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 下定决心,行动

    天蒙蒙亮,艾金拖着疲惫的(身shēn)子回到了尘王府。『可乐言(情qíng)首发』近(日rì)来一直在安排着布局,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睡过了。刚刚踏进院子,(身shēn)着蓝色长袍的戚冥便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王妃,有什么事(情qíng)你吩咐暗星楼的人去办就行了。何必把自己弄的这样劳累,若王爷醒过来看到会心疼的。”

    戚冥温柔的眸子里闪过担心,王爷醒来看到王妃似乎瘦了很多一定会心疼的。暗星楼不是摆设,很多事(情qíng)其实她都不必亲自去做。

    “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这一次我要连根把所有对天尘和天岚有危害的一起拔除,这样我和他也能安心的离开这里。”说着漆黑如夜空一般的眸子转向房间的方向,瞳孔里是满满的柔和:“现在她还没有醒过来,我要在他醒来之前安排好所有的事(情qíng)。”

    戚冥心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却也为自家王爷能够找到一个如此的女子为妃感到高兴。转头看了眼紧闭的房门,幽幽的开口。

    “转眼已经一个月了,王爷也该醒了。”

    艾金的目光始终凝视着紧闭的房门,嘴角一扬:“很快,我先进去休息一下。没有我的传唤,任何人都不要打扰我。”

    捂着唇瓣打了一个哈欠,艾金抬起步子就往房间里走去。进了房间看到守在(床chuáng)边的锦渊,挥挥手。

    “锦渊,你下去吧。和那边联系一下,晚上我会过去一趟。”

    轻柔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睡意,看了一眼(床chuáng)上依然昏迷的妖孽男子。瞧他脸色红润,便放下心来。

    “是,主人。”

    锦渊点点头,便退出了房间。将房间留给了两人,跟院子里的戚冥打了一个招呼便离开了尘王府。

    房间恢复了安静,角落里的香炉静静的燃着。淡淡的茉莉花香飘散在房间中,宁静而安逸。

    艾金脱了外衣上了(床chuáng),纤细的手臂环住了他结实的(胸xiōng)膛。将小脸埋在他的(胸xiōng)膛上,呼吸着熟悉的气味。连(日rì)来的疲惫竟然瞬间的消失,眼眶有些湿润。

    “妖孽,你已经昏睡了这么久还不起来。你若是再不起来,我可就丢下你一个人带着女儿和儿子跑路了。”

    轻柔的声音里带着点点的委屈和责备,第一次艾金对自己炼制的解药有了一丝的怀疑。昏睡了这么久,她有时抽空回来明明感觉到他体内的毒在渐渐的减少。毒解了他应该醒过来,可是他却一直在昏睡着,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呢。

    眼看着人才选拔大赛就要开始了,可是他还是没有任何清醒过来的迹象。呼吸着熟悉的气味,想着想着艾金感觉到眼皮越来越沉。不知道过了多久,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脸颊上传来痒痒的感觉,艾金伸出手挥掉在脸颊上作乱的东西。翻了个(身shēn),继续睡。可是那东西似乎不想放过她,依然留恋在她的脸颊上。

    “小白,你再闹我就把你扔出去。”

    软软濡濡的声音里是浓的化不开的睡意,这一声的警告一点力度都没有。那东西依然在她的脸颊上作乱,眉头微微一皱。长长的睫毛抖了两下,极其不(情qíng)愿的睁开了双眼。却撞入了一双带着笑意的紫眸,艾金揉了揉带着惺忪睡意的眼睛。

    猛然睁大的双眸,看着眼前放大的军俊美的如同妖孽一般的脸庞。睡意猛的从脑子里抽空,小手不敢置信的抚摸上那让自己(日rì)思夜想的俊脸。

    “你…你醒过来了。”

    颤抖的声音里充满了不敢置信,眼眶里噙着激动的泪花。

    “我再不醒过来,某人就要带着两个孩子跑路了。”

