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的人和事3

    接下来说的,也是真的不能在真的,因为这件事(情qíng)我妈多年以后时不时还会提起来。

    我这个时候能听出来我妈的话不是讽刺,就是嘲笑我的。

    第一件事那就是03年盖房子的时候,因为我前面已经说过,我对我爸和我妈记忆不多。

    所以那个时候:

    “爷爷,你别给他们家盖房子了。”这个就是我当时对我爷爷说的话。

    你们没看错,生疏到哪种地步了,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

    也许那个时候对我爸妈的怨吧,也许是在我的童年没有他们的记忆吧。

    谁又能说的明白呢!

    第二件事,就是那个时候我们老院子,在厨房门口的右手边,放着一缸腌的酸白菜。

    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家冬天吃的菜,我记得就有酸白菜,土豆,还有泡的咸蒜。

    好几个冬天这几个菜陪伴着我长大。

    那时候,我妈她是住在那边那个院子的。

    因为冬天嘛,天亮的时候已经八点了,但是我妈每天最早十点半才过来吃饭。

    每当这个时候,我(奶nǎi)(奶nǎi)已经把饭做熟了。

    具体哪一天我忘记了,当时我妈拿着一双筷子,拿着一个盆子,就要捞这个酸白菜。

    这个酸白菜她是拿到那个院子自己做的。

    我就站在那个缸旁边,不让捞:

    “你每天来这么迟,我(奶nǎi)(奶nǎi)每天院子扫完,饭做好,你每天才过来,过来吃了又过去。”

    我妈当时,听到这个话:当时我记得尴尬的笑了笑,但是我不记得后面打我了没有。

    (酸白菜:就是把长在地里面的冬天的白菜腌制的。)

    这里我就不写具体酸白菜的做法了,因为对你们来说,也许食用盐和白糖你们不尝都分不清楚。

    还有,我记得我妈那个时候穿的带跟的鞋子。

    那是我在三年级还是四年级,不知道那年我妈为什么我上课期间还在家里。

    平常的时候每年最多过年几天,再就是偶尔回来,也许那次就是偶尔那次吧。

    我记得,那时候不是考的不好,就是不写作业。

    我妈就用她的那双没有多长跟的高跟鞋踹我的小腿,那时候的那个酸爽。

    还有一件事,这个是听我妈后来说的关于我小妹的。

    那个时候,我小妹大概四岁左右吧,我爸我妈每次出车走的时候就一直带着我小妹。

    说的好像有一次,走到刘家峡的时候,他们去玩了,你没看错,他们居然开车的间隙,还有时间去玩耍。

    我都没去去过,从来没有,那个时候听到写个话的我是酸的。

    玩的时候乘着他们不注意我小妹自己一个跑开了,这个就是一顿好找呀!不过万幸找回来了,不然以后谁和我打架是不。

    从那次之后,出车的时候从来不带我们三个了。

    接下来这件事还是听说,说起来那时候我已经四五岁了,但是没有记忆。

    (那个时候我们还在种瓜,旱地,不懂的可以问我,我有心(情qíng)会回复的。

    那个瓜地在山沟沟里面,这个真的是山沟沟,大概坐着自行车,也要半个小时。

    那个路,还有几个坡,每次不是我(奶nǎi)(奶nǎi)带着我就是我七叔。

    每次前面一个后面一个(带大梁的自行车。)

    那时候的瓜地还要看的,不然有兔子,山鸡,还有狍子,至于前两个现在都有,至于狍子从来没见过。

    那个时候据说还有狼,只有放羊的在深山里面见过。

    几块瓜地它是不平整的,最大的两块落差在两米左右。

    就在这两块地中间掏出来一个房子。(你可以想象成窑洞但是没有顶)

    这个顶就是用那种木头板子随便搭起来的,他们都在掐瓜(瓜根部,有几处生长出来的经。)每个上面只需要留一个瓜,多余的不要。

    那个里面找了一块木板,搭了一张(床chuáng),就把我放在那里睡觉。

    这个时候一条蛇,就从上面的木板处钻出来了,幸好他们当时好像,谁进来喝水了,吓蒙了,水都没喝,把我抱上就跑出来。

    我妈说,当时是她抱出来的,我一直是怀疑的,因为她怕蛇的程度不可想象。

    (这里不得不提一句,山里面的蛇大多数都是毒蛇。水地里面的蛇大多菜花蛇,毒(性xìng)可以忽略不计。不这里就不解释什么是旱地,水地,机灌低地了。)

    这个后面说,先说说瓜吧。

    那个时候我们吃瓜,不像现在的切成一块一块的,好点的都是一半起步。

    有的直接拿一个勺子转一个洞,就在那里掏着吃。

    我们小(屁pì)孩看西瓜熟不熟都是拿个勺子这次用的小的一端,还是转个洞,红的就是可以摘的吃了,白的就不管它了,继续长的。

    至于会不会坏,我们当时不知道,有记忆不敢这么干了,如果真的这么干了,我爷爷会把我锤爆的?

    还有一种是黄河蜜,如果晚上吃这种瓜,还要找点炒面(炒的面粉。)

    两个混合吃,如果单个吃,有可能舌头都会破,这个瓜太甜了。

    我都已经好几年没有吃过了,因为后面这些瓜地,我们的荒废了,别人家的还在种的都是西瓜,要不就是白兰瓜和郁金香了(这两种都是甜瓜,不怎么甜的甜瓜。)

    至于后来街道上买的那种甜瓜,我只能说和白开水加点糖一样。

    好了,说回主题。

    我妈前面我说怕蛇有证据的,因为当时都在瓜地掐那个经。

    这个时候也就是发现一条蛇,就盘在那个根上面,后面还是我爷爷,把那个拿走的,(不是捏的七寸,尾巴一提,就是一个甩,无敌分火轮那种。)

    吓得我妈,再也不敢去那一片地了。

    说到瓜地,还有一件事,那是中考完,那时候我大爷的大孙子结婚,我堂哥。

    我从小不喜欢参加红白喜事,我也不喜欢(热rè)闹,只喜欢安静的待着,和家里面人可以的。

    那次我三姨夫在我爸我妈原来住的那个院子住着呢,(后面有了新房子这个一直就空着。)

    我爷爷顺便就让我三姨夫带上我,我记得那个时候还有一个我二姨夫的儿子(比我大),只能叫表哥来着呢。

    (我这个表哥我也不喜欢,因为,我记得我长大了的时候,他每次都是找这个姨那个姨的借钱。)

    所以,长大后的我,也是不喜欢他,对于我来说,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有说让我应付一下的这个说法。

重要声明:小说《不曾回忆的回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家里的人和事3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