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我来看看

    要知道现在这珠宝行里面,虽说顾客不是特别的多,但毕竟也有那么六、七个人。原本大家都分别做着自己的事(情qíng),可是忽然之间发生这样的事(情qíng),几乎在一瞬间,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把目光齐刷刷的循声投(射shè)了过来。当然云不悔也是如此。

    和这个小姑娘在一起的另外一个年轻女子,见状后急忙向前跑了几步,将自己的妹妹要搀扶起来。可是这才轻轻的一碰小丫头的腿,小丫头就立刻痛得受不住了,再看此刻的膝盖那里,原来已经红肿一片。而这个小丫头也是坐在地上,咧着嘴,流着泪……。看样子极为的痛楚。

    和这两个女人一起进来的那位三十多岁的男子,此时见到这一幕后,当时就浮现出一脸的寒霜。

    “你们这珠宝行怎么回事?地面怎么弄的这么滑,现在把我妹妹腿给摔坏了,你们说怎么办?是不是得给我们一个说法啊!今天要是不给一个说法,这事可就没完!”中年男子对着这里的工作人员大吼大叫了一阵子之后,又赶紧蹲在地上询问道:“小妹,你怎么样?这腿要不要紧?要不咱们现在就去医院吧!”

    “别碰我,我腿疼,这腿好像断了。天呐!我腿断了怎么办呢?我还要跳舞的。我不想被截肢啊!”此时那小丫头哭哭唧唧个没完,越是诉说心中的委屈,眼泪就是越聚愈多,那是哗哗的往外飙啊。

    那男人见到这番(情qíng)景之后,显然更加愤怒了:“把你们老板给我叫出来,今天你们这个珠宝行要是不给我拿出个几百万出来,都休想消停!”

    “几百万?”

    云不悔在旁边听到这话之后,嘴角就是一阵抽动:“这人也真够狠的,不就是崴了一下脚嘛,干嘛这么强势啊……!”

    这里吵闹不停,时间不长,就见到从楼上走下来一个穿着洁净的女子。这是一个三十左右岁的少妇,人长得那是没的说,很漂亮。甚至与先前的那个小丫头相比,都逊色不了几分。从楼上下来之后,她的脸上一直带着笑容。

    “真是抱歉,刚才一定是工作人员擦地了,要不然也不会发生如此状况。这样吧,咱们赶紧去医院吧,不管花多少钱都算我们的。”千万不要以为这位珠宝行老板好说话,事实上她此刻也是从心底深处承认,只要在这里发生突发状况的顾客,他们本(身shēn)就有责任。这也是需要正常面对的,躲是躲不掉。

    “开什么玩笑?你知道我妹妹是做什么的吗?明天她还要上台演出的,现在你们这个破店把她的腿给弄伤了,耽误一场演出,你知道这得耽误多大的事吗?你们承担起了这个责任吗……?”

    “千万别以为我说要你几百万,你觉得亏的慌,我告诉你,这一次我妹妹若是不能参加明天的演出,我们损失的可不仅仅是几百万这个数字。”

    闻言,站在一旁的云不悔,嘴角那是抽动的更加厉害,他觉得眼前这男人实在有些夸大其谈,耽误了一场舞蹈表演,就耽误了几百万的费用。开什么玩笑。要知道就是那些著名的演员上台去跳一场舞,也未见得能赚得到那么多钱吧。那可是几百万啊!

    “先生,还是

    先给病人看病要紧,想必你也不想看到这小姑娘由于耽误时间治疗,而最终在(身shēn)体上留下一些遗憾吧。”珠宝行那老板依然是不紧不慢的说道。不过在她说这番话的时候,她开始左右打量。结果正见到自家的那个清洁工正在不远处的角落里继续拖着地板。

    “刘姐,明天你不用来这里上班了。跟你说过多少次,拖地的时候,拖布一定要拧干,千万不要在地上留下水迹。现在出事了,这责任可都是算你的。我也不让你赔偿,明天你不用来上班就可以了。一会儿,你到会计那里把你这个月的工资结一下吧。”

    那个叫刘姐的清洁工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虽说年纪不算太大,但是却是一脸的沧桑,头发扎成长长的马尾,却隐透着散发苍老气息的斑白。当她听到这话之后,脸色不由得就是一苦。

    “老板求求您了,千万别开除我,我那一大家子人还等着我挣这点钱过(日rì)子呢,你要是把我开除了,那我们那一大家子人怎么办啊?而且这地面真的没有水呀,不信您摸摸。”说着这话的时候,这刘姐蹲在地上,还用自己的手去蹭地板,表示自己擦过的地面真的是一点儿水渍都没有。

    珠宝行的老板见到这一幕之后,也是将(身shēn)子蹲了下来,仔细的在这地面上擦上一把,果然这地面干干的,一丁点儿水渍都没有。如此一来稍稍一想,她也就明白了,并不是自家的这个刘姐的过错,而是眼前这姑娘的鞋跟实在是太高了,加上走路太急,这才滑倒的。可是这件事(情qíng)毕竟是在自己珠宝行里发生的,怎么说她都逃离不开这个责任问题。

    “几位,咱们还是先去给这位姑娘看病吧,这个时候说别的似乎都有些为时过早。”

    那男人听到这话当时就不愿意了,开什么玩笑,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大度了,眼前这老板竟然还敢在自己面前如此的推脱。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不为难你。也许这几百万,你(挺tǐng)看重,但我还真不放在眼里。如果你要是现在就能够让我小妹站起来,我非但一分钱不管你要,而且还照常在你这里买东西。如果你要做不到的话就赶紧给我拿钱,少废话!三百万,少一分都不行!”

