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结盟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任鸟飞 书名:大宋枭途
    www.pkgg.net

    …

    去年三月,赵有开一行人奉赵佶之命到了登州,打算乘船渡海去金国,与之商量联合灭辽一事。

    不想,刚到登州,赵有开就一病不起,最后死在了登州。

    登州知州王师中赶紧派人进京向赵佶禀报了此事,而副使王环、翻译呼延庆和金使李善庆等人,只好稽留在登州等候赵佶的圣旨。

    赵佶前脚刚接到赵有开的死讯,后脚忽然又接到河北雄州知州和诜的密报:女真已与契丹谈判讲和,契丹割辽东之地给女真,封女真为东怀国,封完颜阿骨打为至圣至明皇帝。

    密报中还强调:这是女真主动请求与契丹修好的,女真向大宋隐瞒了此事,实属故意欺诈之行为。

    赵佶看完密报心里顿时就凉了半截。

    蔡京说:“这就不用派人出使女真了,女真既然已与契丹和好,我们再去约女真南北夹击契丹,岂不是招惹是非自讨没趣?”

    童贯说:“让女真使者自行回去算了,不必再派人伴送了。”

    赵佶想了想说:“即使女真与契丹已和好,我们也应该派人将女真使者送回去,同时将礼物带给他们,来而不往非礼也。如果让女真使者自行返回,女真会认为大宋很无礼,这也有失大宋颜面。就这样吧,让王环留下,让呼延庆伴送女真使者渡海回国。”

    去年六月,金使李善庆等人回到金国。

    完颜阿骨打听说大宋只派了一个名叫“呼延庆”的翻译前来,正式使臣没来,也没有国书送来,非常生气,他令完颜宗翰去责备呼延庆。

    完颜宗翰一见到呼延庆,就训斥道:“你们大宋不该这样半途而废,不该用登州府衙移文行牒,这不是藐视我们大金国吗?你们这太不尊重我大金了!”

    呼延庆赶紧解释说:“使者本来已经到达登州,但不幸患病而亡。于是,我便与贵国使者商量,想早一点来到军前,遂让登州作移文行牒……我大宋已经获知贵国与契丹已通好之事,我大宋使者与国书不来,是此缘故。若贵国不与契丹通好,我大宋定会再派使臣前来共议,切望明察……”

    可没等呼延庆说完,完颜宗翰就一挥手,然后跟随在完颜宗翰(身shēn)后的几个金兵就一拥而上将呼延庆抓了起来。

    呼延庆被金国一扣押,就是接近半年时间。

    在此期间,金辽和谈毫无进展。

    完颜阿骨打觉得这样谈下去毫无意义,纯属浪费时间。

    因此,完颜阿骨打准备终结与辽国的和谈,他想继续用武力进攻辽国。

    如此一来,联宋灭辽一事,又变得重要起来。

    于是乎,完颜阿骨打便将呼延庆请到了自己的帐篷,然后很严肃的跟呼延庆说:“跨海求通好不是我大金提出来的。南北夹攻契丹也不是我大金去求你们大宋的。可你们再三轻慢我大金,朕派去使臣,手捧我大金的国书,可你们大宋的皇帝竟然不予接见,这让朕很生气。”

    对于赵佶没有接见金使一事,完颜阿骨打一直耿耿于怀,他觉得赵佶很可能根本就没瞧得起他们女真人建立的大金。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在此时的宋人也包括北宋朝廷的那些掌权者看来,女真人只是一群刚刚崛起的野蛮人,所谓的大金国只不过一个小部落而已,远远没有高丽、(日rì)本、高棉和大理大,充其量也就跟李朝和占城差不多,要不是大宋需要女真人帮他们牵制大辽的兵力,女真人也就够给大宋进一下贡,根本不值得大宋派使臣往来,也正是因为如此,赵佶才没有亲自接见完颜阿骨打派去的使臣。

    完颜阿骨打又道:“自从我们女真人立国,已获得契丹数个州郡,契丹的其它州郡也都是我大金的囊中之物,随时都可以取来。上次之所以遣使去你们大宋,是想结好邻国。你大宋派来的使者半路上不幸病逝,应该再派遣其它使者,不该只派你一个翻译过来议事,这不是轻视我大金吗?足见你们大宋根本不想与我大金结好。朕本想一直把你留在我大金,但转念一想,错在你们朝廷,非你个人,所以朕决定放你回去。你回去后,见到你们大宋皇帝,你告诉他,如果真想与朕结好,共同灭辽,请早示国书,若依旧使用诏书,定难从也。”

