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白墨衡听到凌子汐提起柳修宁心里一紧,但还是说道:“好,等你(身shēn)体好些了,我们就去碧落。”

    白墨衡想起子汐的爹爹柳修宁,自己比子汐大一些,小时候见过柳修宁,柳修宁是个眉眼很温柔的人,白墨衡至今记得看到他怀里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小娃娃那么小,眼睛就那样漂亮,冲着自己张开小嘴笑了笑。

    柳修宁无疑是个很温柔的人,但白墨衡却不认为他没有脾气,柳修宁同时又是一个倔强而坚定的人。

    自己想要得到柳修宁的认可和凌子汐在一起,不一定比凌阳难度低。

    不过,那是子汐的爹爹。

    无论怎样,自己都会争取的。

    “你在想什么?”凌子汐看白墨衡没有说话,好奇的问道。

    白墨衡很少有神游天外的时候。

    “没什么。”白墨衡清醒过来,他最近真是想的太多,就连子汐的认可他都没有拿到呢。

    白墨衡扶着凌子汐:“梅花开了。”

    凌子汐看向院子的角落,果然有一株白色的梅花。

    梅花树的根部还堆着雪,与花瓣相宜得章。

    “海岛上居然还有梅花?”凌子汐奇道。

    “嗯。”白墨衡解释道,“要看所处的气候。”

    看着盛开的梅花,凌子汐心(情qíng)好了不少,不由感叹了一下大自然的伟大。

    这时,四个宝宝过来了,老二老三老四都是半妖形态,支棱着颜色不同的狐狸耳朵,可(爱ài)极了。

    只有白小离是完整的人形态。

    他们现在住在听雨楼,听雨楼的核心下属和方衡(殿diàn)的核心下属都知道他们的半妖血脉,因此,几个孩子开始放飞自我了。

    从小到大在人前小心翼翼隐瞒(身shēn)份,如今一朝有释放天(性xìng)的机会,孩子们都觉得非常好玩。

    凌子汐看向板着小脸的白小离,露出一个笑容:“离儿?”

    这种可以释放天(性xìng)的机会不多啊!

    等回了芜墟宗,可就没有机会了。

    或者出发去碧落的途中,也是没有机会在人前这样的。

    白小离有些别扭的扭过头去:“我……我才不做这种幼稚的事。”

    “啊,是吗。”凌子汐故意露出惋惜的表(情qíng),“我还想看看……”

    凌子汐刚醒没多久,脸色还有些苍白,这一惋惜颇有些我见犹怜的感觉,让人心疼。

    果然,白小离看到爹爹这样就不忍心了。

    犹豫了很久,板着小脸的白小离头上露出了两只粉粉的小耳朵。

    啊啊啊,太可(爱ài)了——

    当归和芍药他们一众仆人都惊呆了,平(日rì)里像小大人一样,最像主人的大少主,露出粉粉耳朵真是让人太招架不住了——

    凌子汐心里自然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凌子汐作为白小离的爹爹,当然比仆人们有更多的“特权”,比如摸摸儿子的小耳朵。

    凌子汐心里这么想,也就这么做了。

    凌子汐把儿子搂在怀里,好好吸了一次小狐狸。

    小狐狸真好吸!天下第一可(爱ài)!

    白小离被凌子汐搂在怀里摸耳朵,耳朵尖尖微微红了。

    另外三只小狐狸也凑到爹爹怀里,竖着耳朵求抚摸。

    凌子汐把儿子挨个撸了个够,白墨衡眼神温柔地看着他们:“走吧,午膳做好了。”

    “哦,吃午膳咯!”白小思开心地喊了一声。

    几个孩子走在前面开路,凌子汐被白墨衡搀扶着走在后面。

    凌小寂走在最前面,穿着黑色的小衣服,红色内衬,安静下来,还蛮酷的。

    凌子汐恍然发现,已经又快过年了,寂儿快四岁了。

    “在想什么?”白墨衡低声道。

    “没什么。”凌子汐回过神来,看着听雨楼的陈设,“你和重紫是怎么认识的?”

