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 云家家主云七

    比试台下,云柔脸色(阴yīn)沉。『言(情qíng)首发『言(情qíng)首发凤舞网一双漂亮的黑眸中溢满了(阴yīn)狠和毒辣,仿佛要将云七撕裂了一般。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明明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中。明明就差那么一点,她就可以得到她想要的东西。看着所有人都对着云七露出崇拜的光芒,粉拳狠狠的攥紧。她不甘心,为什么做了这么多最后却什么都没有得到。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道纤细的白色(身shēn)影上,所以没有人注意到那一直低着头的五长老的举动。等到有人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小心,少主。

    一声带着焦急的惊呼声响起,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所有人都只能看着五长老手中的匕首直直的刺向了云七,那散发着寒芒的匕首此刻让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处。仿佛下一秒就会冲出喉咙,心脏处传来砰砰的心跳声。

    云七没有想到五长老会突然对自己出手,因为刚刚她已经说了最讨厌的就是被偷袭。目光微微一沉,迸发出寒冷的光芒。看着近在咫尺的匕首以极快的速度向着自己袭来,这么短的距离她根本就没有办法躲闪。现在能做的就只有避免她对自己造成致命的伤害,没有给她多余的时间思考

    云七微微的偏了一下(身shēn)体,伸出左手挡在了(身shēn)前。伤了手臂,也好过失去生命。若没了生命,那她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不过她也不是一个任人欺负的人,另一只手手掌一翻一枚圆润的丹药出现在了她的手中。

    而就在匕首抵达到云七心脏处时,一道白色的(身shēn)影快速的闪到了她的面前。云七只感觉到自己被一道很多大的力气一推,便整个都向后退去。

    噗嗤一声,匕首刺入(身shēn)体的声音在寂静的广场上显得是格外的清晰。那闪烁着寒芒的匕首刺进了一俱(身shēn)体中,大片的鲜血涌出染红了那雪白的衣衫。

    云七双眼睁圆,震惊的看向挡在自己面前的俊美男子。眼泪一滴一滴的从眼眶中滑落,她可以躲过这致命的一击。定多是手臂会受伤而已,但是为什么他要替自己挡住这一刀。

    天逸缓缓扬起嘴角,黑眸中带着淡淡的笑意。当他看到五长老的匕首要刺向云七的时候,(身shēn)体本能就冲了过来为她挡下了这一刀。他无法看着她在自己的眼前受伤,哪怕知道她能躲过去。却依然连一点点的可能都不(允yǔn)许,现在看到她平安无事自己提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你…没事…就好。虚弱的声音从天逸的口中传出,(身shēn)体因为放松缓缓的向前倒去。

    云七伸手接住倒下的天逸,抬手擦掉脸颊上的泪水。缓缓的抬起头,黑眸中冰冷一片。冷冷的看向满脸惊愕的五长老,他没有先到这个男子竟然会用自己的(身shēn)体挡在了云七的(身shēn)前。而被那平静冰冷的黑眸静静的凝视着,他竟然心底产生了一股恐惧感。

    双腿微微一颤,跌坐在了地上。他知道这一击没有成功,他算是完了。今天他必死无疑,苍老的眸子里此时布满了绝望。缓缓的闭上了双眸,放弃了挣扎。走到今天的这一步,他谁都不怪,要怪就只怪自己太过于贪心。

    呵呵!云七看着已经放弃挣扎的五长老,发出轻轻的笑声。可这笑声莫名让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寒颤,仿佛置(身shēn)于冰窖中一般。

    云七扶住天逸的(身shēn)体,嘴角噙着冰冷的笑:五长老,死对于你来说太便宜了。伤了他,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的滋味。

    说完,手指一弹一被圆润的丹药就进入了五长老的口中。五长老心里一惊,连忙要将口中的丹药吐出来。可是太晚了,这丹药入口即化。任凭他如何做,都不可能将它吐出来。

    你…你。你给我吃了什么?五长老一边扣着自己的喉咙,一边惊恐的问道。

    毒药!云七淡淡的说道,随后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你知道,这毒药叫什么名字吗?

