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 人才选拔大赛

    在众人的期待中,人才选拔大会终于要到来了。『可乐言(情qíng)首发』『可乐言(情qíng)首发』晴空万里,明媚的阳光散落大地。微风和煦,处处透露着喜悦。

    这一次的人才选拔大赛在天岚城一个空旷的广场上举行,广场的中央是一个一米高,长宽二十米左右的正方形擂台。擂台的正南方架起一个评委台,两侧是为各国准备的席位。而这次与以往不同的是,百姓也可以前来观看这次的选拔大赛。空出的正北面,也准备了很多的坐位。

    这样一个消息颁发出来,立刻让天岚的百姓炸开了锅。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可以去看看那难得一见的比试,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愉快的笑容。不管是在街上,还是在酒楼里。见了面第一句一定是。

    “人才选拔大赛你去吗?”

    “这么难得的机会我肯定去啊。”

    一名(身shēn)穿红色长袍,一头墨发用一条红色丝带高高挽起的俊俏公子哥安静的坐在酒楼靠里面的一个角落里。她的(身shēn)边坐着一名翠绿色衣衫的清秀少年,少年明亮的大眼睛里闪过一道光亮。

    “我说小…少爷,这次人才选拔大赛一定是前所未有的(热rè)闹。以往都不(允yǔn)许百姓来观看,只有参赛的国家和比较强大的势力和世家才有资格。只是人多了,就未免会乱了一些。”清秀少年吐了吐舌头,巧她差点就叫错了口。

    这两人正是女扮男装出来的艾金和巧欣两人,这段时间艾金发现暗中似乎有人监视她。为了方便行事,她此次出来就变成了现在俊俏的公子哥模样。

    “呵呵,这大比越乱越好。不然我也不会让天尘提议,(允yǔn)许百姓进来观看了。”艾金勾唇诡异的一笑,一双漆黑如夜空繁星一般的眸子闪烁着莫名的光泽。这样一个大好的机会,相信那些人是不会放弃的。

    “少爷,看来你是有什么计划了?”巧欣眼睛一亮,最近小姐总是神神秘秘的就连她和玲珑都不知道她与王爷两人在做些什么。

    刷的一声,艾金手中多出了一把折扇。拿着折扇轻轻的敲了一下她的头,神秘的一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巧欣揉着头,看了一眼笑的神秘的自家小姐。不(禁jìn)有一些看呆了,一(身shēn)男装的小姐唇红齿白,面若冠玉。举手投足之间肆意潇洒,真真一个俊俏的贵公子。

    “少爷,你真帅!”巧欣看的出神,忍不住脱口而出。

    “那是,也不看看你家少爷是谁。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府了。”艾金勾唇露出一抹魅惑的笑,站起(身shēn)往酒楼外走。

    巧欣听到她的话翻了翻白眼,看到已经走出酒楼的纤细背影连忙站起(身shēn)跟了上去。真不知道小姐到底要干吗,今天两人出来在街上逛了一天然后就来这酒馆做了一个时辰。她到底在想什么,自己是越来越无法看透小姐了。

    艾金背着手在街上漫步朝着尘王府的方向前行,灿烂的黑眸里闪过一道冷芒。薄唇勾起冷笑,没想到自己女扮男装依然被人给跟上了。明(日rì)便是人才选拔大赛了,今天她心(情qíng)好就配他玩玩好了。

    半个时辰后,巧欣站在原地不解的开口:“少爷,你这是干什么。不是说要回尘王府吗,怎么在街上来回的转悠。我们已经经过这里三次了。”

    正午的阳光炙(热rè)而强烈,巧欣一张清秀的小脸上已经隐约透出了薄薄的一层细汗。白皙的脸颊上,也染上了淡淡的红晕。

    “巧欣,刚刚你没发觉有人在跟踪我们吗?”艾金摇着扇子,眉头微微一挑。

    巧欣听到艾金的话一愣,摇了摇头。刚刚她没有察觉到有人在咱中跟踪他们,想到这脸色不(禁jìn)一变。

    手腕轻轻一转,艾金将手中的折扇合了起来。对准巧欣的头一敲,调侃道:“恋(爱ài)中的女人智商果然都会降低。”

