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 准备解毒

    这几天整个尘王府的人都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因为他们的王爷心(情qíng)极其的不好。『言(情qíng)首发『言(情qíng)首发前院几个下人正清扫着地上的落叶,见四下没有人便悄悄的议论了起来。

    “王妃什么时候回来啊,王爷这两天的脸色就如同前一段时间的天气一样(阴yīn)沉。”

    “是啊,我们这一天天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就怕一个不小心,触碰到了雷区。”

    “我们是如此的想念王妃,有王妃在王爷的脸色总是(春chūn)光明媚的。连带的,我们这些做下人的(日rì)子也好过一些。”

    艾金刚踏进院子就听到了这么一段对话,没想到自己离开几天竟然让这些人如此的想念。只是他们说妖孽的脸色很(阴yīn)沉,没由来的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她知道天尘心(情qíng)不好的原因,一定是因为她留在皇宫中照顾玄曦而没有回来和他商量一下。

    艾金放轻脚步,绕过了那几个人往自己的院子走去。她特意挑了今天回来,因为这个时候天尘应该在皇宫中和皇上他们迎接玄冥国的皇帝到来。

    艾金的(身shēn)影刚从前厅消失,就见那几名下人中一个(身shēn)穿灰色麻衣的男子揉了揉眼睛望向艾金消失的方向。

    “咦!刚刚我好像看到王妃回来了。”

    “你是不是出现幻觉了,我们一直都在前院。王妃若是回来了,我们怎么会看不到。”

    “快干活吧,一会王爷回来看到我们在这里议论。小心王爷一发怒,赏我们一顿板子。”

    虽然如此的说,但几个下人脸上并没有露出害怕的表(情qíng)。他们的王爷对他们这些下人还是不错的,从来都不会打他们的板子。每次犯错,最多就是罚个月俸而已。再严重的一些,就是撵出尘王府而已。

    刚刚那名似乎看到艾金的男子,伸手挠了挠头再次看了一眼艾金消失的方向。心里小声的嘀咕,难道真的是他看错了。哎呀,反正不管错没错。希望他们王妃快点回来吧,赶紧让他们王府也雨过天晴。

    艾金回到院子里,发现整个院子都静悄悄的。她回来之前已经用信鸽联系过玲玲他们了,他们应该都在这里等着她啊。怎么会一个人都没有,四处看了一下确定一个人都没有以后。艾金突然觉得,这院子静的太过于诡异了。

    抬起步子往房间走去,推开门艾金变愣在了那里。谁告诉她这是什么(情qíng)况,那个笑的极其妖孽的男子此时不是应该在皇宫中吗。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艾金咽了一下口水。踏进门槛的一只脚本能的就往后缩,直觉告诉她必须转(身shēn)就跑。

    每次那个男人笑的越妖孽就代表着他心里越愤怒,那么她所受的惩罚就会越惨烈。只是某男怎么给她逃跑的机会,在她转(身shēn)的一瞬间就被一道力量带入了熟悉的怀抱。

    天尘将怀里的(娇jiāo)妻拦腰抱起,向着(床chuáng)榻的方向走去。转(身shēn)的时候,腿一伸将房门给关上。低头看着可怜兮兮看着自己的绝美女子,原本心里的愤怒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娘子,你说为夫要如何的惩罚你好呢?”

    天尘将艾金扔到铺着厚厚垫子的(床chuáng)榻上,随后欺(身shēn)压在了她的(身shēn)上。额头抵着她光洁的额头,紫眸透着邪魅的望着(身shēn)下绝美的小脸上染上红晕的女子。

    “咳咳,那个夫君啊。你不是现在应该在皇宫中吗,怎么会在这里。”艾金伸出小手抵在天尘的(胸xiōng)膛上,将两人的距离微微的拉开一些。嘴角勾着乖巧的笑,轻咳了两声问道。

    “我家娘子终于回家了,我这个做夫君的当然要在家里等候了。有什么事,也比不过娘子回家来得重要。你说是吗,娘子?”