    什…什么…名字?五长老心里恐惧万分,知道她给自己吃的毒药肯定是很恐怖的。

    脱骨丹!云七一个一个之的说道,冰冷的眸子落到五长老的(身shēn)上:脱骨丹,就是会让你的骨头一点点的脱落到最后你(身shēn)上所有的骨头都化为一滩脓水而死。不过你不用担心,这骨头脱落的很慢。你会一点一点的看着自己怎么死亡的,即便再痛你也不会昏倒过去。

    你…你太狠了。五长老睁大眼睛看向云七漂亮的脸庞,目光中充满了仇恨的光芒。这样的惩罚是比死还要让人绝望,看着自己的骨头一点点的脱落直到死亡。

    而其他人早已经都傻眼了,谁都没想到天逸会奋不顾(身shēn)的为云七挡刀。为了云七,他连命都可以不要,可见她对云七是真的很(爱ài)。所有人此时都被天逸的举动深深的感动了,他们的少主能有这样一个(爱ài)人一定会很幸福的。若是他们自己,肯定做不到为了另外一个人丢掉自己的生命。只是在听到云七的话时,众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这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变态的毒药,看着自己的骨头一点点的脱落直到死亡。那骨头脱落的疼痛可想而知,这简直是比死还恐怖。还真就如同少主所说的那样,还真是生不如死呢。

    突然五长老的面色微微一变,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苍老的黑眸中此刻充满的痛苦,可是看着云七的眼中越发的充满仇恨。(身shēn)体穿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好像有一群的虫子在啃食着它的骨头。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骨头在一点点的脱落。

    一阵凄厉毛骨悚然的惨叫声从五长老的口红总传了出来,只见五长老痛苦的将(身shēn)体卷缩起来。(身shēn)体在不停的抽搐着,苍老的脸庞因为痛苦而扭曲。

    看着五长老那生不如死的样子,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看向云七的目光变了又变,带上了一丝丝的敬畏。这一切的变化都看在老家主的眼中,苍老的黑眸中带上了慈祥。他的小七已经长大了,已经不再是需要自己保护的孩子了。

    来人,将五长老拉入地牢给我好好的看着。竟然敢偷袭少主。老家主淡淡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五长老,声音低沉带着威严让人不敢反驳的气势。

    等一下,家主爷爷。云七淡淡的开口,今天既然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那就一次(性xìng)将这些事(情qíng)都解决了吧。

    怎么了,小七?老家主听到云七的声音,眼中带着疑惑看向云七。那双平静而清澈的黑眸中竟然连他都看不出任何的(情qíng)绪,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云七冲着老家主点点头,将怀中的天逸交给了晋扇。缓缓的转过(身shēn),卡向比试台下的所有人。漆黑的眸子中没有一丝波澜,静静的凝望着他们。可是就是这样,没有任何的言语就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势。

    今天我就把话都挑明了说。淡淡的清灵声音划破天空,在寂静的广场上响起:(身shēn)为云家的人,就要无条件的服从家主的命令。若是有人不遵从家主的命令,凭着自己在云家的地位而肆意妄为违抗家主命令者就如同五长老的下场一样。

    冰冷的声音没有一丝的感(情qíng),仿佛一条人命在她的眼中什么都不是一般。沉默在广场上蔓延,没有人说话。

    我知道你们还是游戏人不甘心,今天云家所有的人都在这里,那我就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若是可以打败我,那么这少主的位置我可以让出。云七看着比试台下沉默的众人,沉着声音开口:若是你们没有能力赢过我,那么就要从此以后都听从家主的命令不可以有一丝的违抗。

    依然没有人说话,众人都低着头仿佛在思考着什么。而云七也不着急,就静静的站在比试台上。天逸的伤口也被晋扇快速的处理好了,血也已经止住了。只是因为失血过多,(身shēn)体很虚弱面色有些苍白。

    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你们耗在这里,很快就要到比试的时候了。我还要做准备,我指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云七淡淡的开口,她可是没有多少时间了。一定要在小姐来之前将云家收服,并且将他们的实力都提高一个层次。若是一炷香以后,还是有人不愿意臣服。那么就不要怪她心狠手辣了,她会用他们的生命来为自己铺路。