    双方僵持之中,云不悔无意之间竟然调动了自己体内的威望点,聚于自己的双眼。结果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当这威望点凝聚在自己双眼的时候,他竟然可以轻易查看眼前这姑娘的伤势。这姑娘的腿里的骨骼并没有受伤,只是软组织有扭伤迹象罢了。

    如果要是别的毛病他还真治不了,毕竟他现在仅仅只是一个二品学徒而已。可是这种软组织损伤恰恰就处于他治疗范围之内。当然在治疗的过程之中,免不得要调用几个威望点。

    “你小妹的腿骨并没有受伤,刚才见她摔倒的姿势,以及现在疼痛的样子,如果我判断没错的话,她应该是软组织扭伤。如果你们要是信得过我,用不了五分钟的时间,我就可以让她的腿恢复如初。当然如果你们要是信不过我,也无所谓,毕竟这件事(情qíng)跟我也没一分钱的关系。”

    本来云不悔是真不想管这件事(情qíng)的,但是他见到躺在地上的这个小姑娘已然被疼痛折磨的

    有些扭曲的表(情qíng),云不悔还真就有些于心不忍。而且他也觉得那个中年男人实在表现的有些过分了,不就是崴了一下脚吗?干嘛要讹人啊?还好几百万?这简直就是不要脸的表现啊!

    “这位小兄弟,这么说,你真的会治病吗?”珠宝行的老板此刻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qíng)紧盯着云不悔不放,不过她见到云不悔点了点头之后,心里面才是长长吁出了一口气。

    “小兄弟,你刚刚说的那些话可是真的?”那个三十几岁的男人也是上下打量了一番云不悔,发现对方穿着极为的普通,年纪也不太大。所以这心里面多少有些不是特别的相信。

    “早就说过,信我就给你治,不信拉倒。反正与我也没什么关系,要不是看在这姑娘特别疼痛的份上,说句实话,我都懒得搭理你。”云不悔对于眼前的这个男人早就有些厌烦,张嘴就狮子大开口,直接讹人的人,他实在是难以对他产生任何的好感。

    那男人听到这话也并没有生气,有些本事的人吗,自然也总是有些狂傲的:“既然这样,还请小兄弟能够出手相救,若是我妹妹的腿被你给真治好了,到时候我们一定会重重的感谢小兄弟你。还请小兄弟放心!”

    “感谢就不必了,我只是帮忙,又不是赚钱。”

    之所以这么说,倒不是云不悔有什么君子(爱ài)财取之有道的癖好。只是他虽说会治这种病,但是根本没有行医资格之类的证件,若是简单帮忙,那还说得过去,可一旦收人家费用,最后假若被别人给告了的话,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你们两个搬一把椅子过来。”云不悔对着自己(身shēn)旁的那两个保安如此使唤了一句,这俩家伙跟着自己半天了,啥时候溜溜他们了。那俩保安听到这话之后不由相互对视一眼,随后其中一人悄悄地对着云不悔说道:“你可千万别逞能,要是不行的话,咱可别碰。”

    满满善意的提醒,让云不悔先前对他们两个人不舒服的感觉瞬间消失。嘴角轻轻上扬,对着这两个保安微微的点了点头。那俩人见到这一幕也就不再多劝,片刻之后,两个保安就搬过一把椅子,放在那带着痛苦表(情qíng)的姑娘旁边。

    最后在那姑娘的姐姐和姐夫的搀扶之下,小丫头吃力的坐在了椅子上。云不悔走过去,轻轻的用手搭在对方的脚踝上。虽然看起来膝盖那里红肿一片,实际上真正的损伤点还是在脚踝这里。

    用自己的手轻轻的挪动了一下,在这过程之中,他把自己的威望点悄然的灌住在这姑娘的腿内,这样会助益在治疗的这段时间里面,这姑娘不至于会疼的忍受不住。

    紧接着,云不悔用自己独特的按摩手法,进行((操cāo)cāo)作。仅仅片刻之后,就把那刚刚错位的骨骼进行了回位。当然,这又在无形当中耗费了五点威望值,但物有所值,他现在已然将小丫头那损伤的软组织修复。整个过程可谓行云流水,甚至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理,就已经彻底搞定。

    “以后在选鞋子的时候,你别选那么高的跟儿了,你的个子已经很高了,再穿那么高的高跟鞋,你想让我们男人都仰视吗?而且穿高跟鞋对你(身shēn)体的伤害也比较大。”

    (本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手机通三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五章:我来看看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