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性命控制

    张子姍装的(情qíng)深意切,“我并没有和他有什么交易,只是借住他完成我的计划而已。”

    看来她是准备在自己的面前装到底了,“张子姍,我从来没有想过你是这样的人。”

    看来他从前真的是小瞧这个女人了,能够进行这样一个周密又庞大的计划。

    她的目的绝对不仅仅要把自己永远留在她的(身shēn)边。

    这次不过是她计划的一部分,往后是什么?他想不出来,也根本都不敢想。

    可是张子姍却是一把抱住奕政,“阿政,我知道你还是因为那件事(情qíng)怨恨我,但是没有办法,我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太在乎你了,你绝对要相信我,我对你是绝没有二心的。”

    奕政的脸上苦笑了一下,经历了这么多,谁什么样子,难道他还心里没有点数吗,这个家里就没有一个让他省心的。

    “张子姍,你确定要嫁给我,这是你想要的生活吗?”

    他的眼睛死死盯着张子姍的眼睛,那目光里的深意不见底,这样的目光让张子山有些惧怕。

    她微微地咬了下嘴唇,不过还是马上坚定地回答道。

    “是的,我确定我要嫁给你。”

    接着她又死死的抱住奕政,这是她的计划,她绝对不能就此罢手。

    奕政放声冷笑起来,“计划这么大一个(阴yīn)谋,你也真的是煞费苦心,兜了一圈,还在媒体面前演戏,看来你的心愿马上就要得逞了。”

    她知道自己在媒体面前那些视频,奕政一定都已经看过了。

    也许就是这个样子,他才会对自己现在这么防备吧。

    这个时候奕政突然间想起来什么,“对了,我回家之后,怎么没有见到我的母亲,她怎么没有来接我?”

    他只不过是后知后觉得自言自语,这话却让张子姍警惕起来。

    难道她现在要告诉奕政,是自己把他的母亲又送进了派出所吗?

    不过显然奕政既然都已经回来,这件事(情qíng)也是瞒不住的。

    反正他早晚是要知道的,那还不如从自己的口中知道。

    “事(情qíng)是这个样子的,阿政你千万不要着急,听我慢慢说。”

    见张子姍这么一说,奕政就意识到自己的母亲可能出了什么事(情qíng)。

    他马上愁眉紧锁,目光也焦急起来。

    “你快点儿说,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qíng)?”

    张子姍一脸为难,“事(情qíng)是这个样子的,你在被抓起来之后,你的母亲,她......她就想灭我的口,可是显然失败了,而且这件事(情qíng)后来也被警察查了出来,所以她现在被警察带走了。”

    “什么?”奕政吓的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没有想到他刚刚逃出那个地方,自己的母亲又进去了。

    可是母亲毕竟(娇jiāo)生惯养的,而且年纪又大了,怎么能够受得了监狱那种那种环境。

    “张子姍,你这个疯女人,你刚刚把我送进监狱,现在又想把我的母亲送进去。”

    他一把拽过张子姍的手腕,抓的她生疼。

    张子姍修眉秀眉紧蹙,“阿政,你不要这个样子,快放开我,你不要激动,你放心吧,你母亲不会有什么事(情qíng)的。”

    算来,算去,这件事(情qíng)不还是都在她的控制之中。

    奕政一听这话,马上眯起双眸,紧盯着张子姍的眼睛。

    他明白了,他终于明白了,这个女人就是想把自己和自己母亲的(性xìng)命都死死的攥在她的手里。

    他看着张子姍的目光也随之恶毒起来,“你这分明就是想把我们母子两个控制在你的手里,说,你到底有什么意图?你到底想把我的母亲怎么样?”

    张子姍的目光也越来越凄惨,甚至好像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一样。

    看着她那个样子和在媒体前装的没什么差别,奕政的怒火更加旺盛。

    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目的,为什么就是偏偏选中了他们母子两个人。

    “是不是奕仁派你来的?”他继续补充道。

    张子姍红着眼圈开始疯狂摇头,“不,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我和奕仁还没有任何关系,其实这件事(情qíng),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做的,只不过是把那些线索提供给警方而已,是警方查在她的头上的,我有什么办法。”

    她知道阿政最讨厌别人伤害他在乎的人,所以自然不敢承认是自己亲手把蒋媛萍送进去的。

    不过这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奕政也是半信半疑。

    “你告诉我,我母亲现在(情qíng)况怎么样了?快点说。”

    “这,这我也不知道,她只是被警察带走了,不过为了你我会和警察说明的,不会再追究她的事(情qíng)。”

    奕政一下子把张子姍按在沙发上,那目光好像吃了她一样。

    即便是他们那么陷害自己,他都没有这个样子。

    “我知道了,你就是想要((逼bī)bī)我成婚,把我放出来之后,怕我反悔,又把我的母亲抓了进去,来威胁我对不对?我这真是环环相扣。”

    他的语气里冷得像加了冰碴子,从这个视角看过去,张子姍甚至还觉得他这个样子格外帅气。

    也许是她料到了,奕政一定不会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情qíng)来。

    也就没有那么担心,不过她还是装作一脸惊恐无助。

    “你不要担心,你不要担心,这件事(情qíng)我一定会和警察解释清楚的,绝对不会让母亲去坐牢的。”

    “事(情qíng)发展到今天这个样子,我还能有什么办法,我有什么可担心的,难道我还能有什么可以改变的吗?”