    一炷香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此时已经有了结果。一多半的人都愿意臣服于云七听从家主的命令,只有一少部分的人依然不愿意臣服。其中当然是以她大姐为首的人了,和六长老等人。

    云柔站在那些人的面前,脸色异常的难看。一双美眸死死的盯着云七,要将她吃掉一般。即便现在大多数人愿意臣服于她又怎样,她(身shēn)后失去了五长老还有六长老等人。

    她就不信家主会为了她,将六长老等人也进行处决。这样云家也会损失惨重,而云家的地位也将会大大的降低。所以她并不害怕云七刚刚说的话,这也是她有恃无恐的原因。美眸挑衅的看向比试台上那抹纤细的白色(身shēn)影,她就不信自己还斗不过自己这个妹妹了。

    云七摇摇头,面上露出惋惜之色。她没先到那六长老几人竟然会如此的不开窍,她已经给过她们机会了依然还是选择和她作对。那就只能将他们都杀了,因为云家她必须得到。

    六长老、七长老、八长老和九长老。你们真的已经想清楚了,要跟在我亲(爱ài)的大姐(身shēn)边?云七挑眉看向这几个长老,眼中带着似笑非笑的神色。

    哼,你这个女子如此的年轻就有这样狠毒的心肠。实在是不适合做我云家的少主,我们死也不会同意的。六长老冷哼一声,他平时与五长老的关系最好。现在眼睁睁的看着五长老就这么痛苦的在自己面前,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让他怎么臣服于她,现在他恨不得杀了她为五长老报仇。

    家主,你也看到了她不分青红皂的就如此残忍的对待五长老。这样的人,不适合做我云家的少主。请家主明鉴,将云七逐出云家。六长老不再看云七一眼,跪在地上双手抱拳恭敬的说道。而其他几个长老与站在云柔(身shēn)后的所有人都跪在了地上。

    家主,请将云七逐出云家。声音响亮,整齐一致的划过天空。仿佛一切都演练了好多变一样。

    家主爷爷,您一定不会为了小七一人就将长老们都处决了。这样,您也会让云家的众人都感到心寒的。柔柔的声音响起,云柔美眸中带着担忧。那不做假的神(情qíng),还真让人以为她都在为家主着想和担忧。

    老家主眉头紧紧的皱起,苍老的眸子中充满了煞气。这个老((贱jiàn)jiàn)人竟然敢让他将小七逐出云家,谁给的他这么大的胆子。怒极反笑,老家主微微一笑。

    我若说,不呢?

    他到要看看他若是不答应他们,那么他们会做如何的反应。

    六长老抬起头看向老家主,黑眸中溢满(阴yīn)沉。缓缓的站起(身shēn),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若是家主不答应,那我们就离开云家辞去云家长老一职。想必,以我们的实力到哪个家族都能获得一个长老的职位。

    是的,他们早就统一了意见。若是家主不同意他们的要求,那么他们就会一起离开云家。到时候云家的实力就会大大的降低,他们也都知道老家主是一个以大局为重的人。想必一定会答应他们的请求,将云七逐出云家。

    哈哈,好好好。老家主哈哈大笑一声,黑眸中带着讥笑。收起笑声,目光变的(阴yīn)冷无比。家主的气势在这一刻显露无疑,冰冷的开口:你们竟然敢威胁我,不过这一生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威胁我。如果你们好好的跟我说,说不定我还会考虑一下。不过现在,我不用考虑了。我是不会将小七逐出云家的,所以我不会答应你们的请求。

    家主,你真的为了一个她。宁愿舍弃我们这些一直跟在你(身shēn)边守护云家的长老们,你这样做实在是太让我们心寒了。六长老面上露出伤心的表(情qíng),心里却一阵恼怒。没先到这老东西竟然会为了那个女子,宁愿让他们都离开云家。

    家主爷爷…

    云柔心里一惊,她没有想到家主爷爷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若是这些长老真如他们说的一般,离开了云家。是的,他们到哪里都可以得到一个长老的职位。但是她呢,没有了他们的支持。那她在云家就什么都没有了,别说是与云七一分高下。现在她已经与她撕破脸了,不,恐怕早在云七回来时就已经撕破了脸了。她以后的(日rì)子还会好过吗,想到五长老的下场。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她可不想与五长老一样。