    天尘紫眸带着狭促的笑凝视着激动看着自己的女子,手臂一(身shēn)将她牢牢的抱在了怀里。艾金安静的任由他将自己揽入怀中,一直隐忍着的泪水终于决堤。在这个让她充满留恋和安全感的(胸xiōng)膛里,放声的哭泣了出来。

    天尘心疼的拍着怀里女子比以前更加羸弱的后背,紫眸里是满满的自责。他知道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她一定很辛苦。微微将她从自己的怀里推开些,修长的大手将她脸颊上如珍珠一般的泪水擦点。

    “多大的人了,还哭的像个孩子一样。”

    天尘捏了捏艾金小巧的鼻子,嘴上虽然如此的说。但那双紫眸中却是满满的心疼,薄唇抿了抿:“金儿,这段时间辛苦你了。现在我醒过来了,那么后面的事(情qíng)就交给我吧。”

    艾金点点头,将头埋在他的(胸xiōng)膛上。到现在她依然不敢相信,他是真的醒过来了。不是自己的一场梦而已。

    “起来吧,都已经天黑了。你一定一天都没有吃饭了,出去吃点东西。”

    天尘虽然很想和她一直在(床chuáng)上温存,但是看到她已经瘦的巴掌大的小脸推了推她。

    听到天尘的话,艾金这才感觉到饥饿感。擦掉眼角的泪水,和天尘一起下了(床chuáng)。天尘刚站起来,就感觉脚下一软。艾金连忙伸手扶住他,黑眸瞪了他一眼。

    “你昏迷了这么久,刚下地的时候脚一定很软。你先扶着(床chuáng)边,适应一下。我让玲珑他们把晚饭送进房间里。”

    说完不给天尘任何反对的机会,转(身shēn)离开了房间。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玲珑、巧欣、戚冥和锦渊都等候在院子里。看到艾金出来,立刻迎了上去。

    “小姐,你睡醒了。”

    巧欣跑到艾金的(身shēn)边,看着她脸色红润了很多欣喜的开口。

    “嗯!”艾金点点头,应了一声。转头看向来到自己另外一边的玲珑,淡淡的吩咐:“晚饭直接送到房间里吧,天尘刚醒不易出来受风。”

    “什么?王爷醒了?”

    戚冥听到艾金的话先是一愣,随后很快的回过神来。激动的看向艾金,见她神(情qíng)不像是说谎。一转(身shēn)就往天尘的房间跑去,王爷终于醒过来了。

    艾金看着兴奋跑开的戚冥,微微摇了摇头。目光移安静站在一旁的锦渊(身shēn)上,淡淡的开口:“那边已经联系上了吗?”

    “嗯,已经都联系好了。知道主人晚上会过去。”锦渊点点头,面容平静看不出任何的(情qíng)绪。

    “好,用过晚饭以后你跟我过去一趟。”艾金简单的吩咐了一下,转(身shēn)走回房间。

    巧欣和玲珑对看一眼,便去小厨房准备晚饭去了。锦渊两边看了看,最后跟在玲珑(身shēn)后去了小厨房。

    回到房间,艾金就见戚冥扶着天尘在来回的走路。就好像大人在教小孩子如何走路一样,这一幕让艾金忍不住笑了出来。

    “好了,扶着他过来这边坐下吧。一会晚饭就送过来了。”

    艾金走到桌子便坐了下来,挥挥手让两人过来坐。戚冥扶着双腿还是有些发软的天尘走了过去,坐到了她的(身shēn)边。

    “感觉(身shēn)体怎么样?”艾金还是有些担忧的问道。

    “没事,(身shēn)体里的毒都已经解了。一直不敢动的内力也都可以运用自如,不会再害怕对(身shēn)体造成伤害。”

