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出山(求推荐票)

    朱粮坐在地上,呆坐了一会,才渐渐的缓过了神来,又抬头看向了对面的文弱少年,稍后才缓缓说:“宝辉,你到底是什么人?”

    李宝辉没有笑,正色的回答:“好人。”

    “可按你如今的(身shēn)份和年龄,不应该有如此的(身shēn)价的?”

    “朱叔叔,那是你没遇件,何况富贵不分年龄,就拿古代的皇家贵族的公子少爷来说,呱呱坠地,就抱着金砖银碗。”

    “可这不是古代。”

    “那又怎样,有钱不分时代,你去大城市看一看,多少一出生就(身shēn)价上亿的二代,三代,不了吧?”

    “也是!”

    朱粮笑了,笑的很开心,随后问了一句很极端的话:“那你知不知道,钱财不外露这句话?如果我见到你有这么多钱,临时起了歹意,那你怎办?”

    李宝辉也笑了:“哦!这个问题我到是没有想过,但我知道你不会。”

    朱粮听了这句话,到是有些意外:“就对我这么有信心?”

    李宝辉笑容未减:“你想啊!哪个恶人会加恶人二字刻在脸上,而朱叔叔你却说出了来,这就代表你不会,而且还提醒了我,由此看出你的心境是好意,而不是恶意。”

    “再说,这财该露之时还是要露的,不然怎么办事了?”

    朱粮坚起了大拇指。

    李宝辉继续说:“再一个,就算你对我起了歹意又怎样,我即然把你约出来,告诉你这些,心里就有了打算,难道你就不会想动了我之后的后果,还有这笔钱存在银行,你又能奈我何?再说了,这笔钱本来就是我那位有钱的兄弟打给我的,出了事你也逃不了,并且我对你的为人也摸了个透彻,如果你是那种(奸jiān)恶之辈,今天也不可能和我坐在这里闲聊不是。”

    朱粮点点头:“宝辉,对不起啊!我不应该说这么严肃的话,但富不露财是真心话,天下之大,无恶不有。”

    李宝辉笑了笑:“有理。”

    朱粮又问:“那宝辉,你那么好友兄弟给你打那么多钱,是有什么目的吗?”

    “嗯!”李宝辉点点头:“原话,但并不是我那位兄弟的事(情qíng),而是我本人的事(情qíng),他只是借钱给我,事(情qíng)是我自己要办。”

    朱粮有些难以置信,也有些望而止步,他玛德这个世道,怎么好事都砸在别人的头上,怎么着我这一大把年纪,还不如眼前一个十几岁的文弱少年,经商这么多年,也交了不少的朋友兄第,怎么到头来没一个都靠得住的,一到关键都他玛都成了缩头乌龟,全是一堆酒(肉ròu)朋友,桌上一个个称兄道弟的,下了桌就都是他娘的龟儿子,要能有李宝辉这么个好友兄弟的万分之一好,老子这次落难也不至于((逼bī)bī)着妻儿老少卖祖宅救命!

    李宝辉见朱粮没搭话,接着说:“朱叔叔,你也看到了,眼前的荒坪空在这里也是空着,我来考查了好多次,最后一下开口向我那位朋友兄弟借了七千万,打算把这里打造第二个街区,中心街区,周围高楼小区。”

    朱粮听到这里,原本已经平静了些的双眼再次变得亦(热rè)了起来,良久才又恢复了平静:“宝辉,可是这样很冒险,也许是你的年少无知还没看明白,我们这样的小县城,外地人寥寥无几,加之有钱的人不多,国内经济虽然是冒了个尖,而我们宝县经济基本没什么起步,而且家家有自己的房子,用不着来城里买房,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这里的房价这么低的原故,就算是本地的富商,宁愿做别的生意,宁愿拿钱去外地投资,也不愿在家里起楼建房。”

    “因为材料是一样的,人工也一样,除了地皮和人工便宜一点,但产生的效益却少的可怜,而且还有亏的血本无归的风险,而且房子卖不出去,一旦停泄,资金周转不灵,投入大必须向银行或个人贷款,那不还钱,那利息就能把你((逼bī)bī)死,这就是为什么我(情qíng)愿跑到外地去包工程,也不在家里投资地产,把钱砸在池塘里打了水漂。”

    “还有一些投资商,不是没有打过宝县这块蛋糕的心思,只是这些人不过是一些跳粱小丑摆了,有钱的没几个,大多是本地区人,这些人没啥资本,没实力,只能想着靠上大树乘把凉,干着跑腿,空手(套tào)白羊的勾当,打个比喻,就是些地头蛇。”

