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 腹黑的艾金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艾金跟在严铭的(身shēn)后走进了房间,看到天浦远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起来很悠闲的喝着手中的(热rè)茶。『言(情qíng)首发『言(情qíng)首发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她是无论如何都看不出皇上哪里有一点紧张的样子。

    微微低下头,快步走到天浦远的面前欠(身shēn)行礼。毕竟这么多人在,还有玄冥国的大将军沈国在她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的。

    “儿媳给父皇请安!”

    天浦远放下手中的茶杯,抬起头看向一(身shēn)红衣的艾金。嘴角扬起一抹慈(爱ài)的笑,黑眸中满满的笑意。

    “无双起来吧,这次宣你来是让你看看玄曦公主。她服用了假死药,看看你能不能将她救醒。”

    听到天浦远的话,艾金微微的一愣。假死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玄曦又为什么会服下假死药,这假死药是绝对不会在这片大陆上出现的。微微敛下眼眸,遮挡住眸低的流光。看起来,就好像在思索一般。

    这假死药是百毒秘籍里记载的毒药,而且还是后面几页里出现的。只要是后面几页出现的毒药,一般在这里是不会出现的,都是在外大陆才会有。而且还要是一些大世家或者是比较大的势力,只有他们才会能够找到人炼制。

    是谁给玄曦公主服下的假死药呢,艾金伸手抚摸着下巴。思索着,突然眼前浮现出一个漂亮的脸庞,联想到巧欣给自己传来的消息。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冷笑,她想她已经知道是谁给玄曦服下的那假死药了。说实话,她真的不想救醒玄曦那个女人。谁知道将她救星以后,她破坏了他们的计划。她会不会借此机会,反咬她一口。

    “怎么,尘王妃思考了这么久。是不是,也对这假死药没有办法。”沈国站在窗边,锐利眸子看向那微微低着头的红衣女子。嘴角勾起冷笑,语气中充满了讽刺。他就知道,这个女子即便医术在这片大陆无人可及,但那可是假死药。没有接触过假死药的人,是不会有办法将玄曦救醒的。

    这突然冒出来的带着嘲讽的声音将艾金的思绪拉了回来,艾金微微皱起眉头。她很不喜欢说话人的口气,只是听声音她便可以确定说话之人就是玄冥国的大将军沈国。果然,她还是对玄冥国的人起不了任何的好感。

    “沈将军,我在来的时候就听严公公跟我说了。你似乎根本就不想让我来救醒玄曦公主,你这举动还真让人怀疑你不想让玄曦公主醒过来。”

    艾金抬起头,黑眸淡淡的扫了一眼沈国。语气有些漫不经心,嘴角勾着似笑非笑的弧度。

    沈国脸色一黑,这已经是今天第二个人说他不想让玄曦公主醒过来了。虽然说出了他的心事,但这可不能让任何人看出来。

    “尘王妃和太子(殿diàn)下还真是有意思,竟然会说出同样的话。看来你们两人还真是心有灵犀啊,玄曦是我们皇上最疼(爱ài)的孩子。我(身shēn)为玄冥国的大将军,又怎么会不想救醒公主呢。”

    沈国压下心底腾升的怒火,嘴角勾起浅浅的笑。话中有话,一双锐利的眸子在天锦和艾金(身shēn)上来回看了一下。他早就听说天岚的太子为了救尘王妃,差点连命都没有了。若说两人之间没有什么,鬼才会信。所以他才如此的说,既然他们给他找不舒坦。他又如何能让他们舒坦了。

    天浦远听到沈国的话面色一沉,好个沈国竟然拿这件事出来说事。还真是不简单,那天在望星楼发生的事(情qíng)怎么会传到他的耳中。看来玄冥在他们这里安插了探子,而他竟然一直没有察觉。

    天锦没有说话,从艾金走进房间的那一刻开始。他的眼睛就一直在看着她,她似乎比以前廋了好多。不过却一点都不减她一(身shēn)无人可及的风华,对于沈国的挑衅他没有放到心上。一直都没有出声,是想听听她会如何的回答沈国的话。

    长袖下的手握紧,手心中竟然因为紧张而有些潮湿。烙雪离天锦最近,别人都没有看出他的异常。但她却都看在了眼中,嘴角微微勾起一抹苦涩的笑。没想到前些(日rì)子听到的那些流言都是真的,太子(殿diàn)下是真的喜欢尘王妃。

    不过她并不会放弃,他现在是她的夫君。那么她就有的是的时间来感动他,最后让他(爱ài)上她。在烙家她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旁系小姐而已,可是刚刚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却让她感觉到了温暖,她也还知道他娶她不过是因为烙家而已。

    答应少主只是因为想要离开烙家,原本想着只要安安稳稳的过完下辈子便可以了。现在她却想要得到丈夫的(爱ài),想要和他幸福的过完这辈子。纤细白皙的小手覆盖上那修长的大手,感觉到他手心的温度与潮湿。这个沉稳的男人,竟然也有紧张的时候。只可惜,这一切都不是为了她。

