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你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那你和我说这件事做什么?”重虎斜睨着薛子宁问。

    没人规定你管那么多做什么?

    真是个事儿((逼bī)bī)。

    重虎的神(情qíng)变化和她的心理活动一致,看得薛子宁眼角直跳。要不是这家伙抱了条大腿,打死她的,都能组成一个团。

    这是一个又怂又苟还特么特别((贱jiàn)jiàn)的不祥之王!

    妈的,真的好想打死她!

    但是,她有大腿啊……

    “阿缘说这件事不对劲,所以我才想和你打听下,毕竟你认识的不祥之王多。”薛子宁只好一脸漠然的说道。

    “鹤灵姬?”重虎闻言一愣,她是知道薛子宁嘴里这位“阿缘”的。

    据说这“阿缘”本名耕缘,早年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放着好好的人不当,也放弃了耕家传给她的血脉天赋灵根,成了一个白天是妖鬼,晚上才是人的诡异存在。

    原本这么一件事,也不会让她记住。

    毕竟在大黑天,奇怪的人和事儿有很多,只是一个人变成了一种诡异存在,没什么好在意的。

    让重虎记住并且一直在意于心的,是这位“阿缘”成为鹤灵姬时,说的那一句她走了七步所成的诗。

    “不愿做人愿做鬼,拢棋坐谈鬼狐听。”

    那一句诗形成了后,居然惊动了一位殁!

    那是大黑天最为神秘的一位殁,三位殁中,紫尊是最不神秘的,时不时就可以看到这位冒泡。静主虽然很神秘,但也并不难见,只要是不祥之王,都有机会见到这位静主。

    往(日rì)里负责管理他们这些不祥之王的,也是这位静主。

    而第三位殁,是最为神秘的,从没有人见过这位,便是当初三位殁算计那气焰滔天的大摩僧时,这位殁也没出面。

    但在鹤灵姬成诗后,那位殁却出现了。

    也是那时候,他们才知道,这第三位殁,是一只九尾天狐。

    虽然有着一位殁的青睐,但鹤灵姬最后没有成为不祥之王。毕竟踏入拘级要是那么容易,这天下间也就不会有那么多虎级了!

    事实上,便是虎级也不多。

    这天下大多数妖鬼,都只是蛇级。

    虎级,这么多年积累下来,可能也就几百个!

    没人知道那是为什么,便是不祥之王也不清楚,只知道大黑天的很多妖鬼,都徘徊在虎级边缘。

    不然的话,就凭人族那几个无宁,能和他们不祥之王相抗衡?

    以为各个都是大摩僧不成?

    大摩僧只是唯一的例外!

    重虎在沉思。

    如果是薛子宁,她完全可以不给面子,反正她得罪的不祥之王够多,再多一个也无所谓。但是要是那位鹤灵姬的话,重虎就得斟酌一二了。

    毕竟那位鹤灵姬,可能是她一样抱大腿的。

    虽然鹤灵姬不是不祥之王,但是在殁眼里,其实不祥之王和蛇级妖鬼,区别真的不大,都是一指头按死的货。

    这是某位殁和她亲口说的。

    她那时候可是被打击惨了!

    片刻后,重虎开口道:“这件事我可以帮你问问,不过他们说不说就不好说了,反正我只能肯定他们赶我走的几率比较大。”

    面无表(情qíng)的薛子宁:你可真有自知之明,其实我也想赶你走!

    要是他的“阿缘”想找这位问问,他脑子有病才想把重虎给请过来!没看这家伙那说话的语气吗?

    抱大腿了不起啊!

    好吧,抱大腿还真了不起,反正他是不敢惹。

    谁头铁谁去惹吧!

    “说起来,鹤灵姬为什么打听这件事?你们自己不就可以去看看吗?”重虎这会儿很诧异的问道。

    毕竟这种事(情qíng),(身shēn)为不祥之王的薛子宁,随便打发一个妖鬼去打听一下,不都很容易?

    更何况,这些不祥之王手底下,还有一些活人为他们卖命的,其中不乏修行中人,让就近的人去打听不也行?

    “虎级妖鬼在那个果园,已经失踪了两个。”薛子宁微微摇头道,一开始听到这件事,他没在意,因为他的阿缘好奇,所以阿缘派了一个妖鬼去看看,然后……自然是有去无回。

    于是,薛子宁便亲自派妖鬼过去,但都是一去不复返。

    并且其中一个妖鬼,还是当地附近的一个虎级妖鬼!

    那个妖鬼曾经出(身shēn)道门,很不可思议的百年就成为了虎级妖鬼,要不是后来寸步不前,不少不祥之王都要觉得这位会成为新的一位不祥之王!

