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学路

    我知道,我的自行车不会回来了,到第二学期开学的时候,我也不想去学校了,我们家的人都说让继续去,学校的老师也打电话来让我继续去学校,最终我还是没去,不知道是对自己的失望,还是对学校的失望。

    也是这次的原因,我被我爸一顿吼,我们一直以来话都很少的,这次吵的很厉害,伤心还是委屈呢,说不清道不明。看着我始终不为所动,他们也就放弃了。

    虽然这件事放弃了,但是不代表,我念书的事(情qíng)就能放的下,我爸他和我四叔(二爷的儿子,我爷爷和我二爷大爷关系都可以,但是到我爸这一辈,我特别不喜欢我大爷的儿子,尤其老大我叫(大大),他总是(爱ài)说教,罗里吧嗦的。)他们就开始给我看学校了。

    我记得,我说,每次都离家太近,这次我要去远点的地方,直接把学校给我看到了坐大巴六个小时才能到的城市,跨省了,这次是我一次出省,从甘肃来到了宁夏。从兰州来到了银川。

    那是在看学校的时候,我还记得,因为我到了之后又感觉太远了,我不喜欢,我就吵着要回去,这次我爸没骂我,也许是对我失望了吧。

    也是在那一天,从看学校到去车站的公交车上,他说道:“我们其实改变不了自己周围的环境,不是我们不想改变,而是我们无能无力,所以,环境就改变了我们。”听听,深奥不,我不信。

    因为我,从来不想去改变周围的环境,我也不想让环境改变我。

    我的求学路,到这里你们以为完了吗?不,怎么可能,我爸其实不愿意了,但是我妈怎么可能不让我继续,后面,我们县城有一个招生的,那个学校怎么说呢,说不正规,但是半军事化的,说它正规,最后没有毕业证。

    这次这个学校没有再次出省,就是我们的隔壁市。

    大西北的冬天,不知道你们来过没有,还是在一个这个地方是全市最冷的一个小镇子上,那个时候学校发的别人家的是校服,我们是迷彩,别人家的被子买的,我们被子统一军绿色,刚去第二天,因为家长都走了,所以这天开始就让我们待在宿舍,不(允yǔn)许外出,每层楼有两道铁门,一扇门控制半个楼道,楼口处,一张桌子,每天坐一个人,俗称值班人员,那个时候的我后悔的,真的,简直,从来都是自由的人,突然来到了这个地方真的受不了。

    主要,他还不止如此,让我们压被子,部队里面的豆腐快,我想着,这个又不是部队,居然还让我们叠豆腐块。只是想想而已。

    还有一天下午的时候,居然让我们把被子拿到((操cāo)cāo)场上去叠,真的好过分。

    不要以为这样就算军事化了,那个时候我们请假不止经过班主任,还要经过中队呢,主要中队批假还有名额,周末不让出去,轮流的,这周哪几个,下周哪几个,可严,可严了。

    少不了的,每天下午的军体拳,擒敌拳了,每天都是……杀……杀……

    那个时候最怕的不是这些,而是……哨声,这个就是我说的催命鬼一样,不止早上吹,下午吹,最怕半夜吹,吹了不是让你这样度过的,而是拉练,每次我们中队长都说到:“惊喜吧,让你们清醒一下而已,”真的只是清醒而已吗?

    不过,他们也有温柔的一面噢,他们晚上当我们睡着后,他们会查每个宿舍,也会给我们盖被子的,也许这个就是唯一的温柔吧。

重要声明:小说《不曾回忆的回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求学路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