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做饭

    那个时候我们家种的有十几亩地,只有犁地是有牲口以及后面的手扶拖拉机。

    其余的,直接都是人力,不管是土豆、玉米、黄豆……都是这样的。

    我小学的时候每次放假,只要到那个土豆成熟的季节,那几天都是在那个地里面玩的,就是单纯的玩土。

    大人们每天早早的天不亮就要出发了,怎么可能把我们几个小(屁pì)孩留着,把我们带到那个土豆地,土豆和玉米一起种的,特别(热rè),四面都不透风。

    我们有什么中午不是睡觉吗,大人们没有时间回家的,我睡觉都是找几个那种装土豆的袋子,地里面一铺就这样睡觉了。

    那时候地里面是有那种菜花蛇的,没有毒蛇,瞌睡了谁管那么多,那个地就是那种挖过土豆的,全是那种湿湿的泥土。

    潮气,有了潮气又能如何呢,还不是这样就睡觉了。

    我还记得有一次,也是去地里面,下坪(机灌地)当初不记得是割麦子干嘛了。

    我现在也记不清楚,当初是我和两个妹妹一起了,还是其中一个了,我们就这样走回了家,距离(挺tǐng)远四公里左右。

    那天我们到家的时候太阳都快要落山了,我们其实那次说的是地里面不愿意待了回去的。

    实际上呢,我们回去是给他们做饭去了,自己活面那种。

    我妹我记得比那个案板高不了多少,(我们家案板的高度大概一米多些呢,和灶台是一个高度的。)

    那次是我和的,我们几个年龄都是差两岁。

    他们都是架火的(灶火往里面放柴)。我呢我记得根本不知道什么碱面什么的,就和那个玩泥巴的一样就那样搓搓揉揉的。

    我们那次做的不记得是凉面还是面条了,我只记得那次我们那个年都成一块了,我也不知道,他们回来到底吃面了没有。

    他们回来第一件事看见面,就是我记得把我们一顿吼。

    当然不是说我们浪费面,而是,家里面都是不让我们动火,害怕我们把房子点了,也害怕我们把自己烧伤。

    这个就是他们对我们的(爱ài),虽然每次都是用吼来表达,只有长大才会明白吧。

    还有一件事,我记得很清楚,那是在新院子,我记得厨房门口台阶到院里一半都放的黄豆。

    但是,我不记得我们这个时候,到底是住在新院子,还是老院子了。

    那天,我和我小妹,我们去新院子,还没到院子中间,就是在对齐那个厨房门口吧。

    两条蛇噢,就从厨房的这边向外面爬去,这个时候房子有没有围墙。

    我是走在靠近厨房这边的,我一脚就是踩那个蛇(身shēn)上了,真真的,不知道我在看哪里,就是踩上了。

    我这个时候还跟淡定,向后面退了一步,我小妹就直接跳起来了那种向后面跑去,我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那个时候的心脏噢,真的,吓得半条命没有了那种。

    我还记得那两条蛇,决定不是菜花蛇,纯色的,但是肯定没有绿色。

    那两条蛇当时也没有攻击我们,后面就出去了,不过话说回来,对蛇的畏惧我没有那么怕它了。

    在老院子,那个时候院子里面有一堆玉米,放在那个架上面的,

    (这个架就是下面都是用木头,用点铁丝栓一下,)就是用来防下面的水的。

    玉米一般都是第一年的放到第二年才脱。(脱玉米简单的说呢,就是那种把玉米放进一个小机器,出来就是玉米棒和玉米的分离了。更简单的说法就是用棒敲打玉米一样的。)

    那个时候的老鼠多,(写到老鼠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太恐怖)自然而然的猫就有了。

    当时,那个架下面有一个猫生了几个小猫,我记得有一只小猫后面就跑到我们上房的去了。

    我和我(奶nǎi)(奶nǎi)我们几个就找,当时把那个柜下面,全部拿着一个扫把,挨个扫一遍的那种。

    把两个单人沙发和那个茶几都挪到地中间都没找到。

    不知道,我们那里有一个说法,猫不能死在房间里面的,所以我(奶nǎi)(奶nǎi)说的必须找到,没办法就那天下午,就是这样度过的。

    后来,快到晚上的时候,我们听到那个猫的叫声了,有可能当时是饿了。

    就是在那个茶几那里叫的,我们又把沙发还茶几抬出来,还是没看到。

    直到猫的叫声再次传来,原来它就在那个茶几的下面那个抽屉里面。

    那个茶几下面的抽屉后面不是全部连接的,上面还有一个板子挡着,我们当时谁都没有休息,找到了猫就放出去了。

    还有一次在北稻子(这快地那片地方的称呼)。

    那次是浇水,我们村子整个有三道水渠,这个水渠是没有水闸的不知道上面或者下面有没有,但是我们地这里是没有的。

    我们家的地比较干点,每次浇水都是把那个水渠打一个坝,直接后面断流的那种。

    那次是浇的麦子,那次我和我爸两个,至于我,不用说就是凑(热rè)闹的,最多就是捣乱可以干活不行了。

    刚把水放到地里面没有多久的时候,就从渠里面流进来一条鱼,那个是我现实生活中见过的最大的一条鱼了。

    那条鱼刚进去地里面直接所到之处,麦子全部就成了趴到的了。

    我还记得,那次去浇水之前还撒肥料了,所以当时那条鱼我们直接用那个袋子装的。

    我们浇水的都不管了,慢慢水流着就行,毕竟两亩地没那快不是,

    我们就用那个袋子直接拿回家,放到那个大的洗衣服的盆子的时候,那个鱼都快嘴能够到尾巴了。

    我们把那个鱼叫老鲶,(这里正确读音nian我们都把它说是mian)我还记得这条鱼当时还是我爸做的。

    本来还以为能吃顿大餐,结果呢,我爸做的出来以后那个血水都是有的,不是煮的当时,好像直接放到大锅里面蒸的。

    那个大锅就和当时装鱼的那个盆子一样大的。

    后来,我也忘记那条鱼到底是我们吃了,还是最后怎么处理了,更是忘记了,我到底吃没吃,只记得那条鱼,那条鱼吃到没吃到都不记得了。

    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我们家还养着两头猪,说是因为两头猪好养,一头就不好养了。

    那时候猪圈就是那个兔子的旁边,那是一个晚上,墙都是土块的吗。

    墙倒了,不知道那几天下雨没有就是墙倒了,半夜猪都跑出去了。

    直到第二天才发现,幸好,当时我们那个后面是我那个太太家,猪没有跑掉。

    不然,那两头猪都是过年杀了吃(肉ròu)的,都是吃一年的啊!

重要声明:小说《不曾回忆的回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次做饭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