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子的想

    记忆真的没有一点规律可言。

    我们以前,基本上每家都要种麦子,那个时候都是用镰刀的,没有机器。

    在地里面都是把麦子分一下,因为要捆起来,这样方便运输,那个捆麦子也用的麦子。

    我看着都是把麦子有麦穗这边的一只手拿一点点,这样一个绕圈就可以。

    真的是看起来简单,做起来不是难,而是我根本就不会,种麦子那几年一直不会。

    我每次最多就是割出来,放在一边,自然而然有人在我后面收拾,要不就是把麦子背到三轮车上面而已。

    麦子拉回家之后,都是每一捆和每一捆放在一起,但是不要叠加,麦穗的一面朝上,这样太阳的光才能更好的晒着。

    如果下雨,立刻马上就全部叠加起来,我们那个时候才不管晒不晒的呢!

    我们最喜欢的天气就是下雨,这样麦子都是摞起来的,再找一片篷布整个院子都是在这个篷布下面了。

    (篷布是我爸开车拿回来的,篷布上面有点洞他那里就不能用了。)

    麦子摞起来的高度当时的我感觉都快到房顶了。

    我们小(屁pì)孩就在下面玩起来才舒服呢!

    等到麦子干的差不多的时候,就有那个脱麦机来了,我记得那个是推得,很大很大的机器,七八个人推得大概是。

    那个机器院子里面一放,两个人就是前面放那一捆一捆的麦子的,后面就是用叉挑起那个麦草的。

    我们几个呢,不用说就在那个草摞上面了,下面的人忙的(热rè)火朝天,我们在上面玩的(热rè)火朝天。

    那个机器不仅是声音特别大,还特别的呛呢!每次忙完后,我感觉都像那个在煤矿挖完煤的。

    我们在上面不仅是要了,最主要的是我们还能把这个踩瓷实了,这样能防止下雨的时候雨水把这个灌透。

    其实,我现在如果不是知道灌不透我都感觉这样踩没用的。

    我小妹有一次踩这个的时候,她就从麦摞的中间的缝隙下去了。

    因为我们踩的时候一直在原地打转,翻个跟头,中间一直就没过去,她就下去了。

    不过那个也不怎么深,不可能溜到底的,不过她还是开始注意看了,不然又开始乱跳了。

    我记得那是在我们新房子已经盖好了的时候。

    我们这个院子当时我不记得有没有住人。

    我只记得那天,我和我小妹两个,从大门口进来。

    隐约记得,那个大门只有门口的两个墩子,没有装大门,也没有院子一周的围墙。

    我和我小妹两个进来走到大概和厨房平行的位置,我家那个大门口就在厨房的旁边,进来的右手边就是厨房。

    那时候厨房的门口都是黄豆,整个的带着有叶子有根的那种。

    (黄豆,就是做豆芽的,还有豆浆。)

    我记得整个厨房门口到半个院子都是黄豆,我们两走到厨房门口的时候。

    我当时感觉我的脚底下软软的。(当时,我们家院子还没有铺砖块,都是土的。)

    我当时和我小妹在聊天,我们两低头一看,我小妹迅速的叫着,向着后面跑去。

    当时的我,呵呵不用说,又是脑袋被门挤了,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我小妹再一次叫到,我才向后面走去。

    当时的那种心(情qíng),真的感觉这个就能吓死人的那种。

    我隐约还记得那两条蛇不是那种菜花蛇,我们这里意识中除过菜花蛇,都是有毒的。

    不过,在我转过(身shēn)来,那两条蛇一直没有什么反应,后来直接就从那个直接爬走了。

    不过,对于蛇我感觉真的不怎么怕。

    还有一次,因为我家的新房子,这次那个塞炕的在墙后面,这个就是马路这边了。

    当时,墙后面有那个麦子杆和玉米杆两种在那堆了一大堆,就在墙根的地方。

    我记得,那一次我爷爷不在,我爸也不在,一般蛇之类的都是我爷爷处理的。

    我们家新房子门口有一条马路,马路的旁边就是排洪沟。

    (这个宽度大概有三米多,当时这个深度,大概有个两米左右,后面吃了一次大亏才又才修了一次。)

    那次就是在那个草摞那里爬出来一条菜花蛇。

    没办法我就进去找了一把铁锹,直接把这个蛇一抖一抖的用铁锹扔到了那个排洪沟对面。

    如果这个是我爷爷处理,不用说尾巴拉住,又是启动无敌风火轮模式,就把蛇直接扔到对面的地里面了。

    (这种事(情qíng)发生了好多次,只有这两年蛇少了,也许是我经常不在家的原因吧?!)

    还有一件事,就是我们当时种那个黄豆的地里面,有那个黄豆落下的叶子。

    我当时和我七叔去扫的时候,我们就把那个围成一个圆圈,我们两个就站在那个圈里面在点着。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还是好玩,当时真的快乐是真的好简单呀!

    我记得那是在零八年的时候了,当时的我们已经住到新院子里面了。

    不过,我妈原来住的那个院子被我爷爷养着羊。

    我爷爷因为睡觉就是那种容易做噩梦,大多时候就是要旁边的人踹几脚的那种。

    (这个事(情qíng)我经常干,我爷爷的大喊大叫把我吵醒我就睡不着了,他还是继续睡。)

    我就记得那天大概晚上十点多的时候,电闪雷鸣的,风很大。

    因为那天晚上灯关了后,每次闪电都能让房间亮一下,那天晚上下雨的时候一直亮着。

    那天晚上的风,就是夹杂当时那个雨打在窗户上面啪啪的。

    我就趴炕上窗户边看那个雨,大概晚上十一点才完的。

    第二天,天一亮我们两个就要去新院子了。

    我走到那个排洪沟旁边那个路的时候,全是水和那个泥巴,昨晚的雨引发山洪了。

    没办法我只能绕路,我当时直接走到老院子对面的果园这里了,当时我们这个地里面都是那个山洪水。

    这个果园和那个排洪沟直线距离超过五百米的。

    我当时没办法就直接从那个小渠沟直接淌过去的。

    (小渠沟就是没快地旁边都有的就是来引流渠里面水到地里面的。)

重要声明:小说《不曾回忆的回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麦子的想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