    “谁…谁恋(爱ài)了。少爷,你不要乱说。”巧欣清秀的小脸一红,(娇jiāo)嗔了一声。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起那张温柔俊美的脸庞,摇了摇头将脑中的人挥掉。

    艾金扯唇戏虐的一笑,伸手弹了弹巧欣的额头:“谁恋(爱ài)谁知道,回府。”

    说完不理会(身shēn)后秀红了小脸的人,迈开步子心(情qíng)愉快的往王府的方向走去。

    夜凉如水,清冷的月光照在屋顶相拥的两人(身shēn)上。为两人全(身shēn)镶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辉,静谧而美好。

    艾金头靠在天尘的肩膀上,望着夜空中闪烁的繁星。嘴角勾起浅笑:“妖孽,明天就人才选拔大赛了。等到这里的事(情qíng)结束,我们就去外大陆。解决了圣山的事(情qíng),我们一起去净月别院住吧,。”

    天尘低头看着(身shēn)边绝美的女子,艾金嘴角勾起温柔的弧度。紫眸如同浩瀚的星空,慢慢的宠溺:“好,等所有的事(情qíng)解决了。我们就带着两个孩子,隐居在净月别院。”

    似乎看到了将来美好安逸的生活,艾金嘴角始终勾着浅浅的幸福的笑。不知道过了多久,人就伴着夜晚凉爽的夜风进入了梦乡。

    湛蓝的天空上软绵的白云飘((荡dàng)dàng)着,阳光明媚洒在巨大的擂台上。此刻广场上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天岚的百姓早早的就进入了场地。这是他们期盼了好久的人才选拔大赛,终于可以亲眼看到这场比试了。

    艾金和天尘来到广场的时候,天岚国的皇上和其他三国的人还都没有来。两人互相看了一眼,找到他们的位置去坐了下来。片刻后,百姓区响起了(热rè)烈的呼喊声。两人循着声音望去,就看到龙袍加(身shēn)的天浦远和太后从入口处走了进来,(身shēn)后还跟着兰贵妃、德妃几名妃子。

    入场后,皇后和德妃就一左一右的搀扶着太后来到艾金和天尘两人这边。皇上则直接走去了评委台,因为他也是今天的评委之一。跟在德妃(身shēn)后的天莹公主就一蹦一跳的跑到了艾金的面前,脸上扬着兴奋的笑容。

    “皇嫂,我都想死你了。”

    艾金伸手揉揉天莹的头,看向太后和皇后等人。微微一欠(身shēn),行了个礼。太后连忙将艾金给扶了起来,眼神里透着慈(爱ài)。

    “好啦,不用行礼了。快坐下吧,尘儿来坐这边。”

    太后拉着艾金坐在了她的左边,又指了指艾金另一边的位置让他坐过去。皇后的脸色闪过一丝不快,却没有说什么走到太后的后面坐了下来。

    几人坐下来以后,入口处再次传来了一阵惊呼声。众人闻声望了过去,其他三国的人仿佛越好了一般竟同时出现在了入口处。

    艾金看到入口处那几抹熟悉的(身shēn)影,嘴角悄然的勾起一道弧度。一个小小的(身shēn)影突然向着她跑了过来,天尘脸色微微一变,伸手就接着迎面跑过来的小熙儿。哼,这小子还想往自家娘子怀里钻,门都没有。

    “干娘,小熙儿要抱抱。”小熙儿眨巴着如宝石一般的大眼睛委屈的看向偷笑的艾金,仿佛在控诉一般。

    艾金心里一软,伸手就从天尘的怀中接过小熙儿。天尘咬牙切齿的看着艾金怀里得意的看了自己一眼的小家伙,恨不得将他揪出来给扔出去。

    “小熙儿都不想皇(奶nǎi)(奶nǎi),眼里就只有你干娘。”太后看了一眼脸色难看的天尘,偷偷的一笑。转头看向小熙儿,打趣道。

    “小熙儿也想皇(奶nǎi)(奶nǎi)。”小熙儿立刻冲着太后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小嘴如涂了蜜一般的甜。