    完颜阿骨打这回也想跟大宋联合灭掉他的大敌辽国,因此,他又对之前跟辽国和解一事做出了解释:“契丹确实曾遣使者过来,想册封朕为东怀国皇帝,朕也确实派人去请过封。可你们大宋马政先契丹使者来一步,说服朕两国通好。既然朕已经许诺与你们大宋通好,契丹册封朕为至圣至明皇帝,朕就没有接受,而且因为契丹使者礼仪不全,朕还鞭打了他们,朕一直遵守与你们大宋的约定,然而没想到你们大宋竟然如此轻慢我大金。朕希望你赶快回去把这里的真实(情qíng)况报告给你们大宋的皇帝。”

    完颜阿骨打随后又让人交给呼延庆一封国书,同时强调:“你回去后,务必告诉你们大宋皇帝,朕与契丹并没有讲和,也不可能讲和,如果他还想与朕一起南北夹击契丹的话,请再派使者来通好。”

    今年二月末,呼延庆带着金国的国书乘船回到了登州。

    王师中见呼延庆又黑又瘦又是疲惫不堪,想劝呼延庆在登州休息几天。

    可呼延庆自觉要务在(身shēn),没敢丝毫逗留,直接就去东京汴梁城面见了赵佶。

    从呼延庆的口中,赵佶得知辽金并没有和谈。

    赵佶又将蔡京和童贯这两位老臣找来,问他们谁适合代替大宋出使金国。

    童贯极力推荐赵良嗣担任使臣,他说:“联金灭辽收复燕京这个计策本是由赵良嗣提出来的,他对这个计策最了解,他也能言善辩,官家以为如何?”

    蔡京也觉得赵良嗣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于是,赵佶君臣三人就将赵良嗣叫来,跟赵良嗣说了此事。

    赵良嗣听了,道:“臣愿意去,但请求携带国书前去,这样方显正规和重视。”

    赵佶拿不定主意,于是看向蔡京和童贯。

    童贯说:“现在就给女真使用国书还为时过早,你这次先去看看(情qíng)况再说,如果确实需要,下次去时再使用国书也不迟。”

    赵良嗣很尊重将他带来大宋的童贯,因此,见童贯这样说,他只好默然不语。

    蔡京看出来了赵良嗣的为难,便说:“这样凭空去谈也不是好办法,依臣看还是请官家写份手札让赵修撰带去吧,这样可信度比较高。”

    童贯称赞道:“太师妙计!”

    不久,赵佶下诏任命中奉大夫右文(殿diàn)修撰赵良嗣代理朝奉大夫担任正使、忠训郎王环为副使,依旧从登州乘船渡海去往女真——对外则依然宣称,他们前去辽东买马。

    赵良嗣这次去金国,既没带国书,也没带诏书,只随(身shēn)携带了一份赵佶御笔的手札,那御笔手札中写道:“据燕京并管州城原是汉地,若许复旧,将自来与契丹银绢转交,可往计议,虽无国信,谅不妄言。”

    ……

    今年三月末,赵良嗣一行从登州上船,渡过渤海湾到达辽东苏州关——他们原计划从这里乘马,去往涞流水河畔的阿芝川朝见完颜阿骨打。

    苏州关守臣名叫高国宝,他对赵良嗣说:“你们不必去阿芝川,陛下此时正在咸州,你们可直接去那里。”

    赵良嗣于是改变行程直奔咸州。

    赵良嗣一行到达咸州时,完颜阿骨打已经率军离去——此时,金军正兵分三路杀向辽国首都上京。

    赵良嗣等人于是快马加鞭追赶,终于在青牛山追上了完颜阿骨打。

    几天后,赵良嗣等人跟随完颜阿骨打来到了上京。

    完颜阿骨打为了威慑一下以后的邻居大宋,就对赵良嗣说:“让你看看朕是怎么用兵的。”

