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亲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青木源 书名:男主他黑化了
    明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过来的。

    紧张到极点, 她反而冷静下来了。带着那么一点儿不以为然, “阁主怎么来了?”

    齐霁的视线看着她手下的尸首上,((操cāo)cāo)纵行尸的人一死, 行尸顿时就少了一半以上的威力,此刻阳光越发强烈,阳气(日rì)升, 那行尸疯狂的向外逃避,阳光已经从外面(射shè)了进来, 照在它的(身shēn)上。

    明苑反手几道气劲出去,将窗户全部洞开。外面的阳气和着阳光,一股脑的从洞开的窗户照进来, 强烈的光芒落到行尸的(身shēn)上,只听得他(身shēn)上滋滋作响,像是菜下油锅的声响。一股浓厚的腐臭从他(身shēn)上冒出来。

    阳光一进来,让下面的柳道真算是得了喘息,直接几个腾挪跳了上来。

    “道友。”柳道真一上来,他就见着明苑正对着没了脑袋的尸体左右研究,(身shēn)边都是各种被她掏出来的法器。

    “来的正好。”明苑对柳道真招招手, “事先说好的, 她(身shēn)上的法宝归我。”

    明苑拍拍(胸xiōng)口, 她早已经把翻出来的各种冰晶给收了起来。

    柳道真看了那边的无头尸首, 见着她左右为难。

    “既然东西都拿好了,和我回去吧。”齐霁道。

    明苑眨巴眼,“你还没说怎么在这呢。”

    他突然一下冒出来, 她不知道他看去了多少,这狗比都伤成那样,昨夜她看着好像只要一口气他就能立刻咽气。现在倒是能跑过来。

    明苑真不知道该猜测齐霁之前一切都是装的,还是他恢复的够快?

    “我等不及你,过来寻你。”齐霁站在那里,轻声道。

    他(身shēn)形在这段时(日rì)里因为火毒的痛苦,越发的纤细。腰(身shēn)纤细,比她的都还要更显得不堪一握。

    他站在那里,望着她。

    她离开之后,齐霁就后悔答应让她去跟着那个毛头小子来降魔了。

    齐霁独自在客房内,四周一片静谧,他喜欢安静不(爱ài)吵闹,所以房门上都设下了结界,不让外面喧闹的声音进来。明苑在这里的时候,还不觉得,可是她一离开,齐霁感觉到原本已经习惯了的安静既然如此难以忍受。

    哪怕他把外面的结界撤掉之后,外面鼎沸的人声传进来。却依然没有好点。

    明明外面人声鼎沸,(热rè)闹非常。他却如同掉落在孤独的寂寞深渊里,不得而出。

    明苑眨了下眼睛,她眼珠子飞快的转了下。

    “那也不要过来,这里多脏啊。”她冲齐霁一笑,“气味也不好问,何况这里可不是正经男人应该来的地方。”

    柳道真一时不留神,就感觉自己被塞了一嘴的什么东西。嗓子眼里憋的厉害说不出话。

    这对儿,当真他的面恩(爱ài)可还好?

    “无妨,我才来。不碍事。”齐霁说着,伸手出来,“和我回去吧。”

    “我一来,就见着你蹲在那里,既然都已经处理妥当,就与我回去。”

    明苑看了一眼脚底下的尸首,(肉ròu)痛万分,这女人的内丹倒是寒(性xìng)的。正好可以挖出来,给齐霁镇一下火毒。

    她立刻给柳道真密音,叫他把这具尸体给她留着,她先跟着齐霁回去。

    外面阳光灿烂,她跟在齐霁(身shēn)后,看着齐霁走动的时候,淡蓝的外袍随着走动的动作,轻微起伏。

    “这种事,以后你还是少掺和。”前面的齐霁突然开口,“我知道依照你的实力,对付这些东西绰绰有余,可是不要惹上不必要的麻烦,还有……”他顿了顿,想起那个少年郎来,“不必要的人。”

