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四章 如果说现在呢

    如果说别西卜的意思是不支持的话,巴罗瑟自然也是会有相应的手段来进行应对。

    “巴罗瑟将军,刚才看了一番您的(qíng)报,虽然只是粗略的看了一眼,但我已经看出来了您获胜的决心。”

    “既然如此,那你的意思就是同意了对吧,这时候我可不希望再看到你再找出什么借口拒绝了。”

    巴罗瑟的语气虽然比之之前有了一些缓和,但是言语中却是透露出一丝丝警惕。

    在他看来,这个时候别西卜突然说出这样子的话来,已经是让他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可。

    最终的结果,却是让他感到了有一些震惊。

    “圣女(diàn)下和我说过了,您的计划我们十分赞同,如果您愿意接受的话,那就按照着您所说的祛斑吧。”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巴罗瑟似乎并没有听清别西卜的话,他下意识的便是回答了。

    “我告诉你,现在找这些烂借口可是不会有用的,无论你怎......”

    “等等......”

    话说到了一半他才是反应了过来,别西卜刚才说的话似乎是同意自己的计划。

    “我刚才没有听错吧?”

    他皱起眉头看向别西卜,总觉得眼前的这个青年似乎是在和自己开着什么玩笑。

    “你确定圣女(diàn)下说过,同意让我去执行这个计划的,而不是你自己擅作主张吗?!”

    “这就是圣女(diàn)下的意思,如果你有任何意见,欢迎您继续和我讨论。”

    别西卜这次刻意将每一个字都说得十分清楚,就像是生怕巴罗瑟听不清楚又要麻烦他再说一遍似的,他这一次的话也是传到了现场每一个人的耳中。

    紧接着而来的,不是巴罗瑟满意点头的(qíng)景,而是一番仿佛连针落在地都能清晰听见的,死一般的寂静。

    “你们已经同意对防线进行增援,向邪魔族发动全面战争?”

    巴罗瑟从别西卜对面的桌子上拍桌而起,那眼神中带着一丝丝不解和激动。

    其实不仅仅是他,现场的众人,无论是带着哪一个观点的人在这个时候都不(jìn)互相交谈,现场变得一阵哗然。

    在别西卜的(shēn)后,尤娅倒是表现得十分平静。

    因为在这之前,别西卜就已经是提前对她说过了,自己会支持全面出战的想法,并且他也说过自己会解决资源的问题。

    尽管少女并不知道别西卜究竟会用什么办法来解决资源的问题,但在她的心中也还是对别西卜的话抱有着十二分的信任。

    既然是他说的,那就一定是有他的理由吧?

    现在已经决定相信对方的她,自然不会再听到别西卜说出这样的话之后再会有任何的担心,在这个时候只要是一丝不苟的坚持自己的立场,站在别西卜这边便是最为正确的决定。

    换句话来说的话,她现在几乎已经可以说是把自己的所有一切都交在别西卜手中,结果如何,是完全能够影响到她和她的父亲,以及这座城池最终的命运。

    可是......

    巴罗瑟不清楚,同样也是无法理解尤娅此时的想法,在他看来,别西卜刚才那样子轻易的就答应自己的举动,简直就如同是在儿戏一般,令他感到想笑,但是却又没有办法能够笑得出来。

    “既然如此那就请你准备好资源,务必在三天之内将这些资源都交给前线的战士。”

    闻言。

    别西卜轻轻的点点头。

    “这是自然。”

    他继续说着。

    “不过在这之前,我需要在巴罗瑟将军这里取得一个东西。”

    “......”

    巴罗瑟眉头一皱,意识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

    “你想要什么?”

    他看着对方,总觉得别西卜这时候又在和他玩着什么花招,一下子就连他的神(qíng)都变得多处了几分警惕。

    对于巴罗瑟的问话,别西卜神色平静的吐出了这样的两个字。

    “兵权。”

    “什么?!”

    听到别西卜说到自己想要兵权,巴罗瑟顿时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他看向别西卜,那一副眼神中带着一丝不可置信,仿佛就是在询问对方,你这家伙难道说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只可惜。

    别西卜这个时候没有开玩笑,他所说的话,也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所得到的结果。

    兵权,这是他所必须要得到的一个重要的东西。

    当然,他也很清楚,巴罗瑟绝对不可能就这样子轻易的将兵权给交出来。

    “不管你是否认为我在开玩笑,但就像是我刚才所说的那样,我所需要的,不是其他的东西,正是现在在将军你手中所掌控的兵权。”

    “呵呵呵。”

    冷笑几声,巴罗瑟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般的看着别西卜。

    “兵权?我问你,你知道怎么带兵打仗吗?”

    “没试过,也没有学过。”

    别西卜用漠然的目光看向他。

    “既然你连怎么带兵打仗都不知道,那你还给我提什么想要获得我手中的兵权?难道说,仅凭你这张能够说服别人的嘴吗?”

    巴罗瑟神(qíng)越发的激动,愤怒的神(qíng)已经是再也难以掩饰。

    可是,站在这一副愤怒的表(qíng)面前,别西卜却是没有半点儿害怕,甚至于说他的(qíng)绪都没有因为对方刚才的那一番话而产生哪怕半点儿的波动。

    对于对方的发问,他的回答也是相当简单。

    “打仗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不正是为了取得胜利么?”

    别西卜神色淡然的模样,与巴罗瑟神(qíng)激动的愤怒表(qíng)形成鲜明的对比。

    “所以说,只要是能够在最小的损失之下取得最大的胜利,这样子就已经是足够了吧?”

    “说的倒是轻巧!”

    巴罗瑟拍着桌子,让周围的众人都是不由得(shēn)体一颤。

    “你这家伙哪里来的什么能力敢说出这种话来?!”

    他最讨厌的就是那种纸上谈兵的家伙,尤其是那些只会蹲在城里讨论他们外界的战况,对他们的行为指指点点的文官。

    现在别西卜给他的感觉,也就和那些文官一般。

    不知天高地厚,只知道纸上谈兵。

    “是吗?”

    别西卜笑了笑,随后默默的摘下遮住自己面庞的兜帽,再次抬头看向对方。

    “如果说,是现在呢?”

重要声明:小说《身为勇者被魔王俘虏了该怎么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六八四章 如果说现在呢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