    白墨衡顿了一下:“我们曾经有生意往来。一来二去,便熟识了。”

    凌子汐点点头,虽然还是有些奇怪,但想到白墨衡和重紫都是风姿绝绝的人物,彼此惺惺相惜,成为好友,似乎也说得过去。

    这里是听雨楼,主人自然是重紫,白墨衡和凌子汐带着孩子们来到餐厅时,重紫已经在主桌上坐着了。

    小黄莺坐在右侧二位,重紫先让凌子汐坐在自己的左侧,接着朝白小思招招手:“思儿,来。”

    白小思顶着粉白色可(爱ài)耳朵一跳一跳来到重紫(身shēn)边右侧坐下,白墨衡这下不但坐不了主位,连侧位都没地方了。

    不过白墨衡也没在意,坐在了凌子汐的下首。

    饭菜一样样端上来,全是凌子汐和白小思(爱ài)吃的菜。

    等饭菜上齐,重紫夹了一块凌子汐(爱ài)吃的煎酥鱼给他,刚要放到碗里,就看到另一双筷子也夹了酥鱼正要往凌子汐碗里放,重紫看向另一双手的主人白墨衡,两人目光相对迸出火花,气氛瞬间僵硬了起来。

    一桌子人都看向三人,仆人们也忍不住往那个方向瞄了两眼,孩子们静静地看着大人们之间的“对峙”,小黄莺则张了张口:“额……重紫……子汐……白……”

    气氛尴尬到极点,凌子汐赶忙抄起筷子把两块鱼都按在碗里:“哈,哈哈哈……重紫,我们什么时候去醉仙楼吃饭?”

    凌子汐说完就后悔了,重紫刚刚吩咐下人做了午膳,自己就问什么时候去听雨楼……好像有点不太好。

    没想到重紫反而特别开心,紫眸中满是温柔:“等你在养几天,我们就去。”

    重紫暗中看向白墨衡,子汐缓解尴尬问话的对象是自己,白墨衡你慢慢酸去吧。

    凌子汐选择说话的对象的确左右了“战局”,白墨衡默默夹了一筷子酸菜放入了口中。

    凌子汐对这一切浑然不知,不过对白墨衡居然吃酸菜表示了惊奇。

    凌子汐(身shēn)体还不是很好,用过午膳准备回自己房间,白墨衡起(身shēn)给凌子汐披上披风,扶起凌子汐的手臂带着他往回走。

    白小离在另一边扶着凌子汐,三个小的亦步亦趋的跟在凌子汐(身shēn)后,凌子汐不由回望了一眼儿子们,觉得非常幸福。

    晚上,凌子汐盖着被子半靠在(床chuáng)头,四只小狐狸趴在凌子汐(身shēn)边撒(娇jiāo),爹爹终于彻底醒过来啦,他们好高兴的。

    尤其是白小思和凌小寂,先前被吓坏了。

    凌子汐抚摸着儿子们的毛毛,突然,发现了儿子整齐的小爪子。

    凌子汐捉起白小思的小爪子看了看,毛毛剪的很齐,符合白墨衡严谨的(性xìng)格,不过,这指甲……

    不长不短,还有些锋利的尖尖,不过只要儿子不刻意亮出爪爪,也不会挠到人。

    嗯,剪得还不错。

    “白墨衡给你们剪的?”

    “唔唔。”

    凌子汐摆弄着儿子的小爪爪,心想,白墨衡剪的还不错,自己留有地球上的思想,给儿子剪的跟小猫似的,白墨衡这样剪,还给儿子留了很重要的攻击(性xìng),爪爪也是小狐狸重要的武器呢!