    天尘冲着艾金微微一笑,让她放心。她炼制的解药,怎么可能会有什么问题。他可是百分之百的相信,比相信自己还要信任。

    听到他的话,艾金才放了心。此时房门正好被打开,玲珑几人端着食盘就走了进来,将晚饭放到了桌子上。几人聊天说笑,一顿晚饭,在愉快的氛围下结束。

    “你好好休息一下,我要出去一趟。”

    用过晚饭后,艾金将天尘扶到(床chuáng)上躺下。为他盖好被子,说完话倾(身shēn)在他的薄唇上吻了一下。刚要起(身shēn),后脑勺便被一只大手狠狠的往下一压,加深了这个浅浅的一吻。霸道的舌撬开她的齿贝,长驱直入肆意的侵略她的甜美。

    一吻罢,天尘才依依不舍的放开那让自己(欲yù)罢不能的香甜唇瓣。深邃的紫眸中跳动着火光,声音有些嘶哑。

    “早去早回,别让自己太累。”

    艾金白皙的脸颊上此时已经布满了红霞,说不出的妖娆魅惑。微微的点点头,便转(身shēn)离开了房间。锦渊已经在房门口等候,见她出来两人便离开了尘王府。

    夜凉如水,两道敏捷的(身shēn)影穿梭在偌大的别院中。躲过夜晚巡逻的侍卫,来到了一个比较偏僻的院子。院子里一间书房透着淡淡的烛光,隐约可以听到里面传来交谈声。

    “爹,今晚我们就能看到那个神秘人了吗?”一道温润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的好奇。

    “两位大人说能见到,就应该可以见到。”另一道略显粗犷的声音响起,淡淡的听不出任何的(情qíng)绪。

    艾金站在房门外,嘴角微微勾起。冲着站在(身shēn)后的锦渊使了个眼色,就见锦渊做了三声布谷鸟的叫声。房门霍然被打开,只见一名眉目清冷的男子打开了房门。在见到艾金和锦渊的时候,眼中带着恭敬。

    伸手将两人拉了进来,随后左右瞧瞧。见没人,舒了一口气。快速的将房门关上,转(身shēn)恭敬的冲着两人抱拳。

    “属下参见主人,魔主。”男子单膝跪地,声音冰冷却带着恭敬。

    “起来吧。”锦渊面容淡漠,黑眸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男子淡淡的开口。此时的锦渊与和她们相处时不同,浑(身shēn)充满了(阴yīn)冷疏离和浑然天成的霸气。

    艾金心里微微吃了一惊,没想到锦渊还有如此霸气的一面。只是在一起时间长了,她忘记了眼前这个俊美的男子是曾经被江湖上人都惧怕的魔窟的魔主。

    从进到房间,艾金就感觉到两道带着深思和探究的目光跟随着自己。旁若无人一般,她很自然的走到了主位上坐了下来。而锦渊与那名清冷的男子则一左一右的站在了她的(身shēn)后。房间里没有人开口,一时间陷入了沉默中。

    良久之后,艾金才缓缓的开口,声音冷且轻:“我想我不需要做自我介绍,你们便知道我是谁了吧?”

    坐在她左下方的两人微微一愣,随后回过神后点了点头。艾金没有给他们说话的机会,嘴角勾起一抹淡漠的浅笑接着开口。

    “我今天来就是想要告诉你们,既然选择了和我合作。我希望你们不要做出什么违反双方合作的是事(情qíng)来,等到事(情qíng)成功了。答应你们的事(情qíng),我会做到。”

    在艾金的话音落下后,一直保持沉默的中年男子终于开了口:“你说的可是真的?”

