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人才选拔大赛,意外

    章节名:195人才选拔大赛,意外补更

    中午很快就到了,艾金被天尘叫醒吃了午饭才去了广场。寻找网站,请百度到达的时候人都已经到齐了,就等他们两人了。艾金打了一个哈欠,一点都没有感觉自己让众人等了多久。

    皇后的脸色一变,眼中带着不悦,语气有些责备:“怎么来的这么晚,让这么多人等你一人。”

    艾金淡淡的瞥了一眼皇后,眼中带着不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指责自己,不过就是为了让别人觉得她恃宠而骄。那她就如如她的愿。艾金一转头甜甜的一笑,对着太后撒(娇jiāo)道:“皇(奶nǎi)(奶nǎi),原本我早就要出来了。可是两个小家伙突然大哭,我哄了半天才哄好所以就来晚了一些。而却…。”艾金看了一眼脸色铁青的皇后,接着道:“评委和裁判似乎还没到呢,我应该不算是迟到吧?”

    太后慈(爱ài)的一笑,眼中带着宠溺:“作为一个娘亲自然孩子比较重要,你说的没错评委和裁判还没有来你不算迟到。”太后眼眸一转,脸色微微一沉声音清而淡却领听着的人心里一颤:“皇后你作为长辈的怎能如此吓唬小辈,心(胸xiōng)度量如此小。”

    皇后暗自咬了咬牙,心里更加的憎恶艾金起来。都是她,不然太后也不会如此训斥自己。心里虽然厌恶,但是却不敢表现出来只能笑眯眯开口。

    “母后说的对,是我太小题大做了。无双啊,你不要怪我,只是刚刚我有些太着急了。毕竟这次的举办权在我们天岚,我们应该给他国做些榜样。”

    皇后说的在(情qíng)在理,艾金挥挥手。嘴角勾起一抹浅笑:“皇后说的是,我怎么会怪罪您呢。”

    “那就好,两个孩子没事吧?”皇后脸上挂着慈(爱ài)的笑,仿佛真的担心两个孩子一般询问着。

    “谢皇后挂记了,两个孩子已经没事了。”艾金坐到太后的(身shēn)边,说完便转头笑眯眯的看着太后:“皇(奶nǎi)(奶nǎi),你的头疼病怎么样了。有没有按时的服用我给你的丹药。”

    不理会皇后铁青的脸色,艾金决定无视虚伪的皇后。太后心里无奈的一笑,这丫头还真是睁眼说瞎话。两个孩子早就被她给送走了,这样的借口也就只有她能想到。

    “好了,你给的丹药很管用。”太后拍拍艾金的手,笑眯眯的说道。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就被入口处传来的惊呼声给拦住了。

    入口处天浦远陪着几个评委走了进来,几人走到评委台坐下。褐衣老人便上了擂台,再次宣布了一下比试的规矩。第二场比试在老者下台后,便正式拉开了帷幕。

    下午的比试比上午有看头多了,至少没有无聊到让艾金打瞌睡。她此时的心里有些兴奋,二十人那么就代表着她与夜寒和暮吟碰上的机会大大的提高。全(身shēn)的好战分子在这一刻,都活跃了起来。

    暮吟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光是看到她眼中那跳跃的光芒。她就知道这个女在想些什么,明明是个聪明绝顶的女子。可是有时候怎么就那么犯二,也不想想若是她们碰上了。肯定要有一个人出局,两人还越好一起去外大陆呢。而在兴奋状态的艾金,真的是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比试进行的很快,这次依然没有如了艾金的心愿。因为她的对手不是别人,而是玄曦。艾金心里一阵的纠结,忍不住骂天。不给她安排那两个人就算了,竟然对手是玄曦。

    玄曦安静的站在艾金的对面,两人都没有动。看着眼底有些纠结的人,玄曦眼中快速的闪过一抹笑意。能看到她如此的纠结,还真是难得。

    “这场比试,我一定要赢。所以,我下手不会留(情qíng)的。”艾金想了想,她必须要去外大陆。所以这场比试,她只能赢。

    玄曦面色淡然,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毫无波澜的看向艾金。突然她往前迈了一步,转头看向台下坐在下面的玄冥国皇帝。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漫不经心的开口。

