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游戏

    儿时,也许是最美好的了吧!

    那是上小学的时候,每天下午放学,书包一丢,中午剩的散饭端着。

    (散饭,就是米煮烂一点点,上面撒一些面,搅拌就行了,还有当时我都不知道为什么都剩一碗饭,好多时候都是剩一碗。)

    这个时候,就是打开我家的黑白电视了,大概就是五点半左右,几点开始我就不知道了。

    每天央视一(套tào)的大风车,少不了的就是金龟子了。动画片有时候是“海尔兄弟”,还有什么“小糊涂神”、“葫芦娃”……

    说起我们家这个黑白电视,不知道多少年了,我只记得这个电视后面没有接收线。

    每次没有电视台的时候都是跑到上房的门口的右手边有一个长长的棒。

    这个棒的最上面就有三横两竖用铝条编制成的。

    这个就是我们当时电视的接收器了。

    当时,我们三个不会也不可能为了争夺电视打起来的,因为只有三个台,只有三个。

    我还记得那个时候特别的(爱ài)停电,吹风就停电,打雷下雨也是停电,还有最多的无缘无故的停电。

    导致家家户户现在都没家都备着蜡烛,不过现在一年都停不了一次电了。

    说说我小时候玩的吧!

    有电棒(说的好听一些捉迷藏),

    这个玩法就是有一个小圈,有一个石头,有多大力气就扔多大力气,沿着我们门口的那条路的。

    一个人就去捡我们就藏,有一次,我藏那个麦摞那里了,(这个游戏都是晚上玩的)我就听着吱吱吱的声音。

    后来那个老鼠直接跑到我的脚底下了,直接把我吓得起飞了的那种。

    真的最害怕的动物我感觉不过如此了,从此之后这个游戏我再也没有往麦摞里面钻过了。

    还有五间标房:

    这个游戏的玩法就是画两排格子,每一排都是五个大概五十到八十厘米大。

    我们就拿石头或者破的瓷砖就踢,只有踢到最后一格才可以,超过就这一局结束,没有到也是结束。

    还有吃狗娃,这个游戏和那个游戏差不多也是两排十个格子,不过这个大概就是比手掌大一点。

    每个格子里面放五个小石头,就在手心手背,谁能拿到就算谁的了,这个空的只要挨到另外一个放石头也是你的,因为这地方已经被你占领了。

    还有一个游戏就是三步,游戏玩法就是画两条线,大概考虑到我们都没跨过去的。

    这次还是用石头或者破瓷砖了,就是站在一边扔向另一边,不能扔在这两条线的中间,扔的不管有多远,你只要能踢回来就行。

    踢回来的机会只有一次,不算也就算输了。

    (玩这个游戏,特别的费鞋子,时不时的前面就会破一个洞出来的,还有就是费瓷砖,因为丢出去的那一刻,也许已经是几瓣了。)

    (那个时候瓷砖真的很少的,还有的是从我爸我妈当时住的房子的墙上扒拉下来的。嘘这个事(情qíng)要悄悄的,他们一直不知道的……)

    还有一个游戏,跳房子、前面三个单格子,一个双格子,在一个单格子,在一个双格子。

    简单点说就是单单单双单双。

    这个就是跳的单格子就是只能一只脚的。

    刚开始还没有跳之前先把手里面石头扔到前面,接下来就跳到最后一个双格子那个转过来,不能看后面,摸石头,摸到了跳回来就算赢了。

    赢了的可以占领一个小格子,另外一个人不能踩这个小格子,踩到的都算输。

    (这个游戏最难的就是最后一格双格子那里如果被占领一个,就是只能单脚了。)

    还有一种,就是滚铁环,一个铁圈,拿一个稍微粗点的铁丝,弯一个u型钩就可以。

    那个铁丝弯的钩那里只要在那个铁的圆形的推动着跑就可以。

    还有pia子(这里读四声)。

    这种就是用纸叠的那种,我记得我们有一个荒废的二房子炕上都是书本。

    这些全部是我几个叔叔当时念完书留下来的。

    我们就是进去一个撕书,对于我们来说没有说哪个有用,哪个没用,就是撕。

    当初我和几个邻居的小朋友就玩这个,不过怎么玩最后的结果都是输。

    反正不管那么多,有那么多书呢!

    最后大点了就不玩这个了,书现在也只剩下最后一箱子了,别的都被我们撕没有了。

    大点了就玩弹珠了。

    一种是挖一个大概有三个弹珠大小的小坑,这个就是我们说的“黄窝”。

    一种是,两个或者多个人玩的,只要两个人玻璃球的距离在三下之内的就能赢。

    这个三下指的是大拇指到另外四根手指的最长的一个距离。

    还有一种是,一个人摆一个弹珠,一段距离画一道线,这样就可以只要打中就是自己的了。

    那个时候玩的最多的就是弹珠了,我家现在还有几瓶子那个玻璃球呢!

    那时候女孩玩的就是跳绳,什么马兰开花什么的,还有数字什么的。

    这些当初我们都是玩过的,没办法,这种的最少都是三个人才能玩,我又不可能只给她们撑着绳子吧!

    还有个游戏,一般这个就是放了寒假玩的,这个时候地里面的庄稼都收拾完了。

    我们每个一人找一个石头,就是扔,砸石头,只要碰到了就行,输得另外找石头吧!

    我们玩的都是门前面水渠过去那一片地,说过来那地的石头很少的。

    还有一个游戏,就是找一小块木头,木头扔起来,用手里的棒去打的,因为这个危险程度高,很少玩这个。

    写到这里,我有记起来了,我记得那是我在上六年级还是初中的时候。

    我们到小学的((操cāo)cāo)场上用篮球投篮,(中学这种课程也是小学完成的。)

    我当时把篮球丢上去的,掉下来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把我的手指打到了。

    当时痛的我眼泪都出来了,现在我的中指和无名指都并不拢的。

    从那件事(情qíng)之后,篮球这项运动就与我绝缘了。

    有时候我看着他们在玩篮球,其实我也很想玩的,但是,一看到我的手,我就彻底打消这个念头了。

重要声明:小说《不曾回忆的回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儿时的游戏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