    天尘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紫眸中的邪魅光芒更加的浓厚。天尘心里好笑的看着想要转移话题的艾金,早在见到她的时候他的气就没了。现在不过是想要逗逗她而已,毕竟让自己空守房间这么多天。小小的惩罚一下,还是需要的。

    “呵呵,相公如此(爱ài)我。真让金儿受宠若惊,男人还是要以事业为重。让你为了我丢下皇宫的事真是我罪过,夫君还是快些起来回宫里去吧。”

    艾金眨眨明亮的黑眸,说的那是一个深明大义、知书达理。

    天尘低头看着(身shēn)下(娇jiāo)俏可(爱ài)的艾金,俯下头在她的耳边低声(诱yòu)惑道:“金儿,我已经跟父皇请了一段时间的假。所以这段时间我都不用进宫,现在你是不是该补偿一下我这几(日rì)独守空闺的思念了。”

    灼(热rè)的气息喷洒在艾金小巧的耳垂上,引起她的颤栗。天尘知道艾金最敏感的地方就是那个可(爱ài)的耳垂,看着她小巧的耳垂瞬间红了起来。嘴角勾起魅惑人心的笑,低下轻吻了一下。

    细碎的吻洒落在她的额头、双眸、鼻子最后停留在她红润的唇瓣上。天尘吻带着温柔的眷恋,瞬间让艾金沦陷。

    红软帐内,两道(身shēn)影相互交叠。(床chuáng)幔轻摇,一室的绮丽。窗外湛蓝天空中的烈(日rì),看着房间中的两人。羞红了脸颊,躲进了白色的云朵后。

    寂静的午后,温暖的阳光散落在尘王府的院落里。突然一道愤怒的(娇jiāo)憨的声音划过长空,响彻在尘王府的每个角落中。

    “你个死妖孽滚下去,从今天以后的三天你都不许再踏上这张(床chuáng)一步。”

    (身shēn)穿灰色麻衣的下人,听到这一声大喝声。挠了挠头,喃喃自语,他怎么感觉听到王妃的声音了。难道他不仅出现幻觉,还出现了幻听。

    艾金抱着被子恶狠狠的瞪着被她踹到地上的妖孽男子,就知道他不会放过自己。可是他也不能这么没有节((操cāo)cāo)没有节制,要了她一遍又一遍。最后她累的直接昏睡在了他的怀中,真是个无节((操cāo)cāo)的大色狼。

    天尘从地上站起(身shēn),长腿一迈人已经到了(床chuáng)榻之上。伸手将鼓起脸颊气呼呼的(娇jiāo)妻揽入了怀中,紫眸闪烁着精光。

    “娘子不让我踏上这张(床chuáng)一步,那我就踏上来两步就好了。娘子的话,我一定会服从的。”

    艾金从了天尘两个白眼,知道自己和他说不出什么道理来。不管她说什么,到了他那里就变了意思。

    天尘的大手抚上艾金纤细的腰肢,运气内力为她驱散酸痛感。艾金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窝在了天尘的怀中,手指敲了敲他结实的(胸xiōng)膛。

    “马上就要进行人才选拔大赛了,这次四国选出十人去外大陆。我们也该准备一下了,这里的事(情qíng)也要尽快的处理一下了。”

    “你放心所有的事(情qíng)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而且外大陆我也早就派人去打点了一下。等我们过去,就可以去圣山帮圣主了。”

    天尘修长的手指卷起艾金一缕秀发放在手中把玩着,这如丝绸一般的感觉让他(爱ài)不释手。前一段时间他都在皇宫与暗星楼两边忙碌,紫带来消息暗星楼前去外大陆的人都没有让他失望。利用短短的一年时间,就建立起了一个不小的势力。现在在天逸的带领下更是强大了不少,和也为他们前往外大陆多了一分保障。

    “嗯,云七也应该差不多将云家都掌控在她的手中了。”艾金想起云七,心里一暖。她很期待与她相见的一天,那个时候她会给自己带来怎么样的惊喜呢。

    “你什么时候把势力都发展到了外大陆去了?”艾金提起头看向搂着自己的妖孽男子,她竟然都不知道他居然派人去了外大陆建势力。

    “嘿嘿,这个嘛…”天尘故作神秘的一笑,伸手捏了捏艾金皱起来的小鼻子道:“秘密!”

