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往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青木源 书名:男主他黑化了
    明苑从元正那里逃出生天。

    直接一鼓作气跑到齐霁那里。

    齐霁今(日rì)换了一(身shēn)装束, 也不戴冠, 两边的青丝直接落在(身shēn)后一丝不苟。白衣磊落,在云雾之中直接成了一道风景。

    明苑不(爱ài)往他跟前凑, 生怕他一双眼睛看出什么。偏生只有他才能把自己从元正的念经里给救出来。

    为了这个,哪怕她对着他恨不得扭头就跑,但是还老老实实到了齐霁的跟前。

    她的抗拒和不(情qíng)不愿被齐霁看在眼里, 齐霁平素不(爱ài)强迫人。这么多年他也不过是强迫了那个妖女留在他(身shēn)边,被他困在寒潭渊底, 除去自己之外,谁也看不到他。

    不过这次心里倒是起了些顽劣的捉弄人的心思。

    “你来了?”他背手而立,看着跑过来的小丫头。

    小丫头才十六岁, 被清机真人养的雪团子一样,因为年岁原本圆嘟嘟的脸颊已经开始露出鹅蛋脸的形状,甚至下巴还有点尖的。美人胚子的模样,到了现在已经开始绽放。

    明苑听到他这么问,脖子一缩,抬头起来,“阁主不是叫我过来么?”

    齐霁颔首, “刚才你走之前和元正说了那些话, 谁教你的?”

    明苑两只眼睛骨碌一转, “没谁教我, 弟子自己就这么想的呀。”

    齐霁看她的眼神古怪了些,明苑被看的又开始鸡皮疙瘩直冒,“难道弟子说的都不对吗?”

    “那些人原本就该死。”

    齐霁的神色变得有些古怪, “你这话,你师尊听你说过吗?”

    明苑摇摇头。

    齐霁嗤笑了声,“难怪,清机真人为人古板,一板一眼的,让人都觉得甚是无趣。在你师父见着,善就是善,恶就是恶。里头之间如同隔着天堑。你这话要是落到他的耳朵里,恐怕就不是现在只是叫个人给你念经了。”

    “阁主知道?”明苑吓了一跳,她抬头起来,又很快的低头下去。

    “我不必知道,你在那么多人面前,把人毁的面目全非。依照清机真人的脾气,他绝对不会就那么简单的放过你。”

    齐霁望着她,“可惜了,你不是我的徒弟,若是我的徒弟,我倒是不会如此惩戒你。”

    明苑掌心里起了一层汗水,“师徒缘分是天注定的,若不是师尊,我现在有没有命都还不知道。师尊待我恩重如山,比父母更甚,师尊要罚我,那自然有理由的。”

    “况乐师姐对阁主来说,应该也是一样的吧?”

    齐霁在她提及况乐的时候,脸上神(情qíng)极淡。

    几乎没有半点触动。

    明苑的心重重跳了一下,很快一股失望弥漫了上来。

    她看来是押错了宝,原本以为齐霁这种自己深陷泥潭的,会对况乐这种纯白的天真少女有兴趣。

    谁知道齐霁竟然对况乐毫无所动。

    真的喜欢一个人,不管男人还是女人,眼角眉梢是瞒不住人的。她看的出来,齐霁对况乐根本就没有半点(情qíng)谊,甚至连师徒之间该有的温(情qíng)都没有。

    她刚刚突然想清楚了,况乐那个丫头做事慢慢吞吞,而且满心满眼全都是齐霁。男人对这样的年轻姑娘,要么觉得得手太容易不屑一顾,要么根本不屑一顾。

    明苑等了三四年,况乐那边除了越来越迷恋齐霁之外,几乎没有半点进展。这么下去鬼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她已经在这个世界差不多呆了一百年,再这么下去,她恐怕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

    自己既然当初敢向死而生,那么拼一拼,或许这次还有一丝希望。

    只是她要小心,不能被齐霁看出来她皮下是谁。照着齐霁现在疯癫的程度,要是她就是那个人,不知道他会干出什么来。

    她对齐霁的恐惧还在,但让她慢慢等,却也是等不下去了。

    “我对师尊是这样的。”她轻轻道。

    齐霁听后眸光动了动,落到她的脸上。

    “你想回去么?”