    “那让皇(奶nǎi)(奶nǎi)抱抱。”太后等的就是小熙儿这句话,嘴角挂着慈(爱ài)的笑。心里也是真的有些想念这个小人,这一分别就是一年。小家伙张的更加俊俏了,个子也长高了不少呢。

    小熙儿有些犹豫,最后恋恋不舍的从艾金的怀中爬了下去。跑到了太后的怀中,天尘感激的看了一眼太后。手一伸,占有的将艾金揽入了自己的怀中。

    随后入口处又出现了几道陌生的(身shēn)影,只见几人大步朝着评委台而去。天浦远也在几人到了评委台时站起(身shēn)迎了过去,看上去还带着几分的恭敬。

    “他们就是这次外大陆派来的评委,里面几人都是外大陆几个比较大势力里的长老。”天尘小声在艾金的耳边说道,深邃的紫眸在看向其中一名长相看起来就很刻薄的老人时闪过一丝厉色。

    “那个人,是圣山派来的人吧。”艾金顺着天尘的视线望了过去,便看到那个正抚摸着两鬓花白胡子的刻薄老人。从天尘眼中的厉色,她便可猜出老人的(身shēn)份。若是她没有猜错,那个老人应该是秦家的人。

    天尘很快就收好了眼底的厉色,恢复往(日rì)的清冷。微微的点点头,便将视线移到了别人的(身shēn)上。感觉到手上传来一阵的温暖,天尘(性xìng)感的薄唇才勾起一抹浅笑。

    咚的一声响起,原本沸腾的广场上立刻安静了下来。一名(身shēn)穿褐色长袍,满头花白头发的老者出现在了擂台上。

    “今天便是人才选拔大赛,四国分别选出了十人前来参赛。一共四十人,第一场是两两对决淘汰二十人。第二场便是二十人抽签,一号对二十号,二号对十九号以此类推角逐出十名获胜者。在比试中,不得伤害对手的(性xìng)命。只要对手被打出擂台便可。若是有人做出伤害别人(性xìng)命的举动,立刻被取消餐晒资格。”

    老者说道随后,语气突然就冷了下来。带着警告的眸子扫视了一圈擂台下的人,一股庞大的气势从他(身shēn)上爆发出来。有些不会武功的百姓和权贵脸色苍白起来,看到众人眼中的惧怕,他才缓缓的收回内力转(身shēn)离开了擂台。

    在一声雷响以后,比试正式的开始。艾金无精打采的看着擂台上的比试,觉得无聊透顶。视线瞟向自己正对面的几个熟悉的人,眼里闪过一抹光亮。她还蛮想和夜寒还有暮吟对上呢,其他的人根本就入不了她的眼。

    就在她快无聊的要睡着的时候,终于轮到她上场了。天尘无奈的看了一眼(身shēn)边眼中还带着惺忪睡意的女子,现在也就只有她还如此的悠闲了。

    艾金揉了揉睡眼惺胧的黑眸,终(身shēn)跃上了擂台。她的对面站着一名英俊的男子,只是眉宇间的傲慢让人心生厌恶。

    “今天你遇到我吴达挠,就注定你要失败。你若是识相,就自动投向。”男子滔滔不绝,说的唾沫横飞。看着自己对面那(娇jiāo)小的绝色美女,心里一阵的欣喜。今天还真是他的好运(日rì),竟然碰上一个如此弱的对手。因为,他从她的周(身shēn)没有感觉到内力的波动。看来,这次自己晋级是注定的了。

    艾金在听到男子的话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无大脑,看了一眼男子那二到无穷大的样子。这名字,还真是适合他。

    “你笑什么?”男子被艾金突然的笑弄的一愣,看到她眼中的不屑心里大怒。他竟然被一个小女子看不起:“你那是什么眼神,难道你认为…。”

    砰地一声,众人还没看清楚发生什么事(情qíng)。就听到了一个重物落到地上的声音,等到地上飞起的尘土都落地以后,就只见刚刚还在擂台上滔滔不绝的人已经吐血倒地。众人嘴巴张大呈呆滞装,不由自主的看向擂台上站着的绝美女子。

    “啰嗦!”

