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玄青铜色的剑(身shēn)发出古朴而沉重的剑意,让对面的黑袍男人双眼间的眉宇紧紧蹙了起来。

    这把剑……非同一般。

    就和刚才那半妖突然拿出的,一把未出鞘的剑一样。

    他只以为那半妖是第三重境,没想到法宝众多,一个比一个厉害,甚至还有带着变异冰灵力的暗器。

    他本以为碾压式的战斗,没想到,那半妖竟然也伤了他。

    其中最严重的,就是一把未出鞘的,洁白剑(身shēn)上镶嵌青蓝色玉石的剑。

    那剑虽然没有出鞘,仍能感受到凌厉与磅礴的剑意,是一把神剑无疑。

    没想到来的这个男人又拿出一把剑,同样是神剑!

    司主戒备地看向白墨衡,白墨衡已是第四重境后期,而他则是第五重境后期,正在冲击第六重境的门槛,虽说大境界可以碾压,但刚刚凌子汐拼尽全力与他战斗,竟消耗了他不少灵气,甚至令他受伤。

    司主盛南辉没有想到的是,凌子汐体内足足有着三颗灵珠,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第三重境。

    当然,凌子汐的实力与盛南辉还是有着质的差别,因此,凌子汐最终被盛南辉打得(身shēn)受重伤。

    凌子汐在白墨衡怀中,感受到腹部剧痛,(身shēn)体内的灵力和血液好像不受控制地往外流出,凌子汐几乎没有力气在思考,有一种时刻都要昏迷过去的感觉。

    鲜血染红了白墨衡的衣襟,红色的血液在白色的锦缎上那么刺目,白墨衡第一次尝到什么是肝胆俱裂:“子汐……”

    凌子汐用尽力气伸出手指,揪住白墨衡的衣服:“孩……孩子……”

    白墨衡在来的一瞬间就把重紫和小黄莺放了出来,此时小黄莺正在抱着两只小狐狸,而重紫则欺(身shēn)上前,一双紫眸看着盛南辉迸发出强烈的杀意。

    白墨衡正想把凌子汐交给重紫,让重紫带凌子汐回去赶快治伤,凌子汐伤势很重,耽误不得,白墨衡看着自己(身shēn)上凌子汐的血,握着剑的手指已经露出了青白的骨节。

    然而,没等白墨衡动作,盛南辉先开口了。

    盛南辉是修炼了接近千年的修仙者,见过的人数不数胜,一眼就看出白墨衡是一个极其杰出的天才,那天然带着上位者的气势,恐怕,他就是某个宗门的少掌门也说不定!

    之前那半妖拿出的带有纯冰灵力的暗器,很可能就是面前这个俊杰的灵气,而这个俊杰,本(身shēn)是变异冰灵力!

    盛南辉一瞬间在心里思考了很多,一脸正气对白墨衡说道:“这位后辈,你可知怀里的是什么东西?!”

    盛南辉对凌子汐用了“东西”这一称呼,连人字都没有说。

    一瞬间,白墨衡双眼充满血丝的看向盛南辉。

    盛南辉心里一突:“你知道他是半妖,是不是?!”

    盛南辉继续义正言辞道:“你(身shēn)为正道俊杰,竟然维护半妖,与半妖同流合污,你……”

    白墨衡全程沉默,手中破玄剑慢慢抬起,瞬间朝盛南辉发出了用尽全力的一击。

    剑气如同旋转的锥形风暴一般,把周围的墙壁都打散迸出石子,盛南辉脸色一变,祭出灵器硬抗了这一击,迅速带着(身shēn)边的人朝远处而去。

    不是他打不过白墨衡,只是在与凌子汐打斗中他消耗太多,又看到白墨衡(身shēn)后有重紫和小黄莺,盛南辉在灵气见底,并且受伤的(情qíng)况下还是选择了离开!

    盛南辉这样的人,非常惜命,没有完全的准备,自然不会冒险!

    至于凌子汐,有的是机会下手。

    “小友,你今(日rì)维护半妖,真是丢你师门的脸,我司匡扶正义,为了九江百姓而降妖除魔,早晚有一(日rì)你会后悔的!”

    盛南辉留下了这样一句话,从对面的天边远去。

    白墨衡无暇去追,刚刚的一击也让白墨衡感受到了盛南辉的实力,第五重境后期!