    天锦感觉到自己的大手被一只温暖的小手拉住,微微一愣。低头看向站在自己(身shēn)边的白衣女子,只见她一双漂亮的黑眸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自己。眉头轻轻一皱,就要将手抽出却被那双小手拉的更紧。最后只能作罢,任由她拉着自己。

    见天锦已经不再挣扎,烙雪低下头嘴角微微勾起。不管他是怎么想的,她只知道自己要牢牢的抓住想要的幸福。她从来都是一个内敛的女子,对长辈言听计从但这次她要放任一次自己。

    两人的小动作落入艾金的眼中,黑眸若有似无的看了一眼那白衣女子。艾金嘴角悄悄的勾起,烙雪似乎是一个不错的女子。也许不是所有的烙家人都是坏人,眼前的这个女子就让她厌恶不起来。她可以看出那个烙雪似乎已经喜欢上了太子,希望太子可以早些明白好好的珍惜(身shēn)边的幸福。

    对于太子对她的感(情qíng),她是知道的。但是她的心就那么大,只够装下天尘一人。所以她只能对他说声抱歉了,他的(情qíng)她回应不了。

    “沈将军,若是我与太子说出同样的话。那么就只能代表,你的反应实在是让人容易产生误会。而且太子妃还在这里,您这样说可是在挑拨两人的感(情qíng)。哦不,是在挑拨天岚与烙家的关系。”

    艾金抬眸看向沈国,黑眸中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眼睛微微一转,接着说道:“沈将军,你这举动还真是让人觉得玄冥国如此的做是不是有着什么目的呢?”

    沈国脸色越来越黑,嘴角的浅笑在听到艾金的话时僵硬在了那里。没想到这个尘王妃如此的牙尖嘴利,比那个太子还难搞。原本只是不想救醒公主的罪名,到了她的口中竟然变成了挑拨天岚国与秦家的关系。真不知道,再与她说下去会再被安个什么样的大罪。

    “尘王妃的口才还真是好,本将军甘拜下风。既然尘王妃来了,那么就请你为我们公主看看吧。”沈国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缓和好自己的心(情qíng)。抬起头看向艾金,缓缓的开口。

    艾金微微扬起下巴,眉眼间带上一抹高傲。不再多看一眼沈国,抬步往(床chuáng)边走去。看着(床chuáng)榻上,面色平静的玄曦。白皙的手搭上她纤细的手腕,果然没有任何的脉搏。也如同烙雪说的一般,她的体温是正常的。

    黑眸看向那个全(身shēn)透着温婉气质的女子,她在来的时候就听严铭将所有的事(情qíng)说了一遍。她可以确定自己没有听错,烙雪当时根本就没有去触碰玄曦的(身shēn)体。她又如何知道她的体温是正常的,从而断定出玄曦服用了假死药。

    烙雪感觉到艾金的带着疑惑的目光,抬起头就撞进了一双如星光一般的黑眸中。那双黑眸仿佛可以看穿所有一般,莫名的让她感觉自己在她面前就如同透明的人一样。即便是在少主的注视下,她都没有这种感觉。想起今天传来的少主的交代,回想她的动作。似乎没有露出什么破绽来,压下心里的惊愕。冲着艾金点点头,温和的一笑。

    艾金也微微一笑,便收回了目光。看着(床chuáng)上的玄曦,眼底划过一道诡异的笑。她当然会救醒她,不过也要小小的惩罚一下她。谁让她总是来找自己的麻烦,而且这次这件事(情qíng)八成是她自己甘愿服下的假死药。不过这假死药的副作用想必她不会知道,不然依照玄曦的(性xìng)格肯定是不会用的。

    目光在房间中扫视了一圈,没有看到那个从来都和玄曦公主形影不离的那名蒙着面纱的侍女。在如此的(情qíng)况下,却不见她还真是让人觉得怪异。

    “玄曦公主确实是服用了假死药。”艾金站起(身shēn),转(身shēn)看向天浦远微微一笑。神(情qíng)淡然,仿佛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qíng)一般。

    “那无双,你可有解决的办法?”天浦远面露喜悦之色,连忙开口询问。看着她如此淡然的神(情qíng),他心里已经有了底。知道她有办法将玄曦公主救醒,但是现在沈国还在这里当然要配合一下了。

    “有是有,不过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你们都知道这假死药对于人的(身shēn)体有着极大的伤害,我不确定将玄曦公主救醒以后会出现什么状况。”艾金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仿佛很担心一般。

    “只要能让玄曦公主醒过来,即便有些什么事(情qíng)。我想沈将军也不会怪罪吧,毕竟醒过来总比永远也醒不过来要好。你说呢,沈将军。”

    天浦远看到艾金眼中一闪而过的狡黠光芒,就知道这丫头肯定是要演戏。所以他立刻就明白她是要整人了,配合她演戏。

    沈国听到天浦远的话,心里吐血。她有选择的余地吗,他只能答应:“当然,公主能醒过来比永远醒不过来要好很多。所以,出了什么事(情qíng)我又怎么会怪到尘王妃的(身shēn)上呢。”

