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祝婉儿

    嬷嬷的眼神从下看到上,眼神越来越不对劲,嫌弃的成分越来越少,恐惧的成分越来越多。最后,直到看见唐风轻头上的凤钗之后,嬷嬷整个人立马吓得跪倒在了地上。

    唐风轻进宫那(日rì)太后(身shēn)体欠佳,她便一直都留在慈宁宫伺候太后,没有去看(热rè)闹,自然也不知道这冷王妃长什么模样。

    今(日rì)一见,果真百闻不如一见。只是此(情qíng)此景,嬷嬷只觉得不如不见。

    “奴婢冷王妃赎罪,冷王妃小的有眼不识泰山,不是有意冒犯娘娘的!”

    唐风轻看着跪在自己面前不断磕头的人,心里想着别的事的她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再说这嬷嬷年岁已高,这样跪着的确不太好,唐风轻刚刚伸出手想把地上的嬷嬷给扶起来,太后不知道从哪里出来了,一个健步冲到了唐风轻和那位嬷嬷的中间。

    “我告诉你,不要仗着有子誉对你的宠(爱ài)就在这宫里仗势欺人!张嬷嬷是我的掌事宫女,她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拼了我这老骨头也要和你一较高下!”

    唐风轻愣在原地,看着声嘶力竭的太后有些手足无措。

    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有做,怎么从她嘴巴里吐出来就变成了十恶不赦的大恶人呢?

    “太后误会了,若是没有什么事(情qíng)的话,那臣妾就现行告退了。”

    这种是非之地就是沼泽之地,要是留在这里就会越陷越深。

    “走?你别想走!”

    杜母好不容易找到唐风轻的岔子,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把唐风轻给放走。不一会儿,唐风轻就又被杜母带回了刚刚离开的地方。

    杜子誉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老嬷嬷,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老母亲,还有一脸冷漠的唐风轻,第一时间就把唐风轻拉到了自己的(身shēn)边。

    “怎么了?”

    杜子誉拉着唐风轻的手问,回答的却是杜母,“子誉,这件事你要给我评评理,这唐风轻不是什么好东西,竟然背着我殴打我宫里的嬷嬷!打狗还要看主人呢,这摆明了就是和我过不去!”

    “母后,风轻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杜子誉清楚,唐风轻不是无缘无故就会动手的人,要动手也是因为别人招惹她在先。但紫鸢一直陪在她(身shēn)边,如果真的是那个嬷嬷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qíng),紫鸢还能让她这样毫发无损地跪在自己面前?

    “子誉,你对这个女人的宠(爱ài)要有一定的限度!这叶云国的人就要来了,我看他们也是礼仪之邦,要不,你再娶一个,省得这个女人恃宠而骄,在后宫无法无天!”

    “我觉得母后的提议很不错。”

    唐风轻笑了,真是天真,还以为这个能威胁自己。

    “你……”杜母惊讶地看着唐风轻,立马转变了语

    气,“你能想清楚是最好。传宗接代是件大事,不要把什么责任都往自己(身shēn)上揽,大家都是普通人,没有那三头六臂!”

    唐风轻赶紧点头,“是是是,母后说得是。母后您不知道吧,子誉之前和叶云国的郡主有过约定,说成大业之时,就是他们成亲之(日rì)。”

    杜母一听,眼睛都亮了。

    “你们两个能想清楚那是最好了,这婚事也尽快定下来,后宫太冷清了不好!张嬷嬷,我们走!”

    “喳!”

    张嬷嬷从地上爬起来,一脸懵懂地来,又一脸懵懂地走。

    “明(日rì)宴会的地点我已经看好了,就在御花园的牡丹亭,李将军卫将军,待会儿劳烦你们带人过去把台子扎起来,歌舞就交给陈大人安排。”

    唐风轻挥了挥衣袖,转头对杜子誉盈盈一笑,“都安排好了,冷王您就安安心心等着郡主过来吧!”

    “别人你都安排好了,那你呢?”

    杜子誉看着唐风轻,这丫头伶牙俐齿,大概是自己很久没有好好教育教育她了。

    唐风轻从眼神里嗅到了几分危险的气息,赶紧把自己的头转过去,“我会做好的分内事,不让你为难的。”

    “嗯!”

    杜子誉点点头。

    “嗯?”

    唐风轻错愕地回过头,他竟然拿还敢和自己“嗯”,难道被自己这下子((逼bī)bī)急了,真的准备造反吗?

    “走!”

    唐风轻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杜子誉拉着往外走去,牵着她的手一直到走回寝宫才松开。

    “你说你会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qíng)的?”

    杜子誉凑近唐风轻的脸,两个人四目相对,都能感受到彼此呼出去的气。唐风轻脸红地低下头,她节节败退的后果就是杜子誉步步为营,最终她老老实实地躺在了杜子誉的(身shēn)下。

    “你干嘛?”

