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多管闲事

    半夜十一点钟。

    王克远从(床chuáng)上坐起来,伸手拿过了放在(床chuáng)头柜上的烟盒和打火机。

    从烟盒里面抽出一支烟,点燃了以后,王克远看向了躺在(床chuáng)上的娄子晴。

    “嗡嗡嗡……”

    自己的女儿有多讨厌王克远,她很清楚,他们怎么会在一起的?

    “你真的是王克远?”

    “是。”

    “你怎么和我女儿在一起?”

    王克远看了眼熟睡中的娄子晴,笑着说道,“你女儿有点事(情qíng)找我帮忙。”

    薛岚了解娄子晴有多讨厌王克远,怎么可能会有事(情qíng)找他帮忙。

    虽然这个理由她不相信,但是也不打算再问什么了。

    毕竟,她就想让娄子晴傍大款,能和王克远在一起,简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qíng)。

    “你是现在来接你女儿,还是等明天我把她送回去?”

    薛岚听完王克远的话,不由愣住了。

    她之所以会给娄子晴打电话,就是因为女儿这么晚不回家担心她。

    可是……这个人毕竟是王克远。

    薛岚早就无数次建议娄子晴去找王克远,是娄子晴一直固执不愿意。

    谁能想到王克远又主动找子晴了呢?

    他会这么做,至少证明他对子晴是有心的吧?

    “我只是想知道子晴是否安全。”薛岚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王总,你……不会伤害子晴吧?”

    “你想多了。”

    王克远说着看了看(身shēn)边的娄子晴,“我宠(爱ài)她还来不及,怎么会伤害她?”

    “那好,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子晴她被我宠坏了,请您多担待她……”

    薛岚拿出壮士断腕的决心,对王克远说道,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至于娄子晴的贞洁问题,她压根就没考虑过,毕竟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了……

    薛岚挂了电话之后,娄振德缓缓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你刚刚在跟谁打电话?”他挠挠头发。

    破产之后,薛岚的一举一动更要在他的监视之内,他生怕自己这个仅有的老婆和别人跑了。

    薛岚的(身shēn)体一僵,虽然说她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娄振德的事(情qíng),但是能让他少知道一些,还是少知道一些。

    自己的事(情qíng),不想让他插手太多。

    “没什么只不过是在给送菜的打电话而已。”

    娄振德本来准备去卫生间的,脚步一停,“送菜的?”

    “你给送菜的打电话干什么?”

    感受到他语气里的怀疑,薛岚干脆起(身shēn)。

    “当然是让他给我留一些新鲜的菜,还能因为什么。”

    说完她转(身shēn)去了厨房,她以为这样便能结束和娄振德之间的谈话。

    没有想到娄振德去了卫生间,洗了一个澡之后,没有回卧室,而是来到了厨房看薛岚做饭。

    他斜靠在门口,紧盯这里来来来回回忙活的(身shēn)影,这女人对自己有秘密。

    本来他都无所事事,靠酒精度(日rì),但是最起码的智商还是有的。

    况且这么多年他是了解薛岚

    (性xìng)格,她一说谎,眼神就会不自觉的躲避。

    这点细微的表(情qíng),他还是能够可以看出来的。

    “岚儿,我觉得你没有对我说实话。”

    薛岚听着他这一声昵称,简直就是要快吐了出来。

    他从来可没有这么叫过自己,今天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她的心里暗自冷笑,她已经不是年轻的时候了,不会再因为这三言两语的好话就会被哄住。

    “我能有什么秘密。”

    “不对,你说咱们家现在还有什么秘密。”

    按理来说,让娄子晴和王克远在一起,这本来也是娄振德所希望的。

    但是薛岚之所以这么背着他,就是不想让自他掺和到自己女儿的事(情qíng)上来。

    她是娄子晴的母亲,虽然会向着她的。

    可是娄振德却不一样,他只在乎娄子晴的利用价值,利用起她来,没深没浅的。

    况且,她和娄振德的关系也不过就是盖着一层遮羞布而已。

    凭什么要让他干涉,自己女儿的事(情qíng)。

    她说这话,娄锦德自然是不相信的,否则的话,他也不会依然依靠在门旁。

    薛岚却是在他的目光里不惊不慌,继续做的是自己的事(情qíng)。

    娄振德的怀疑,她早就已经习惯了,越是无能的男人,越是喜欢怀疑自己的老婆,这果然就没有错,。

    可能他现在也意识到自己一无所有,真怕薛岚娘俩丢下他。

    这样的话,他连活都活不下去。

    娄振德顺手拿来刚刚洗完的一根黄瓜,在那里咔嚓咔嚓的嚼了起来。

    “对了,娄好晴去了哪里,怎么还没有回来。“

    凭直觉,他也能够猜测到薛岚的秘密,一定是和娄子晴有关系的,这个娘俩一定在背着自己在计划着什么。

    否则的话,薛岚的目光,怎么始终不肯与他对视上。

    终究,他还是问到了娄子晴的头上。

    薛岚边把剩饭倒进垃圾桶里边说,“娄子晴,她说晚上去同学家睡了,就没有回来,孩子大了这么小的事(情qíng)难道还做不了主吗?”

