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乾道六年,六月 1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绿西滢 书名:小夫人
    都说这吴越国虽然建国不长,足迹确多,又是个极度信奉佛教的。不说雷峰塔,光一个灵隐寺,香火都旺盛的叫人嫉妒。没办法,人家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比不得我们这些外来户,还带着侉子的作风。

    所谓的奇峰怪石看看就拉倒了,我也懒得爬到山顶上去,对于虞双儿的谎言,大家都选择遗忘。往西到了川正洞,是由巨石倾叠而成,我们一行人在石几榻上休息了一下,吹吹凉风。

    走了这一路也渴了,准备再往西行去到那边的葛岭。葛岭的半山腰有一个葛仙庵,可以去那里讨杯水喝。

    正待要走的时候,李家小妹忽然叫了一下。

    “怎么了?”恭王心急的问了一声。

    我瞧着她面色发白,又有豆大的虚汗,弯着腰,(身shēn)子都直不了了,手却摸着自己的(屁pì)股。

    “别是被毒蛇咬了吧?”不会这么巧咬在了(屁pì)股上,叫你家姐夫替你吸吧?

    要是能留我在旁边观看,这场景我一辈子也不能忘的。所以我赶紧用意(淫yín)的小眼神去瞟虞双儿,让她不要逞英雄,占了人家救美的时机,并且跟我配合着,别失去了看好戏的机会。

    “不是。”虞双儿见到覃细妮儿脸色也不好,断定道,“一定是那冰饮不干净。”然后一副还好我没喝的表(情qíng)。这是我揣测的,她应该不会像我这般的龌龊和直接。

    “那她怎么没事?”李家小妹不服气,手指着我,还忍不住嘟嘴卖萌。

    “都说她粗糙的很,你们这(娇jiāo)生惯养的,哪里能跟她比!”恭王这一边心疼一边焦急的模样可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可是赵惇,麻烦你说话的时候顾着我一点行不行?毕竟我也在旁边站着呢,我也是金枝玉叶养大的好吗?

    “就地解决去吧,活人还能让屎给憋死,看这小脸难看的!”我觉得这话(挺tǐng)正确的,而且我没有很风凉的意思啊!

    可是为什么所有人都怒目的瞪着我,好似我多么的粗俗不堪一样!

    “去吧!”恭王说着转(身shēn),还不忘从自己的(身shēn)上抽出一条汗巾子递给李家小妹。

    “姐夫!”覃细妮儿已经忍不住,自己跑到远处去了,李小妹还是觉得在山野里如此,有些丢脸。

    “这有什么啊,你家姐夫就是个随处撩衣的人,就当给这些花花草草施肥了。你这肥可金贵了,被你施过,一定会长得特别旺盛。”我又欠欠的了。

    “韦捷,你少说两句。”虞双儿也看不过了。

    “记得擦完(屁pì)股将那汗巾子给埋起来,别再叫谁给捡到了,宝贝似得留着呢!”人都已经走远了,我还扯着嗓子喊,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们去方便了。

    “就这么一点品行,真惹人犯嫌。”虞双儿冲我翻白眼,是真的有点瞧不上我。

    我耸耸肩,对她的评价也是不置可否的欣然接受。

    恭王却冲着我笑,伸手召唤我,“二嫂,你过来,我就喜欢你这(性xìng)(情qíng),别(热rè)着了,我来给你扇扇风。”恭王说着将手里的折扇摇的“哗哗”响。

    我见他这样赶紧离远了两步,我可不是对谁都是召之即来的,也不是他家那被训练的听话乖巧的小姨子。

    “二嫂,你来呢,你这发髻都歪了,我来给你正一正。”恭王说着还指了指我的头发。

    早上起来的太早,不好劳累别人,梦生于这些可是一窍不通,更加别指望她了。她自己一向都是素面朝天,扎着最简单的发式,实在不行就用兜布兜着。所以只能我自己将就一下,随便绾了绾。听如此说,我只好伸手摸了摸,一路颠簸,只怕早就歪了。