    白墨衡虽然渣了点,很多方面却做得很不错,是有可取之处的。

    不能因为他渣就忽略优点。

    凌子汐抱着小狐狸们躺下,小狐狸们自然不会拿指甲划到凌子汐,乖乖的收了爪爪,小(肉ròu)垫按在凌子汐(身shēn)上,贴着凌子汐睡下了。

    凌子汐又养了几(日rì),一行人一起去醉仙楼吃了饭,九江几乎每一个地方都有醉仙楼,跟连锁店一样,却又不是,并且每个地方的醉仙楼都有自己的特色菜。

    凌子汐,白墨衡,重紫和小黄莺带着孩子们来到醉仙楼二楼,窗外下着雪,凌子汐把(身shēn)上白色的披风拿下来,马上有小二过来(热rè)(情qíng)的帮凌子汐挂好。

    点了醉仙楼所有的招牌菜,凌子汐与孩子们好好地吃了一顿,心(情qíng)舒畅起来。

    饭间,凌子汐望着窗外的雪:“碧落离这里有多远?”

    “大约半个月的路程。”白墨衡道。

    “碧落,在什么地方?”

    “在海边。”重紫答道,“碧落是一处海湾,面积不比清河郡小,那里有一座山川,听说,柳家就生活在那里。”

    “所以我们依旧走海路过去?”

    “是的。”

    “谢谢你们。”凌子汐真心实意地对白墨衡,重紫和小黄莺道谢。

    去碧落,是找自己的爹爹,本应该一切由自己来调查,但他们却为自己做了这么多。

    “子汐,我们是什么关系!”小黄莺在一旁揽住凌子汐的肩膀,“不用客气!”

    听着小黄莺欢快的语气,凌子汐心(情qíng)也好了起来:“总之这顿饭,我请了,感谢大家。”

    白墨衡自然想掏钱,不过想到子汐不掏钱的话心里可能有坎,只好默许了。

    一行人又带着孩子们去海边看了雪景,凌子汐又养了半个月(身shēn)体后,终于开始向碧落进发了。

    去碧落的海路远离了鸿蒙书院,海面上没有(禁jìn)制,因此,几人这次坐了一艘大船,是重紫的听雨楼某个“商业伙伴”送的。

    重紫的听雨楼刚在莱安岛开分部,生意就做的风生水起,可以说非常有商业头脑了。

    凌子汐站在船的甲板上,看着面前的景象,心砰砰跳动起来。

    只见面前的海水碧绿,有小小的浪花拍打上岸,岸上也一片碧色,如同被水洗过的大型翡翠,碧水晴空,先是一片有着居民住户的平原小镇,远处有着高高的碧川,在朦胧的云雾间。

    “这就是碧落。”凌子汐的声音有些抖。

    几个孩子也激动起来,他们都知道爹爹的爹爹的故乡就在这里,某种意义上,这里是他们的溯源之地。

    船慢慢靠岸,白墨衡先下去,接着把凌子汐和孩子们都接了下来。

    此时是清晨,还有一些时间,白墨衡便带着他们来到了镇上,经过打听,原来这里叫“碧落川”,镇子叫做“碧落镇”,而那远远的碧色山川,才是正经的命名为“碧落”二字,掌管整个地域的柳家就居住在那里。

    白墨衡租了客栈安顿下来,确定了一下(情qíng)况,马上给柳家递了拜帖。

    然而,拜帖早上送去,傍晚就被回绝。

    凌子汐看着柳家的回绝贴,心里有些难受。

    想见到爹爹,就这么不容易吗?

    “不要着急。”白墨衡来到凌子汐(身shēn)边,“我们慢慢想办法。”

    凌子汐点点头,也只能如此了。

    柳家实力强劲,能和宗门抗衡,硬闯是不现实的。

    白墨衡倒是有硬闯之力,但是,毕竟那是子汐的爹爹的家,白墨衡不想逾矩。

    事(情qíng)就这样耽搁了下来,一行人在碧落小镇住了半个月,已经快到年关了。

    这天,凌子汐正在屋里修炼,突然,房间的门被打开了,一个小脑袋探了进来,“爹爹,爹爹!”