    “我艾金答应的事(情qíng)一定会做到,这个你先拿着就当是定金。”说着艾金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扔给了中年男子,嘴角始终带着浅笑。

    中年男子接过瓷瓶,从里面倒出一颗圆润的丹药。放到鼻子前闻了一下,漆黑锐利的眸低划过一抹光亮。如获至宝一般将瓷瓶收了起来,抬头看向主位上的绝美女子。

    “好,希望我们合作愉快。”中年男子严肃的脸上渐渐的出现了一抹笑容,眸低的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艾金低头睑起眼睛,眸低悄然划过一道流光。站起(身shēn)转头看向一旁的锦渊:“我们走吧。”

    锦渊点点头,淡漠的俊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qíng)绪变化。跟在艾金(身shēn)后离开了房间,走到房门口时看了一眼清冷的男子一眼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两人回到尘王府的时候已经深夜了,王府里静悄悄的。下人们都已经安睡了,艾金放轻脚步回了房间。房间中漆黑一片,只能听到(床chuáng)榻上传来均匀的呼吸声。看来,天尘已经睡了。抹黑脱了外衣,艾金悄然的上了(床chuáng)。

    一动猛然的力量从(身shēn)后传来,艾金还没来得及惊呼。人已经被一个强壮的(身shēn)体压在了(身shēn)下,鼻翼间熟悉的气息让她放下了警惕。黑暗中,一双深邃跳动着火光的紫眸撞入了她的眼中。

    狂(热rè)霸道又带着温柔眷恋的吻散落在她额头、鼻子、最后落在她柔嫩的唇瓣上。唇齿相依、相濡以沫诉说着彼此的(爱ài)意与思念。在他(热rè)烈的攻势下,艾金早已经化为一滩柔水。只能任由他肆意而为,共赴之巅。

    第二天清晨,当第一缕阳光照入房间。艾金揉着酸疼不已的纤纤柳腰,怒目瞪视着嘴角噙着浅笑的妖孽男子。为什么这个看起来还是很虚弱的妖孽,昨晚的精力会如此的旺盛。这个男人告诉她,不管这色狼有多虚弱他都是一条狼。

    天尘嘴角噙着妖孽一般的笑,看着自家娘子那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大手一伸,将她拉入了怀中。

    “娘子,下次我一定会小心一些的。”

    低沉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艾金的头顶响起,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她相他的话才有鬼,这男人到了(床chuáng)上就变成了禽兽。他的话若是能听,母猪都会上树了。

    艾金推了推天尘,从他的怀里坐起(身shēn)。一双漆黑的星眸瞥了他一眼,淡淡的开口:“所有的事(情qíng)我都安排好了,只要敌人一行动。我们就可以收网,将他们连根拔除。”

    漆黑如星般的眸底划过一道寒芒,想要她们的命。也要看看他们是否有这个本事,她派在暗中保护玄曦的人像她传来了一道让她惊讶不已的消息。没想到玄曦那丫头竟然利用御花园发生的事(情qíng),从新获得了玄冥皇帝的信任。而她手中握着的底牌,也让她很诧异。玄冥国的事(情qíng),她可以安心的交给她了。

    “娘子,今天我就进宫一趟。”

    天尘坐起(身shēn),倾(身shēn)在她粉嫩的唇上亲了一下。拿起一旁的衣服穿上下了(床chuáng),等他穿戴整齐以后。艾金也已经下了(床chuáng),穿戴完毕。两人相携离开了房间,早就起来准备早餐的玲珑和巧欣看到两人俩忙招呼到。

    “小姐,王爷你们醒了。早饭马上就好,你们等一会吧。”

    艾金点点头,拉着天尘走到玉石桌前坐了下来。有多久没有和他像现在这样吃早饭了,自从开始为他解毒好像就没有再在一起吃过早饭。

    “王妃、王爷。凤国的青王和青王妃来了。”

    突然老管家的声音传了过来,紧接着就看到他有些壮实的(身shēn)体急冲冲的跑了过来。

    艾金回过神,听到老管家的话眼睛一亮。马上就要人才选拔大赛了,暮吟那个女人也该来了。

    “快将他们带过来。”

    艾金欣喜的吩咐着,自从上次分开两人又有好长时间没有看到了。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一年了,两个孩子也已经一岁了。时间还真是过的很快,在艾金陷入沉思的时候。三道(身shēn)影,已经由远及近的缓缓走了过来。