    若非盛南辉不是全胜状态,这一战,恐怕自己也不是他的敌手,怪不得子汐会受这么重的伤……

    “子汐,坚持住。”白墨衡压抑下声音中的颤抖,柔声道,“我带你回去。”

    然而,凌子汐的双眼紧紧阖着,无力地靠在白墨衡怀里,轻得像没有重量。

    白墨衡抱着凌子汐一骑绝尘,疯了一样往客栈而去。

    重紫和小黄莺紧随其后,白小思在小黄莺怀里朝凌子汐的背影大哭:“爹爹!”

    白小思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对于接触人很少的白小思来说,凌子汐就是白小思的全部了。

    说是全世界,也不为过。

    如今凌子汐这样,白小思觉得天都塌了。

    凌子汐又何尝不是小黄莺最重要的人,小黄莺心里不比孩子们好受,只能抱着白小思安慰:“思儿乖,你爹爹不会有事的……”

    “你骗人……呜呜……”

    凌小寂也疯了一样想从小黄莺怀里往前面窜,重紫只好把凌小寂从小黄莺怀里抱出来,两人一人抱着一个(情qíng)绪崩溃的宝宝,飞速地跟着白墨衡往客栈赶。

    白小思和白小知亲眼看着爹爹被除妖的人打成这样,不仅有对爹爹的担忧,还深深陷入了恐惧之中。

    小黄莺和重紫抱着两个小狐狸不断地安抚,知道他们受惊了。

    如果不好好梳理他们的(情qíng)绪,可能会造成一辈子的心理(阴yīn)影。

    白墨衡抱着凌子汐进入客栈,大步朝卧房而去:“当归,去叫大夫!”

    当归看到腹部满是鲜血的凌子汐,脸上的血色当即褪尽:“是!”

    方衡(殿diàn)人才济济,白墨衡当然养了以治疗修仙者为主要任务的丹师,也就是大夫,很快,大夫就被当归请进了屋。

    大夫被白墨衡引进来,看到凌子汐的伤势:“主人,当务之急,是先让子汐公子止住血。”

    大夫一边说,一边准备专门止血的仙帛。

    白墨衡点点头:“我已给子汐吃了定心丹,封了他几处大(穴xué)。”

    大夫点点头,拿着仙帛准备给凌子汐包扎,然而,一只粉白色的小狐狸一抽一抽地趴在凌子汐(身shēn)边,毛毛上染了血,另一只黑炭一样的小狐狸则像小忠犬气势汹汹地朝着大夫叫,“嗷!”护着凌子汐不让大夫靠近。

    “这……”大夫为难地看向白墨衡。

    白墨衡赶忙把小黑炭抱起来,让大夫给凌子汐止血。

    小黑炭在白墨衡怀里挣扎着,“嗷!嗷!”抓了白墨衡好几道血印子。

    白墨衡第一次见到小儿子这样歇斯底里的叫喊,平(日rì)里是调皮,而现在嗓子都叫得变了调了。

    白墨衡轻轻安抚着儿子,看着昏迷中的凌子汐,眉头也紧紧蹙了起来。

    子汐一定不能有事。

    他不能接受子汐出事。

    重紫也轻柔的把白小思抱起来,防止白小思影响大夫给凌子汐治伤。

    白小思把小脑袋埋在重紫怀里,“呜呜”地叫了两声,又轻又可怜。

    所有人心(情qíng)都很沉重。

    大夫给凌子汐包扎止血,因为伤口太大,只能拜托白墨衡控制凌子汐的经脉,慢慢的包扎好。

    动作间,白墨衡似乎看见凌子汐发出一声痛苦的轻鸾。

    白墨衡轻轻抚摸了一下凌子汐的眉眼,在凌子汐眉间印下一吻。

    “很快就好了,宝贝。”

