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 玄曦清醒

    艾金几人回到房间的时候,烙雪正坐在窗边的椅子上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可乐言(情qíng)首发』『言(情qíng)首发凤舞网听到开门声,才抬起头。看到进来的几人,立刻从椅子上站起(身shēn)走到了天锦的(身shēn)边。

    看了一眼艾金,烙雪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了一般从天锦的(身shēn)后走了出来。转头看向(床chuáng)榻上脸色苍白的玄曦,柳眉轻轻皱了一下。

    刚刚你在为她施针的时候,我在她的左手臂上的皮肤里看到一条黑色的线。

    之前就想和她说,因为两人的对话就把这件事给忘记了。她总觉得那条黑线似乎在哪里看到过,也许她会知道。所以现在想起来,她觉得还是和她说一下比较好。

    听到烙雪的话,艾金微微一愣。刚才她并没有注意,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施针的上面。抬起步子朝着(床chuáng)榻走去,到了(床chuáng)边伸手将玄曦左手臂上的袖子一撩。果然一条黑色的线出现在她的眼前,而且那线正以缓慢的速度向上伸展。

    如星般灿烂的黑眸微微一眯,脸色渐渐的(阴yīn)沉下来。这条线若是伸展到了肩膀,那么即便是神仙降世也无法将她救回来了。

    这是什么东西?沈国在看到玄曦手臂上的黑线,脸色一变。大步上前,指着玄曦白皙纤细的手臂大声的质问。一双锐利的黑眸微微有一些闪烁似乎有些心虚,只是如同流星一般让人抓不到。

    艾金闻言抬起头看向愤怒的沈国,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心虚却被她捕捉到了。那条黑线不过刚在手腕处而已,从它向上蔓延的速度可以看出这毒下的时间并不长。

    不知道。艾金收回目光,淡淡的开口。她知道这是什么毒,但是她却不想告诉他。因为他比她更清楚,自己下的毒又何须来问她。

    哼,你会不知道。刚刚就只有你和太子妃在这房间里,之前公主的手腕上并没有这条黑线。太子妃与我们公主无冤无仇,我看这毒就是你下的。沈国冷冷的一哼,今天不管她能不能将公主救活。他都不能让公主活着离开天岚,她必须死在在这里。这样他们才理由展开一切的行动,不能被破坏掉他们的计划。

    我这次只是负责将她救醒,其他的事(情qíng)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不管你信与不信,我和又有什么关系。

    艾金淡淡的瞥了一眼愤怒的沈国,嘴角勾起不屑的弧度。自己做的事(情qíng),只想要嫁祸给别人。还真是玄冥国的人的通病,看来那个玄冥的皇帝也好不到哪里去。

    哦,对了。沈将军你可千万不要忘记了,我们两人的打赌哟。缓缓的转(身shēn),艾金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她可不是那么好欺负,敢欺负她就要有被她报复的准备。现在她杀不了她,但是她相信离那个时候也不会远了。

    你…。,好这件事先放下。我就看看,你是如何将我们公主救醒的。沈国骄傲的抬起头,不愿再与艾金这样对持着。

    天浦远神色微微沉了下来,玄曦这还没有醒过来。就又被人下了毒,这下毒之人的用意在何。之前他以为是针对的无双,可是现在看来一切似乎不太寻常。这下毒之人,是真的想要孩子玄曦。

    若是玄曦死在了天岚,那么玄冥国一定会用此事大做文章。更甚至,会引发一场战争。四国已经和平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难道真的就要打破了吗。这一次的打破,也许会带来不一样的结果。只是苦的是,那些无辜的百姓。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艾金的(身shēn)上。艾金将炼制好的解药取出,又倒了一杯水将解药溶解在里面。随后将溶解了的解药,喂给了玄曦。

    艾金将玄曦轻轻的扶了起来,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低头一口一口的将解药喂了进去,红润的唇瓣附在玄曦的耳边。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小声的说着。

    玄曦,我知道假死药是你自己服用的。我不知道你因为什么对我有如此大的仇恨,我想你不笨。现在你应该都明白了,你不过是所有人利用的一个棋子而已。你还是好好想想,你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吧。

    艾金说完,将玄曦放平在(床chuáng)榻上。对于这个刁蛮任(性xìng)的公主,她不喜欢但是看到此刻的她。突然就有些同(情qíng)起她了,一直以来的宠(爱ài)都是假的。她不过是一个棋子而已,她的这一生也真够悲剧的。