    然而,他的命令才刚传过去,他就听到了消息……

    那个虎级妖鬼盘踞的死城崩塌,被掩埋在积雪中,而那个虎级妖鬼,只剩下些许魂魄消散所残留下来的气息。

    这让乍一听到消息的薛子宁内心愧疚不已,没想到这个虎级妖鬼对他这么忠心,才一接到他的命令,就立马去查看,然后直接魂飞魄散了。

    于是,薛子宁又派了一个虎级妖鬼。

    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

    也没了。

    虎级不行,那么只能拘级了……

    只是,他不敢动(身shēn)前去!

    因为那是大摩僧的地盘。

    前不久,他得到消息,大摩僧被殁算计,沦为不祥之王,但是没有归位,并且在坤灵府消失无踪了。

    毫无疑问,大摩僧是躲了起来,而且多半就在坤灵府。

    大摩僧那对不祥之王来说,震慑力只比殁来得低。尤其是薛子宁,对于大摩僧的畏惧,还在殁之上。

    因为当年他是亲眼看到大摩僧炼杀了一个不祥之王!

    而且是比他强很多的不祥之王!

    那位不祥之王只撑了一天一夜,便在大摩僧的手中,化作魂力被大摩僧吞噬了。

    换作是他,可能连几个时辰都撑不住……

    这让薛子宁如何不畏惧?

    这也是当初鹤灵姬去坤灵府的莲花寺,薛子宁愣是没敢跟着一起去,那寺里面被封印的那个玩意儿,老吓鬼了!

    这让不少妖鬼当时都(挺tǐng)奇怪的,因为往(日rì)里,以不祥之王薛子宁对鹤灵姬的在意程度,往往是鹤灵姬到那儿,薛子宁就到那儿。

    见过那副场景的人,都清楚薛子宁对鹤灵姬的那种讨好程度。

    简直就像是在“((舔tiǎn)tiǎn)”一样。

    虽然在他们看来,鹤灵姬确实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但是也没必要这样吧?

    以薛子宁的(身shēn)份,想要漂亮女人,还不是唾手可得?要有多少有多少?普天之下,有几个敢拒绝?

    也因此,在幽冥界,一直都有不祥之王薛子宁是个痴(情qíng)种的说法。

    他们把薛子宁的这一举动,当成是太过喜欢鹤灵姬了。

    重虎听完薛子宁的话,不由沉默,难怪薛子宁会找他打听了,这个果园看来是真得很有问题啊!

    想到她和大摩僧的交易,她正好要去坤灵府问问大摩僧,说好的给她的好处呢?怎么不见了?

    至于薛子宁让她打听的,她要是实在问不出来,那么她就自己去看看。

    毕竟她是拿了薛子宁好处才来的。

    不管怎么说,先去一趟,就算什么都没看出来,也没找到那个果园,她瞎编起来,想来可信度怎么也会有的!

    这种事(情qíng),糊弄一下就行了嘛!

    ……

    重虎一走,在薛子宁(身shēn)边,就多了一位妙曼的佳人。

    嘴唇鲜红,格外具有魅力,眉眼如画,一颦一笑,无不抚人心弦。一头有些诡异的绿色长发披散着落下,直到她的脚边。

    她就是鹤灵姬。

    昔(日rì)的耕家长女——耕缘,也是耕烟的姐姐。

    “重虎王答应了吗?”鹤灵姬看了一眼薛子宁,柔声问道。

    薛子宁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我答应你的,什么时候没有做到过?”

    “那谢谢你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薛子宁神色一振道。

    鹤灵姬闻言,微微点头,不过眉宇间还是难掩忧色。

    薛子宁见状,便赶紧问道:“怎么了?阿缘,还因为你妹妹的事(情qíng)不开心吗?”

    鹤灵姬闻言点了点头。

    当(日rì)她去坤灵府的莲花寺,故意带着她“女儿”去,本想嘲弄一番莲花寺,不过最终没有嘲笑成功,反而被莲花僧另外两个活泼无比的女儿秀了一脸。

    于是,气愤之下,她直接带走了意外在莲花寺发现的耕烟。

    她虽然不在意亲(情qíng),但是在见到已经成为妖鬼的耕烟后,还是很开心的。尤其是耕烟现在是妖鬼,让她有了那么一些认同感。

    耕烟一开始见到她也很开心,但是在薛子宁的洞府住了一阵子后,却是总想离开。

    而且离开的原因鹤灵姬也知道,是不想看着她女儿吃人。

    她的女儿夭折后,薛子宁为了讨好她,耗费了很大一番心力,才在保证她女儿记忆的(情qíng)况下,将她女儿化为了一具尸鬼。

    而在成了妖鬼后,她女儿便开始害人了。

    鹤灵姬对此,也不阻止。

    但是耕烟却受不了。

    种了殁毒后,耕烟其实一开始都在竭尽全力的避免自己想要去害人,但殁毒连大摩僧都能侵蚀,更何况耕烟?

