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虐杀,辰沧海出!

    记-住\【完-本-神-站\】输-入-地-址:w-w-w.w-a-n-b-e-n-t-x-t.c-o-m

    .,

    一道道目光落在杨安的(身shēn)上。

    无数人看到杨安的样子均是愕然,家族血战即将爆发,全场,无论是辰家之人还是杨家之人,即便不是全副武装,也都是一(身shēn)紧(身shēn)战衣,铠甲武器在(身shēn),可杨安竟然披头散发,随意地穿着一件道袍,两个纽扣都没系,怎么看都不像是来战斗的。

    就是隐匿在周围的百里清雪、萧寒嫣、莫问剑等白云学府的老师,看到杨安这幅模样都是一脸无语。

    是不是太不正经了,能认真点吗?

    “小杂种,老夫今(日rì)要将你千刀万剐,可敢跟老夫一战?”

    辰斩风目光凶狠,杀意如刀,洗髓境九层巅峰的气息笼罩全场,一(身shēn)战甲,手握长剑的他,此刻当真是气势非凡。

    做为辰家家主,他的实力在整个清水县毋庸置疑,绝对是顶尖高手级别。

    杨安越众而出,缓步走到了门前空旷的“战场”:

    “千刀万剐吗?太浪费时间了。小爷单挑你们全部。一个一个上,还是一起上,你们随意。辰斩雷那七名老狗都等你们几个月了。辰斩风,你这老杂种,还有你们这帮自寻死路的傻缺,今(日rì),小爷就用杨家的《凌云剑法》送你们上路。”

    “狂妄!受死吧!”

    辰斩风怒极,不再有任何犹豫,(挺tǐng)剑杀向杨安。

    “剑来!”

    杨安轻喝一声,单手隔空一抓,杨家一名家将手中的宝剑,顿时被一道血气凝成的大手摄取,化成一道流光,飞到了杨安的手中。

    “好强的气血((操cāo)cāo)控!”

    无数人眼神一凛。

    尚未开战,杨安这手隔空摄剑,尽管隔着只是几米远,却也惊艳全场。

    “老杂种,你太慢了。《凌云剑法》第一剑,一剑穿云!”

    “嗤!”

    明明相隔数丈的距离,但杨安一步踏出,(身shēn)形便如同天空之中变幻无常、飘忽无定的流云,瞬间便欺进冲来的辰斩风(身shēn)前。

    云无常,剑无定,一剑穿云!

    没有剑光绽放,杨安人剑合一,如云如幻,整个人散发出气息,竟是远超洗髓境九层的辰斩风,完全无视对方的攻击,“噗嗤”一声轻响,锋利的宝剑便洞穿了力量都尚未来得及绽放的辰斩风。

    一剑穿心!

    旋即手腕一抖,刺剑一挑,一颗脑袋便如同西瓜般,疾(射shè)向辰家的阵容。

    “动作快点,一起上吧。小爷还没睡够。”

    在全场惊呼连连的尖叫声中,杨安挥手将手中的宝剑扔给杨家那名家将,而他则是拿起了辰斩风的宝剑,同时麻溜地摸尸。

    “杀!”

    十名长老这个时候惊恐至极,这个时候哪里还敢犹豫,一个个直接祭出战甲,更有人毫不犹豫便吞服了燃血丹。

    之前多少还有些不以为然,甚至觉得辰机是被杨安吓破胆小题大做的一众辰家总脉的洗髓境九层高手,这会儿有的只是惊惧,一剑斩杀辰斩风,这是什么概念?

    杀人如杀鸡!

    而且,辰斩风连服用燃血丹、催动战甲守护的机会都没。

    此刻,他们哪里还敢有丝毫的托大?

    若非是家族血战,没有退路,他们当场便可能逃走。

    “嗤嗤嗤……”

    一道道符纂的气息也爆发出来。

    “竟敢用我的符纂?”

    杨安怒了,眉心陡然闪耀出璀璨的银色晶芒,“轰”的一声,一股骇人的威压遮天蔽(日rì),滚滚而出。

    下一刻,杨安脚踏《追星逐月凌波逍遥神行术》,如同鬼魅,不,速度快到如同鬼魅,但整个人却是仿佛化成燃烧的火焰,血气冲天,散发着爆炸(性xìng)的力量,手中宝剑施展的依旧是《凌云剑法》,剑气纵横!