    艾金闻言一抬脚就冲着天尘踹了过去,真是吊人胃口。天尘反应极快的一躲,长腿将艾金的踢过来的腿压了下来。趁机低头,偷了一笑香吻。

    艾金犯了一个白眼,这个男人还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记为自己谋取一些福利。伸手推了推天尘结实的(胸xiōng)膛,艾金从天尘的怀中坐起(身shēn)子。拿起丢在一旁的衣服穿上,随后捋顺长发。

    “正好趁你休息的这段时间为你把(身shēn)上的毒解了。”艾金掀开被子,就下了(床chuáng)。刚站稳(身shēn)子,就感觉到腰部的酸痛感。心里再次骂了一句天尘,真是没节((操cāo)cāo)的大色狼。

    天尘随后也坐起(身shēn),穿好衣服下了(床chuáng)。走到艾金的(身shēn)边伸手揽住她的肩,点点头。他这次像父皇请假,也是因为知道艾金回来是为他解毒的。

    “哦,对了。玲珑和巧欣他们都去哪了,怎么不见他们的人。”艾金推开房门,见院子里还是静悄悄的。没有人回来过的痕迹,疑惑的开口询问道、

    天尘面色不变,走到艾金的(身shēn)边。望了一眼空无一人的院子,淡淡的开口:“应该是去拍卖行了,今早元媚儿好像派人来找他们过去。”

    艾金闻言微微一愣,难道是拍卖行出了什么事。不然知道她回来,玲珑和巧欣也不会都过去。至少会留下一个人,在这里等她回来的。

    “今天先帮你调理一下(身shēn)子,做解毒的准备。”

    艾金转(身shēn)拉起天尘的手往她的炼药房走去,两人来到炼药房。艾金就从一个柜子里取出一个红色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一个通体血红的丹药递给了天尘。

    天尘接过丹药想都没有想就扔进了口中,只感觉一股股的暖流划过(身shēn)体的经脉。似乎在温养着他的(身shēn)体,舒服极了。

    “你去房间等着我吧,我去给你准备药浴。”

    艾金从架子上取了几株药材,扔下一句话便推门走了出去。她的动作利索,她想快些将事(情qíng)办完。去一趟拍卖行看看,不然她总是不能放心。而天尘则回到房间,等着艾金将药浴准备好。

    折磨他这么多年的毒终于可以解了,说不激动不期待那都是假的。尤其现在他有了她,他对于健康的(身shēn)体就更加的渴望。因为,他想陪伴她一直到两人都白发苍苍。

    艾金的动作很快,没一会的功夫就安排好了一切。在天尘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时,艾金已经带着两个下人将药浴抬进了房间。看着发呆的天尘,艾金挥挥手让两名下人都退了下去。

    “药浴已经准备好了,你快进去泡着吧。”

    天尘听到艾金的声音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冲着艾金点点头。便将外衣褪掉,露出结实的(胸xiōng)膛迈进了药浴中。

    “你泡着吧,我去一趟拍卖行。不过去看看,我总是放不下心。”艾金见天尘已经迈进了药浴中,拿起一旁的披风披在(身shēn)上说了一句就冲冲忙忙的离开了房间。

    天尘看着急匆匆离开的艾金,连句说话的时间都不给他。心里咬了咬牙,他这算不算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因为是他让玲珑和巧欣他们去拍卖行的。

    拍卖行中,巧欣趴在桌子上看着坐在自己(身shēn)边的玲珑。苦着一张小脸,叹了已经不知道是今天第几百次的气了。

    “小姐回去若是看不到我们,一定会着急的。”

