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 成为朋友,玄曦的脆弱

    皇宫中,皇上天浦远将赶来的玄冥国皇帝派人送回了为他准备的宫(殿diàn)以后就去了太后的寝宫。『可乐言(情qíng)首发』

    太后坐在暖阁的软榻上,怀里抱着前些(日rì)子艾金送来的小雪貂。抚摸着那顺滑的绒毛,她喜欢的不得了。这小东西也极通灵(性xìng),她说的话它竟然都听的明白。

    小雪趴在太后的怀里,慵懒的如同一只小猫一般。主人将她送到这里,让它保护这个老人。主子第一次交给它任务,它一定会完美的完成不让主子失望。如黑宝石一般耀眼的小眼睛闪烁着光芒,在这里每天都有好多好吃的。对于一个吃货来说,简直是太幸福了。

    “皇上驾到!”

    一道尖细的声音打破了暖阁中的宁静,太后微微抬起头望向暖阁的门口。就见一道明黄色的(身shēn)影走了进来,脸色有些(阴yīn)沉。

    “皇儿给母后请安!”

    天浦远走到太后的面前,行了一个礼。(阴yīn)沉的脸色在见到太后的时候才微微的缓和了一点,坐到了太后的(身shēn)边。眼角的余光正好扫到太后怀里的小雪貂,这个好像是无双的宠物。

    “这个小家伙怎么会在母后这里?”

    太后让桂嬷嬷给皇上倒了一杯茶,然后摸了摸小雪顺滑的绒毛。转头看向天浦远,微微一笑。

    “无双前些(日rì)子让人送过来,说是放我这里一段时间让我帮忙照顾一下。”

    天浦远的目光打量了一番小雪貂,它眼中闪烁着精光的模样还真是和它的主人有点像。小雪貂似乎感觉到了天浦远的目光,转头懒懒的看了他一眼后又趴回了太后的怀里。

    太后揉了揉小雪貂的头,将她放到了地上让它自己玩去。抬头看了一眼在暖阁里服侍的宫女,挥了挥手屏退了她们。

    “皇上,我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玄冥国的皇帝说了什么?”

    天浦远在听到太后提及玄冥国皇帝的是后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将手中的茶杯重重的放到了桌子上。

    “玄冥国的皇帝太嚣张了,竟然让我把无双交出来。就是肯定了,无双是给玄曦下毒之人。还威胁我,说若是不交出无双就要与我们开战。”

    天浦远的眼睛都竖了起来,这个玄冥国的皇帝还能不能再嚣张一点。现在站在他的地盘上,还敢如此的和他嚣张。难道他就不怕自己将他与他们的大将军都扣留在这里,俗话说擒贼先擒王。

    “皇上,他敢如此的放话想必已经做好了完全之策。即便他玄冥国在武力上超过其他几国,也不敢在它国的地盘上如此的叫嚣。”

    太后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他敢这样做,想必已经把他那支精锐的部队带来了吧。

    “嗯,刚刚我派人将他送回寝宫以后。隐卫便来禀报,他带来的十万大军就囤积在城门外的树林中。看来,他这次来是做了完全的准备了。”

    天浦远黑眸微微眯起,一道冷芒一闪而过。玄冥国皇上这条老狐狸,为她女儿讨公道是假。想要吞下他们天岚国才是真的,这次不过就是一个借口而已。

    “这段时间能拖着就拖着点,眼看就要到人才选拔大赛了。有外大陆的一些人在,想必他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你派隐卫暗中监视那些人,无双已经开始为尘而解毒了。一切都等到尘而的毒解完再说,四国互相牵制的局面也是时候打破了。”

    太后将目光投向湛蓝的天空,手轻轻的抚摸着小雪貂顺滑的绒毛。也许那句预言说的是真的,不过却不是世人所理解的那样。

    “皇儿知道了,那朕就先回去了。”

    天浦远站起(身shēn),冲着太后行了礼便离开了太后的寝宫。

    布置华美的宫(殿diàn)里,玄冥国皇帝屏退了服侍在(身shēn)边的宫女。见大(殿diàn)内只剩下他与沈国两人,才缓缓的开口。

    “我已经将十万大军囤积在了城外的树林中,等到人才选拔大赛结束以后立刻行动。那个尘王和尘王妃若是除不掉,就不用再管他们。反正他们要去外大陆,等他们回来的时候朕已经统一了四国。她回来,也没有办法扭转局面。”