    明苑在后面听着,她现在没了一开始的害怕。反正发现就是发现了,齐霁若是真的发现了,那么她就干脆把脸上的这张皮一扯,比比看到底谁更无理取闹。

    “哦。”她仔细观察了下,见着齐霁没有提半点刚才那事,她也干脆转过去,就当他什么都不知道。

    往好里想,说不定齐霁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呢。

    她应了一声之后,捏着头发跟在他(身shēn)后。

    突然她闻到了一股香味。心下突然生出一股馋意来。

    齐霁等了会,没有听到她说话。回(身shēn)过来,见她两只眼睛瞅着那边的小摊子。盯着小贩手下的翻炒的栗子眼睛一动不动。

    齐霁的视线在她(身shēn)上顿了顿,过去让小贩给他包了一包来。

    明苑闻着那股炒栗子的香味有些两眼发直,巨大的欣喜充斥在心里。见着齐霁递过来,她伸手就去拿。

    “烫,小心些。”

    齐霁说罢,反手将那包栗子拿在手里,“等待会凉了,我再给你。”

    他眼眸里多了点异样的光,话语却比之前还要柔和。她双眼盯在他手里的栗子上,露出几分垂涎来。

    这一趟果然还是惹了点小麻烦回来。

    明苑回到客栈没过多久,找个借口离开,她还是去把尸首里的内丹给剖了出来。那东西不拿白不拿,反正若是其他魔门察觉,也照样会把东西给挖出来。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她自己来。

    明苑回来之后,眼巴巴的看着齐霁手里的栗子。

    齐霁察觉到她(身shēn)上轻微的血腥味。眉宇微动,他伸手从油纸包里把余温尚在的栗子拿出来,栗子的壳从中间破开一道,翻炒许久,壳都被里头的果仁给撑开,露出里面黄澄澄的(肉ròu)。

    轻巧的一剥,就把外面的一整个壳给剥了下来。

    明苑伸手去拿,到了栗子跟前,她又顿住。

    这股食(欲yù)来的莫名其妙且迫不及待,她平(日rì)里最多就(爱ài)吃个糖葫芦,平常那些女孩子喜欢的零嘴都不怎么有兴趣。

    她看向齐霁,齐霁正望着她,“不要急,慢慢来。”

    明苑眼眸动了动,她伸手抓过被齐霁剥出来的几只栗子,往嘴里一咬。栗子早就被炒熟了,口感软粉,丝丝甜味从舌头上一路传下去。

    她眼眸微睁,齐霁见状,将手边剥好的栗子一股脑的都推给她。

    柳道真办事利索,他把青楼里的那些僵尸给一把清了,而后又来找明苑。来的时候,正好见着齐霁给明苑剥栗子。

    两人坐在那里,一个剥一个吃,羡煞旁人。

    “道友,”柳道真直接坐下来,见着明苑一口一个栗子,忍不住问,“道友这么早就……成婚了吗?”

    明苑眼睛动了下,去看齐霁,她反正一开始是想要兄妹的,谁知齐霁自己要扮作夫妻。她心怀不轨,自然是随口应下来。可也是做个样子给外人看,她自个不说。毕竟这装出来的,和自己亲口说的可不一样。

    “我见你年纪轻轻,应当还没有到老眼昏花的地步。”齐霁言语冷淡,他侧首过去,见着明苑嘴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带上了点东西,他刚想伸手,明苑却反应奇快,自己伸出舌头,把那一块给((舔tiǎn)tiǎn)了。

    柳道真一时语塞,这两人举止亲密,只是他见着和自己年岁差不多的小道友梳着妇人的发式,怎么看都觉得古怪。

    明苑见着柳道真满脸古怪,“怎么,还有其他的事?”

    柳道真点点头,“不知两位道友要去哪里,若是方便的话,能不能结伴而行。最近有消息说是魔尊复生,魔门也有鹊起的意思。出门在外,恐怕不太平。”

    明苑听了,略有些好奇,“复生了?”