    凌子汐温柔而疑惑的看着自家思儿。

    “那个……”白小思有些不好意思,“爹爹,我有同窗想带我出去玩,逛逛碧落,我可以出去玩吗?”

    红翎蹲在白小思肩上,尾巴长长的搭在白小思背上,拿鸟爪爪刨了刨白小思的衣服,颇有些不想让白小思出去的感觉。

    凌子汐还是笑笑:“去玩吧。”

    重紫已经探查过了,碧落没有任何辉正司的势力,还算安全。

    虽然想把思儿拴在自己(身shēn)边紧紧看着,但凌子汐觉得,思儿应该有一定的人际关系才行。

    白小思踏出客栈后院大门,师景正在外面等着。

    看到白小思,师景俊逸的小脸上露出明显的笑容:“小思弟弟。”

    接着,师景就看到了跟在白小思(身shēn)后出来的白小知。

    师景的脸色垮了一瞬,但还是维持了礼貌的微笑。

    “怎么,你好像不愿意看到我?”白小知向前踏了一步,回给师景一个俯视的笑容。

    师景赶忙清了清嗓子道:“怎么会呢?都是同窗,小知兄台,请。今(日rì)我便带两位好好游一游我们碧落镇。”

    师景也才十岁,几个小(屁pì)孩说起话来头头是道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江湖大侠。

    “师景,你怎么会也回来了呢?”白小思完全没关注哥哥与对面人的暗中较劲,问道。

    “快过年了,咱们小学堂也放学了。”师景道。

    白小思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嗯,走吧。”

    三人逛了许久,中午有些饿了,但到碧落镇的一个酒楼去吃饭。

    三人刚踏进酒楼前厅,只见一楼正好站着两个人,正准备在账台点餐。

    那两人回过头来,瞬间表(情qíng)一言难尽。

    其中一个白小思认识,正是柳欣铭。

    而柳欣铭(身shēn)边,站着一个和柳欣铭一样同样(身shēn)穿绿衣的十岁少年。

    那少年见到师景和白小思,眼眸眯起,朝白小思露出敌意。

    “师景,你怎么可以和他在一起?!”柳欣铭指着白小思,气愤道。

    白小知默默踏出一步,挡在弟弟前面。

    “在下带小知兄和小思弟弟出来逛逛。”

    柳欣铭脸色异常难看:“你这样,把枫瞳表哥至于何地?!”

    师景露出不解的表(情qíng):“枫瞳自然是我的好友……”

    “你……!”

    在柳欣铭眼里,白小知和白小思不是这的人,师景带他们逛碧落,一定是故意邀请他们来的。

    碧落可是不轻易(允yǔn)许外人进入的地方,师景此举,无疑是说明了什么。

    柳欣铭一时连白小知是他男神也顾不上了,只是恨恨看着白小思,为表哥柳枫瞳打抱不平。

    气氛变得非常僵硬,柳枫瞳全程没有说一句话,饭也不吃了,带着柳欣铭大步离开酒楼,临走前,与白小思擦(身shēn)而过,顿了一下,给了白小思一个警告的眼神。

    蹲在白小思肩头的红翎朝柳枫瞳炸了炸毛。

    白小知瞬间放出威压,柳枫瞳脚步一停,这个人,竟然给他不小的压力……

    柳欣铭跟在柳枫瞳(身shēn)后离开,临走前,对师景道:“你怎么这么拎不清,表哥可是柳家放在守护者柳修宁名下的孩子,当做未来守护者培养的,哪一点不比他强?”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2-0821:31:47~2019-12-0919:35: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琰墨10瓶;一见钟(情qíng)9瓶;苒3瓶;ghost丶summer、花朝、夜瞳、星月*薇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重要声明:小说《男主和反派都是我的崽[穿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碧落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