    沈国皱着眉头,他与那个尘王妃算是交过手了。感觉那个女人并不简单,若是现在不除掉她。恐怕以后一定会是一个麻烦,而且她真的会丢下天岚就这么的离开吗。

    “皇上,那个尘王妃我已经见过她了。她并不简单,若是现在不除掉她,恐怕…。”

    沈国不希望他因为一时的大意,而让他们的计划出现变故。

    “她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女子罢了,还有那个尘王。他(身shēn)体里的毒,别人不知道。我却知道,那个毒是外大陆才有的。这里根本就没有人可以解除,他拖着那样一个病弱的(身shēn)体能有什么威胁。”

    玄冥国皇帝微微一笑,走到沈国的(身shēn)边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里充满了不屑,仿佛天尘与艾金在他的眼中一文不值一般。

    沈国黑眸中浮现一抹担忧,两方交战的大忌就是小看敌人。

    “皇上,我想你还是…。”

    沈国想要劝说,却被玄冥国的皇帝挥挥手给打断了:“沈国,什么时候你变得这样瞻前顾后了。曾经那股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哪里去了,好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沈国看着做了决定的玄冥国皇帝,心里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无论说什么都没有办法劝动他了,若是再说也只是徒增他对自己的反感罢了。

    “好吧,一切都听皇上的。”沈国只能做出妥协,接着开口道:“皇上,你不去看看玄曦公主吗?她服用了假死药,(身shēn)体估计会受很大的伤害。”

    玄冥国皇帝听到沈国的话,眯起黑眸。一道残忍的冷芒从眼底划过,冷声道:“没用的东西,朕给了她那么多次机会都没办法除掉那个尘王妃。真是个废物就如同她的娘亲一般,空有美貌。当年还妄想登上皇后的位置,最后还不是被朕设计给杀了。而她的孩子玄曦枉费这么多年来我对她的宠(爱ài)。现在,她已经是一颗没用的棋子了。看与不看,又有什么区别。”

    沈国虽然知道玄冥国的皇帝把玄曦当成了棋子,而自己也把她视为棋子。甚至想要动手除掉她,但是他心里还是觉得惊讶。毕竟玄曦是皇上最宠(爱ài)的孩子,难道连一点感(情qíng)都没有吗?对待他自己亲生的孩子都能这样,那么等到他们的计划成功以后会对他如何。

    “你在想什么?”

    沈国听到玄冥国皇帝的声音,回过神摇摇头:“没什么,只是在想玄曦公主皇上你准备怎么处置。”

    “她虽然已经是没有用的棋子,不过她还是我玄冥的公主。就让她自生自灭吧,以后她也不过就是一名普通的公主而已了。”

    玄冥国皇帝淡淡的开口,黑眸里是满满的淡漠。在皇家,最无用的就是亲(情qíng)。作为一个皇帝,他只会抓住对他有用的人事物。哪一个帝王不是踩在自己其他皇兄的尸体登上高位的,亲(情qíng)早已经在他的心里消失。

    大(殿diàn)外,玄曦披着披风躲在大(殿diàn)门口的石柱后。泪水从她的眼眶中滑落,即便早已经知道了父皇对她的宠(爱ài)都是假的。但是亲耳听到这一切,让她的心就好像被人撕裂了一般的疼痛。

    想起母妃的死,那个时候玄曦还小。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突然母妃就疯掉了。在她临死前眼中还带着怨恨,后来她长大了总觉得母妃的死有着蹊跷。明明前一晚还好好的人,第二天怎么就突然疯掉了。原来,一切都是她这个父皇设计的。

    玄曦漂亮的黑眸望了一眼大(殿diàn)内,缓缓的转(身shēn)脚步有些踉跄的往回走去。原来什么都是假的,在她的(身shēn)边没有任何一个人对她是真的。

    她问心自问她玄曦从来都没有真的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qíng),除了对那个尘王妃。而等到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吗,也庆幸自己没有真的伤害到她。可是,为何老天爷要这样的对她。

    玄曦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自己房间的,她将自己关在房间中不许任何人进来。卷缩在(床chuáng)榻上,眼泪不停的从眼眶中滑落。