    虽然她每次都想要她的命,不过不知道为何她总觉得她对自己的仇恨总是莫名其妙的。如果说是因为天尘的关系,刚开始的时候在玄曦的眼中看到了喜欢但却不到(爱ài)的程度。所以她对自己仇恨根本就没有牵扯到(爱ài)(情qíng),那她到底为什么对自己如此的仇恨。

    想不通的事(情qíng),艾金决定不再去想。况且玄曦对于她来说不过是一个无关痛痒的人,她犯不着为了她的事(情qíng)而头疼。

    艾金转(身shēn)走到天浦远的(身shēn)边,在他一旁的椅子上做了下来。伸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的喝了起来很似悠闲。

    她服下解药还要半柱香的时间才能醒过来,你们都站着不累吗?

    看着站了一屋子的人,艾金奇怪的看向他们。这些人都站了半天了,那道他们都不知道累吗。反正她有十足的把握将玄曦救醒,而刚刚那番话她希望她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好好的想想。

    清冷的目光看向(床chuáng)榻上的人,希望她可以想明白一切。而其他人听到艾金的话都囧了一下,看着天浦远与艾金两人那么悠闲的喝着茶一点都没有紧张的样子。都摸摸鼻子,找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等着玄曦醒过来。

    而此时躺在(床chuáng)榻上的玄曦,正如艾金所说的一样。她的神智都是清醒的,知道房间里发生的所有事(情qíng)。艾金的话她也都听进了耳中,也许从一开始她好像就做错了。原来,她不过是父皇的一颗棋子而已。这么多年的疼(爱ài)都是假的,难怪当初她要来天岚的时候父皇很开心。

    她又是为了什么恨无双公主,因为尘王?不,也许之前她是有一段时间很迷恋他。但是看到尘王对无双公主的感(情qíng),她早就将天尘放下了。她不过是嫉妒无双拥有这样一个对她如此专(情qíng)的夫君而已,是的是嫉妒将她的眼睛给蒙上了。看不到那些利用她的人,(身shēn)边又有几个人是真心对她的。

    这一刻,玄曦似乎长大了。不再是那个骄傲刁蛮的公主,这一次虽然是假死。但对于她来说却如同真正死过一次一般,让她脱胎换骨了一次。

    为什么给她这种感觉的人会是她,那个她一心想要杀死的人。她不是也很讨厌自己吗,又为何会对自己说那些话呢。不过既然她玄曦已经想清楚了一些事,那么这个人(情qíng)就算是她欠的了。她虽然是一个被(娇jiāo)宠大的公主,但是她也是一个知恩图报之人。

    时间就在玄曦的深思中一点点的过去,有的人很悠闲。有些人内心已经开始有一些不安起来,沈国看着气定神闲的艾金。难道她就这么有把握将公主救醒,若是她能将公主救醒。那她的医术又该是怎样的出神入化。

    这样的人是敌人还真是有些可惜,若是能为他们玄冥国所用就好了。只是可惜她是天岚国的尘王妃,注定了他们只能成为敌人。

    轻轻的痛呼声从(床chuáng)榻的的方向传了过来,众人都站起(身shēn)跑了过去。看到(床chuáng)榻上的玄曦,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了几下,缓缓的睁开了双眸。漂亮的美眸中带上了一丝的迷茫,视线扫过围在(床chuáng)边的众人。

    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你们怎么都在这里。虚弱的声音带着一丝的疑惑,好像真的不知道她的(床chuáng)前为何会有如此多的人一般。

    艾金看着迷茫的玄曦,嘴角悄然勾起一抹了然的笑。玄曦看来是想明白了所有的事(情qíng),现在已经知道自己该如何的做了。不过,玄曦也是一个演技派啊。看那迷茫的神色,真是让人看不出任何的破绽来。

    公主,你终于醒了。

    突然一道带着担忧与激动的声音插了进来,沈国推开站在自己(身shēn)边的艾金。大步走到了(床chuáng)边,黑眸里是满满的欣喜。

    你被人下了假死药,所以如同死人一般没有心跳与呼吸。说完,还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站在他(身shēn)后的艾金。转过头,满眼关心的道:公主,你不要怕。告诉沈叔叔,是谁对你下的毒。那下毒之人实在是太心狠手辣了,见你一直昏迷不醒就对你用了假死药这种药物。那药可是对服用者的(身shēn)体有极大的伤害,这实在是太可恶了。