    他终究是保护不了所有的人,保护不了娄艺琳,保护不了自己的母亲,就连他自己也要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为什么?他的人生究竟是如何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

    “阿政,你这个样子,我看着实在是既心疼又害怕,你只不过是和我成婚而已,完全没有必要这么绝望的。”

    张子姍见奕政这个样子,内心有些隐隐的不

    快。

    难道娶了自己,对于他来说就是这么痛苦的一件事(情qíng)吗?也值得他疯成这个样子?

    奕政摇了摇头,“我没有选择,我根本就没有选择,好吧,那就如了你们的心愿。”

    张子姍想要再说些什么,可是奕政已经转(身shēn)离开。

    出了房间奕政还是恢复了一脸平静,就像刚刚的那些事(情qíng)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只不过他的目光更是沉静,沉静的可怕,沉静的像什么都没有一点希望。

    一见他们出来,娄艺琳率先走上前去,她从张子姍的脸上可以看到泪痕。

    难道说他们两个刚刚吵架了?奕仁见娄艺琳这么关心他,显然有些不安。

    他一把拽住娄艺琳,不过还是没有拦住娄艺琳开口。

    “你们两个怎么了?是不是吵架了?”

    她这话问得让张子姍很是不快,他们两个到底怎么样和她有什么关系?

    她至于这么关系吗?别忘了自己现在才是阿政的妻子。

    而且她的丈夫也在她的(身shēn)边,怎么能奕忍他这个样子,关心别的男人。

    她重重的看了奕仁一眼,眼光意味深长。

    仿佛是在说管好你的妻子,随后她又马上挡在了奕政的(胸xiōng)前。

    “没什么事(情qíng),只是我们两夫妻好久不见,太过激动叙叙旧而已,大嫂就没有必要这么担心了吧。”

    娄艺琳明显感觉自己被噎了一下,她问这话也没有别的意思,只不过是担心阿政的状态而已。

    自从出了监狱之后,她就感觉奕政整个人像变了一样,沉静的让人心里发毛。

    她尴尬的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不过是担心你们两个而已,看阿政的状态好像还没有完全恢复。”

    “这大嫂你就放心吧,我会帮助阿政快点恢复过来的,这应该不是你担心的事(情qíng)吧。”

    尽管奕仁不想让娄艺琳对阿政的事(情qíng)问东问西的,但是看着张子姍这么噎娄艺琳,他的心理也很是不快。

    他一把搂住娄艺琳,把她搂在怀里。

    “我这个老婆就是心地善良,喜欢管别人家的闲事,老婆,我们走吧。”

    他可不想让娄艺琳再继续和他们夫妻两个纠缠下去。

    娄艺琳无奈,只能转(身shēn)离开。

    这个时候,奕政突然在她的背后开口。

    “奕仁,你把我的母亲怎么样了?”

    奕仁马上站定,什么他的母亲。

    这个事(情qíng)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他不去问他的老婆,反倒是问起自己来了。

    他转过头,一脸与自己毫无关系的样子。

    “哦,你是说母亲啊,母亲她被警察带走了,还没有回来。”

    看着奕仁这幅满脸轻松的样子,奕政就知道这件事(情qíng)一定和他有关系。

    “那他什么时候会被放出来?”

    娄艺琳看看奕政,又看看奕仁,不明白他们两个在说什么。

    难道蒋媛萍被带走,和奕仁也有关系吗?

    她甚至开始怀疑(身shēn)边这个男人,

    他到底还有多少事(情qíng)是自己不知道。

    奕仁却想把自己置(身shēn)事外,“这件事(情qíng)吗......如果你想让我去警方那边打听打听的话,我也可以帮你。”

    娄艺琳就知道奕政不会这样,无缘无故问奕仁这件事(情qíng)。

    随后她也马上发问,“你们兄弟两个在说什么?为什么一句话我也听不懂?”

    张子姍冲上前起来,不想让他们再讨论这件事请。

    这件事(情qíng)说来说去,还是和她有关系。

    “好了,这件事(情qíng)就让我去打听吧,也不要麻烦大哥大嫂了,阿政这件事(情qíng)就交给我吧。”

    她摇摇奕政的胳膊,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奕政顿了一顿,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反倒是娄艺琳一头雾水,她怎么总感觉这三个人之间好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好像所有人都知道,只有她不清楚一样。

    奕仁自然一眼也看到了奕政,同时也能感觉到娄艺琳的僵硬。

    他这么小心眼的人当然立刻不高兴了,拉着娄艺琳向里走。

    “不好意思,我跟你大嫂去约会了,没有时间陪你。”

    娄艺琳默默看了奕仁一眼,再看看奕政,接着默默低下了头。

    不知为什么,此刻面对奕政,她心里竟然有了一种负罪感,终究是没有拦住奕仁伤害他。

    她为难的模样,奕政自然看的清楚。

    缓缓走过来,他对奕仁微笑道,“大哥客气了。”

    “你跟你未婚妻那边商量的怎么样了?我听她的意思,下个月就像办婚礼呢。”

    (本章完)

重要声明:小说《帝少专宠:娇妻,别放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百五十一章 性命控制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