    “干娘!小熙儿想死你了。”

    突然一道稚嫩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紧接着一道小(身shēn)影便撞入了艾金的怀中。

    艾金接住跑过来的小(身shēn)子,低头看向怀里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嘴角勾起一抹宠溺的笑,捏了捏他可(爱ài)的小鼻子。

    “小熙儿长高了,干娘也想你呢。”

    天尘看着开心的艾金,嘴角也跟着勾起浅笑。看了一眼霸占着自家娘子怀抱的小人,心里冷哼一声,这次就便宜这小子了。转头看向相携而来的两人,点点头打了招呼。

    “玲珑,添三副碗筷。”艾金拉着小熙儿坐在了自己的(身shēn)边,朝着小厨房里喊道。随后转头看向已经走到她(身shēn)边的两人,笑眯眯的道:“你这女人来的可真够迟的,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两人并没有任何的拘束,如同在自己家一般。坐在了玉石桌前,暮吟一挑眉:“我怎么可能不来,我可是还要跟你去外大陆呢。有多久我们没有并肩作战了。”

    艾金嘿嘿一笑,想到曾经的(日rì)子黑眸里满是怀念。凤清嘴角勾起宠溺的笑,看着自家娘子。伸手拦住的她消瘦的肩膀,转头看向艾金温和的道。

    “我知道天岚现在的状况似乎不太好,而你也要趁这个机会铲除玄冥。四国一直都维持着平和,一旦有一个打破就代表着青芒大陆的格局发生变化。我想知道,你的想法。”

    艾金嘴角扯出一抹浅笑,耸耸肩:“我没有那么大的野心,我只想为我相公报仇。想要把一切对天岚有危害的人或者是物,在我离开的时候清除干净。”

    凤清看着眼前绝美的女子,她的话说的风轻云淡。可是要将一切危害都拔除掉,岂是那样的简单。

    “你想要将所有的危害都铲除,你可以铲除一时却铲除不了一世。除非天岚的地位与实力提升到一个巅峰,无人可及。让人敬畏,不如让人害怕恐惧。恐惧到连一丝的反抗之心都没有,这才是最根本的解决方法。”

    凤清说话是语气淡然,仿若在说家常而非国家大事一般。艾金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她根本就没有想这么多。不过听了他的一番话,不(禁jìn)沉思了起来。

    凤清的话没有错,她可以在离开前将眼前一切对天岚有危害的人和物都清除掉。但却不能阻止其他人趁天岚微弱的时候,进行预谋。只有像凤清说的那样,天岚的地位和实力让人恐惧,生不出一点的反抗之心才是解决根本的王道。

    凤清看着沉思的艾金,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一双如同幽潭的眸子闪烁着异芒,将艾金心里渐渐成形的想法说了出来。

    “既然已经这样了,你何不借此机会将四国统一。”

    听到凤清的话,艾金猛的从思绪中回过神。睁大双眼,震惊的看向嘴角挂着意味不明笑意的俊美男子。他的话,让她心底那个模糊不清的想法清晰起来。是的,统一四国。只有这样天岚的地位和实力会得到质的飞跃,成为青芒大陆最大的势力。再没有人会动一丝反抗的念头,她和天尘离开也就能够放心了。

    只是统一四国,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qíng),也不是说说就能成功的。四国的实力本就不相上下,所以几千年来一直都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状态。现在天岚对付完玄冥,就已经会元气大伤,这样的天岚真的能吃掉另外两个国家吗?而且另外两国,一个有暮吟在,另外一个有夜寒在。两人对于她来说都是朋友,她怎么可能下得去手。

    暮吟手寸一弯,打了一下凤清。明亮的黑眸瞪了他一眼,这个人还真是坏心。凤清冲着暮吟眨巴了一下眼睛,看起来很无辜的样子。天尘安静的坐在一边,紫眸危险的瞥了一眼凤清。

    “咳咳!”凤清被两人瞪的有些心虚,轻轻咳嗽了两声。将艾金的注意力集中的了他的(身shēn)上,才正了正色道:“我家皇上让我给你带个话,说凤国会完全的配合你们的计划。”