    玄曦依然迷茫的看向沈国,心里却冷笑一声。想要她命的人就是他,可是现在却在这里虚伪的为自己抱不平。过去,她是如何的傻啊。竟然当眼前的男人,如同自己的亲叔叔一般。在那疼(爱ài)的眼神下,却一刻想要自己(性xìng)命的狠毒之心。

    沈叔叔,我头好疼。有些事(情qíng)记得不太清楚了,我也不知道是谁给我下的毒。

    玄曦迷茫的双眸微微的眯起似在回忆着什么,然后伸手抱住头痛苦的开口。好像用力的想东西,导致她的头疼痛起来一般。可那脸上不做假的痛苦,让所有人都感觉到此时她是有多么的难过。

    其实此刻的玄曦心里是难过的,她的痛苦也都是真的。但却不是因为想中毒之前的事(情qíng)而头痛,是因为她视为姐妹一般的香伶欺骗她而心里难过。她可以问心无愧的说,她对香伶可以说是好的不得了。虽然名义上是主仆,对她来说香伶更像是姐妹一般。

    从前在玄冥的时候,她是父皇最宠(爱ài)的公主。其他的皇子在父皇的面前都与她交好,可是背地里所有的人都排挤她孤立她。所以她都只能用刁蛮任(性xìng)来伪装自己,那也是她的保护色。被香伶救了以后,她把她当成了恩人。因为她的经历,而同(情qíng)她。香伶不会因为她的(身shēn)份而对她毕恭毕敬,所以一点一点的她就把她当成了朋友当成了姐妹。

    可是现在,事实却告诉她一切都是假的。她不过是被利用的棋子而已,香伶不过是想要她替她报仇而已。自己对她那么好,为什么她会忍心欺骗她。现在她想明白了,她对无双一切的仇恨都是从香伶那里开始的。

    我的贴(身shēn)婢女呢?

    似乎是缓和好了头部传来的疼痛,玄曦缓缓的放下抱着头的双臂。抬起黑眸看向沈国,声音异常的虚弱。

    贴(身shēn)婢女?沈国疑惑的看向玄曦,他们赶来的时候没有看到她的贴(身shēn)婢女。

    就是那个穿着一(身shēn)白衣,面上遮着一道面纱的女子香伶。玄曦开口询问,她从刚刚醒过来就没有看到香伶。心里感觉到了一丝的奇怪,若是往常她一定会守在她的(身shēn)边的。今天怎么会不在,她刚刚说出香伶的名字也想是想要看看无双的表(情qíng)。

    眼角的余光悄悄的看向站在沈国(身shēn)后的艾金,只见艾金就如同没有听到一般。神色没有一丝的变化,这让玄曦的心里产生了疑惑。从香伶的口中所知道的,无双想要杀了她。现在在听到香伶的消息,不会如此的淡然的啊。

    而艾金面上虽然一直保持着淡然的神色,但是心里却早已经在听到玄曦的话时掀起了惊涛骇浪。想当初自己差一点就死在了她的手中,也就是因为她。天尘才会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为她去采药,而玄曦对自己的仇恨看来也是她一手造成的。他们的这笔账,是要好好的清一清了。

    没有看到,一个侍女而已。你若是想要有人在(身shēn)边伺候,那我就将我(身shēn)边的大丫鬟送来这里照顾你一段时间。

    沈国对那名白衣女子有一点点的印象,但是却没有放在心上。那样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他是不会去注意的。而且那个侍女没了更好,这样他就可以将自己的人安插在玄曦的(身shēn)边也好方便行事。

    沈叔叔你(身shēn)边的大丫鬟还是跟在你(身shēn)边比较好,我这边还是有些危险的。下毒的人都没有查出来,若是她在我这边出了点什么事就不好了。

    在沈国的面前,玄曦一直都是很乖巧的样子。只是心里却嘲讽的笑了一下,这是要在她的(身shēn)边安插自己的人来监视她吧。

    玄曦抬起头,漂亮的脸庞依然苍白。但那双黑眸中又恢复了平(日rì)以来的骄傲神色,仇恨的看了一眼艾金。伸手指着她,抬起下巴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这段时间,我就要她在我(身shēn)边照顾。天岚所有的人都知道你和我之间的恶劣关系,现在本公主就要你来照顾。若是我出了什么事(情qíng),那么你就是罪会祸首。