    “噗噗噗……”

    鲜血瞬间洒满天空,像是血雨降临。

    所有人都看傻了。

    杀人如切菜。

    战场瞬间化成修罗场。

    “福伯,随我率领杨家将,屠尽辰家狗!杀!”

    杨安一声大喝,一马当先,杀向辰家随行准备屠杀杨家的家将。

    “住手!”

    一声轻喝,两道(身shēn)影电闪而来,无尽的威压,霎那间席卷全场。

    “轰!”

    与此同时,其中一道(身shēn)影,一拳轰出,惊天拳芒,轰然罩向杨安。

    “轰隆隆……”

    大杀四方的杨安,仓促之间,一拳迎上,恐怖的力量对轰之中,杨安(身shēn)形倒飞而出。

    “辰沧海?休要放肆!”一声轻喝骤然传出,百里清雪的(身shēn)形“唰”的一下便冲到了杨安和来人之间。

    “百里老师,这是辰家和杨家的血战,你要参与?”

    辰沧海背负双手,气血冲天,恍若战神般,如渊如海的气势,盖压整片天地。先天境七层的他,竟然隐隐压制了百里清雪。

    “辰沧海,这是清水县辰家和杨家的血战,你堂堂先天境……七层?岂能参与?”

    “清雪老师此言差矣。家主血战,血脉之战,清水县辰家便是我辰家,流淌的都是辰家的血,我为何不可?”

    “对啊,老师,这位小狗说的很对。血脉之战,辰家总脉怎能不参加?”

    忽然,百里清雪的(身shēn)后,传来杨安的声音。

    下一刻,浑(身shēn)染满鲜血,披头散发的杨安,竟是到了百里清雪(身shēn)边,眼神戏谑地盯着恍若战神般不可一世的辰沧海,还有陪在辰沧海(身shēn)边眼神充满嚣张和(阴yīn)狠的辰机。

    “杨安!”百里清雪皱眉。

    “老师,我跟你说过啊,你的弟子很强,强的我自己都害怕!家族血战才刚刚开始!老师们,你们可都答应弟子,监督辰家,不能放跑一个的。”

    “杨安……”百里清雪无语了。辰沧海现在的气势有多强,这小子感应不出来吗?这是一般的先天吗?而且是先天境七层的真正天才!即便是她都要全力应付。但本想说什么的她,忽然闭嘴了。

    杨安之前便让所有人惊骇的气息,此刻竟是忽然再次飙升。

    黑发狂舞,道袍猎猎。

    一股恐怖至极的拳意,从他的(身shēn)上滋生。

    “老师,退后。”杨安伸手推了一把百里清雪的腰。

    百里清雪神色凝重,但在杨安这一推之下,终究还是退去。

    杨安的推百里清雪的手稍稍哆嗦了一下。

    微笑凝视着百里清雪:“老师,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今(日rì),我杨安,洗髓斩先天。”

    “嗤!”

    一道恐怖的剑意绽放,席卷天地!

    在百里清雪之后也纷纷现(身shēn)的萧寒嫣和莫问剑,尤其是莫问剑骇然地看向杨安。

    剑意!

    杨安竟然凝聚出了剑意,而且仅仅是绽放出的气息,便超出了的想象,剑心通明,剑意蕴道!

    竟是隐隐有演化剑道的气息呈现!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杨安凝视着辰沧海和一脸惊骇的辰机。

    “竟然领悟了剑意?而且到了如此境界?不错,这才有点新生第一的样子。杀你,也不算污了我辰沧海的手!”

    辰沧海眼神一凛,虽惊不惧,充满轻蔑。

    “抱歉,我最喜欢用敌人的强项,碾压敌人。你的拳法就是强项吧?但,太垃圾了。小爷我今(日rì)就教教你什么是真正的拳法,下辈子好好练,练好了再老找我报仇。”

    提示:搜索\(书名\)♂\完/本\神/立占\♂可以快速找到你在看的文

重要声明:小说《道祖,我来自地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一十九章 虐杀,辰沧海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