    “我认输。”

    这淡淡的一句话,犹如水入油锅瞬间炸开。擂台下众人都窃窃私语,青芒大陆的人都知道两人之间的关系又多恶劣。本以为会看到一场惊天动地的比试,没想到就这样结束了。绕是艾金,也愣怔了一下。诧异的看向自己对面的玄曦,当看到她嘲讽的看向擂台下的玄冥皇帝。而玄冥国皇帝那张铁青的脸时,明白了玄曦这样做的目的。

    玄冥国的十个选手,可以说是倒霉到了极点。在第一场比试的时候就被刷掉了九人,就只剩下玄曦一人。玄冥皇帝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她的(身shēn)上,而她现在不战反而自动认输。这对玄冥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耻辱,也让玄冥国的皇帝难堪。这不过是玄曦开始报复的第一步而已,原本被剥夺了参加比试的权利。但是因为上次御花园的事(情qíng),玄冥皇帝又恢复了她参赛的资格。

    不等裁判宣布比试的结果,玄曦便跃下了擂台。她心里清楚自己亲(爱ài)的父皇是个死要面子的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是不会对她怎么样的。所以她吃定了他这一点,才敢如此的放肆。这不过是她报复行动的第一步而已。

    裁判对于这突发的(情qíng)况,又是愣在了那里。他心里就不明白了,今天这都是什么事啊。每次人才选拔大赛的裁判都是他,这是他见过再诡异的一次了。迈步上前宣布结果的裁判,忍不住看了一眼悠然站在擂台上的绝美女子。张了张口,最后还是沉默的离开了。

    艾金着实感到无趣,自己期待了这么久的人才选拔大赛竟然这么无聊。悻悻然的下了擂台,回到了天尘的(身shēn)边。天尘捏了捏艾金小巧的鼻子,眉眼中尽是宠溺。

    大比的第二场一直到傍晚的时候才结束,而获胜的十个人名单也出来了。艾金、夜寒、凤清等都在名单中,天浦远作为东道主。比试结束后,在皇宫中准备了酒宴。

    艾金打了个哈欠,和太后道了别。便跟着天尘离开了广场,在走到入口处的时候眼角余光正好看到。低垂着头跟在脸色难看的玄冥国皇帝(身shēn)后的玄曦,不知道一会会如何应付。让那个(爱ài)面子的皇帝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回去以后肯定会大发雷霆的。

    “走吧,你要相信她。她有那个能力自己应对,不然也不会那么做了。”天尘伸手揽住她削弱的肩膀,轻声安慰。知道她是在为那个玄曦公主担心,虽然他不知道两个人在她昏迷的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知道他们现在是朋友就足够了。能被她认可的朋友,他相信都不会是笨蛋。

    艾金点点头,任由天尘拦着她的肩膀离开了广场。回到王府,天尘便让艾金回房间去休息。晚上还要参加宫宴,说不定会有什么样的突发事(情qíng)。而他自己则去了暗星楼,有些事(情qíng)他还是要安排一下的。

    夜凉如水,清冷的月光散落而下。皇宫中(热rè)闹非凡,三国的人和外大陆前来做裁判的人都聚集在一起。天浦远今天非常的高兴,因为这次人才选拔大赛他们天岚的十个选手进入了四个。而一向嚣张的玄冥国,却一个都没进去。

    “今天我作为东道主,宴请各位。希望你们在我天岚一个愉快的夜晚,现在朕宣布宴会开始。”

    在天浦远的声音落下后,大(殿diàn)上就响起了音乐。穿着华丽(身shēn)段妖娆的舞女随着音乐进入了大(殿diàn),翩然起舞。众人说说笑笑寒暄着,场面异常的(热rè)闹。

    艾金靠在天尘的怀中,享受着天尘的服务。一切是那样的和谐,而两人庞若无人的恩(爱ài)却让一些人看不过去了。

    “传闻尘王和尘王妃如胶似漆,今(日rì)一见果然如传闻的一样。不管什么场合,都一样的甜甜蜜蜜真是羡煞旁人。”

