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章 已于事无补

    夜晚来临,万家通火灯明,唯有杨家整个房间都是黑灯瞎火。

    不为别的,因为二女儿的离开整家都处在伤心中有一段时间,特别是杨树源,在女孩小时候就承诺过要一直将她视作亲生女儿,只是长大了,三姐妹的想法多多少少都有些变化,只是没想过婧婧会当着宋世玲的面那样打击她,最可怕的便是,世玲竟然没有反击,而是默默接受这样的真实,偷偷离开曾经养育她的家。

    站在书房窗边,抬头直直望着高挂天空的月亮,大风吹得行人不(禁jìn)浑(身shēn)颤抖,只穿一件黑色圆领毛衣的杨树源却浑然不觉冬天的刺骨。

    刘蔓文不知站在门外有多久,她不出声一直默默注视着丈夫的孤独(身shēn)影,在这个时间点,若宋世玲在家里的话,她肯定会出现在书房,和杨树源一起探讨今后的路该如何走,她本是一位聪明的孩子,古灵精怪却又不失敏感,现在物是人非,杨慧媛依旧在高中任教,和孔宵恩(爱ài)每天,但杨婧婧自从在医院那话一出,她也特别后悔就此失去世界上最难得的最好的姐姐,被妇人狠扇了一巴掌完全清醒的小女儿也不是没出动去寻找世玲,只可惜女孩已经下定决心说翻脸就翻脸,完全没了踪迹,就连吴宇也是彻底说不见就不见,狠心决绝。

    妇人想想也不觉叹了口气,双手抱着的外(套tào)待自己慢慢走进书房后轻轻搭在丈夫(身shēn)上。

    杨树源赶快从回忆里抽(身shēn),他抿嘴微笑,"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觉。"

    刘蔓文笑着摇头:"你不也一样,我担心你。"

    男人握住女人的手,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和我一样吧?想孩子了。"

    妇人眼泪始终没能绷住,思念早已崩塌得比男人还要严重,她真的早就将宋世玲作为亲生女儿看待,以为彼此不再有隔阂,却没想到,结局竟是不欢而散,她就算没有回应丈夫,杨树源自然也懂了,大家都是一样,对于宋世玲的离开感到非常惋惜。

    他搂住女人的肩膀不停安慰,好话说多嘴巴差点磨破,突觉口渴便忍不住咳嗽起来,**病又犯了,刘蔓文立即擦掉眼泪让杨树源快坐下,夫妻(情qíng)绪都太激动,但(身shēn)体不好还是要适可而止。

    杨婧婧站在书房门口估计有半刻钟了,双手握着托盘,托盘上放着两杯水和一瓶药,在这个时间点,是父亲犯病的时候,为了弥补对父母的抱歉,想重新获得父母的(爱ài),她已经做了无数次好事,可是就算再怎么努力,她也始终得不到刘蔓文的原谅,似乎母亲那晚的话已经讲得很明白,说不认她做女儿是真的。她真的知道错了,如果宋世玲有消息,她依旧将女孩重新认为自己的姐姐,她已经知晓姜川不明不白的心意,只不过是无果的暗恋他正在慢慢放下,只有宋世玲离开后杨婧婧才完全清楚男人的意思,以及看清自己的内心。

    房里传出一声声咳嗽越来越厉害,接连不断,每一声都像是敲在她心上,使杨婧婧心疼不已,双手握住托盘的力气渐渐使劲,她抬眸望着面前紧闭的房门,深深呼吸一口气,抬出一只手,屈指轻轻敲了敲房门,房里的咳嗽声瞬间没了,接着,屋内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下秒咔嚓一声,是门轻轻打开的声音。

    走出来的是刘蔓文,妇人脸颊还有未干的泪痕,瘦弱的(身shēn)躯挡在门口不让杨婧婧一下进去,语气依旧不善从宋世玲离开的那天开始,"有事?"

    如果有外人见到刘蔓文此态,说什么都不肯相信杨婧婧是亲生女儿,没有哪位母亲会对自己的女儿如此生疏淡漠,然而杨婧婧尽管很难受,尽管不堪一击,她也要忍受,她做不到像二姐那般洒脱,她始终是刘蔓文的女儿,亲生女儿。

    "妈,给您和我爸送水。"

    生怕刘蔓文再次对杨婧婧出言不逊,杨树源赶快叫杨婧婧进来,为了防止刘蔓文又大发雷霆动手打人,不要再有这样的事(情qíng)发生,家里早已是鸡飞狗跳,凌乱不堪。

    妇人自然也懂杨树源的意思,只是她没有挪步侧(身shēn)让杨婧婧进去,不待母亲开口,她倒是弯下(身shēn)穿过,钻了进去。

    屋里窗帘半掩,窗户仍然敞开得很大,显然杨树源也想念了二姐,透过苍穹上的月光寄以想念,杨婧婧将托盘搁在书桌上,扯起嘴角,扬起明亮的笑容,小心翼翼讲道:"老爸该吃药了。"