    脑海里浮现母妃漂亮温柔的脸庞,她温柔的声音。对自己的宠(爱ài),一幕幕的划过脑海。玄曦痛苦的闭上眼睛,她心里好恨。恨这个无(情qíng)的皇家,恨她无(情qíng)冷酷虚伪的父皇。原来这世界上,唯一对自己真心疼(爱ài)的只有母妃。可是她现在已经不在了,她被父皇杀死了。

    砰地一声,房门被人踢开。玄曦却仿佛没有听见一般,依然卷缩在(床chuáng)榻上双手抱着膝盖流泪。

    艾金看向(床chuáng)榻上那个双目空洞,满脸泪痕的玄曦。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她刚从拍卖行回到王府。就收到玄曦传来的消息,让她进宫来找她。她有重要的事与她说,她扔下天尘就赶来了。结果敲了半天的门都没有人来开门,抓来一个宫女才知道她从回来就将自己给关在了房间中。

    艾金转(身shēn)将房门关上,迈步走到玄曦的(床chuáng)前。看着满脸泪痕的人,心里疑惑这玄曦到底怎么了。

    “玄曦,你找我来有什么事。我可没有那么多的事(情qíng)陪你耗在这里。”

    玄曦听到艾金的声音缓缓的抬起头,空洞的双眼望着艾金。她怎么会来这里,难道是来看她狼狈的样子。

    艾金似乎看出了玄曦心里的疑惑,翻了一白眼开口道:“我说玄曦公主,是你飞鸽传书叫我来说是有重要的事(情qíng)和我说的。”

    玄曦微微一愣,这才想起是自己飞鸽传书叫她来的。她回来的第一件事竟然是飞鸽传书叫她来,多可笑她最后能够找到倾诉的人竟然是自己一直想要除掉的敌人。

    “母妃死了!”

    幽幽的声音从玄曦口中传出,说完整个人就埋在了双臂中抽泣起来。

    艾金莫名其妙的看向玄曦,难道她找自己来就是为了说这件事。这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只是看着哭的如此撕心裂肺的玄曦。她的双脚就如同灌铅了一般,一下都动不了。

    啪!

    艾金抬手甩了玄曦一巴掌,她还是不习惯此时颓废的玄曦。

    “哭是最没用的举动,你哭你的母妃就会活过来吗?”艾金冷着一张小脸,冷冷的看着被自己一巴掌打楞在那的玄曦。

    玄曦伸手抚着被艾金甩了一巴掌的脸颊,从小到大没有人打过她。而这个尘王妃却打了她,但是她却没有如之前一般感到愤怒。这一巴掌却让她…。

    玄曦一下子抱着艾金的腰,将脸埋在她的(身shēn)上哭了起来。

    “母妃死了,她是被父皇害死的。原来你说的都是真的,我不过是他们的棋子而已。什么都是假的,唯一对我真的母妃已经不再了。我什么都没有了,呜呜呜。”

    艾金想要伸手推开玄曦,听到她的话手微微顿了一下。随后将哭的如同孩子一般的玄曦揽入了怀中,任由她在自己的怀里大哭。

    不知道哭了多久,玄曦在她的怀里没了声音。艾金低头看着哭累了,已经睡着了的人。叹了一口气,轻轻的将她放倒在了(床chuáng)上。

    晶莹的泪珠挂在她长长的睫毛上,白皙的脸颊上因为(情qíng)绪的激动透着淡淡的红晕。即便此刻睡着的她也紧紧的皱着眉头,似乎很不安一般。

    艾金站起(身shēn),知道今天是没办法和她谈事(情qíng)了。为她盖好被子,便准备回王府。天尘还在药浴里面泡着,而且她还有一笔账要与他算。

    艾金刚转(身shēn),手就被人拽住。艾金转回(身shēn)低头一看,玄曦不知道什么时候拉住了她的手。

    “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喃喃的呓语从她的口中传出,一滴泪从她紧闭的眼角处滑落打湿枕头。

    艾金坐回(床chuáng)边,看着此刻如此脆弱的玄曦。突然莫名的有些替她心疼,她不过就是一个可怜的人罢了。

    “我不会走,我不会丢下你。”

