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金蟾过山阴(2)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天工匠人 书名:阴倌法医
    癞痢头不是不饿,而是饿极了、馋极了。收起先前女人给的包子,不是为了装腔作势,是想带回家给老娘虎婆子尝鲜。

    他当即不管三七二十一,把第二个大包狼吞虎咽下去,正要替女人‘指点迷津’,雨竟骤然小了下来。

    那女人无声的笑了笑,迈脚就往前走。

    癞痢头一看她走的正是回自己家的方向,连忙跟了上去。

    毕竟雨还没停,要他没皮没脸的在雨里路上跟人搭话,也不可能。

    {如今的癞痢头已经有了‘自知之明’,自嘲说,那时他早因为自己这张嘴,把临近自己家市集上的人都得罪了,所以遇到女人的那个集市,离家差不多有十多里地。}

    要想回家,癞痢头倒是能抄近路,可经过那近路的时候,前面走的女人却没有改道的意思。

    癞痢头是穷刁了,心想我本来就是糊弄人为生,用不着为了两句虚话绕远,当即故意落后几步,抹脚就往近路走。

    才刚走出一步,(身shēn)后就猛然传来那女人声音:“你要非得抄近路,你这小命可就难保了。”

    “啥意思?同行?”癞痢头转过头,狐疑的看着对方。

    这女人除了一双眼睛分外灵动,姿色平庸,穿着更像个农村妇女,怎么看也不像是‘走江湖’的,而且从古至今,也没听过有女的抛头露面给人算卦啊。

    女人没再说话,眼盯着那‘近路’看了一会儿,突然像是改了主意,“也成,不走这边,你也不知道天高地厚。”

    癞痢头的近路,是一片树林子。一见女人大步走了过去,那还不赶紧跟上前。

    这回他心里更犯嘀咕起来,这女的怎么就比自己还神叨呢?

    一犯嘀咕,就更仔细观察起女人。

    这一仔细看不要紧,看到女人缺了一块儿的那只耳朵后面,竟又看出些蹊跷。

    他加紧两步,追上女人,仍还捏着腔调说:

    “金蟾过山(阴yīn),命在心尖担啊!”【…¥(爱ài)奇文学.iqiwx. &~最快更新】

    女人停下脚步,也不转头,漫不经心的说:“你这就开始替我算卦了?”

    癞痢头心里没底,嘴上却硬,“你可能听不懂我说什么,可要是我说,你三步一坎、五步一难,总是真的吧?”

    女人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抬头看了看天,接着往前走。

    癞痢头追着她说道:“你是劫难不断,那万事就必须得小心。就比如说今天,你应该趋五行之金,避五行之水、火、木……”

    女人猛地停住脚步,扭脸瞪着他。

    癞痢头急着往下说:“你下雨天出来就不对,要是钻树林,肯定得遭火灾!”

    女人又抬头看了看天,又继续往前走,口中低声说了句什么。

    前头癞痢头没听清,后面却是说:

    “算了,谁让我欠了债呢。”

    {下雨、穿树林、遭火灾……听癞痢头说到这些,我都想骂街。所以,我自然而然的想到,那个女人前半句肯定是小声骂脏话。但这‘算了,谁让我欠了债’,可是有点耐人寻味了。}

    癞痢头本来是想糊弄着把白拿人包子的事变得‘冠冕堂皇’,可据他所说,他是越看那女的,越觉得不对头。

    最后一次追上女人和其并肩,他干脆就伸手拦住女人,“你不能再往前走了!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要再往前,真进了这树林子,就肯定得应了你的面相,进去一步伤、两步残、三步命归天!”

    女人猛地转过(身shēn),抬手狠狠给了他一巴掌:“你闭嘴!”

    “啪!”

    这一巴掌结结实实把癞痢头给打愣了。

    然而女人的巴掌并没有收回去,而是一把抓住他肩领,狠狠朝着眼前的树林子里甩了过去。

    下雨泥地本来就滑,癞痢头脚下不稳,硬是一头栽进了林子里。

    不等他爬起来,就觉(身shēn)后一(热rè)。

    他感觉像是有个人扑在了自己背上,可偏偏这人的分量很轻。

    他急着想要扭脸,可才一转脖子,就听“砰”的一声炸裂的声音!

    这声音不算太响,但十分空旷,而且分辨不太清方向。

    但是,几乎是声音响起的同时,癞痢头就觉头顶中间猛一(热rè),像是有什么东西,贴着头顶飞了过去。

    跟着癞痢头就听到“砰砰、啪啪”好几声响,而且每一下都差不离是在自己个上面穿过……

    癞痢头当时完全吓懵了,等到稍许回过点神,就听一个粗犷的男人声音大声道:

    “他没事!就头皮被子弹扫到了!”

    癞痢头猛一惊,才觉前额中间有些温(热rè),不像是雨水流淌下来,用手一抹,凑到眼前一看,居然一手的殷红!

    ……

    听癞痢头说到这里,停下了话头,我急着问:“然后呢?”

    癞痢头本来说的很是激扬顿挫,这时却有些臊眉耷眼,抬起眼皮看了看我,“你拿我当弟兄,我就不跟你吹牛皮。我……我有点晕血,当时就吓晕过去了。”

    “后来呢!”

    我算是好脾气了,老古年纪虽然大,但脾气绝不好,听癞痢头关键时候卡壳,他是连巴掌都扬起来了。

    相比老古,白晶的反应更激烈,也更粗暴,直接一把薅住了癞痢头稀疏的头发,(胸xiōng)口剧烈的起伏不定:“快说!接着往下说!”

    癞痢头被她抓的疼了,挣脱不了,急道:

    “是逃犯!我是事后才知道的,一个逃犯,被公`安围进那个树林子了!那是个杀人犯,手里有个‘tu ao’!公`安一早就设下包围圈了,可没人想到当天雨下那么大!逃犯想借下雨往外跑,公`安想借下雨,往里包抄!我和那女的刚进树林子,两边就开火了!为了不打草惊蛇,公`安没拦我和那女的。那goude逃犯失心疯了,听见动静就开qiang……”

    “呼……”

    我一下靠进驾驶座。

    我(日rì),还以为这癞痢头忽然转(性xìng),说事不再绕弯了呢。敢(情qíng)这特么又是不知不觉,被他给带到沟里去了。

    他说了这一大通,敢(情qíng)就是场意外?这和什么‘蛤蟆’过山(阴yīn)有毛关系啊?

    老古是年纪大,但脾气不见得比我好多少,和我对视,也是连翻白眼。

    白晶仍是薅着癞痢头的头发,并且往后扯,(胸xiōng)口猛烈起伏,瞪着他的眼神很是有些悻然:

    “我听到现在,也没听明白什么是金蟾过山(阴yīn),可我知道了一件事——你是活了一条命,但你可是害苦我了!我要你自己说,当时那女的最后怎么样了?!说!”20

重要声明:小说《阴倌法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十章 金蟾过山阴(2)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