    杨树源没应声,(身shēn)体倒是很诚实的伸手拿药,从杨婧婧走进来的开始,他的双眼始终没有离开宋世玲与他的照片,只有在打开药瓶时,他的眼神才转移。杨婧婧偷偷抻头瞧去,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qíng)瞬间又提到嗓子眼,全家照依旧被父亲好好保留着,那天宋世玲离开后,男人便气得把挂在客厅里的全家福砸碎,现在的照片没有了相框保护,仅剩单薄的一张照片,立在书桌上仅由杨树源和刘蔓文走进书房时观赏。

    "怎么了?你也很想念世玲吗?"杨树源仰头吃完药,正好瞧见杨婧婧一脸愣神的模样,他开口,声音沙哑得厉害。

    她哽了哽,将眼泪生生憋了回去不让父亲看到自己也很难过,"有一点想二姐了。"

    话音刚落,不料迎来了父亲的冷笑,"你也会有血有(肉ròu)啊?想不到。"

    此话,还不如让刘蔓文跑回来打自己多好,杨婧婧终于体会到语言暴力的痛苦,她体会到宋世玲的难过和受伤,她因为杨树源这番话愈发的痛苦,"爸,求您别这样,好吗?"这样子的杨树源让她觉得此时此刻特别心酸,特别委屈,"我真的知道错了,我真的去到处找世玲姐了,可是没有结果。"

    杨树源(欲yù)言又止,他知道再怎么对着杨婧婧发泄不满都是于事无补了,她终究是自己的女儿,始终狠不下心说些难听话,他摆摆手示意女儿赶快回房睡觉,他懒得废话,现在僵持着倒不如不要再对峙。

    杨婧婧心顿时一沉,眼皮微垂,心里早已不是滋味,如果没有指着宋世玲讲出那话,或许一家还会美满和睦,她不知道宋世玲的家到底经历了什么,她只知道世玲姐还有一个亲生姐姐,至于其他也是小时候无意听到父母的对话,听得丢三落四的,总之,世玲的存在,刘蔓文和杨树源自然是偏(爱ài)多一点,自从二姐撒手离开,断绝关系,杨婧婧才算彻底明白,随之,她向父亲扯出一抹难堪的微笑,没有多言收拾好水杯和药瓶再次放回托盘,走出房间。

    她走出关上门,手紧紧握住门柄不肯一时放开,里面没有动静,杨婧婧倒是在门外哭出了声,她错了这回,做了覆水难收的事儿,杨慧媛刚下班正巧上楼,瞧见妹妹正蹲在书房外捂着嘴痛哭不已,不用多想便二话不说地将她拉回房间。

    同一时间,同一夜晚,养老院里的人已经熟睡,唯独夜猫子吴宇不太习惯早睡,他自然躺在客房(床chuáng)上玩着手机,刷着有关他的负面新闻,时不时地轻轻发出小声地叹惜。

    小苏适宜的发微信给他,男人点开一看。

    小苏:在养老院开心吗?

    吴宇快速回复:只要有她在,我就开心。

    小苏随即发送一个嫌弃的表(情qíng):是呀!你倒是快乐了,让我来帮你处理后事。

    吴宇也发送一个龇牙咧嘴的表(情qíng)以示回应:没办法,暂时和她先避避风头。现在理事长(情qíng)绪好点了吗?

    小苏:切,你还有心思想着理事长啊?他气得血压直升差点没派人捉你回来。

    吴宇:那你的工作会不会因为我而丢掉?

    小苏:这倒不会,你的演艺活动会过段时间继续的,所以快把世玲劝回来,这样你才能安心工作。

    话虽如此,但宋世玲会不会想接着做保镖这事儿,他还没有和她认真沟通过,即使小苏没有受理,但理事长有特别注意过女孩,男人倒不免有些担心。

    吴宇:这件事,我还没有问过她。

    小苏:时间不等人,有些事要解决得快准狠才行。

    是呀,这倒也是,不过现在宋世玲已经早睡,现在着急去问她是不是不太好,吴宇在聊天框打了:明天再说,正要发送时,他听见门被轻轻推开一点的声音。

    他的房门没有关严实,因为对面的房间就是宋世玲所在,他可以第一时间听见女孩的动静,万一听到扑通的声音,他可以确定她会不会晕倒,可吴宇怎么也没有想到,睡着了的宋世玲突然爬起来走进他的房里,爬上他的(床chuáng),声音软糯糯地问:"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吗?"

    这样的要求可把吴宇给惊到了,刚才女孩还没睡觉的时候,男人可是有提出这个要求的,原因很简单,想抱着她,同时也担心半夜她会出什么(情qíng)况,他能及时知道有个照顾,结果女孩满脸羞红说什么都不愿意,现在倒好,半梦半醒(屁pì)颠(屁pì)颠跑来找自己,继续问刚才他的问题。

    尽管如此,在漆黑的房间里,吴宇嘴角忍不住上扬,他不敢有太大动作,随即将女孩抱紧,给她盖好被子。

重要声明:小说《男星的契约保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92章 已于事无补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