    “想!”明苑下意识大声回答。

    但这一声说出口了,才反应过来是齐霁问她的。她立刻低头下去,一副被抓包了的模样,拿着发顶对着他。

    两只包包头下垂着的红色丝线垂在耳边,跟着她额头上的刘海被风吹乱。

    “那好。”

    齐霁颔首,他心(情qíng)诡异的转好。

    在她来之前,他的心(情qíng)算不上差,但也绝对算不上好。她来之后,心(情qíng)既然转好。或者说变得有些期待起来。

    “我正好要离开云((荡dàng)dàng)山,这附近的世家给我下了帖子,请我过去一聚。你和你的师兄姐和我一起去吧。”

    明苑做出大喜过望的脸,“真的?”

    她两眼都在发光。

    齐霁笑的深不可测,这诡谲的笑容看的人都齿冷。明苑毫无所觉得。

    “那我就去叫师兄和师姐。”

    说着她抬手就要掐诀,却被齐霁制止,“我已经叫传言鸟去告诉他们了。”

    她哦了一声,放下手来。

    不多时怀敏怀真还有萧竹全都赶过来。

    齐霁对这三人都是淡淡的,只是大致说了一句怎么回事,就让他们跟上。

    怀敏怀真倒还好,萧竹就真的闷坏了。云((荡dàng)dàng)山上没有什么好玩的,佛修们提起打架两眼发绿光,看到妹子就成了一双死鱼眼。

    妹子不如打架。

    这就是这么一回事。

    在云((荡dàng)dàng)山晃((荡dàng)dàng)一圈,不是打架的和尚,就是准备打架的和尚。

    在玄午山弟子们好歹还有一点少年心,就算勤于修行,也不会和云((荡dàng)dàng)山的佛修一样,一心向打架。

    萧竹被遇见的几个佛修几句“施主打架吗?”给吓到了。

    这怎么和元正大师不一样啊。

    萧竹含着两包泪不敢乱走了。

    竹呆的恨不得(身shēn)上长毛,去缠着怀敏说现在元正大师既然已经平安回来了,那么他们也应该回去。

    萧竹自然不是急着回玄午山,而是想要跑出去玩。之前因为魔门在山下作乱,被大师兄扣在门派里不得出去。

    现在对于萧竹来说,还被在云((荡dàng)dàng)山闷着,比杀了她还难受。知道齐霁带他们下山去,顿时两眼发亮。

    “谢谢阁主,阁主果然是个大善人!”

    齐霁连个眼神都给赏给她。萧竹也完全不在意,只顾着蹦蹦又跳跳的围着明苑打转。和出笼兔子一样。

    到了山下见着集市,萧竹顿时如同猛虎下山,拉着明苑去东看西看。

    明苑被萧竹拉的一个趔趄,差点没扑个狗啃。

    齐霁察觉到(身shēn)后的动静,回头一看,就见着萧竹拉着明苑到处买买买。他看着两人手上的鲜红糖葫芦,眉梢更是挑了挑,

    “两位师妹年岁还小,年幼贪玩。”怀敏见齐霁眼底里的不耐烦,上前一步道,“叨扰了阁主的清净,弟子会自己带着师妹尽快赶回门派。”

    怀敏说话说的滴水不漏,齐霁看了一眼他,见着怀敏依然保持着低头行礼的样子。

    “不必了。她们年少,喜欢玩闹是天(性xìng)。”齐霁说罢看了几眼那边两个少女。

    明苑嘴里叼着糖葫芦,另外一只手还被自己师姐给牵着,嘟嘟囔囔的嘴里一直在动,就是不知道是在说话,还是在啃糖葫芦。

    眼下可真的没有了她在他跟前装出来的乖巧懂事,一股脑的全都是无赖样。

    怀敏知道齐霁好静,而且生(性xìng)冷漠,一定不喜欢两个师妹这么吵闹。所以做好打算只要这位阁主露出半点不耐,立刻自请离开。

    “你倒是对你的这两个师妹很是看顾。”

    怀敏听到这话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怀真倒是开口了,话语里带着年少人独有的爽朗,“都说一(日rì)为师终(身shēn)为父。那么师妹们自然就是我们师兄弟两人的亲妹妹了。”

    “自然是要看着。”

    “想必阁主座下弟子也是一样的。”

    一样的?

