懵懂的爱

    那是发生在职高的时候,因为念书不好好念,所以,只能随便找了一个职高念着,专业就是学的会计,那个时候,我们班大概有五十来个同学。

    我的座位在我们班长后面,班长是男的,我的右边是和我同寝室的一个,不知道谁给送了一个“花生”的昵称,还有一个张玉乾,女的一个叫张帆忠,还有一个张百合,百合这个名字真不是白叫的,还是真的漂亮的,“花生”后面也有一个小女友,姓顾,但是具体名字,若隐若现,不知是忘记了,还是不想写,就是一个顾吧。

    我在县城念书的时候每周都是回去的,骑着一个自行车,周六中午回去,周天下午上来,有一次,周末去学校的时候被三个和我同样大小的的小孩拦住了,他们找我要钱,我只回了一句:“没有”,没想到让我离开了,那天的我,后面骑自行车的时候腿都是麻的,不至于吓尿,但是真的害怕了,后来这个事(情qíng)我给谁都没说过,因为,说了也没用,还让家里担心。

    某一周的时候,因为他们比较他们只有放长假的时候能回去,所以,他们只能住校了,那一周,周天去学校去的特别早,因为我和几个小伙伴约好了一起去爬山,爬的就是我们县的乌兰山,也许是心血来潮,也许脑袋进水了,下午我们几个就去了,买了少许零食,等到下山的时候天都黑了,我们又去我们县城的鼓楼转了,那个时间已经晚上十二点了,路都没人了,只有我们几个了,十二点还不是很瞌睡,我们约好,今晚不睡觉的,熬一夜的,没有去网吧,就在大街上走着,聊着,我来了一句“今晚,以后都能拿来回忆了,”谁能想到真的是回忆了呢,这样的事(情qíng)在没发生过,到晚上,两点左右的时候眼睛的不是说真的撑不住了,我们向学校走去,但是当到宿舍楼前面的时候,大门紧闭,进不去哦怎么办,我记得那天晚上有点冷,蚊子特别多,我们几个又去教室了,还是翻窗进去的,每人随便找了张桌子,趴着睡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们几个睁开眼,赶快向宿舍跑去,因为开门是在六点左右,跑((操cāo)cāo)七点半左右,六点有些同学起来就要打水洗脸什么的了,我们几乎昨夜一夜没睡,因为蚊子实在太多了,说的好像睡了几个小时,事实上打了几个小时的蚊子,赶快补了一个来小时的觉,上课的时候英语课,还是睡觉,因为只要不是专业课和语文课就好,英语实在是不行。

    还有一个周五,中午吃完饭,我自己一个人就去爬乌兰山了,等到两点多的时候,我往我们老师的手机里发了条短信:

    我:老师,我今天下午请半天假。

    老师:你怎么了,你在哪?

    我:我站在,高山之巅,望黄河滚滚。

    老师:快点来上课,不要去爬山。

    我:老师你怎么知道,我在乌兰山。

    老师:因为我是你的老师。

    但是虽然这样,后面我还是没有去上课,后来老师也没有说我,上面的这段对话真实的,实实在在的。

    她是一个瘦瘦的,有点黑的女孩,我们班的同学那个时候起哄,说我们是一对,那个时候的我什么都不懂,只是隐约记得,结果就是她不同意,说还小,要念书,懵懂的来,懵懂的走,谁又知道是不是来过呢。

    我们这个专业可以考大学的噢。后半学期的某一天,我去学校的车棚去准备骑车的时候,发现车不见了,被偷了,放在学校居然被偷了,真的很想不通噢,后来报警了,因为被偷的不止我一个,十几个人呢,总之这件事(情qíng)没有结果。

    时间总是在匆匆流逝,这个学期马上就要结束了,等待我的又是什么呢。

重要声明:小说《不曾回忆的回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懵懂的爱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