    “当然,也有些有能力,有靠山的中端投资者,不过这些人不是傻瓜,外面有钱不赚,谁会一头栽进这么大一个不知深浅的泥坑,一旦深陷其中,就是有回天的本事,恐怕也要去了他大半条命,所以这类投资商还只在观望中,看看势头是否有利再下手不辞,反正不耽误他们赚钱。”

    “还有那些地产大佬,高端玩家,自然看不上我们这种小地方,所以连看都懒得看一眼,又怎么会来投资。”

    李宝辉又向朱粮竖起了大拇指,原因是他说的有道理,如果是前世的他,也不会看好这块地,而且短时间内这块地没什么大的价值也是对的,现在才2003年,要到2013年这块地才有了他本有的价值,到2015年后,这块地才有了商业气息,到了2017年才算是一块黄金地盘,十几二十年的时间,才能吃到胜利的果实,对于短暂的人生来说确实有些远。

    要不是李宝辉拥有前世的记忆,已经知道了结果是对的,不说肯定,有99%的可能不会把宝押在这块土地上。

    这是一点。

    第二点,现在李宝辉拥有这个完美系统,读书就有钱,这样永远有收入,就算这块土地的投资短时间收不到什么利息,那也没事,反正钱都是自己的,又不用还利息,周转资金,全无压力,等到了十年之后,那么就是翻几十倍赚回来,而且那些店铺,购物大楼,酒店租给别人,每年收入都是活钱,这可是一笔看的到的收入。

    所以李宝辉打算先下手为强,以后有足够的资金要想分一杯羹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块小小的蛋糕早已经被啃的支离破碎了,要分杯羹也挤破人头的,而不是独一份,所以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再一个,李宝辉要的就是这份气势,试想一下,那些当年不看好这片土地的投资商,没有抓住这个好时机,十年之后这里成为了宝县最辉眼的黄金地段,而当他们知道当年投资这片土地的只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那会是何等的奥悔。

    李宝辉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反正怎么好,怎么来,怎么威风怎么做,钱不是问题,只要开心,只要这一世不亏待自己就好。

    李宝辉再次看向了一脸心事的朱粮,问:“怎样朱叔叔,只等你一句话,有没有信心跟着我干?反正资金的事(情qíng)不是问题,我那位好友兄弟一定力(挺tǐng)我的,您也别管我挣不挣钱,您只要负责任的把这个工程给我做好,做成,不偷工减料,不做损民害己的豆腐渣工程来,我保证以后您的所有报复都能在我这里实现,真的!”

    朱粮眼眶涨红,透出了眼泪,哪里有不愿意的,他现在几乎失去了所有的事业,和几十年经商的积蓄被亏筐一空,想从头再来都不知道去哪里讨资金,而且还欠下了李宝辉一百万,正想着做什么先把这一百万还上,如今有这等好机会,有这么好一个展现他抱复的机会,又怎能错过,拱手让给别人:“宝辉,你真要把宝押在这块土地上?”

    虽然朱粮满心欢喜的想要拿下这份工作,但良知告诉他眼前的这个少年可能只是一时脑(热rè),毕竟凭他自己的眼光看来,正好已李宝辉的思想背道而行,99%不看好眼前这片土地的开发,所以为了不让李宝辉吃这么一个可能没有回头可走的亏,还是要再三让他考虑这个决定,在未动土之前,亡羊补牢,还为时不晚,一但开弓,那我没有回头箭了。

    这里面的水有多深,只有他才知道。

    李宝辉看着他,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干!”

    “出山!”朱粮点点头,明白了:“即然宝辉你已下决绝心,那我朱粮一定为你鞍前马后,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李宝辉一把握住他的手:“一言为定!”

    朱粮也紧紧握住了他的手:“驷马难追!”

    “哈哈哈~”

    一大一小,同时仰天大笑起来。

    二人又聊了一会。

    然后朱粮请李宝辉喝酒庆祝去。

    ……

    一个午觉过后,李宝辉醒来,又拿着未背熟的大学坐在桂花树下朗读起来。

    “金钱+1”

    “金钱+100000”

    “金钱+10000000000000”

    ……

    李宝辉一直读到下午四点,这才放下了书本,一本大学也差不多可以倒背如流,所以就收了起来。

    至于县北荒坪工程的事(情qíng),李宝辉已经请到了朱粮出山,接下来的一切包括批地,设计,材料选购都交由他去打理。

    李宝辉自己则在幕后指挥就可以了。

    那么还缺一个出纳,李宝辉也已经选好了朱雪。

    不过还没有和她摊牌。

    李宝辉想了一下,决定今晚再找朱雪聊一聊,尽量把她拿下来,易早不易晚。

    毕竟还有一个多月就要开学了,能在开学之前拿下这件事最好。

    李宝辉把大学放入房间,然后用清水洗了一把脸,就出了院子,打算到隔壁去找马越明唠会嗑去。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完美大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八章:出山(求推荐票)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