    这明显就是在怪罪娄振德多管闲事,可是娄振德也不介意。

    “我自己的女儿,我当然要问问她的。”

    薛岚担心娄振德再追问下去,起(身shēn)把他往外推了一推,然后把厨房的门关。

    “你不要站在这里了,看得我紧张,你去桌子旁等着吃饭吧。”

    娄振德细嚼慢咽地嚼着嘴里的黄瓜,又轻轻把厨房的门打开。

    薛岚又感受到他的目光,在她的心里,娄振德还不如去喝一些酒,他醉的时候总没有清醒的时候烦人。

    “娄子晴现在就是在努力的找工作啊,听说已经找到了工作。”

    娄好德还是第一次听到娄子晴找到工作的消息,他嚼着黄瓜的嘴一停。

    “真的吗?真的找到工作了,你没有骗我吧?”

    薛岚看着他的冷笑出来,他就这么不相信自己的女儿吗?

    “娄子晴能够找到工作,这是

    什么稀奇的事(情qíng)吗?总会有一家公司适合她的,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薛岚尽量说得风轻云淡。

    “那不错,看来我们家又会多增加一笔收入。”

    娄振德一根黄瓜已经吃完,把黄瓜尾巴隔空往垃圾桶里头为一投,未中。

    不过他却抱着肩膀继续靠在门旁,也没有要捡起来的意思。

    薛岚见到这一幕,马上弯下腰捡起黄瓜尾巴,心里暗自咒骂,真是个多事的男人,这种男人留着他还有何用。

    “她在哪里工作?是做什么的?”

    “不知道。”她真的不想在与娄振德聊下去,只能冷冷的开口。

    娄振德脚步越来越近,从后面抱住薛岚。

    “岚儿,你不要对我这么冷漠,我只不过是想打听一些我们女儿的事(情qíng),你这个态度对我是什么意思?好像我不是她的亲生父亲一样。”

    如果他不是娄子晴的亲生父亲,那简直就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qíng)。

    那样的话,她也不会把娄子晴送到王克远的(身shēn)边。

    薛岚只是一脸冷漠地掰开他的手,”你不要在这里打扰我,我还要做饭,你难道不想吃饭了吗?”

    比起和娄振德聊天,她真的更喜欢安安静静的一个人在这里干一些活儿。

    娄振德被推开之后,干脆搬了把椅子坐到厨房。

    他也不怒,也不恼,就这样平平静静的留在薛岚的(身shēn)边。

    刚喝完酒,头晕晕沉沉的,这个时候他不想发作。

    但是却以一种软磨硬泡的方式,不肯离去。

    “工作的事(情qíng)既然已经解决了,那么下一步就是娄子晴的婚事,这件事(情qíng)我觉得还是拖不得,她年纪也不小了,也该嫁人了。”

    背对着娄振德的薛岚嘴角一丝冷笑,暮地出现在脸上。

    娄子晴不小了,他知道自己的女儿今年到底多大吗?

    只不过是到了,用得上的时候罢了。

    有的时候她真的怀疑自己,给娄子晴找的这个父亲到底是对还是错?

    “孩子的事(情qíng),她自己会抓紧的,我们就不要跟着((操cāo)cāo)心了。”

    “我亲生女儿的事(情qíng)我怎么能够不((操cāo)cāo)心,我不是也想帮助她把把关吗。”

    薛岚没有说话,剁菜的声音几乎覆盖了娄振德说话声。

    她就是故意的,不想听到这个男人说话。

    当然她也好似没有听见一样,沉默不语。

    娄振德倒是竟自说了起来,“最好啊,娄子晴也能够像娄艺琳嫁给奕仁一样,嫁个那么好的人家,这样的话,我们两个后半生都不用愁了。”

    没有办法,他现在一无所有,女儿是他手里最后的筹码。

    可以说的上他后半辈子的幸福全都寄托在娄子晴的(身shēn)上,自然是要过问她的事(情qíng)。

    自己说了几句,反倒问薛岚,“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在说什么?是你也同样不不关心女儿的事(情qíng),还是你们两个背着我,在悄悄的做什么?”

    他绝对不相信,薛岚对娄子晴的

    事(情qíng)不管不问。

    这女人没有那么单纯,显然是有什么事(情qíng)在瞒着自己。

    薛岚把切好的菜,放到盘子里。

    “我可没有什么瞒着你的事(情qíng),只不过是孩子大了,她一般的事(情qíng)也不会让我知道。”

    娄振德撇嘴,明显就是在骗人。

    他转(身shēn)回到客厅,拿起薛岚的手机,仔细的翻看了一下通话记录。

    这几天她不仅给严俊涛打过电话,还给王克远打过电话。

    而且刚刚那个电话,根本就不是给什么送菜小哥打的。

    明明就是在与王克远通话,他脸上的表(情qíng)渐渐不解起来。

    这有什么好背着自己的,他又不会拒绝让他们联系,甚至高兴还来不及。

    放下手机,他又回到厨房,准备试探一下薛岚。

    “岚儿,你实话实说,你希望我们的女儿嫁给一个什么样的人?”

    “嫁给一个脾气好一点,不喝酒的人吧。”

    显然他听得出来,这话就是在讽刺他。

    不过娄振德并不在意,即便是她这个样子,那有什么关系。

    “你实话实说,你最近是不是与严俊涛和王克远联系了。”

    薛岚一愣,难道他刚刚听到了自己与王克远的谈话。

    不过她也没有反驳,她知道娄振德这么问,一定是有缘由,不然他不会无缘无故提起这两个人。

    “没错,我就是与他们联系了,那又能怎么样?难道我不应该为女儿的婚事着急吗?”

    她这实在是有点(欲yù)盖弥彰,娄振德笑了一笑。

    (本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帝少专宠:娇妻,别放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百五十三章 多管闲事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