    心寒?你们似乎更我让我心寒,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如此的反对小七做云家的家主。不过现在我明确地告诉你们,不管有没有这场比试。云七都是我们云家的少主,而云家的少主也只有她可以担当。老家主面色一沉,冷冷的看向六长老等人。

    好,那么我们就离开云家。六张老面色难看,声音冰冷一片。转头看向(身shēn)后的几人,点点头。

    其他几人也点点头,跟在了六长老的(身shēn)后。原本他们几人的关系就很好,很早以前也是一起来到云家当上云家的长老。现在要离开,当然也是他们一起离开了。

    比试台下,众人都愣愣的看着这一幕。没先到这好好的少主争夺赛最后为何会变成这样,若是六长老几人都离开了云家。那云家的实力一定会降低很多,云家的地位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只是看到老家主那(阴yīn)沉的可怕的神(情qíng),没有人敢开口出来请求家主将他们留下来。只能安静的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离开。

    云柔紧紧的握起粉拳,为何会变成这样。六长老他们离开云家,支持她的人都没有了。在六长老等人选择离开云家的时候,站在她(身shēn)后的一些人都已经转移了阵地。站到了另外一边,而这一边只留下了她自己。看着自己被孤立,云柔心里恨意越发的浓厚,这一切都是因为云七。她为什么要回来,她怎么不死在外面。

    不,她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为什么,和她的计划不一样了。

    云七站在比试台上,淡淡的看向六长老等人。对于他们的团结她很欣赏,没想到几人竟然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一起离开。若不是站在的立场不同,她到是很喜欢他们。可是,他们现在选择的是与她作对,那就只能对他们说声对不起了。

    谁(允yǔn)许你们离开了?

    淡淡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六长老微微皱起眉头停下脚下的步子。转(身shēn)看向出声的云七,苍老的黑眸中划过一抹光芒。难道说这个女子知道自己犯下了如何大的错误,主动将少主的位置交出来。然后离开云家,若是这样那他们就剩事了不少。

    怎么,有事?六长老眼中带上一抹得意,看向云七。

    云七微微一笑,迈步上前知道六长老等人的面前。清澈的眸子上下打量了几人,最后勾起嘴角淡淡的一笑:几位长老想就这么离开云家,是不是在临走前也要给云家一个交代。

    什么交代?六长老微微一愣,有些不明这女子话中的意思。

    刚刚我说过,若是不臣服。那么下场就如同五长老一般,将你们的(性xìng)命留下来。这是我给云家众人的交代,也是你们该给云家众人的交代。云七双手环(胸xiōng),漫不经心的说道。在他们选择离开云家的时候,她就没打算让他们活着离开。不管他们离开后,以后会不会对付云家。即便有一分的可能,她都不会让她发生。

    你太狂妄了,你以为凭你一人就可以将我们都打败吗?六长老听到云七话,眼睛一瞪。心里涌出熊熊的怒火,这个女子实在是太狂妄了。她就不信,凭她一人的力量就能将他们除去。

    呵呵!云七呵呵一笑,清澈的眸子弯起犹如夜晚中的弯月一般。笑容一收,面色渐渐地(阴yīn)沉下来:我有没有真个能力,一会你就知道了。

    六长老不屑的看了一眼云七,并不相信这个年轻女子有那么大的本事会将他们的命留在这里。虽然他们单个人的实力都赶不上五长老,但是他们一起上的话一个小小的云七他们还不放在眼中。

    云七抬手扶额,太阳还真是炎(热rè)。站在这里半天,(身shēn)上都是汗。还是快点将这里的事(情qíng)结束了,回去好好的泡个澡。天逸也要好好的休息,背后的伤虽然已经包扎好了。不过看她苍白的脸色,似乎还是很虚弱。

    云七嘴角扬起轻蔑的笑,没有说话脚下步子一变。那诡异的步伐让人看到眼花缭乱,动作快速的在几个长老(身shēn)边穿梭。随后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淡淡的看向几人。