    “之前说是魔尊当年被如今的正道之首重伤,六十年来一直没有任何消息,有人说魔尊早就□□消亡了。”

    柳道真说着,来了兴致,“这六十年里,魔门如何谁也不知道,但魔门这六十年里头,的的确确没什么风吹草动,就算有,也不过是小鱼小虾。最近魔尊出来了,这些魔门也跟着蠢蠢(欲yù)动,那个妖女我怀疑也是觉得魔门的好(日rì)子到了,所以才和昨天夜里一样,那么肆无忌惮的对道友下手。”

    “道友和这位前辈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恐怕会被宵小盯上。”柳道真说着,两手都放在桌子上。

    “若是顺路的话,倒是可以结个伴。”

    “不必了。”齐霁突然出声,“我们要往北方去,和你不顺路。”

    他拒绝的干净利落,甚至连问柳道真去哪里都没有过。

    明苑也笑,“我们要去的地方远的很,和你肯定不顺路的。”

    她说话的时候眉梢眼角染上了一层潋滟风(情qíng),青涩里夹杂着妩媚,动人一笑瞥人一眼,尽是无限心动。

    柳道真看出她的不对劲来,“道友你没事吧?”

    明苑很是奇怪的啊了一声,她满脸奇怪,“我怎么了?”

    柳道真不识风(情qíng),脑子里头一根筋,只觉得明苑说话的神(情qíng)动作有些和平常不太一样。

    “我总觉得道友你方才说话有些不对劲。”柳道真说着,就从兜里掏出一方符纸给她,“道友要不要带着?”

    明苑才看不上这种符纸。伸手就推了。

    “刚刚听说道友说要往北走,这是要去哪啊?”

    明苑只说是很北的地方,至于去哪里做什么事,她一个字都不提。柳道真只是随口一问,也不是真的对人家行程感兴趣。

    柳道真咂咂嘴,“那么道友可小心,越往北走,魑魅魍魉的东西就越多。而且玄乎事更是数不胜数,”

    幽州再往北上传说有上古灵脉,靠近那里的生灵很多都是得了灵脉的滋养,长得都和别的地方不一样。

    而且可能因为这个缘故,妖族也比其他地方的要多出许多。

    “这次萍水相逢,多谢道友出手相助,”柳道真说着,坐在那里也有些不□□稳。

    明苑见状,“道友出来,不知为了何事?”

    “我想去拜访一下那位正道之首。”柳道真说着这话的时候,眼里都冒着一股光。

    明苑来了点兴趣,她往齐霁那里看了一眼,“为何呀。”

    “听说这位当年还是一个弟子的时候,就一个人单挑了那么多魔门。我自小就特别崇拜这位前辈,一直想要去拜访他。”

    明苑看着面前少年说起那位正道之首飞扬的神色,不(禁jìn)带上了几分戏谑和看好戏的意味。

    明苑出手自然是因为有利可图,不是翼逡那样,一门心思全部放在除魔卫道行侠仗义上。她没打算让柳道真继续跟着,和人告别之后,她提着自己的收获回了客房。

    齐霁靠窗坐着,看着外面。

    他面前放着两只茶杯,一只茶壶,不过壶里并不是茶,而是水。

    齐霁坐在那里,手上挑着给她买的那只金鱼灯,白(日rì)里自然是不会点灯笼。如意杆的那一头被他挑在手里。外面传来的轻快的脚步声传进来,他回头过去,见着她进来,满脸笑容。

    “阁主,那个道友说了,他是为了阁主才离开师门,想要见上阁主一面。”明苑提着手里的收获,坐到齐霁的(身shēn)边。

    “出门在外,就不用叫我阁主了。隔墙有耳,难道不怕被人听去。”

    明苑哦了声,就没有说话了。室内安静了好会,明苑抬眼看他,发现齐霁依然坐在那里,两眼望着窗外,窗外人声嘈杂,是再平常不过的景色。

    她等了好会,也没见着他回头过来。

    顿时心里关于他发现自己秘密的担忧一下就放了下来。齐霁对她的执念她见识过,而且不止是一次,她毫不怀疑,齐霁在得知她皮下的(身shēn)份,会立刻拿铁链把她锁起来。

    他好像没了很多耐(性xìng),一旦知道就会迫不及待的动手,一分一毫也不愿意等。

    “那我该叫什么?”

    “……”齐霁的手臂撑在窗台边,支着头。他闻言看了她一眼。

    “外人跟前,你(爱ài)如何就如何。”

    说完,他又转头回去。

    明苑把自己今(日rì)从那个合欢宗妖女(身shēn)上搜刮来的,带着齐霁的背影全都倒了出来。

    齐霁听到背后的声响,回头过去见着她欢快的清理那些战利品。

    “你肯和那个小子一起出手,就是为了这些?”