    说完,完颜阿骨打便骑马下山亲临阵前,令将士擂鼓助威。

    霎时间,号角大作战鼓齐鸣。

    只见金戈铁马的骑兵呼啸而去,步军随后如波浪一般鼓噪而进。

    从早晨开始攻城,还不到中午,金国大将完颜阇母率军捷足先登攀上城墙攻克了金上京的外城,上京留守达不野随后率残军投降。

    不久,完颜阿骨打携大胜之威在军营大帐里正式接见了赵良嗣。

    赵良嗣简要阐述了大宋的主张,他说:“燕京一带本是汉地,五代时被契丹占领。现在,我大宋想与贵国联合夹攻契丹,贵国取中京一带,我大宋取燕京一带,不知贵国以为如何?”

    完颜阿骨打说:“契丹无道,已被朕杀败,按理说,契丹的全部州城都应该归朕,都是我大金的田地,但念及你们大宋皇帝的一片好意,以及燕京本来就是汉地,所以,朕答应将燕京给你们,过几(日rì)朕就引兵西去灭掉契丹。”

    赵良嗣说:“契丹运尽数穷,如果我们南北夹攻,它不亡何待?今(日rì),我们双方便约定,双方都不可再与契丹讲和。”

    完颜阿骨打哈哈一笑,道:“咱们两家已经通好,朕怎能再与契丹讲和?如果契丹派人来与朕讲和,朕会对契丹使者说:朕已与大宋约定,把燕京给了大宋,除非你们契丹替朕完成约定把燕京给大宋,否则朕绝不会和你们契丹讲和。”

    听了完颜阿骨打这话,赵良嗣很高兴,他道:“今(日rì)之约定,虽然没设盟誓,但天地鬼神都照临天下,不可悔改。”

    次(日rì),完颜阿骨打约赵良嗣一同进入上京城,去看辽国的皇宫。

    他们骑马并辔而行,从皇宫西偏门进入大内,依次经过玉銮(殿diàn)、宝政(殿diàn)等皇宫大(殿diàn)。

    晚上,完颜阿骨打在延和楼大摆酒宴,款待诸将和赵良嗣一行。

    赵良嗣与金国诸将一同奉觞为寿,山呼万岁。

    完颜阿骨打高举酒杯与大家同饮,欢聚一堂。

    赵良嗣心(情qíng)很好,赋诗一首:建国旧碑胡(日rì)暗,兴王故地野风干。回头笑谓王公子,骑马随辇上玉銮。

    晚宴后,赵良嗣随同完颜阿骨打又回到军中大帐,开始讨论岁赐之事。

    赵良嗣许诺给金国三十万两匹。

    完颜阿骨打一听,脸色就是一沉,他说:“燕京不属于你们宋时,你们给契丹五十万,如今朕给了燕京,你们反而只给我大金三十万,这是什么道理?”

    赵良嗣只好答应如旧,也给五十万。

    赵良嗣很精明,他趁机把西京也拉进燕京的范围,他说:“燕京一带汉地共有十六个州,也包括西京。”

    完颜阿骨打对于卖辽国的土地很大方,他大手一挥说:“西京之地朕本不要,可是,据说阿适(天祚帝的小名)逃到那里去了,待我抓获阿适后,西京也给你们大宋好了。”

    赵良嗣又进一步说:“还有平州、滦州、营州,这些地方也属于燕京的范围。”

    这时,翻译高庆裔直接用汉语对赵良嗣说:“今天主要讨论燕京之地。平州、滦州、营州是另外一路,不在燕京范围内。”

    高庆裔是渤海人,曾在辽国户部司任译员,后来投靠女真。

    完颜阿骨打何等精明老辣,他虽然没有反应过来高庆裔是什么意思,但也立即打个哈哈道:“今(日rì)书约已定不须更改,本朝兵马已定于八月九(日rì)到达西京,你回到大宋后,叫你家皇帝起兵相应。”

    言毕,完颜阿骨打就搂着天祚帝耶律延禧的儿媳王妃睡觉去了——王妃是辽国贵族出(身shēn),一开始嫁给耶律延禧的儿子做妃子,但不久之后,就被耶律延禧给霸占了。后来,王妃与耶律延禧(身shēn)边的一个侍卫私通,事发后被耶律延禧幽囚在上京。金兵攻占上京后,将王妃俘获,完颜阿骨打将王妃和大量契丹贵妇充入他自己的后宫。只不过,这王妃,异常的漂亮,还善于跳舞,关键她是完颜阿骨打死对头耶律延禧的女人,因此最得完颜阿骨打喜欢。