    这话听得齐霁有些新鲜。他上下打量了几眼他几眼。

    “希望你(日rì)后也还记得。”

    那边明苑记得怀敏怀真,一把拉住正好买了钵钵糕的萧竹。

    她拉着萧竹跑过来,模样是有些狼狈的。一下山,萧竹就成了脱缰哈士奇,恨不得到处乱拱,明苑得拼命看着。

    不然一不小心就不知道她拱到哪里去了。

    明苑自从知道有魔门暗算他们,就下意识的警惕周围。魔门做事毫无寻常条理可察,处事随心所(欲yù)。

    杀人也根本不需要非得要个什么由头,一句看你不顺眼,就已经足够动手。

    上次魔门没有得手,但是深谙魔门秉(性xìng)的明苑不敢掉以轻心。

    所以她必须要看紧了萧竹,免得到时出事。

    赶过来的时候齐霁望着她手里提着的那些油纸包,另外手上还提着一串咬了一口的糖葫芦。

    看上去竟然还有几分滑稽。

    明苑对上齐霁鄙夷的视线,干笑了几声。随即一口咬上被她已经咬了一口的山楂果。

    她见着齐霁端着高冷的范儿转(身shēn)过去,把扭来扭去,还想要四处张望的萧竹丢给怀真。

    怀真对付萧竹已经经验丰富,伸手过来,捉在她的臂膀上,顿时和(套tào)猴儿似得,一下就把这只猴子给(套tào)住了。

    “小师妹。”怀敏瞧着明苑,他抬头看了一眼那边的齐霁,心下越发觉得这位当真是难以捉摸。

    明明之前对小师妹百般嫌弃,甚至还伸手试探灵台,差点没要了小师妹的命。麟台阁阁主行事随心所(欲yù),那事也没有给一个说法。之后和麟台阁弟子比试,又插了一手。

    一桩桩一件件,怀敏全都给齐霁记着。在怀敏看来,这位阁主简直就是洪水猛兽,不可理喻。一定要自家师妹离得远越越好。

    谁知道,这原本和他们(套tào)不上什么关系的阁主,竟然还主动和他们有了交集。

    这让怀敏心(情qíng)复杂。

    “小心。”他过了好半晌,才道出一句。

    还没等明苑回应,走在前面的齐霁已经回(身shēn)过来,他眉头蹙起,像是在不耐烦了。

    明苑见状一把拉起大师兄的手跑过去。

    请齐霁过去的是湖州的一处世家,说是世家也就是家里世代修仙而已。

    明苑对这种嗤之以鼻,她以前没少挑这种大家族来磨练手艺。缺东西了找上门抢一番,心(情qíng)不开心了,杀几个这种人家的子弟。

    当然她自认自己敢作敢当,既然敢出手就不怕别人寻仇。

    今(日rì)去的这家,正好是她的仇人之一。= 。=

    明苑仇人太多了,上辈子行事太过肆无忌惮,齐霁那会还没被她拖下泥潭,她就敢当着他的面杀人越货,顺便还让他用自己从死人(身shēn)上剖出的内丹。

    当然那时候被指着鼻子骂了。可她的脸皮也厚的很,被骂就被骂,东西还是要用的,毕竟都是她凭本事弄来的东西,哪能听个败家男人的话说丢就丢了。

    好死不死,这家就是被她剖了内丹的其中一个倒霉蛋。

    这家姓容,家里延绵几百年,也算得上是老树盘根,势力雄厚了。

    那时候她也无意和这种实力雄厚的大家族结仇,她挑对手,专门挑一些有水准但不会让她翻车的。

    但是那次她和这家的人,不记得是什么缘故起了冲突。她脾气一上来,直接和领头的女修打了起来,最后记得好像是她把人家的内丹给活活抓了出来。

    后面那个女修如何,她没有在意,也没有注意过。

    因为这事实在是太多了,她见过不少。就连她自己也曾经差点被人给剖了精丹,只不过是说明,那个女修实在是修为比不上她而已。

    明苑是到了这家的大门前,才回忆出自己当年竟然还有这么一段往事。容家的弟子已经在门前恭候。

    那容家弟子早前已经知道齐霁要带几个弟子过来,见到他们立刻行礼,恭迎贵客入门。

    齐霁直接长袖微扫,步入门中,后面的人紧跟而上。

    萧竹走了几步,发现自家师妹没跟上来。回头过去一看,“小师妹?”