    “那你有胆子回去破坏你家王爷的好事吗?”元媚儿慵懒的靠在贵妃椅上,伸手接过妻奴林雷递过来的葡萄放入了口中。这么多水果中,她还是最喜欢葡萄了。

    听到元媚儿的话,巧欣立刻就噤了声。小姐不在的这几(日rì),她算是见识到了王爷的那个暴躁脾气。想到自己若是破坏了他的好事,即便她是小姐(身shēn)边的人想必也会受到他的惩罚。虽然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惩罚,还是让巧欣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玲珑无奈的看了一眼巧欣,这丫头面对敌人可是精明的很。怎么一对上自己人,就这么好骗呢。她也不想想,王爷那么疼(爱ài)他们的小姐。而小姐又将他们视如亲姐妹一般,(爱ài)屋及乌的道理。王爷怎么会惩罚他们,他可是会怕小姐生气的。

    “巧欣,你就听媚儿吓唬你。”玲珑敲了敲巧欣的额头,黑眸中带着点点的宠溺。巧欣和云七就如同她的妹妹一般,让她打从心底的疼(爱ài)。只是云七现在在外大陆,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不过,她想他们再次相见的(日rì)子不会远了。

    巧欣揉了揉额头,仔细思索了一下。似乎明白了什么,王爷那么(爱ài)小姐怎么可能真惩罚他们。狠狠的瞪了一眼吓唬自己的元媚儿,果然媚儿是坏人老喜欢吓唬她。

    “你就安心的在这里呆着吧,小姐与王爷分开这几天肯定是要好好的发泄下彼此的相思之苦。”

    元媚儿冲着巧欣眨了眨眼睛,嘴角勾起暧昧的笑。俗话说小别胜新婚,这两人分开几(日rì)说不定会天雷勾地火呢。玲珑和巧欣若真在那里,可就成了一个特大号的灯泡了。

    巧欣哼了一声,别过头不再看元媚儿一眼。夺走她桌子上的水果,和玲珑吃了起来。

    艾金赶到拍卖行的时候,一进房间就看到正悠闲吃着水果欢快的聊着天的几人。当即脸色微微一变,如星的黑眸眯了起来。

    “哎呦,看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们这小(日rì)子过的还真悠闲啊。”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房间中的几人手中的动作都僵在了那里。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都了房门口,只见一(身shēn)红衣的艾金慵懒的靠在门上。一双如星光一般的黑眸正带着浓浓的笑意,嘴角的弧度越勾越大。冲着他们露出一抹百花齐放的笑容来,到哪却莫名的让他们感觉头皮发麻。

    “呵呵,小姐…你…你回来了啊。”

    巧欣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小姐怎么这么快就来这里了。她不是应该和王爷在房间里吗,为何会出现在此处。

    “你说呢?”艾金挑眉望向巧欣,笑的更加的灿烂。

    “小姐,我知道错了。都是王爷不许我们在院子里等你回来,将他们都赶来了拍卖行。”巧欣实在受不了了艾金那越来越灿烂的笑容,一闭眼心一横将所有的事(情qíng)都给说了出来。

    她不知道王爷会如何的收拾她,但她却知道自家小姐笑的越是灿烂就代表着她会被整的更加的惨烈。反正有小姐在,以她护短的(性xìng)子。一定不会(允yǔn)许王爷惩罚自己的,就这样可怜的天尘就这么被巧欣给卖了。

    玲珑也难得心虚的笑了一下,心里只能对王爷说一声对不起了。谁让当初她们都被小姐恶整过,深知被她恶整的人有多么悲催。

    “好,很好。天尘你个死妖孽,我今天跟你没完。”

    只听到碰的一声,房门被狠狠的关上。那抹红色的(身shēn)影如同一道旋风一般的离开了原地,很快就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当中。

    巧欣与玲珑互相看了一眼,心里都默默的为尘王默哀。惹怒了小姐,即便是尘王也要承担被小姐恶整的后果。

    天尘泡在药浴中,灼(热rè)的药浴腾升起来的(热rè)气将他苍白的脸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突然感觉一道(阴yīn)风从脚底流传到头顶,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好奇怪明明是很(热rè)的药浴,为什么他会突然觉得这么冷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86 准备解毒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