    大夫又给凌子汐梳理了一遍经脉,并教白墨衡如何温养凌子汐的心海,毕竟两人曾经交鸾过,彼此心海灵气融合过,白墨衡的灵气温养凌子汐的心海,还是有作用的。

    大夫又开了药方,芍药马上拿着去煎了。

    大夫、下属一众人马一直忙到月上中天,才慢慢离开。

    白墨衡拿着勺子,舀了汤药,轻轻喂到凌子汐唇边。

    然而,汤药顺着凌子汐的唇线流了出来。

    白墨衡又重新舀了一勺,先送入自己口中,接着,低下头贴上了凌子汐的唇。

    就在这个当口,当归抱着两个毛绒绒的厚布兜兜进来,看到白墨衡的动作,惊得差点把怀里的东西摔了。

    白小离和白小知跟在当归后面,看见父亲对爹爹做的事,眼神都是一凝,但,他们也知道,父亲是在给爹爹喂药。

    这种事,生气却憋闷在心里不能说,太憋屈了。

    白墨衡在属下和儿子的注视下淡定地喂完凌子汐汤药,才直起(身shēn)来,看向几人。

    当归怀里抱着的是凌子汐之前吩咐他们给孩子们做的宠物小暖窝,像个小水桶一样,又毛茸茸又暖和,小狐狸们可以钻进里面睡觉。

    如今,小狐狸窝窝做好了,凌子汐却重伤了。

    当归心里一酸。

    当归把两个小狐狸窝窝放到(床chuáng)里侧,白墨衡便把在凌子汐脚边乏的睡着的两个小儿子挖起来,放进了窝窝里面。

    两个小狐狸经过今天的惊吓,与对爹爹的担忧,还有歇斯底里的哭泣,已经很累了,睁了一下眼皮,便又进入了梦乡。

    白小离和白小知走近了凌子汐,问道:“爹爹怎么样?”

    “他一定会好的。”白墨衡抚摸着凌子汐的发丝,保证道。

    白小离和白小知守了凌子汐许久才离开。

    深夜,屋中只有白墨衡和凌子汐两个人。

    白墨衡轻轻把凌子汐抱在怀里,感受着凌子汐微薄的心跳,与灵气溃散的心海,轻轻让凌子汐贴在自己的脸颊处。

    “子汐,你放心吧,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伤你的人,我会让他付出代价。”

    “你好好养伤,孩子们你也放心,我会好好照看。”

    “等你醒了,咱们去吃大餐,你不是说想尝尝这里的醉仙楼吗?”

    “小狐狸们受到了惊吓,我已经把他们安抚好了,但大抵,只有你醒来能够让他们安心……”

    ……

    “原来你也有如此话多的时候。”重紫和小黄莺出现在屋里。

    白墨衡没有理会他们,继续跟凌子汐说着,“你醒了以后,(身shēn)体养好了,我们就去找你爹爹。”

    “你不想让爹爹看到你这个样子吧……”

    “我已经查到那个人的(身shēn)份。”重紫低声道。

    白墨衡瞬间看向重紫:“说。”

    “辉正司,已有千年历史,以降妖除魔为目标,号称‘维护正义,匡扶正道’,打着为老百姓的旗号,四处斩妖除魔。”

    “然后呢。”

    “但是,实际上……那些妖魔的内丹……”

    瞬间,房间内杀气弥漫。

    “你小心一点!子汐还在昏睡!”重紫皱皱眉,怕白墨衡如此浓郁的杀气影响到凌子汐。

    “他们攻击子汐,八成是想要子汐的内丹!”小黄莺也气极。

    “不是八成,是一定。”重紫纠正道。

    “我们一定要铲除他!”小黄莺义愤填膺道。

    “千年的组织,铲除可不是说说的事。”重紫道,“那个盛南辉,可是第五重境后期,马上要进入第六重境,那是什么境界?”

    “子汐的师父,楚惊尘闭关,也是为了冲击第六重境。”

    “而楚惊尘,修为比芜墟宗掌门还要高。”

    “但是一点一滴,总能把辉正司连根拔起的吧!”小黄莺并不气馁,“总有办法的不是吗!”

    “你倒是乐观。”

    “是。”白墨衡突然开口道,“总有办法。”

    重紫和小黄莺一齐看向白墨衡,三人对视,均看懂了对方眼里的意思。

    ……

    “是他该登场的时候了。”

    随着白墨衡的话音落下,一个肩部宽阔的黑衣男子出现在地上。

    男子半跪在地上,杀意散逸在整个房间,窗外有鸟惊动,扑棱棱地逃离了此地。

    一个为凌子汐而生的,分.(身shēn)。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19-12-0522:01:21~2019-12-0621:35:2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3606510630瓶;yunn20瓶;钰子啦~~~12瓶;退一步~海阔天空~紫色11瓶;芣苢、遗忘是最好的记忆10瓶;苒3瓶;沉青2瓶;恋上蔷薇|黎薇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重要声明:小说《男主和反派都是我的崽[穿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治伤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