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收服板凳

    眼见银甲兵士就要抓住了,板凳精急念口诀化成本体,在地下快速翻滚着。

    几个翻滚就又把银甲兵士甩开了。

    板凳精边跑边气喘吁吁地回头看了一眼,这几个银甲兵士的速度越来越慢,最后定在那里,慢慢地凭空消失了,变回了几颗珠子掉到地下。

    尽管江小刁天资聪颖,又得吕德元这种地仙级的亲自相传,虽然和常人想比那简直是天壤之别,但毕竟修炼时间有限,现在能变化出这几个银甲兵士,已经是尽了最大的力了。时间稍长,功力不继,自然法术就消失了。

    板凳精也发现了这一点,站定转(身shēn),重新化作土地的模样,对着江小刁吐了吐舌头:“你追不上我你追不上我!”

    江小刁肺都快气炸了,也不管自己法力济不济了,拔腿就追了上去。

    板凳精心里还是知道轻重的,毕竟是天师之女,就算没有法力,他也还是不敢正面为敌的。

    于是江小刁一追,他就跑。

    江小刁累了站住,他也站住,回过头又是伸舌头又是眨眼睛的。

    反正江小刁也追不上,到后来干脆就在原地绕着圈子跑。边跑边说:“你来追我呀你来追我呀,你追不上。”

    江小刁突然叫道:“爹爹!”

    板凳精吓得一个哆嗦,连忙向(身shēn)后望去。别说江天师了,连个人影都不见。

    江小刁一个虎跃扑了过去,眼见就要扑到板凳精(身shēn)上,不由得心中暗喜:你不是刚才在庙里用这招骗我吗?本姑娘这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shēn)。哈哈,报应不爽啊……

    如果是人的话,决计躲不开江小刁这一扑。但是江小刁忘了一件事,板凳精并不是人,而是一个成了精的板凳。

    板凳精以人所做不到的姿势,原地平平横移了出去。

    江小刁不可避免地摔了个狗吃屎。不不不,这个粗俗的形容不太实用于聪慧与美丽集于一(身shēn)的小刁姑娘(身shēn)上。准确地说,她使出了一招漂亮的“小刁啃泥”。

    江小刁心里那个委屈就不说了,尽管不断地擦嘴,但口里那新鲜泥土的芬芳,还是令她齿颊留香挥之不去。

    于是小刁感动的翻(身shēn)坐到地下,哇地一(身shēn)大哭起来。

    看到江小刁无计可施地哭了起来,板凳精于是停了下来,走过来说道:“好了,小丫头。别哭了。回去和你爹爹说一声,那土地我不做便是。我也没做过什么坏事,就不要赶尽杀……哎呀!”

    江小刁一直暗暗观察着,等板凳精一靠近,就一个饿狗,啊呸呸呸,什么饿狗,是一个饿虎扑食,一下子就扑到了板凳精(身shēn)上,紧紧地抱住了板凳精。

    板凳精大急,连忙用力挣脱。奈何江小刁抱得紧紧的,就是不放手。

    板凳精无奈之下,又变回本体一张长条板凳,猛地发力从江小刁怀里溜了出去。

    江小刁也急了,一个鱼跃,一(屁pì)股就坐在板凳上面。

    可是板凳挣扎的力气很大,没几下江小刁就降不住了。

    眼见马上就要被震了下来,突然腰间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

    江小刁连忙借着这股力量用力向下一沉,板凳被她牢牢地坐到了地上动弹不得。

    这是就听到板凳的声音:“哎呦哎呦,轻点轻点,我的老腰啊!”

    江小刁听到这话,用(屁pì)股上下颠了几颠。

    板凳嚎叫道:“哎呦哎呦,别颠了别颠了,要散架了要散架了!”

    江小刁冷哼道:“服不服?”

    板凳精连忙叫道:“服服服。”

    江小刁:“还跑不跑的?”

    板凳精:“不跑了不跑了。”

    江小刁:“真的不跑了?”

    板凳精:“真的不跑了。”

    江小刁:“可我怎么才能相信你呢?”

    板凳精:“那我也不知道你怎么才能相信我啊。”

    江小刁这下可是真为难了,总不至于自己就这么一直坐在板凳上面吧。

    这时腰间传来流殇的声音:“这板凳精呢在地上才有力气。小刁你把我系在板凳上,然后扛在肩膀上带回去就可以了。”

    江小刁闻言大喜,心里也自知,刚才突然传来的那股力量是流殇传给她的。

    于是依言而行,扛起板凳,然后叫上土地公,凯旋而归。

    “江天师”看到扛着板凳回来的江小刁,不免有些诧异。

    本来想着以江小刁的本事,是降不了精怪的,这板凳精原本心地就不坏,加上听到江天师的名头,自然也不敢加害于她。让她吃点小苦头也好。

    没想到这小丫头居然还真把板凳精带回来了。

    原本还以为是和土地合力擒下的板凳精,直到看到系在板凳脚上面的小瓶子时,“江天师”恍然大悟,笑着摇了摇头。

    江小刁得意地叫了起来:“爹爹,我把这破板凳带回来了。”

    说完用力地把板凳精掼到地下。

    板凳精又是一阵哀嚎“我的老腰我的腿”。

    江小刁解下小瓶子,重新戴在腰间。

    板凳精也化为人形。

    “江天师”沉声说道:“板凳,你可知罪?”

    板凳精哆哆嗦嗦地回答:“小神……哦不不不,小妖,也不对。小民,好像还是不对……”

    江小刁一脚踢了过去:“我爹爹问你是否知罪,少在那里嗦嗦的!”

    板凳精急忙说道:“知罪!知罪!”

    “江天师”又说道:“那你可知,擅夺神之位,罪当如何?”

    “这个您就别考我了,想我也是每(日rì)里精研法典。”板凳精语气中有些得意继续说道:“擅夺神,触犯了天规第十九条,按律当,当,当……”说到这里,上下唇发抖,再也说不下去。

    “江天师”喝道:“按律当什么?”

    板凳精急忙跪倒地下:“天师饶命!天师饶命!上天有好生之德,我板凳原是死物,现在也算是一条命啊。夫子有云,有教无类。虽然犯下大错,但平(日rì)里并无恶行。我觉得还是可以教化一下的。我佛也说过,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即便是杀生的屠夫,只要真心悔改,也是应该给他一次机会的不是……”

    “江天师”觉得如果自己再继续听他絮叨的话,恐怕自己得像那被念了紧箍咒的猴子一样,得头痛的满地打滚。急忙喝止道:“闭嘴!你再嗦嗦,本天师马上要你神形俱灭!”

    板凳精急忙掩住了口。片刻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就是说,我现在保持沉默,还有一线生机?”

重要声明:小说《神话情话之人鱼奇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十五章 收服板凳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