    低柔的声音仿佛带着魔力一般,让玄曦止住了眼泪。但抓着艾金的手却依然没有松开,好像她一松开艾金就会离开一样。

    两人就这样一个不安的睡着,一个就安静的坐在(床chuáng)边任由(床chuáng)上的人拉着自己的手。不知道过了多久,(床chuáng)上的人渐渐的沉睡发出均匀的呼吸声。艾金轻轻的将手从她的手中抽了出来,走到房间靠窗户的书桌前。

    看来她今晚是要留在这里,快速的写了一张纸条招来信鸽传书给玲珑他们。告诉他们今晚她会留在玄曦这里,不用着急回王府。至于天尘,哼就让他在药浴里泡一夜吧。这就是她给他的惩罚,哼。

    夜凉如水,月光透过窗户照入房间。

    玄曦睁开双眸,就看到坐在(床chuáng)边。(身shēn)体靠在(床chuáng)栏上小憩的艾金,眸低划过一道迷茫。随后想起下午发生的事(情qíng),看向艾金的目光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玄曦坐起(身shēn)子,随手拿起一旁的披风小心的盖在了艾金的(身shēn)上。只是这轻微的动作,却将艾金惊醒了艾金。

    艾金睁开眼,就看到玄曦正为自己盖披风。艾金微微一笑,将披风接了过来披在了(身shēn)上。手臂向上一抬,伸了一个懒腰。

    “你睡醒了?”

    玄曦点点头,别扭的看了一眼艾金。低垂下头,小声的说道:“谢谢。谢谢你。”

    艾金看着别扭的玄曦,勾唇浅笑。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声音轻柔:“我不知道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不过我要告诉你。每个生命都是一个个体,你的命运只掌控在你的手中。没有任何的人,可以((操cāo)cāo)控你。即便是老天,它也不行。唯一能够((操cāo)cāo)控你的人,就是你自己。”

    玄曦猛然的抬起头看向艾金,心底反复的思索着她的话。似乎抓住了一些什么,眸低划过一道光亮。

    “尘王妃,谢谢你。”

    失落了一天的心(情qíng)在这一刻犹如拨开云雾见彩虹一般明朗了起来,这一句谢谢和脸上的微笑都是发自肺腑的。

    艾金知道玄曦想通了,如星的黑眸浮点的星光。两人都静静的看着对方,最后相视一笑、

    这一天两个原本敌视对方的人成为了朋友,一个可以倾诉心事的朋友。艾金看着靠在她的肩膀上,鼻子红彤彤脸上却样子孩子一般明亮笑容的女人。谁都不会想到,她竟然和玄曦成为了朋友。

    “艾金,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你以后可要养我啊。”

    玄曦抬起头,看向(身shēn)边的绝美女子。下巴微微扬起,又恢复了平(日rì)里的高傲。

    “你真的决定要这样做了?”艾金抬起头看向玄曦,她不希望她是为了感激自己才做那样的决定。

    “嗯,在得知一切的时候他就不再是我的父皇。我要为我死去的母妃报仇,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反悔。”

    玄曦将目光投向漆黑的夜空,看着天空那一闪一闪的星星。艾金告诉她,她的母妃已经化为天上的一颗星星守护着她。从来都没有离开她,那么让她亲眼看到自己的仇人死去她也会很开心吧。

    啪!

    艾金抬手朝着玄曦的头就是一巴掌,清脆的巴掌声在这寂静的夜空里格外的响亮。

    “想什么呢,我是想说那毕竟是你的爹爹。你真的能下得去手,我不希望你(日rì)后会后悔。”艾金瞪着一双黑眸,恶狠狠的说道。

    玄曦揉着被打痛的头,幽怨的看了一眼艾金。

    “我不会后悔的,只是以后你可要养我一辈子啊。”撇撇嘴,玄曦眨眨眼睛可怜兮兮的说道。

    艾金送了玄曦一对白眼,什么高傲刁蛮任(性xìng)的公主。依她看,这才是真正的玄曦吧。不过这样的玄曦似乎很对她的胃口,嘴角悄然勾起一抹温暖的笑。

    “好,我养你。”

    简单的一句话,却代表着一种承诺。而很多事(情qíng),在这一天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87 成为朋友,玄曦的脆弱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