    “那玉簪都快掉了,别再摔碎了。”恭王还在坚持。

    我转脸去看虞双儿,虞双儿却盯着恭王,脸上的表(情qíng)很复杂,纠结的(欲yù)言又止,仿佛是在找措词。

    “哎呀,我肚子好像也有点疼了,不如我也去方便一下。”我想还是躲开为妙吧。

    “你回来,先给我憋着。”我都快走到半道上了,又被虞双儿给提溜了回来,态度恶劣,手段粗猛。

    “干什么?”不会是要跟我说什么吧,还要当着恭王的面。

    恭王的脸上依旧带着笑,连眼角都是蕴着笑意的,都不知道这人怎么这么会伪装。虞双儿把我一推,恭王站起来便顺手揽住我,本来她也没使多大的力气,我完全能自己站好。可是恭王非得要生拉硬拽的,把我按在了石头上坐好,我怕纠缠的难看,只好随他了。

    “你看,我没骗你,刚刚差点就掉下来了。”我都没感觉,恭王已经将我发上的那枚白玉簪给拿了下来,上面缠着的金丝异常的亮眼。

    “还给我。”我一把夺过,揣在自己的手心里。这簪子断过,不敢使它受力,不过是做个样子而已。因而发髻松散的时候,我还真没感觉它会掉。

    恭王真的在我头上摆弄了起来,我低着头随他,也就不说话了。眼睛只盯着他绿袍上的刺绣,原来不是绣娘的手法,虽不算流畅,却也很是难得。难怪跟别人的感觉不一样,难道连这样的衣服都是他家的那位妙人为他做的吗?

    我家王爷怎么没人替他事无巨细呢?罗缨真讨厌,竟然还敢跟王爷怄气。也怪王爷自己,纵着一个奴才这般大胆,真不像话。

    恭王好厉害啊,指尖触碰着我的头皮,特别舒服,没两下我就想睡觉了。他(身shēn)上也有隐隐的香气,是香料的味道。我在他(身shēn)上的香袋里翻到了几片香茶,便拈了两片放在自己的嘴里含着。

    刚要抬(身shēn)问恭王要不要,就听见虞双儿忽然开口,“三哥哥,是不是你也想这样做?”

    什么(情qíng)况?抬起的眼睛只看到恭王的下巴,他的下巴上还有微微的青色胡茬。忽然他也低了头,我一下子看到了他的眼睛,有种被人看透心事的罪恶感。

    “我也做不得主。”恭王清淡淡的一句,就想结束谈话。

    “三(殿diàn)下,你怎么会做不得主,一切不都是你在((操cāo)cāo)持,难道她李凤娘还能左右了你不曾?他……他分明也是你的人!”虞双儿突然变的好激动。

    我僵硬着(身shēn)子,不知道该怎么办。这种局面真的好尴尬啊,我为什么肚子不是真的疼?

    “那你还有什么好问的。听哥哥一句劝,乖乖听话是你最好的宿命。否则闹开了,大家都没好处,你祖父也容不得你任(性xìng)的。”

    这话我听的好刺耳啊!四年前,许多人也是这样跟我说的,我只觉得他们是在不痛不痒的说着风凉话。可是如今看来,反抗是没有用的,还真的不如一早就乖乖听话。

    “你怎么不把她李家的小妹……”

    虞双儿话还没说话,恭王立刻抢了去,冷冷的说,“他不配!”大概是这话产生了歧义,让人以为是李家小妹不配,所以他又解释了一句,“他也配跟我做连襟。”

    “我……”虞双儿咋舌,难听的话她说不出。圣上最重视的当朝宰相家的最受宠的孙女还比不上一个远在天边的节度使家的小女儿了!

    所以我忍不住笑了笑说,“是呢,旁人都不配,只有你配。你怎么不下手早一点,把她家三姐妹都据为己有?”

    恭王也是满脸不正经的笑意,“要是能下手早一点,还有他李家姑娘什么事啊,我早就选了你了。反正你们韦家就你一个,也没人跟我做连襟了。”

    “那可不好,还有一大堆的大舅哥小舅子呢,也不好受。”我笑。

    “只要是你,其他的我都不在意。”哟,怎么说着说着还正经起来了,你不会真的想娶我吧?

    我也不算什么大家闺秀啊,能配上皇子已经是在高攀了,难道我还(热rè)门的被人争抢?