    艾金心底划过一抹诧异,没想到这玄曦还真是(挺tǐng)聪明的。竟然会想到让她来照顾她,这样她就不能看着她不管了从而抱住她的(性xìng)命。

    你觉得我会答应你吗?艾金双手环(胸xiōng),头微微一歪。如星一般灿烂的黑眸望向玄曦,眉头轻轻地一挑。

    公主,这可不行。她若是真对你下手怎么办。

    沈国急切的声音插了进来,他锐利的黑眸看向玄曦。看着她看向无双的黑眸里带着仇恨,那仇恨如同以前一样的不做假。可是为什么她要让她来照顾她,若是让她来照顾她。那么,他对她下的毒也许就没有用了。他们的计划,也就要被再次搁浅。

    沈叔叔,我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我若出事,就是她的错。而我若是好了,那么也就证明不是她下的毒这不是两全其美的办法吗。

    玄曦的话虽然是对沈国的说的,玄曦的目光一直落在艾金的(身shēn)上。她相信,她一定会答应的。

    艾金看着玄曦,知道她的话是对自己说的。反正最近她也没有什么事(情qíng),那就留在这里也不错。而且有些事(情qíng),留在玄曦的(身shēn)边也许会更好办一些。

    好,我答应你。不过,我照顾人可不是白照顾的。

    那你想要什么?玄曦微微一愣,随后骄傲的抬起下巴问道。

    每天一千两黄金,你觉得如何呢玄曦公主。艾金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瞬间她的背后如同百花齐放一般美丽。挑眉看向咬牙切齿的玄曦,眼神示意着怎么玄曦公主的命不值这个钱吗?

    玄曦此时的心里还真是咬牙切齿的,这明明就是抢劫。一天一千两黄金,她怎么不去抢。不过为了自己(性xìng)命,她也只能忍了。

    好,这点钱本公主还不放在心里。输什么也不能输气势,玄曦骄傲的抬起下巴答应了下来。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人,怎么都没想到事(情qíng)最后会演变到这个样子。

    公主…。沈国依然不放弃,试图劝说。可是却被玄曦给拦了下来,玄曦看向沈国恶狠狠的道:沈叔叔你不要再说了,就这么决定了。说完还转头瞪了一眼,那笑的百花齐放的绝美女子。

    看着玄曦那气呼呼的样子,艾金突然觉得她也不是那么讨人厌。看着她被自己气的要死又不能反补的样子,心(情qíng)就很愉快。玄曦的事(情qíng)解决完了,她似乎和某人还有事(情qíng)要解决呢。今天的收获看来还真是不少呢,她的小金库又要增添一笔了。

    沈将军,我们两个人的赌注是不是该兑现了呢?

    艾金黑眸一转看向脸色不太好的沈国,笑眯眯的说道。

    沈国本就不好的脸色更加的铁青,没想到她真的将公主给救醒了,而且还记得两个人之间打的赌。现在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她道歉,还要给她十万两黄金。这次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真是丢脸丢大了。

    沈将军,你该不会是想耍赖吧?

    艾金看着沈国脸上不断变化的颜色,心(情qíng)越发的愉快起来。

    对不起,尘王妃!沈国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shēn)上,一咬牙小声而快速的说了出来。

    我没听到,你声音太小了沈将军。艾金嘴角扯出一抹邪魅的笑,淡淡的道、

    对不起,尘王妃。沈国看到艾金的笑,就知道她是故意的。压下心里的怒火,大声的吼了出来。随后(阴yīn)沉的目光看了一眼艾金,便转(身shēn)离开了。

    艾金看向沈国离开的背影,心(情qíng)很好的冲着背影喊道:别忘了把十万两黄金送到尘王府去。

    所有人看着艾金那笑的百花齐放的样子,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心里暗自下了决心,以后绝对不要和她打赌。

    艾金收回目光,随后想到要留在这里照顾玄曦。她要如何和天尘说啊,若是和他说了他又会是怎样的反应呢。哎呀,还真是愁人。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84 玄曦清醒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