    她见着小师妹脸色有点苍白,连忙过去,“小师妹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明苑摇头,“没事,就是刚才吃的有点多。”

    说完,她赶紧加快了脚步。

    这还是她换皮重生之后,第一次跑到曾经的仇家眼皮子底下,心挑的特别快。

    前面的齐霁回头过来,看她两眼。明苑被他一盯,顿时一个激灵。

    原本的害怕也随之消淡,她现在从头来过。而且那个倒霉蛋有没有活着都不知道,又能拿她如何?

    容家独占了一座山头,还有另外的田地。比起玄午山这种大门派竟然也毫不逊色。

    一进来明苑就努力的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了最低。

    到了正堂见着上首一个中年人笑容可掬,抬手向齐霁就是一礼,“阁主光临,令得容家蓬荜生辉。”

    容裕久仰齐霁的大名,寒暄一二之后,就请他入座。容裕见着那边站着的几个弟子,他一一扫过,“这几位倒也是青年才俊。玄午山果然江山辈有才人出。”

    “他们不是我的徒弟,有多少斤两我也不甚清楚。”下一句齐霁那张嘴就开始戳刀子了。

    怀敏早就把齐霁归为不好相处的一列,故而对他的话没有任何反应。

    容裕见这四人对齐霁那戳心的话毫无反应,心下也有几分评估,“阁主能带来的人,就算不是亲传弟子,也是有过人之处的。”

    说着聊了几句往事,“上回阁主所借的聚魂之物,不知可还好用?”

    明苑听到聚魂二字,心下一激灵。感觉到什么。

    修士之间打斗,伤到的有时候不仅仅是(肉ròu)(身shēn),甚至魂魄都不能幸免。魂飞魄散之后,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没有。直接魂飞湮灭。

    为了防止落得这么一个悲惨下场,所以有些聚魂的法器也正常。

    可是谁能伤到他的魂魄?

    明苑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可是说不上来。

    “多谢门主上次的慷慨相助。”齐霁绕开了这个话题,“门主此次让在下前来,应当是有事吧?”

    容裕看了一眼那边站着的四个玄午山弟子,让人把他们带下去好好休息。

    明苑走在路上被旁边的萧竹轻轻推了一把,萧竹靠在她的肩头上,“小师妹你怎么了,看起来心事重重的。”

    明苑摇摇头,“我就是突然来这里,有些紧张。”

    萧竹听后满脸的心有戚戚然,“我也是。”

    前面引路的容家弟子听了这话就笑,“两位道友请放心,到了容家,一定会让道友们宾至如归。”

    容家弟子们长得不错,说起来也有好笑,都说修行了,按道理不被世俗所约束。但是各门派选的弟子都是一些容貌长得还不错的。到了容家,门下弟子几乎个个容貌鲜冶,男女都是如此。

    萧竹狗胆包天,一手抱住明苑的胳膊,瞧着面前漂亮的女弟子嘿嘿笑了两声。

    “姐姐真好看。”

    那女弟子听了她的话也笑了,“道友说话真是有趣。”

    萧竹撒开抱着明苑胳膊的手,跑到那女弟子跟前,“小姐姐的的确确很好看呀,我见到这样的姐姐不多呢。”

    明苑在后面看着萧竹的哈士奇作风又出来了。她很好奇清机真人那样的古板怎么养出这么一个哈士奇徒弟。

    那女弟子可能还没见过萧竹这样的直白姑娘,粉面微红,连话语里都透出几分(娇jiāo)嗔来,“道友说话太有意思了。”