    你…。六长老眼中划过一抹诧异,她的动作为何会如此的快。竟然连他们几人都没有察觉,就被她近(身shēn)了。运起体内的内力,确定自己没有受伤才放下心来。

    哼,不得不说你那诡异的步子让人诧异。不过,就凭那些是伤不了我们的。六长老不屑的开口,眼中带着讥讽:所以,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

    说完,六长老转(身shēn)就要离开。刚走两步,就停了下来。下腹传来一阵的疼痛,面色一变。

    你对我做了什么?愤怒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来,脸色铁青的吓人。

    众人都面露疑惑之色,不明白六长老为何会出现如此的神色。刚刚还是一幅不把少主放在眼里的样子,此刻脸色却(阴yīn)沉的可怕。而从那双黑眸中,可以看出他似乎承受着什么痛苦。难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那抹纤细的白色(身shēn)影上。

    云七嘴角噙着狡黠的笑,黑眸中慢慢的不屑。抬步走到六长老的面前,淡淡的道:我什么都没做啊,正如你所说的。我哪里有能力伤害到你们分毫呢,你说是不是六长老?

    六长老看着那满脸无辜神(情qíng)的女子,心里很的直咬牙。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又不能说自己现在(身shēn)体的(情qíng)况。只能将这口气憋在了心里,冷哼一声。他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里,找个大夫看看自己的(身shēn)体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刚刚明明用内力看过,自己根本就没有受伤也没有中毒。怎么会突然就内力被封锁在了丹田中,现在若是让一个没有武功的人来杀他。都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他也相信此时这女子若是要将她的命留下太过简单。

    看到其他几人眼中的震惊,他知道他们几个也如同自己一般内力都被封锁在了丹田里。所以现在,他们只能快点离开云家。若是让人发现他们的不对劲,那么他们的命就会留在这里了。想着,几人对看一眼立刻抬起步子快速离开。

    只是在他们刚抬步走了几步,就被那道纤细的白色(身shēn)影给拦截住了。云七心底冷笑一声,她可没想放他们离开。今天,他们必须将(性xìng)命留在这里。

    六长老,怎么这么急着就走呢。我还没有证明,我可以将你们的(性xìng)命留在这里呢。云七语气轻快,眼中闪烁着诡异的光泽。

    哼,想这么简单的离开也要看她同不同意。事(情qíng)都已经发展到这里,也是该收场的时候了。

    哼,你说什么都是云家的孩子。尽管我们不喜欢你登上少主的位置,我们毕竟曾经也是云家的长老并不想出手伤你。所以,我们也劝你见好就收。等到我们动手,那么你的生命就会保不住了。六长老心里一阵着急,不过面上依然带着骄傲与不屑的看着云七。长袖下握紧的掌心中,早已经汗湿一片。

    云七一向是喜欢挑战,所以那还是请几位长老指教一下。这样云七也知道自己的不足,以后可以稍稍改一下。

    云七微微一笑,黑眸中闪过一抹冷芒。说完没有给几人任何说话的机会,抽出长剑就向着六长老刺去。

    六长老心里一惊连忙闪(身shēn)躲了过去,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云七会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直接就出手。险些躲过攻击,心里越发的着急起来。

    云七看着躲避的有些狼狈的六长老,心底泛起一丝冷笑。她的攻击不快,他有足够的时间躲避。她就如同一只猫一般,在戏耍着那只老鼠。陪着他们玩,一直玩到她不想玩了为止。

    六长老每次都是险险的躲过一招,心里越来越着急。太头看向那嘴角噙着笑容的女子,也知道自己现在是被这少女玩在手掌心。不由得心里大怒,一口气涌上心头。体内一阵气血翻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云七连忙跳开,她可不想让那鲜血弄脏她的衣服。不过,还好她反应够快,躲过了六长老喷出的鲜血。

    还好还好,我反应够快。才没让那鲜血,弄脏我的衣服。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云七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嫌弃。

    只是这笑声的嘀咕,在寂静的广场上却依然清晰无比的传到了所有人的耳中。只见众人的嘴角都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都有些同(情qíng)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六长老。已经被气的吐血了,现在还被嫌弃了。