    “有沈将军的话我就放心了。”艾金仿佛送了一口气一般,冲着沈国微微一笑。

    沈国此时心里已经被气的要吐血了,明知道天浦远与那个尘王妃在做戏给他看。他却只能被牵着鼻子往前走,说不了一句反驳的话。只是他还是没有办法相信,这年轻的尘王妃真的有本事将玄曦公主给救醒了。既然她想试试,那就让她试试好了。想到这,嘴角勾起讽刺的笑。

    艾金不再多看一眼沈国,他眼中的讽刺对于她来说没有任何的影响。微微的转头,冲着天浦远温和的一笑。

    “父皇,出来的太过于匆忙。也不知道玄曦公主中了什么毒,所以没有准备药材。”

    天浦远心里翻了一个白眼,这丫头肯定是要在他的太医院里敲诈一番了。只是他又不能说什么,只能硬着头皮应承下来。

    “没关系,你需要什么药材就写下来。我让严铭派人拿来便可。”

    艾金听到天浦远的话,心底一喜。连忙接过早已经为她准备好的笔和纸,大手一挥刷刷刷的写了起来。当她将笔放下后,看到上面密密麻麻的字迹,天浦远的心都在滴血。纵然知道这药难炼制,但也不需要这么多的药材。这个丫头,还真是腹黑。

    咬咬牙,将纸递给了严铭:“严铭,去太医院将这些药材准备好取来。”

    严铭眼角一跳,看着明明(肉ròu)痛的要死却要仍然装作没有任何心疼样子的皇上。心里偷偷的笑了一下,多久没有见到皇上这个样子了。接过写满药材的纸,点点头离开了房间。

    “父皇,我要为玄曦公主施针。你们能不能出去一下。”艾金坐到(床chuáng)边,抬头看向天浦远。

    “不行,谁知道你会不会对我们公主做些什么。毕竟所有人都知道,你和我们公主之间的关系很恶劣。”沈国听到艾金的话立刻开口,他要看看她是用什么办法将公主救醒的。

    艾金扫了一眼沈国,耸耸肩无所谓的开口:“若不想玄曦公主醒了以后要砍了你的头,那你就在这里呆着吧。毕竟施针的时候是要将公主(身shēn)上的衣衫褪掉,才能施针的。”

    天浦远听到艾金的话差一点就倒在了地上,这丫头太黑了。什么时候施针需要将人给脱光了,这明明就是公报私仇。不过他也没想要阻止,她想玩就让她玩好了。想必这段时间,她心里也是憋着一股气呢。

    果然沈国在听到艾金的话以后面露窘迫之色,知道自己是不能在屋子里了。不过仍然有些不放心,黑眸在房间中看了一圈。却不见玄曦(身shēn)边的侍女,眉头不(禁jìn)皱了起来。

    “沈将军既然如此不放心,那就让本太子妃留在这里吧。”

    柔柔的声音响起,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说话的白衣女子(身shēn)上。沈国眼中划过一抹诧异,想了想最后还是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天锦低头看向(身shēn)边的女子,黑眸中划过一抹不解。随后收回了目光,他似乎越来越看不懂(身shēn)边这个女子了。初次在大(殿diàn)上看到她,是因为她有一瞬间让他有些觉得她与她很像。只是在大婚后,她却又如同变了一个人一般让他琢磨不透。

    “夫君,你还不出去。”

    柔柔的声音将天锦的思绪拉了回来,房间中不知何时已经只剩下他还没有出去。天锦回过神,立刻开口:“嗯,我马上出去。”

    说完便离开了房间,只是走到房门口时黑眸忍不住又看了一眼(床chuáng)边坐着的红衣女子。眸低闪过一抹眷恋,最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间。

    房间中安静下来,只有角落里精致的香炉飘散出袅袅的白烟。淡淡的花香弥漫在空气中,这淡淡的花香让人心神都放松了下来。

    艾金从怀中取出一个精致的盒子,盒子里面放着银针。取出银针,艾金安静的为玄曦施针。神(情qíng)专注而认真,仿佛四周所有的一切都被她隔绝在外。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大概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她光洁的额头上冒出汗珠,脸色也渐渐的苍白了起来。这假死药还真是厉害,和天尘(身shēn)上的毒有的一拼。每施一针都需要精神高度的集中,若是分神了不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

    一只纤细的小手拿着一个洁白的手帕覆盖在了她的额头上,将她额头上的汗珠擦掉。

    “你安心的为玄曦公主施针吧。”

    柔柔的声音在艾金的耳边响起,艾金抬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shēn)边的白衣女子。冲着她微微一笑,便低下头继续为玄曦施针。

    烙雪看着低头认真为玄曦施针的红衣女子,黑眸中划过一抹疑惑。这个女子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她知道她与玄曦公主之间的关系。却这样尽心的为她治疗,玄曦死了不是正如了她的意。真是奇怪的人,不过这个女子却让她有着莫名的好感。

    这样认真的她很吸引人,难怪少主对她似乎有些不一样。不然少主也不会让她来帮助她了,算了不想了。她现在已经嫁给了天锦,离开了烙家。以后她就要开始自己的生活,再也不用受他们的限制了。

    咚咚咚,房门口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82 腹黑的艾金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