    突然一道有些尖锐的声音传来,这话一出全场立刻安静了下来。艾金懒懒的抬起黑眸,望向说话之人。在看到说话之人时,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眼底闪过一道寒芒,速度快的没有任何人捕捉到。她还当这次宴会不会有人出来找她麻烦,没想到立刻就有人自己出来了。

    “那是自然,我与我家夫君的感(情qíng)可不是任何人能够比拟的。”艾金懒洋洋的开口,眼皮微抬。一点都没有将玄冥国的皇帝放在眼中,张口吃下天尘送到她嘴边的点心。

    玄冥国皇帝脸色微微一变,目光(阴yīn)沉了下来。心底腾升出怒火,一个小辈竟然如此无礼的对待长辈。但毕竟他是一个国家的皇帝,很快就将心里的怒火压了下来。想到晚宴过后,自己的计划嘴角硬生生的扯出一抹慈(爱ài)的笑。

    “若是夫妻之间的感(情qíng)都能像你们这样,自然是极好的。”

    说完便不再看艾金一眼,心里却将这份恨给记了下来。等到他将天岚吞并以后,再来好好的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艾金将他眼底那一闪而过的恨意收入了眼眸中,嘴角悄然勾起一抹弧度。

    坐在玄冥国皇帝(身shēn)边的玄曦始终低着头安静的吃着东西,不再如从前那般嚣张骄傲仿佛变了个人一般。只是谁都没有看到她低垂的眸低,寒冰一般的光芒。

    突然大(殿diàn)上的悠扬音乐停了下来,紧接着一串(热rè)(情qíng)跳跃的音乐响起。原本跳舞的舞女都退了下去,从大(殿diàn)的入口处走进一名(身shēn)穿暴露大红色舞衣的舞女。抹(胸xiōng)似的上衣,下面穿着穿着宽松的裤子,裤脚在脚腕处收紧。抹(胸xiōng)上衣上是亮晶晶的两片,在大(殿diàn)上的烛光照耀下反(射shè)出耀眼的光亮。手腕和脚腕上带着铃铛手链,面上蒙着红色的纱巾。(娇jiāo)媚的容貌若隐若现,增添了一分神秘感。

    舞女的舞姿妖娆魅惑,柔若无骨的腰肢如灵蛇一般扭动。合着她每一个动作,手链上的小铃铛叮咚作响。露在外面的肌肤在红色舞衣的衬托下白皙如美玉,面纱外一双漆黑的眸子带着(诱yòu)人的光泽。

    大(殿diàn)上一些男人的目光灼(热rè)的看着那翩翩起舞的妖精,(热rè)(情qíng)的舞蹈、妖媚的眼神无一不吸引着他们。艾金半眯着黑眸,这个舞女的眼睛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似乎和那个女人的眼睛很像,可是又有些不同。

    “这场晚宴没有这个节目。”

    低沉带着疑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艾金收回目光抬头看向揽着自己腰(身shēn)的男子。眼底闪过一抹惊讶,这场晚宴是早就安排好的。而一手准备这晚宴的人,不是别人就是天尘。听到他如此的说,那这个女人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只是此时众人都看的入迷,他们也不好多说什么。

    但艾金却生出一股不安,总觉得这突然出现的节目有些诡异。而那女子眼中的魅惑多了一层东西,艾金视线扫了一圈。发现所有人的眼神都呈现一种呆滞装,完全被那红衣舞女迷住了心魂。微微闭上眼,轻轻嗅了一下空气。脸色一变,睁开满是寒芒的星眸、

    空气里有一种不易察觉的药香,这药是被人成为醉梦的毒。他会让人产生幻想,看到的是自己心里最喜欢的人从而被迷惑心神。这是和假死药一样被大陆(禁jìn)止使用的(禁jìn)药,而这个女子竟然有这种药。

    “你发现了?”天尘低头状似亲密的为她紧了紧衣领,在她耳边小声的说道。艾金点点头,黑眸中的冷芒又寒了几分。

    “我到要看看,这个女人有什么目的。”艾金扯了扯嘴角,黑眸闪烁了一下。随后眸中浮现一抹迷恋,如同其他人一样似乎被女子给迷住了。

    一直在大(殿diàn)上(热rè)(情qíng)起舞的女子,突然(身shēn)子一转。脚步灵活的朝着坐在德妃(身shēn)边的天莹公主而去,纤细的胳膊缠上天莹小巧的脖子。轻轻一带便将她从座位上带来出来,天莹如同被蛊惑了一般任由女子拉着她翩然起舞。女子白皙的手轻轻一扣,一道寒光从她的指尖划过快速的刺进了天莹的脖子中。