    明苑连连点头,“当然了,你消耗玄冰太快了,这些东西我又没办法马上就能弄来,就只能从……”

    只能杀人越货了呗。

    她现在的心,可能就是对着家里的败家男人一样吧。换了别人敢败她的家,她早轰走了。偏生齐霁她是不能动的。不但不能动,还要千方百计的让他相信这个世界充满阳光充满(爱ài)。

    “那个柳道友和我说,他出来说是云游,其实是想要去拜见正道之首的。”明苑摆弄着手里的玄冰石,手上忙着,嘴上还在说,“说是正道之首当年重伤了魔头,给了天下六十年的太平。”

    明苑说着,也忍不住多看了齐霁几眼。齐霁在她眼里喜怒无常,甚至所有的事都照着他自个的喜好来。可该管的该做的,他都做了。

    仔细一算,其实他也不是那么无可救药?

    齐霁靠在那里,鼻子里嗤笑了两声,“那他认出我了吗?”

    “他这不是去见你么,再说了,他没见过你,不说的话,自然是认不出来啊。”明苑说着,突然看到手里一块泛着蓝光的玄冰。这是好东西,年份说不定已经有好久了。她听说极北之地万年寒冰如同神兵,外表上就和她看到那样泛着蓝光。

    “我觉得他这样的年轻人应该也不少,想一想有那么多人崇拜你,可多好呀。”

    齐霁伸手出去,原本还在明苑手上的那块玄冰石落到了他的手里。

    玄冰落在手中,常人无法承受的寒气,顿时在手掌上漫开。原本被压抑的火毒受寒气催((逼bī)bī),不得舒展。让他又觉得舒适了许多。

    “崇拜我?他们崇拜的并不是我,而是他们自己臆想中的那个人,就和那个小孩子一样,嘴里说着想要见我一面,我人在他跟前他也没有认出来。不过都是虚幻,想要见到的,只是他们心里的自己罢了。”

    明苑顿时觉得这话有些难接,平常人喜欢听的那些奉承话,到了齐霁这里完全都行不通。

    “正道之首,”齐霁嗤笑了下,“他们与其说崇拜瞻仰我,不如说是在崇尚他们心里的自己而已。”

    明苑:……

    她真是越来越艰难,不知道头发掉光了,还能不能把他给拉回来。

    “可是齐霁总是真的吧?”

    明苑把玄冰石从里头的一堆东西挑出来,“在我看来,齐霁总是真的呀。”

    齐霁不说话,她说的没错,作为齐霁,他总归是真的。他的一切喜怒哀乐,都是真的。

    明苑收拾好了东西,准备明天一早就带着齐霁离开。

    今(日rì)夜里她躺下的很早,她慢慢闭眼,开始运气。(身shēn)体深处开始弥漫上一股暖意,那股暖意来的缓慢,似乎是自然而然从她(身shēn)体升起似得。稍微有疏忽,都会忽略过去。

    那股温暖在小腹那儿腾起,迅速沿着浑(身shēn)上下游走。

    覆盖浑(身shēn)的那股暖意渐渐加重,明苑翻了个(身shēn),伸手捂住心口。

    齐霁浅眠,何况她这动静还不小。

    他睁开眼看着她,明苑没有求助的意思,他也没有冒然出手的想法。

    白皙的脸颊渐渐浮出了绯色,她潋滟着双目往齐霁看过去,白衣青年拓拓落落的侧躺在她(身shēn)旁,目光和今夜的月色一般。

    心下的渴望在此刻放大了十数倍,甚至压过了她设下的那道线。

    她看了他一会,缓缓的过去,像是在试探,当一团都到了跟前。齐霁淡漠的望着她,月色如霜,从窗口铺洒进来。

    明苑仔细看他,从他的剑眉到那双落入星辰似得的眼睛,掠过笔(挺tǐng)的鼻梁,还有那一张薄唇上。

    明苑心里生出了万千邪念,她慢慢靠近,齐霁只是注视她,没有半点推开她的意思,明苑顿时如同饿虎扑食,一下扑了上来,咬在他的嘴上。

    她对齐霁当然有过绮念,梦里来来回回好几次,每次都(身shēn)临其境。既然有了念头,她就大方认了就是。

    明苑埋首在他的脖颈上,感觉最深厚的(欲yù)念开始腾出,突然反手一掌拍向自己的天灵盖。一股异香在室内腾起,一团轻薄的雾气从她掌下被抽出。她起(身shēn)一甩,那一团雾气也被摔在地上,落地成一只小狐狸。