    不过我也有些好奇,按理我家王爷的(性xìng)(情qíng)与为人,应该看不上我们韦家的。倒是恭王应该更在意一点,他有一种(爱ài)讨好人的天然属(性xìng)。就算当初没有争储之心,他也会为自己寻求一份保障。德寿宫就是他的保障之一,他能更好的利用这一点的。不像我家王爷,反倒避嫌的走的更远了。

    何况当初太上皇也是有意将我与恭王相配的,只是后来为什么没有呢?仅仅是圣上的意思吗?圣上不喜欢我,正好也不太看得上我家王爷?

    “那你怎么不选呢?”我问。

    恭王好像被我的话问的愣了一下。这个问题很意外吗?还是我的表(情qíng)过于认真了?

    “谁让我出生比人家晚了一年多呢,只能让上面的先选啊!”恭王这是无奈的什么劲,看见我这么烂泥扶不上墙,应该觉得十足的庆幸吧?

    就是委屈了我家王爷,原本就看不上,结果还真不负众望,而且大婚之(日rì)还出了那档子的糟心事。他还不知道我骗了他呢,一个假韦捷,不是更叫他(欲yù)哭无泪!

    “我就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还虚(情qíng)假意的斯文败类。”虞双儿这是气急了,都开始口不择言了。

    “韦捷,我们走!”她说着一甩衣袖,又伸手来准备提溜着我。

    “哦。”我答应了一声,就要站起。

    “不许走!”恭王竟然也命令我。

    “走,不走你呆在这干什么?你知道他是个什么东西,别被他卖了还帮他数钱!”这虞双儿一翻起脸来还真的(挺tǐng)吓人。

    “干什么,这么快就要以嫂子的(身shēn)份命令自己家的小姑子了?”恭王依旧语气轻飘,不温不火的样子很是叫人摸不准。

    我回头去看虞双儿,见她恼怒的几乎要杀人,再去看恭王,他神(情qíng)闲散的如无关之人。

    “你不会是要给我二哥做填房吧?”我猜也就是这个可能了。

    不过,这不是太委屈了?就算韦揕是头婚,门当户对也都算勉强,何况是续弦!

    虞双儿瞪着我,通红的双眼几乎要哭了。

    “韦揕他……”他也是个可怜人,我踟蹰了一下,补了一句,“他还没有嫡子。”

    虞双儿听我如此说,怒极反笑,“哼,我差点忘了,你们才是亲兄妹,自然沆瀣一气!”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算了,回去吧!”我妥协的去抓住虞双儿。

    “跟我走,我带你去见一个你想见的人。”恭王拉住了我另一边的衣袖。

    “我想见的人是谁?”我问。

    恭王冲着我笑,“你到底要不要去?”

    我又去看虞双儿,虞双儿还没来得及表态,那边李家小妹和覃细妮儿已经过来了。

    “你两个要不要先回去?”恭王直接问她们两个。

    李家小妹不明白,“姐夫不一起走吗?”

    “这边还有双儿妹妹呢,我不好丢下。只怕你们(身shēn)子还好不了,回去吃些药,多歇息一下。”恭王这话的意思是让虞双儿也不要走了。不过也对,我们这叔嫂两人在这深山野岭的,被人撞见像什么样子,就是有口也说不清了。

    李家小妹太乖了,直接不多说,只有覃细妮儿耿直,反倒问,“为什么不一起走,你们去葛仙庵还有要紧事吗?”

    恭王笑的温柔,直直的眼神看过去,只一个字,“对。”

    覃细妮儿也红了脸,不敢直视恭王,只好低头去瞅李家小妹。李家小妹拉着她,两人就真的这样走了。

    “直接回恭王府,不要在路上耽搁。遇见花不渝,叫他到葛岭脚下等我们。”恭王一脸惦记的吩咐。

    “这么放心不下,直接去做护花使者不就好了。”他这处处留(情qíng)的本领把我都给比下去了,我可没他这么戏假(情qíng)真,也收服不了别人的真(情qíng)真心。

    “两位不也是朵更加名贵的花吗?”恭王说着笑嘻嘻的伸手来揽我,却将虞双儿撇在一边。

    “可惜啊,都名花有主了,你也别惦记了。”我说着把他的手给打开了,短弓和箭筒都被我别在了(身shēn)后。

    恭王要搂着我,自然嫌碍事,一把将我的弓给拿了去,“真幼稚。”

    “这可不是幼稚的东西。”被花不渝介绍了一番,虞双儿也不想我被人小瞧了,尤其还是她很讨厌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小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92章 乾道六年,六月 14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