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舍友(1)

    经过几天学校的生活,习惯怎么可能习惯,这个就好比把一只自由自在的小鸟,关进了牢笼一样,我又开始怀念起了,我的职高生活,人就是往往的矫(情qíng),从来都是不懂得满足。

    我们宿舍我当初记得有八个人,和我玩的比较好的有一个半吧,因为一个固定的好,一个时好时坏。

    那个时候,我的上铺有一个是青海的,少数名族的,白白净净瘦瘦的,当初玩的还可以,还有一个也是和我一个县城的,不过这个才是我玩的好的,叫段庭盛,我一直叫老段,他一个哥也在这个学校,不是亲的,堂哥,但是我并不喜欢他,长得丑点,还主要的是和那个娘娘腔一样,主要看到女生,就(爱ài)往一起钻,学生会也有他,每次学校组织的晚会也有他,明明跳的舞不怎么样,还在那里跳,真的是,我并不是嫉妒,真的感觉只是两种(性xìng)格的人吧,还是完全相反(性xìng)格的人呢。

    我的上铺的那位大哥呢,毕竟少数名族,生活习惯不同,吃的不同,不过学校里面有两个食堂,不然,我估计,不早说念书,吃饭都是问题了,他的名字,我还记得清楚叫……祁军。

    还有我说的另半位我的朋友呢,他呢,怎么说呢,和我(性xìng)格相同,好像又不同吧,不然怎么能说是半位呢,他总是做事慌张的很,说话也是毛毛躁躁的,虽然我也很急但是从来像他那么急过,俗话说得好“心急吃不了(热rè)豆腐”,反正我急,再说我也不喜欢吃豆腐,所以我们宿舍的给他取了个别称_“范跑跑”,我感觉非常的贴切的啦。

    至于我的那位好友老段呢,他和我的(性xìng)格差不多吧,但是人家比我稳重的多了,比我外向些吧,也不能说是我内向,因为熟悉我的都会知道我是话痨,不熟悉我的,呵呵,我不会说半句,除非你先和我说话,我和老段的关系好到啥程度呢,因为我们冬天特别冷,虽然宿舍有暖气,真的买个时候学校的暖气不是现在房间里的暖气能比的,宿舍里面那个冷呀,(床chuáng)上就一张褥子,(军绿色的,没错还是学校发的,没办法,得统一呀,我不止这样,牙刷缸怎么放的,(床chuáng)下面的还有洗脸盆,洗脚盆,往往洗脸的盆子都是(套tào)在洗脚盆子上的,说是只能放一个盆子的,谁让我们是学生呢,我还记得那个时候中队说的“部队都是只(允yǔn)许一个盆子的”,我想了想,谁知道真的假的,因为我们中队长也不是部队里面的,只是高年级的,只有校长,(不对,买个时候我们叫学院,叫院长)才是部队上的,不过好像预备役的吧)。

    言归正传吧,我们那个时候冷的没办法,每天晚上要等,查完宿舍之后,我们两个就睡一张(床chuáng)了,没有你们想的龌龊,就是因为冷,这样两(床chuáng)被子就暖和多了呢,想想那个时候,只能是记忆。

重要声明:小说《不曾回忆的回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我的舍友(1)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