    原本,赵良嗣准备就此回去。

    可中间发生了两件事,让这次结盟又起了一些波澜。

    事(情qíng)之一是,完颜阿骨打准备直接起兵去攻打辽国的西京(即云地),可完颜阿骨打的庶长子完颜宗干却认为,西京太远,而夏季马上又将到来,军马容易疲惫,不利于作战,另外,如果此时深入敌境攻打西京,粮草一旦匮乏,恐怕对金军极为不利,不如暂且撤军,养精蓄锐,择机再战。

    完颜阿骨打觉得有理,遂决定:明年再攻打辽国的西京。

    事(情qíng)之二是,金国的一众高层私下里一商量,认为:平滦营一带地势险要,占据此地,进退可凭,也可以留一条南下的道路,而且,平滦营一带,在石敬瑭将燕京割让给契丹之前,早就归契丹所有了,并不属于大宋故地,而且平滦营一带也不属于燕京,而是属于平州路,另外赵佶的信中只写了要燕京,并没有写要平州,甚至都没写要西京,西京那九州就已经是额外给的了,平州路的三个州实在没必要给也不应该给更不能给。

    完颜阿骨打被金国的一众高层说动,决定:不将平州路也就是平滦营三州给大宋。

    在这个基础上,完颜阿骨打派出完颜宗翰和完颜希尹跟赵良嗣等人商量结盟细节。

    赵良嗣对此早有腹案,他直接在当年马政他们草拟的结盟条件的基础上列举了六条意见:

    一、将来举兵之后,金军不得过松亭关、古北关和榆关之南,免得两军相见发生不测。

    二、两国的具体地界,到时候再商量,暂且以古北关、松亭关以及东榆关为界。

    三、要约之后,不可再与契丹讲和。

    四、西京管辖的蔚、应、朔三个州,离我大宋最近,我朝将来举兵(欲yù)先取此三州,其余西京、归化、奉圣等州,待金军抓获天祚帝后再作交割。

    五、两国以义理通好,将来本朝取了燕京,你们却要系官钱物,这样做没有义理,应该除去——当初,马政父子来谈结盟时,女真人认为燕京可以给大宋,但燕京的达官贵胄的钱财必须得给他们大金,说穿了,当时的女真人,还是一(身shēn)穷气以及满脑子强盗思维。

    六、事定之后,应当在榆关之东置榷场。

    完颜宗翰仔细听完,说:“所言都好。但蔚、应、朔三州,恐怕阿适也可能跑去,那些地方,等到我兵马去后再作商量,系官钱物之事,如果觉得不合适,可以除去。”

    完颜希尹说:“我大金皇帝亲自督战上京,并且把契丹的坟墓、宫室、庙像都放火焚烧了,已彻底斩断与契丹通和之可能,这些你都看到了。望你回去后,奏知贵朝皇帝,莫要像以前那样忽然中间断绝。”

    完颜宗翰又道:“今后,咱们两家都不要与契丹通和,要联合夹击,互通音讯。为表达诚意,不久之后,我们也会正式派使臣持国书去回访大宋。”

    临离开之前,赵良嗣又去拜见了完颜阿骨打。

    完颜阿骨打说:“以前,契丹曾派人来要与朕和好,就因为争兄夺长,以至于朕领兵讨伐。你们大宋是大国,如今我大金也是大国,我虽比贵国皇帝年长一些,但我希望我们将来好好相待,谁也不要争做兄长。朕自出生以来不会说半句空话,今(日rì)既然将燕京许给大宋,假如(日rì)后燕京被我大金攻下,朕也不留,也还给你们大宋。”

    赵良嗣谢罢完颜阿骨打,带人回到了大宋。

    刚一回来,赵良嗣就得知一件大事——三起三落三度为相为北宋王朝掌舵了十六年的宰相蔡京,因年迈致仕了……

    ……

    ……

    PS:求收藏,求推荐票,求加书单,求新书投资,求帮忙推广一下,求求求!!!

重要声明:小说《大宋枭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八十九章 结盟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