    唐风轻捂住自己(胸xiōng)前,“大白天的,会有人来的。”

    “这宫里最不知(情qíng)识趣的人都在我怀里了,外面的那些人,应该懂得我要做什么。”

    杜子誉一点都不耽搁,一下子脱掉了自己(身shēn)上的衣服。唐风轻看着他精瘦的腰,有些心疼。

    “怎么这么瘦了?”

    “想你想的。”

    杜子誉在唐风轻的鼻子上刮了一下,“你以后要是少让我((操cāo)cāo)心一点就好了。”

    什么叫少让她((操cāo)cāo)心?明明就是他一直让自己((操cāo)cāo)心。先是娶了两个来路不明的女人来气自己,紧接着又是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一纸婚约,明明就是他一直在做过分的事(情qíng),现在竟然恶人先告状。

    “那你以后可以不可以少封一两个王妃?”

    “还要这样说话是吗?”

    杜子誉狠狠地在唐风轻的腰上掐了一下,小惩大诫。

    “不管哪个女人进了这后宫,我心里就你一个。我不

    会让那些女人给我生孩子,能做我孩子母亲的人只有你一个。”

    杜子誉把唐风轻狠狠地抱进怀里,男人结实有力的(胸xiōng)膛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你是想憋死我然后说话不算话对吗?”

    “你要是长在我(身shēn)体里才好,这样我就安心了。”

    杜子誉狠狠地抱了一下她,解了心头的瘾之后才松开,“就算你不在,我也没有让念儿叫过任何人娘。”

    这话唐风轻是相信的,她原本以为杜念再见到自己会有陌生感和距离感,她甚至还悲观地想过杜念会对自己产生敌意。

    但杜子誉把他教的很好,不仅活泼可(爱ài),而且对自己几乎没有抵触心理。杜母那么迫不及待等着自己滚出去,自然不会放过杜念这颗有用的棋子。但杜念一点都没有受到杜母的影响,不用说唐风轻也知道,这里面杜子誉一定做了不少的努力。

    “可这样对那个郡主不公平。”

    唐风轻窝在杜子誉的怀里,他的心跳声让她眼皮子开始打架。昨天晚上光顾着生气,根本就没有怎么睡着觉。

    “明(日rì)我会把京城所有贵族子弟统统请到宫里来,兴许到时候人家郡主就移(情qíng)别恋了呢?”

    当初叶云弦来这里的时候也是这样,险些就和杜子誉在一起的她,最终还是看上了袭王。

    难道叶云国里的公主和郡主都逃不过这样的剧本吗?

    唐风轻勾了勾嘴角,她就知道,不管自己再怎么胡闹,杜子誉都有办法帮自己收拾烂摊子。

    叶云国的车马浩浩汤汤,绵延了五公里之长。这么大的排场杜子誉是没有想到的,更没有想到的是,袭王带来的这些人里,大多数都是商人,这一路上不知道给大周带来了多少的商机。

    杜子誉和唐风轻并肩站在大(殿diàn)前,等着袭王和叶云弦前来。

    “冷王,王妃,好久不见!”

    袭王依旧是老不正经,看唐风轻的时候还不忘眨巴眨巴眼睛,“许久不见,王妃真是一点都没有变,风姿依旧不减当年!”

    “是啊风轻,我们已经好久不见了呢!”

    叶云弦依旧天真烂漫,一见到唐风轻就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能见到你们真是太好了,我们在御花园里设宴等候二位多时,现在过去?”

    唐风轻的话音刚落,眼前就出现一位紫衣少女。紫衣是叶云国富贵的象征,一般不是皇室子女,不是重大场合,是很少有人穿这颜色的。

    今(日rì)叶云弦依旧是一袭白衣,不知道的还以为这紫衣少女是叶云国的领头人呢!

    “婉儿休得无礼!”

    叶云弦显然对这位紫衣少女的举动颇为不满,但对于她的警告,这位紫衣少女也并非放在眼里。

    “姐姐不要急,反正这冷王早晚都要见到

    的。”

    说罢,紫衣少女便向杜子誉伸出了手,“参见冷王(殿diàn)下,小女是叶云国的郡主祝婉儿,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少女嫣然一笑,自认为风姿卓越,无可挑剔,却只换来了杜子誉冷漠地点头。

    “幸会。”

    祝婉儿脸上有些挂不住,那只伸出去的手愣在原地,半天都没有收回来。

    文武百官两国人都在看着呢,唐风轻知道杜子誉的脾气,这手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牵的。没办法,只好委屈自己了!

    “幸会幸会。”

    唐风轻握了握那只尴尬的手,“早就听说郡主秀外慧中百里挑一,今(日rì)一见果然名不虚传。不知郡主有什么才艺?”

    (本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嫡女有毒:冷王爆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296章 祝婉儿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