    艾金淡淡的瞥了一眼被大飞出擂台的男子,转头看向一旁呆滞的裁判:“裁判,可以宣布结果了,我好困。”

    被突然叫道的裁判,迅速回过神宣布了这场比试的胜利者。艾金打了个哈欠,头也不回的跳下了擂台回到天尘的(身shēn)边靠在他的怀里睡了过去。

    看着那睡的香甜的女子,众人都忍不住嘴角抽搐。拜托现在是几年才难得举办一次的人才选拔大会,不要这么不放在眼里好不好。可我们的艾金早已经与周公约会去了。

    评委台上一名老者看向艾金的眸子总闪过一抹厉色,她不该出现在这场比试上。静儿那丫头是如何办事的,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将她除掉。若是让她和那个小子去了外大陆,回到圣上他们的计划就全泡汤了。不行,一定要在他们去前除掉他们。

    天浦远满意的看着艾金,她刚刚一招就秒败了对手。而那个对手还好死不死的是玄冥国的代表,想到这些(日rì)子玄冥国皇帝的嚣张。再看看他现在那愤怒的样子,心里说不出的解气和高兴。哼,不要以为我们天岚没有人。

    第一场比试结束时已经接近了中午,裁判在宣布完最后一场的比试后。褐衣老者便出现在了擂台上,宣布了进入第二场比试的二十人。并且宣布第二场比试下午进行,便离开了擂台。

    太尘看了一眼时辰,发现时间还早。伸手抱起睡的香甜的自家娘子,跟太后等人道了别就离开了广场。昨晚两人一直都在屋顶上谈心,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着的。这丫头,一定是困坏了。

    夜寒带着柳之源和顾风两人也跟着离开了广场,只是目光却一直跟随着天尘离开的背影。一直到天尘的背影消失,他才收回目光。

    静谧的中午,此时的阳光炙(热rè)而强烈。布置精致的别院里,一个假山后一名(身shēn)穿湖绿色长裙的女子和一个(身shēn)穿青色长袍一脸刻薄相的老者面对面站着。

    “静儿,为何那个女子会出现在比试上。”老人脸色有些(阴yīn)沉,声音冰冷带着怒气。来到这里这么久,连个女子都解决不了。还真是丢秦家人的脸,真不知道家主为何会如此偏袒这个大小姐。他在来的时候,就暗中派人调查了一下。没想到,她竟然会(爱ài)上那个男人。一定是因为迷恋那个男人,才在除掉那个女子的事(情qíng)上如此的不上心。

    “三长老,这次是我失误。太小看那个女人了,没想到她会如此的难对付。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能让她给化解了。”

    秦静微垂着头,一副认错的样子。只是黑眸里却带着一抹厌恶和鄙视,这个三长老仗着父亲对他的重视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自大、傲慢、不可一世。现在竟然连她都开始教训上了,也不看看她的(身shēn)份。

    “静儿,我希望你不要再有失误。务必要在他们去外大陆之前,将她解决掉。否则,家主的计划就要泡汤了。事(情qíng)的严重(性xìng),我想你比任何人都清楚。”

    老者面对秦静依然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命令的语气让秦静有些反感。不过依然点点头,开口道:“我知道了。”

    说完,没有再理会三长老转(身shēn)就离开了原地。她已经受够了这个自以为是的三长老,一点都不想再留在这里了。只是三长老说的没错,她这次用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看来,她必须要加快动作了。

    那个香伶应该准备的已经差不多了吧,希望那个尘王妃会喜欢她为她准备的礼物。不知道她看到了,会是怎么样的表(情qíng)呢。她突然开始期待下午的那场比试了,一定会很精彩的。

    ------题外话------

    琉璃的新文首推中,希望妞子们可以去收藏下。

    明天还会有一章补更,大结局也会尽快的更新上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94 人才选拔大赛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