    凤清心里很无奈,尽量把话说的委婉一些。想到自家那个总是当甩手掌柜的皇上,头就一阵的疼。有谁知道他这个被称为神话一般的战神,其实不过就是皇上(身shēn)后的一个(奶nǎi)妈子一样的人物。

    艾金微微一愣,没想到凤清会带来这样的话。有些不敢置信的转头看向浅笑着的暮吟,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这一切都是真的,她并没有听错。瞬间有了一种风中凌乱的感觉,不过想到曾经调查凤国皇上的资料。心里也释然了,凤国的皇上是四国中年龄最小的。

    他喜欢游山玩水,对于皇位的束缚很是厌恶。总是想尽办法的想要摆脱那个人人羡慕的位置,他可谓是一个奇葩的皇上。

    “小姐,先吃过早饭再谈吧。”

    此时玲珑和巧欣从小厨房里走了出来,将食盘中的饭菜放到了玉石桌上。看着有些沉闷的气氛,想要出言调节一下。

    艾金从思绪中回过神,点点头。抬起头看向几人,勾唇一笑:“先吃饭吧,有些事(情qíng)吃完饭再说。”

    说完就先动了筷子吃了起来,却有些吃的心不在焉。心思依然放在了凤清的话上,天尘坐在一旁眼底划过一道光芒。没说什么,只是低着头吃早饭。

    这一顿早饭吃的有些怪异,所有人都低着头心不在焉的吃着。玲珑和巧欣对看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无奈。

    一顿有些压抑的早饭用完,暮吟和凤清因为赶路有些疲惫就先下去休息了。小熙儿也被玲珑和巧欣带了下去,院子里就剩下了天尘和艾金两个人。

    “金儿,跟着自己的心走。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无论结果怎么样我都会站在你的(身shēn)后。”天尘站起(身shēn),拉住艾金纤细的小手。低头看着还在沉思的人,眼底划过一抹流光。

    艾金抬起头看向天尘,纷乱的心安静了下来。跟着自己的心走,那么她的心又是如何的想的。其实早就已经有了答案,知道自己心里的答案了。艾金顿时觉得轻松了很多,冲着天尘甜甜的一笑。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对了。你不是要进宫吗,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天尘抬手揉了揉艾金柔顺的头发,紫眸里带着浓浓的宠溺:“不用了,你肯定还有事(情qíng)要忙。我自己一个人,没有问题的。”

    “那…好吧。”艾金想了想,既然她已经决定了。那么就要开始行动,是有很多的事(情qíng)要做。

    艾金看着转(身shēn)离开的天尘,突然想到什么。抬腿追了上去,拉住他的大手。冲着他微微一笑,开口:“我也要进宫一趟,去找夜寒谈谈。正好一路,我们一起去。”

    天尘点点头,任由艾金拉着自己离开王府。手心里传来的柔嫩和温暖,让他完美的薄唇微微的扬起。

    到了皇宫,两人便分开了。天尘直接去了太后的寝宫,而艾金则是去了夜寒居住的院子。因为玲珑和巧欣留下来照顾小熙儿,所以她只(身shēn)一人前来没有带任何的随从。穿过百花盛开的御花园,绕过亭台楼阁和一个长长的走廊。终于看到了一个精致典雅的小院,院子里大树下正负手而立一名黑衣俊美的冰冷男子。

    夜寒站在院子里,目光投(射shè)在湛蓝的天空之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似乎有些出神。就连艾金走到他的(身shēn)边都没有察觉到,一直到一只纤细白皙的小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他才回过神来。

    夜寒回过神,看着眼前这张(日rì)思夜想的绝美小脸。黑眸微微的有些晃神,但很快的就清明了。向后退了一步,嘴角扯出一抹有些僵硬的弧度。

    “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艾金轻轻挑眉,双手环(胸xiōng)看着夜寒。后背往后一靠,慵懒的靠在了粗壮的树干上。

