来。

    脚下迈步,拉着他朝河边走。

    赵公子愣神跟着,几步到了河边。钱公子指着河里两个人的影子说:哥哥请看。

    此时明月高悬,照的大地一片银白。

    水里钱公子披头散发,一副落魄无比的乞丐样。赵公子可就不同了。整个人好像飘在半空,一脑门水草,面色白的透亮。全(身shēn)上下跟装了一口袋河一样,站在那里哗哗淌水。

    赵公子看着自己的影子,满脸迷茫蹲在地上。看着水面,双手往倒影上捞。

    呵呵呵,一股尖锐的声音从他肺底下往外冒声。赵公子整个(身shēn)子开始变得畸形,一道道绿气往外冒。

    钱公子退后两步,看见事(情qíng)不对。迈步上去就是一脚,把他踹进了河里。心说:去你的吧。

    转(身shēn)跑了。

    (本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谋道诸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三十六章 两个鬼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