    “果然。”明苑从齐霁(身shēn)上爬起来,抬手屋内原本灭了的灯顿时又亮了。

    白(日rì)的时候她就觉得自己有些不太对劲,对糖炒栗子这些平(日rì)里她根本不会碰的东西垂涎三尺。

    只是她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敢把脑筋动到她的(身shēn)上,干脆放而任之。结果没想到她放任的后果竟然是差点把齐霁给睡了?

    也不该说是把齐霁给睡了,齐霁若是恼怒了,恐怕她下半辈子都不能自理。

    小狐狸一(身shēn)黑黑的毛,夹杂着几根白毛。被明苑丢到地上,晕头转向的,摇摇脑袋,嗷嗷的叫了几声。然后一下化成五六岁小女孩的样子。

    五六岁小女孩穿着鹅黄衣裙,脑袋上梳着和明苑以前如出一辙的包包头,只不过狐耳和狐狸尾巴没收回去,任凭这小姑娘努力好几回,明苑还是看到她脑袋顶上的狐耳动个没停,(身shēn)后的大尾巴和扫帚似得扫来扫去。

    好几次耳朵和尾巴都没有收回去,那小狐女急了,嘤了几下。

    明苑盯着小姑娘的耳朵和尾巴,手指间总觉得有些痒,她直接光脚走到那小狐狸跟前。

    明苑蹲下来,“你附(身shēn)在我(身shēn)上,想要干什么?”

    小狐女嘤了两声,抬头起来,两只水汪汪的眼睛恐惧的望着她。

    面前这狐女看起来五六岁,小的很。和一只玉白团子似得。见着面前的人满脸戾气,吓得整个就往后面一缩。

    明苑:……

    怎么搞得她才像是害人的那个。

    小狐女见明苑蹙眉,知道她生气了,心下大急起来,竟然一下化作原形就要逃。

    明苑直接伸手一把拽住这小狐狸的大尾巴,没费什么劲,就直接一把拖了回来。

    她现在算是真的确定这小狐狸好像是真的不太聪明的样子,这么一晚上化作原形跑出去,怕不是自己享受不到众人棍棒的款待。

    她在手里的狐狸尾巴上又摸了两下,这皮毛还是很不错的,油光水滑。

    明苑一把把小狐狸拽了回来,见着自己跑不掉,小狐狸只能委屈巴巴的幻变回人形。含着两包泪,泪眼汪汪的坐在地上,看着面前的两个修士。

    齐霁坐了起来,他脖颈上都是被明苑咬出来的印记,他没有整理被她扯开的衣襟,坐在那里冷冷的看着下面的狐女。

    “我、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在你(身shēn)上了,我只是想吃个栗子……”狐女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幼小的(身shēn)子都恨不得蜷缩在一块。

    面前两个人都是经历过腥风血雨,不同于平常人,那副幼小可怜又无助的样子根本引起不了他们的任何怜(爱ài)。

    “阿襄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小狐女满脸害怕,“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到你(身shēn)上了。”

    “栗子也就罢了,刚才是怎么回事?”明苑说着似笑非笑,她看了一眼那边衣衫不整的齐霁,“难道你还想吃他?”

    “吃?”狐女眨眨眼,满脸的懵懂,“这个叫做吃吗?我夜里常常看见你们人互相吃啊?”

    “我不想吃他,是你想吃他呀。”狐女满脸奇怪,她眨巴眼,“我见到你想要吃他,然后我就让你吃他呀,这事你们人不是夜里都这样的吗?”

    齐霁挑了挑眉,看向她,“原来是你?”

    他话尾微微上翘,竟然带上了些许趣味。

    明苑(身shēn)上一僵。

    作者有话要说:  明苑:我不是我没有别乱说啊

    齐霁:呵呵呵

    小单车老地方~~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頭髮乱嫽、碧碧酱 10瓶;meteor 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重要声明:小说《男主他黑化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93、亲近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