    “难道我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

    夜寒楞了一下,随后摇摇头:“没有,只要你喜欢什么时候来找我都可以。”

    艾金眨了眨眼睛,一双黑眸四下扫视了一圈。并没有发现那抹纤细的(身shēn)影,心里不(禁jìn)有些奇怪。

    “你在找什么?”夜寒看着四处瞧的绝美女子,心里早就猜到她在寻找秦静。只是没有点明,淡淡的开口询问。

    “怎么没见你(身shēn)边的那位秦姑娘?”艾金也没隐瞒,直接就问出了口。

    “她(身shēn)体染了风寒,一直都在房间里没有出来。”夜寒将秦静的(情qíng)况说了出来,随后想了想开口:“走吧,我们去书房谈。我知道,你今天来一定是有事和我说。”

    艾金这次没有再说什么,跟着夜寒去了书房。正要去书房的时候,就看到顾风和柳之源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两人,眼中都划过一抹诧异。

    “去取一壶清茶,一会送到书房来。”夜寒淡淡的瞥了一眼两人,转(身shēn)带着艾金去了书房。

    两人来到书房,艾金便如同在自己家一般。直接走到靠窗户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开门见山的道:“我来是想和你商量一些事(情qíng)。”

    夜寒走到书桌前的椅子上坐下,嘴角勾起微微一笑:“说吧,有什么事和我商量。”

    “你对蓝冰国有什么看法?”纤细的手指敲打着平滑的桌面,乌黑的眼珠滴溜溜的一转。

    夜寒没有回答,一双冰冷的黑眸凝视了一会艾金。一抹了然划过眼底,淡漠的开口:“蓝冰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我掌控它不过是为了为母妃爆出而已。它的存亡与我没有任何的关系,即便毁了它我也不会将它交到他们的手上。”

    冰冷的黑眸在说道这里是,划过深深的恨意。即便那个男人现在对他很好,却依然无法平息他心中的恨和他这么多年来所承受的痛苦。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们,现在这样都是便宜他们了。

    平复好心理的恨意,夜寒很快控制好了自己的(情qíng)绪。抬起头看向艾金,嘴角勾起一抹算得上是温和的笑容。

    “我知道你今天来找我想商量什么事。”

    艾金挑眉,眼中划过诧异。没想到他会猜出来,张了张口,刚要说话。书房的,门就被推开。顾风和柳之源端着茶壶和茶杯就走了进来。为两人倒了茶,就退到了一旁。看那架势,并没有要出去的意思。

    艾金接过茶,淡淡的茶香便扑面而来。光是闻着茶香,就可以知道这茶定是极品。吹散漂浮在茶杯口的徐徐(热rè)气,抿了一口。果然是好茶,口感极佳。

    “我知道你喜欢喝茶,特意从蓝冰带来的。”夜寒看着满脸都是享受表(情qíng)的绝美女子,嘴角不自觉的翘了起来。

    “这茶真好喝,让我想起了在将军府的(日rì)子。那时候义父给我弄了好多这茶,每天都泡给我喝。”艾金黑眸里闪过一抹怀念,想到离开的义父心里多了一分思念幽幽的开口:“只是不知道,义父现在在哪里。有没有找到义母,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他。”

    夜寒不愿意看到她眼中的伤感,冲着她微微一笑:“你们一定会再见面的,我相信会很快的。”

    艾金抬起头看了一眼夜寒,知道他是在安慰她。嘿嘿一笑道:“我相信我和义父很快就会再见面。”

    夜寒点点头,端起书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好了,那我们就来谈谈你要说的事(情qíng)吧。”

    艾金点点头,慵懒的靠在椅背上。没有和夜寒客气,直接说出了自己此次前来的目的:“人才选拔大赛结束以后,我和天尘就要去往外大陆。在离开前我必须将所有对天岚有危害的人事物都解决了,而最根本的方法…。”