    勃颈处一疼,天莹立刻从迷幻中清醒过来。小脸微微一红,从舞女的手中挣脱跑回了德妃的(身shēn)旁。而沉浸在幻想中的众人,却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切。

    突然音乐急速的加快,舞女在大(殿diàn)中不停的旋转。音乐声戛然而止,红衣舞女也结束了她(热rè)(情qíng)如火的舞蹈。向着大(殿diàn)上的众人行了一个礼,便缓缓的向后退去离开了大(殿diàn)。只是在临走前,挑衅的看了一眼艾金。

    众人在音乐停止的一瞬间也都回过神,随后响起一阵(热rè)烈的掌声。随后一名长相刻薄的老者站起(身shēn),面上带着笑容。

    “这节目实在是太精彩了,皇上你一定用了很多的心思吧。”

    天浦远心里在看到那红衣舞女的时候也是一愣,因为今晚的节目里没有这个。立刻就察觉出了什么,但是现在他只能迎合这个老者。

    “哈哈,大家喜欢就行。”

    老者也爽朗的一笑,没有再说什么便坐了下去。只是他淡淡的看了一眼坐在夜寒(身shēn)边安静吃东西的秦静,这动作却让暗中看着他的艾金收入了眼中。

    就在众人还回味刚刚的表演时,一道惊呼声响起。德妃抱着昏倒在她怀中的天莹,眼中的泪水瞬间滑落。

    “莹儿,你怎么了?不要吓唬母妃啊。”

    天浦远听到德妃的惊呼声,立刻从主位上跑了下来。看到昏迷在德妃怀中的天莹脸色苍白,嘴角还溢出一丝的血迹。

    “快把莹儿送回去,传太医。”

    “慢着!”

    艾金从坐位上站起(身shēn),快步走到天莹(身shēn)边。伸出手为了她把了一下脉,脸色一沉。站在她(身shēn)边的天尘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过(身shēn)看向大(殿diàn)上的众人。

    “不好意思了,今(日rì)的宴会就到这里吧。我会派人将众位送回去。”天尘嘴角带着欠然的笑,淡淡的开口。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qíng),我们是该回避的。若是有什么能帮得上忙,尽管开口。”玄冥国皇帝最先站起(身shēn)开口,脸上尽是一片的担忧。

    “谢谢了。”天尘客气的道了谢。

    玄冥皇帝看了一眼沈国,两人相视点了点头便带着人离开了宫(殿diàn)。艾金转头看了一眼,看到玄曦偷偷对自己比了一个放心的手势。一直(阴yīn)沉的脸,才露出一抹淡淡的浅笑。紧跟着众人都道别,纷纷离开了皇宫。

    原本(热rè)闹非凡的大(殿diàn)上就剩下了天浦远,太后等人。德妃泪眼婆娑的抬头看向艾金,抽泣着。

    “无双,莹儿她怎么了。”

    艾金从怀中掏出瓷瓶,取出一枚丹药放入了天莹的口中:“她中了毒,吃下这丹药可以保住她一个月的(性xìng)命。我会尽快想办法,为她解毒。现在把她送回去吧。”

    “来人,将天莹公主和德妃送回去。”天浦远脸色难看的大声一喝,立刻来了几个侍卫将两人送走。

    “皇上,无双和尘儿。你们三人送我回去,其他人也都下去吧。”太后面色淡然,声音一如既往的慈祥却带着不容反抗的气势。

    皇后欠了欠(身shēn),便带着其他妃子离开了。只是不知道为何,她的心里竟然生出了阵阵的不安。

    补更已经结束,接下来琉璃会尽快的将十万字大结局写完。这段时间妞子们若是无聊,可以去看看琉璃的首推新文《魔王独宠嚣张妃》

    本书由首发,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95 人才选拔大赛,意外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