    不过在遇到大摩僧后,大摩僧忽然有一次露出了慈悲的神(情qíng),给了她一样东西,说自己用不到,但是她用得到。

    她使用了后,魂体顿时受创,差点魂飞魄散,也是那时候谈陌见到她,耕烟是那样一副憔悴无比的神(情qíng)了。

    一开始耕烟以为大摩僧耍她,觉得这个老和尚太可恶,但从那以后,耕烟却逐渐发现,她虽然已经成了妖鬼,体内殁毒还在,但她的意识正在恢复,她不会再生出吃人的念头来了!

    只可惜,没能等她好好谢谢大摩僧,她就被她姐姐带走了。

    来到这里后,耕烟亲眼见到自己那个本该是自己侄女的尸鬼吃人,这叫她如何受得了!

    一开始,耕烟是立即和她姐姐鹤灵姬说这件事,想让她叫她女儿不要再害人了,然而耕烟却从她姐姐嘴里听到——妖鬼不害人?怎么怎么还是妖鬼呢?妹妹你可真会自欺欺人呢!

    从那一刻起,耕烟就明白。

    这已经不是她以前熟悉的那个姐姐了!

    从她姐姐放弃耕家(身shēn)份那一刻起,她姐姐就已经完全变了!

    明白这一点后,耕烟才想离开。

    可是鹤灵姬觉得自己妹妹眼下成了妖鬼,那么和她一样了,更何况还是她以前的妹妹,怎么能离开她呢?

    鹤灵姬的掌控(欲yù)一直以来都是很强的。

    “小烟还是想走,她不想在这儿。”鹤灵姬有些伤心的说道。

    这让薛子宁心中一疼,恨不得去好好教训一顿不懂事的耕烟,但是想到耕烟认识大摩僧这件事,薛子宁就赶紧压下这个念头。

    惹不起,惹不起!

    更何况,再怎么说,那也是鹤灵姬的妹妹不是?

    他再怎么说,也是姐夫对吧?

    姐夫怎么能揍小姨子呢?

    于是薛子宁就好言开解起了鹤灵姬,没一会儿鹤灵姬就被他逗开心了,她想了想,叹口气道:“小烟既然想走,那么就让她走吧。”

    “这样也好。”薛子宁点了点头。

    随后不久,耕烟听到自己姐姐肯让她离开的消息,还有点不太确信,但当即就欢天喜地的离去了。

    她早就不想待在这个鬼地方了!

    而就在耕烟离开不久后,鹤灵姬就让人传出消息说:耕家的耕烟成了妖鬼,还准备去害耕家人,好修行成虎级。

    她想看看,自己的妹妹在被人追杀,想要镇杀她后,她还不会觉得自己是个人,而不是妖鬼呢?

    “妹妹啊,希望你到那个时候,还想着不能害人,那可真是太有趣了呢,嘻嘻。”鹤灵姬自言自语着,笑得很是花枝招展。

    在她的(身shēn)边,有一个皮肤苍白,嘴唇也很鲜红的小女孩,目光转动,惨绿之色弥漫在眸间。而她的(身shēn)上,一股歹毒的尸气无比浓重。

    这不是普通的妖鬼。

    如果让她体内的尸气扩散出去,并不比当年的梁祝二鬼效果差,甚至还要恐怖。

    小女孩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她其实一点也不想认母亲,不过这个女人很强,对她也很好,那么叫她母亲也无所谓。

    因为她不叫就会被打。

    那个可怕的不祥之王完全是这个女人的奴仆一样,什么事都听这个女人的。

    想了想,她从口袋里掏出一样血腥无比的东西,低头啃了起来。

    她喜欢吃生的。

    ……

    月光下,谈陌望着窗外的雪,在思考一个问题。

    最近来这地方的妖鬼,好像多了不少。

    虽然在他施展万化魔经后,魔经的魔意释放后,那些妖鬼毫无抵抗之力,但是也让谈陌有些费解和不安。

    于是,他有了一个决定。

    “王妃把小郡主打发到这儿,只是因为此地人烟稀少,没有过年氛围,小郡主因此会意识不到要过年,所以我带她去差不多人烟稀少的地方就好了。”谈陌不知道哪里有这样的地方,但是好交友的猪妖一定知道。

    在谈陌找来猪妖后,猪妖一听自己可以回那个洞府泡茶看雪了,顿时开心不已,连忙为谈陌指了一个人烟稀少,但是翻过山就有一座县城可以采买的地方。

    至于恐怖果园的事(情qíng),猪妖也听说了,不过嗤之以鼻,因为他知道真相,所以并没有多少恐怖感,甚至还在心底暗笑那些妖鬼的愚蠢。

    (身shēn)为妖鬼,还在传鬼故事,岂不是好笑至极?

重要声明:小说《诡秘世界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367、你很快就笑不出来了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