    六长老躺在地上,看着四周投递过来的同(情qíng)目光。心底的愤怒更加旺盛,这么多年以来他何尝收到过这样的羞辱。从他当上了云家的长老,所有人对他都是毕恭毕敬的。而今天的这羞辱,都是这个女子带给他的。充满恨意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云七。

    六长老,你说我现在有没有那个能力将你的命留下来呢?云七走到六长老的面前,俯下(身shēn)居高临下的看向六长老。

    六长老知道自己今天是栽在了这个女子的(身shēn)上,已经是必死无疑了。但是他有他的骄傲与自尊,不愿意死在这少女的手中。从怀中抽出一把匕首,快速的刺进了自己的心脏处。

    云七抬起脚,快速的踢掉六长老手中的匕首。面色一沉,嘴角勾起冰冷的笑:没有我的(允yǔn)许,谁准你死了。我说过,你们的下场要如同五长老一般。做人要诚信,说到就一定要做到。

    说完,云七从怀中拿出几颗圆润的丹药。六长老看到云七手中的丹药,眼中露出惊恐。他知道那要就是她给五长老吃的脱骨丹,他不要尝受那样生不如死的滋味。紧紧的闭上嘴,他就不信他可以将那丹药放入他的口中。

    云七冷冷的一笑,抬起脚冲着六长老的下面狠狠的一踢。只听到六长老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在他张口的那一瞬间。云七快速的将手中的丹药,扔进了六长老的口中。等到六长老发现的时候,什么都已经完了。那苍老的眸子中溢满了绝望,现在他终于体会到了五长老那时的痛苦与绝望。

    比试台下的人看着云七的动作,顿时倒抽一口凉气。那一脚可以看出她用了全力,没先到她竟然会踢爆六长老传中接待的工具。所有人都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了下面,眼中都带着害怕的看着那一脸淡然的云七。额头上冒出冷汗,心里下定决心已定不能惹到少主。不然,他们的下面就不保了。

    连老家主与大长老等人看到云七的动作,都忍不住的伸手捂住下面。天逸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挣脱了晋扇的搀扶。脚步有些虚浮的走到了云七的(身shēn)边,面露不悦之色。

    小七,你怎么可以用叫碰他的下面。那双黑眸中带着点点的委屈,声音还是有些虚弱:你都没有用脚,碰过人家那里。

    听到天逸的话,比试台下绝倒一片。所有人看向天逸的目光变得怪异,没想到这个面容俊美的男子竟然是一个受虐狂。竟然希望少主,用叫踹他的那里。

    天逸可不管别人用什么目光看向自己,只是委屈的看着云七。云七嘴角微微一抽,这个男人怎么什么都敢说。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狠狠的瞪了一眼天逸。云七不再理他,绕过他后看向七长老几人。

    你们是自己服下这丹药,还是让我亲自喂你们服用。若是亲自喂药的话,可是如同六长老一般云七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淡淡的看着几个长老。

    七长老看着那笑的温柔的女子,只是那笑却没有抵达眼底。明明是很温柔的表(情qíng),却让他们感觉她此刻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一般。想到刚刚她的那一脚,几人面色一变。为了不着受那非人的虐待,抢过她手中的丹药仍入了口中。

    他们不是不想挣扎,可是还有机会让他们挣扎吗。他们此刻的内力已经被锁在了丹田中,现在的他们就跟不会武功普通人一样了。还那什么来反抗,心里的恨如同杂草一般疯狂的生长着。黑眸中都是满满的仇恨,凝视着那张漂亮的脸庞。

    云七抬手捂住嘴角打了一个哈欠,懒懒的看了一眼六长老几人。黑眸转了转,狡黠的光芒一闪而过。对于七长老几人,她并没有打算自己动作。平(日rì)里,七长老等人都是眼高过顶。不把任何的人放在眼中,他们的高傲可是让云家很多的人都看不惯的。

    现在那些人都已经臣服于她,那也算是她的人了。在小姐(身shēn)边这么长的时间,她可是也学会了护短。既然他们已经没有了伤害(性xìng),那不如就送个人(情qíng)。这样,也能让他们觉得她是一个不错的少主。

