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炎鹰×疯魔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十层老怪 书名:灵界小修
    张崇额头滴汗,转瞬冷汗又消弭于风中。

    张崇见远方妖禽出现,面色凝重,转了方向朝流火炎鹰反方向飞去,以期能在妖禽飞至之前摆脱矛蛛。

    实则若只单单为了摆脱矛蛛,张崇只要往上空攀升,到达矛蛛难以跃至的高度即可。然则青巫山脉之内,飞至那般高度,必为众多妖禽、修士所见,此举与寻死无异。

    流火炎鹰飞行之速与张崇施展风翼遁法的遁速相差无几,若是法力足够,倒也不是不能一直往青巫山脉外飞去。张崇往背后一望,流火炎鹰距自己尚远,他一狠心,收了遁法落在离山坳不远处的一座山头之上。

    张崇目光扫过手腕上的木珠。秘境空间是他的倚仗,只是进入其中之后外界会发生什么就全然不在张崇掌控之下了。或许张崇自秘境空间出来时会发现自己正待在哪只妖兽巢(穴xué)之中也说不定。

    不到万不得已之时,这依仗不可轻用。

    三只矛蛛就在周围,与其被动守御,不如主动出击。张崇目光一凝,抬手一指,囚龙索从袖口之中飞出,以迅雷急电之速,飞向那只一阶后期矛蛛。

    囚龙索飞出的同时,十八片飞叶失去控制,阵势一散,纷纷掉落在地。

    上品法器岂是易与?囚龙索一出,那一阶后期矛蛛当即被捆作一团,倒在地上。

    只是御使上品法器需要张崇动用全部神识,没有余力御使其它法器,故而另两只中期矛蛛跃向他时,张崇(身shēn)上防御只有一层薄薄的灵光。

    “嘶啊!”

    数只尖矛一般的附肢插入张崇右肩及侧腹,(身shēn)体的疼痛与面临死亡的恐怖一齐涌上心头。两只矛蛛得此机会,牢牢抓在张崇(身shēn)上,张开蛛口便要注入毒液。

    这一口却咬在了土块之上。原来在此危急之时,张崇以一道御土术摄来些许土石包裹自(身shēn),矛蛛之口也就那么大,也不似其等的附肢那般尖利,没能咬穿土层。

    矛蛛行动呆板,攻击受阻便跳开,再寻机会。

    此时,一声清亮鹰叫响彻山头,两只矛蛛不知怎的,竟扭头跑了。张崇往空中一望,见流火炎鹰已至。

    一阶后期的矛蛛被张崇困住,在地上挣扎个不停。张崇将飞剑持拿在手中,快步冲到矛蛛面前,举起飞剑朝着蛛口狠狠插下,随后也不抽出飞剑,只留矛蛛在原处等死。

    张崇手掐法诀,将散落在地的十八飞叶招至(身shēn)侧,又将夺命梭握在手中。

    山头上空,流火炎鹰盘旋几圈,而后降了高度,贴近地面。此妖禽翼展丈许,比寻常老鹰大了几倍,一(身shēn)羽毛红黄夹杂。

    不待张崇细观,流火炎鹰张口便是一道火柱喷出。焰柱出鹰喙时尚是细细一缕,落到张崇头上时却已经有了半丈粗细。

    张崇御器抵挡,只是十八飞叶擅于应对法器攻击,对术法之流的攻击却是有些乏力。

    焰浪一波接着一波,时不时从飞叶缝隙中露些下来,落到张崇(身shēn)上。妖火威能不小,张崇(身shēn)上的下品法袍不堪重负,没两下就被灼烧得焦烂了。

    妖火灼烧之痛,加之适才矛蛛在他(身shēn)上戳的几个窟窿,张崇只觉难以忍受。

    十八飞叶组成的防护之下,张崇发出一声野兽般的嘶吼,目露凶光。

    他一把扯下破烂不堪的青海麒麟袍,舍了九片飞叶,双翼一展,带着夺命梭飞上空中。

    流火炎鹰见张崇飞起,收了焰柱妖术,朝空中的张崇吐出一颗硕大火球,火球打在飞叶之上,立时爆炸开来,于空中绽放一团绚烂焰火。

    焰浪未散,一枚夺命梭自火焰中飞出,带着尾迹击向流火炎鹰。炎鹰双翅一抖,凝聚出数道流火,似流星般冲撞到夺命梭上,三道流火不分先后击中夺命梭,夺命梭倒飞回去。

    此时火球爆炸的余波消散,露出**上(身shēn)的张崇。张崇作为修行者,如今年纪尚浅,皮肤自是白嫩,只是此时(身shēn)上满是血污和妖火灼伤痕迹。张崇终(日rì)打坐修炼,也不炼体,(胸xiōng)腹既无赘(肉ròu),也没有体修那般充满阳刚之气的健硕之姿。

    夺命梭倒飞,张崇掐诀控住,左手朝炎鹰用力一指,夺命梭又是攻去。炎鹰不断凝聚流火环绕自(身shēn),抵御张崇的攻击。

    修士施法主要凭借神识、法力,手掐各式法诀为辅,不怎么需要(肉ròu)(身shēn)之力。此时的张崇状若疯魔,御使夺命梭如屠夫持杀猪刀般,动作极为用力,透着凶狠。

    一连番攻击,夺命梭损伤极重,在它第十四次被炎鹰用流火急退之后,器(身shēn)出现了极明显的裂纹。张崇忽感自己对夺命梭的((操cāo)cāo)控出现了迟滞,随后夺命梭陡然断成两截,彻底损坏,往地上落去。

    张崇失了法器,亦不慌乱,瞳孔中怒意依旧,思维却异常敏锐。

    只见张崇双手同掐法诀,各使一招藤缠术,化出两道青藤朝炎鹰掠去。

    空中一人一鹰,乃是张崇在攻,炎鹰在守。

    丹田法力马上便要见底,张崇却如同不知一般,手上动作再快三分,一道道青藤打出,又纷纷被流火击散。

    青藤一道接着一道,越来越快,直至这最后一道,炎鹰周(身shēn)流火耗尽,不及凝聚,被青藤捆住双翅,不受控制的朝地上落去。

    与此同时,张崇法力耗尽,再难维持风翼遁法,背后双翼虚影消散,(身shēn)体也是坠落下去。

    张崇摔在地上,可藤缠术到底威力不强,炎鹰以(肉ròu)(身shēn)之力及时将之挣断,扇起翅膀又飞了起来。

    在张崇的猛烈攻势之下,炎鹰怕了,挣开藤缠术之后便(欲yù)逃走。张崇见此,没来由的杀意又生,强提法力施展风翼遁法升空。

    双翼虚影一出即散,但也让张崇人到空中,张崇将手里飞针朝炎鹰奋力一掷,随后眼前一黑,在空中昏了过去,随后重重地跌落在地。

    实则飞针能飞出多远,能否打中炎鹰与手上是否用力无关,只取决于法力、神识,张崇这奋力一掷全无必要。

    这一场斗战,张崇施法、御器全无差错,临机决断也未失措,但是这如泼皮斗殴般的使力表现却又如此的奇怪,显得多余、愚蠢,更有些可怕。

重要声明:小说《灵界小修》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六十六章 炎鹰×疯魔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