    艾金的话还没说完,夜寒笑了笑接下她的话:“最根本的方法就是让天岚的势力壮大到没人敢对它有任何的妄想,所以你想要统一四国。”

    “对。”艾金勾起嘴角一抹邪魅肆意的笑在唇边浮现,一双漆黑的星眸狂妄霸气:“而且,我要在离开之前就统一了四国。”

    “我知道了,蓝冰国原本我是想毁掉的。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让他们看着自己的国家被吞并似乎对他们来说才是真正的痛苦。”夜寒嘴边浮现出一抹冰寒刺骨的冷笑,房间中的温度瞬间降低了很多。

    顾风和柳之源看着两人,心里知道这两人看来要再一次合作了。只是这次的合作似乎大了一些,统一四国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qíng)。可是看着那个充满狂妄霸气的绝美女子,他们心里竟然会不自觉的觉得她一定能够做到。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来做一个交易如何?”艾金唇边透着邪魅的笑,依如那一晚两人初次合作时一般。

    夜寒微微一愣,随后笑了。这一次的笑不同,是发自内心的柔和笑容。将他刚毅冰冷的脸庞柔和了下来。

    “好啊,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你用什么来和我做交易?”

    仿佛回到当初了一般,夜寒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感受。有苦涩有欢喜,可谓是酸甜苦辣混合在一起。

    艾金端起茶杯,手指摩擦着杯子壁上的精致花纹。低头微微的沉思着,还真是有些头疼。现在还有什么能拿来和他做交易呢?

    夜寒抿了抿唇瓣,看着有些苦恼的绝美女子。心底划过一抹不舍,舍不得看她困扰的眼神。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看来他是真的对她没有任何的办法。

    “不如你给我一个承诺?”

    艾金猛的抬起头看向夜寒,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难道就是一个承诺就可以了吗?不过艾金的心里有点犹豫,她其实知道夜寒对她的感(情qíng)。她并不想利用他对自己的感(情qíng),让他做到如此让步的地步。

    “对,一个承诺。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做一些你做不到的事(情qíng)。这个承诺,一定在你能够办到的范围内。”夜寒浅浅的一笑,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向她索要一个承诺。

    咬了咬唇瓣,艾金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有些东西她给不了,就只能用其他的来填补。谁让她的心就那么小,只能容下那一人。

    “好,那我们的合作就算达成了。”夜寒端起茶杯,以茶代酒敬艾金。

    “好,合作愉快。”艾金也端起桌上的茶杯,冲着夜寒敬了敬。

    顾风和柳之源心里颇为无奈,也为自己的主子心疼。只是这是主子自己做的决定,他们也没有反对的机会。只是这样也好,至少主子也可以死心了。他们相信,时间是伤口最好的良药。他们这般优秀的主子,以后一定会遇到一个更好的女子。

    “好了,我该走了。还有很多事(情qíng)要去安排,蓝冰这边就交给你了。”艾金站起(身shēn),像夜寒道别。抬步往书房门口走去,刚走到房门边就被夜寒叫住了。

    “这段时间,你要小心秦静。她应该是外大陆秦家的人,似乎是冲着你来的。”夜寒想到这些(日rì)子秦静安静的有些异常,往(日rì)里每天都会来他面前晃悠几圈。但这段时间却一直呆在房间中,而且她的(身shēn)边多出了一个陌生的女子。这一切都有些诡异,他不得不提醒一下她。

    “我知道了,谢谢你。”

    艾金没有转(身shēn),只是淡淡的留下一句感谢的话便推开房门离开了书房。在踏出书房后,绝美的小脸便冷了下来。眸低划过一抹厉色,这个秦静还真是让人厌烦。不过既然她已经决定和天尘去外大陆,回去圣山。那么她自然要带些见面礼回去,也许秦静的(性xìng)命会是一个不错的礼物。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93 下定决心,行动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