    云七抬步走回老家主的(身shēn)边,清澈的黑眸扫过比试台下的众人。嘴角一勾,露出一抹温和笑。

    你们现在既然已经选择了臣服,那么现在你们就是我云家的骄傲。作为我云家的人,是不可以被欺负的。当你们被欺负的时候,就要给我狠狠的欺负回去。若是对方的实力高过于你,那么你们就学会忍。等到有足够大的能力,再报仇。现在,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

    众人眼中露出疑惑,不知道少主给他们什么机会。云七微微一笑,抬起手指像七长老等人:他们现在已经不是我们云家的长老,我知道你们有很多人曾经被他们欺负过。现在,给你们机会去报仇。我希望,你们不会让我失望。

    听到云七的话,众人眼中划过一抹惊讶。他们没想到少主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她怎么会知道他们有人被这几个老家伙欺负过。不知不觉,对云七的看法改变了很多。之前是因为她的实力强悍与那狠辣的手段,他们才会臣服。可是现在,他们似乎是心甘(情qíng)愿的臣服了。毕竟没有一个主子,会为他们着想。

    想到曾他们对自己的伤害,所有人的眼中闪烁着愤怒的火花。云七微微一笑,将几人踹下了比试台交给了比试台下的众人。

    对于这种总是高傲,眼睛长在了头顶上的人。这种将他们的骄傲狠狠的踩在脚底下,这样的惩罚对于他们来说才是最好的。

    云七不再看七长老他们一眼,扶着天逸缓缓走到老家主等人的(身shēn)边。事(情qíng)终于都解决了,今天的效果也是她想要的。想必这些留下来的人,都会对云家忠心耿耿了。只是这样,云家的实力也会下降不少。现在也该着手提升实力了,不然她这一切就都白费了。

    比试台下传来一阵阵的惨叫声,七长老等人被一群人围着群殴。不时还能听到底下传来一阵阵的咒骂声,和发泄的声音。云七勾唇浅浅的一笑,这些都是他们自作自受。她给过她们机会,是他们自己不珍惜而已。

    云七将目光收回,黑眸逐渐柔和下来看向老家主。从今天起,不会再有任何人可以违背家主爷爷的命令了。

    家主爷爷,现在云家已经清理干净了。这剩下的人,我想没有人会再违抗你的命令。只是,失去了那几个长老对于云家来说也是不小的损失。说到这,云七心里还是有些愧疚的。毕竟提升实力也不是一(日rì)就可以完成,若是这个时候有人想要对云家不利。对于云家来说,也会是一场危机。

    老家主抬起手揉了揉云七的头发,苍老的黑眸中带着满满的宠溺。

    小七,你不用抱歉。爷爷相信你,在你的带领下云家会达到最巅峰的。

    老家主抬起头,看向比试台下那已经奄奄一息的几人。笑容缓缓的收起,属于家主的气势显露出来。

    今天我在此宣布,云家的下一任家主就是云七。低沉的声音夹杂着浑厚的内力,在空旷的广场上响起。

    所有人都微微一愣,随后回过神来。目光投向那脸色淡然的白衣女子,沉默了片刻。随后广场上响起一片(热rè)烈的欢呼声,响彻正片的天空。

    云七家主,云七家主。

    一声高过一声的呼喊声,所有人的眼中都带着灼(热rè)的崇拜。今天他们都看到了这个女子的实力,她的杀伐果决。他们都相信,在她的带领下云家一定会跨上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云七面色淡然的看着下面欢呼的人,心里虽然惊讶去家主爷爷的决定。不过却没有变现出来,对于家主爷爷的信任。她只能用行动来表达了,她一定不会让家主爷爷失望的。因为,她要打造一个强悍的云家作为小姐的后盾。

    云柔站在比试台下,眼中充满了仇恨。她如何都没有想到,最后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没想到,竟然然跟她从少主直接变成了家主。她好恨,恨不得杀了她。

    感觉到那怨毒的目光,云七淡淡的看了一眼云柔,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一起不过才刚刚开始。她会把她曾经给过的伤害,十倍百倍的换回来的。

    收回目光,云七不(禁jìn)想到远在天岚的小姐。不知道,此时的她在做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79 云家家主云七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