    “那里是有意思,我明明是在说实话嘛。我想姐姐的师兄弟也是和姐姐一样漂亮吧。”

    明苑在后面听得差点没笑出声,要是怀敏怀真两个在场,少不得要黑脸的。

    拐弯抹角的打听人家师兄弟好不好看。

    “道友不是看到了么。”那女弟子掩嘴笑了笑。

    说着,就已经到她们休息的厢房。女弟子看了看天色,“对了若是晚上道友还在的话,夜里不要出来,好好呆在房里。”

    “今天晚上是什么特殊(日rì)子吗?”等那带路的女弟子一走,明苑问。

    萧竹很认真的想了想摇摇头。

    两个人在过来的时候路上花了点体力吃喝玩乐,现在坐下来,果然感觉到累了再加上这里的(床chuáng)榻的确要比云((荡dàng)dàng)山舒服多了。

    两个姑娘伸手一摸(床chuáng)榻,相识((贱jiàn)jiàn)兮兮的一笑,立刻爬上(床chuáng)盖上被子睡觉。

    一觉醒来都已经一个时辰过去了,两个爬起来胡乱穿着一番。也不知道齐霁和这当家门主说些啥,反正到现在也没见着有弟子叫她们过去。

    萧竹就一条哈士奇,关不住她。除非是大师兄怀敏那种黑面神,不然真的别想管住她。

    “师妹我们出去看看吧?”萧竹凑过来对着明苑((贱jiàn)jiàn)兮兮道。

    明苑趴在那里,“这里可是别人家的地方,我们随便跑来跑去的,不好吧?”

    “没事,我们就在附近走走,也不去别的地方。”

    明苑原本不想动,奈何萧竹卯足劲就是想要出门瞧瞧。和平常修士到一个不熟悉的地方谨慎行事的作风不同。

    对于萧竹来说,越是不熟悉的,就越有(诱yòu)惑力。恨不得立刻去探一探。

    明苑不想和她一块,她就要自己去。

    好歹是师姐,明苑真不想对这个脾气的萧竹用什么束缚术。又担心她闯祸,只好苦兮兮的跟在她(身shēn)后,另外给两位师兄送了消息。

    若是让她一个人,明苑真不知道萧竹能闯出什么祸来。

    容家弟子把她们送过来的时候,并没有说什么不可以随处走动的话。她们也只是在屋舍周围走走。

    容家的风景很不错,四处山清水秀。楼台亭阁修建的无处不好,但是没有尘世里的一股庸俗味,反而仙气缥缈。

    因为修筑在山峰之中,所以道路也是仿照田间小路。

    或许是为了不打扰客人休息,也没多少人。

    “有池塘!”萧竹欢快的跑过去,还指了指那边的池塘给明苑看。

    明苑跟在萧竹(身shēn)后,她捏着裙子的飘带摇来晃去的,觉得这一片地方也没什么好看好玩的,怎么萧竹就这么喜欢?

    这个问题她百思不得其解。

    萧竹也没有那个空档来回答她,蹲在池塘边,瞧着里头的鱼游来游去的。竟然想要伸手抓鱼?!

    明苑伸手就来拦,抱住她的胳膊就往外拖,“师姐,鱼又有什么好抓的!回去啦!”

    “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多玩玩嘛。”萧竹说着,就仰手撩了她一头的水。

    养鱼的水说实话不怎么好闻,带着一股鱼腥味。

    明苑抬手挡住,听到有别的脚步声,以为容家弟子来了。正看过去,对上一双干涸的眼睛。

    那是个形容干枯的女人,那女人披头散发,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

    明苑眼里还带着一股不耐烦。那个女人怔怔的望着她,突然嘴里发出一声尖啸,迎面一掌拍了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明苑:我就是来还债的对吧,对吧!

    齐霁:对,把我的那份还了,终(身shēn)的那种。

    掉马慢慢来,而且现在掉马,男主立刻给女主上演终(身shēn)升级版本的囚(禁jìn)play信不信?他现在犯病犯的厉害呢。

    难道说妹儿们喜欢看囚(禁jìn)play咩!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酥鱼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冥菇、尤笙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重要声明:小说《男主他黑化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32、往事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