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 云七威武 下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比试台上的人就动了起来。『可乐言(情qíng)首发』果然如同云七所想的那样,云柔和她(身shēn)边的人将云七给团团的围了起来。一看就知道他们是准备以多敌少,先将云七送下比试台。

    风青微微皱起眉头,看着云七这边的状况。他想要上前去帮忙,奈何剩下的几人却将他给围住了。让他脱不开(身shēn),没有办法到她的(身shēn)边。只能担心的看着她,还要防备不时来的偷袭。

    云七负手而站,凉风拂过。白衣轻飘,墨发飞扬。一双清澈的黑眸淡淡的看向站在自己对面的(娇jiāo)美的女子,嘴角勾起讥讽的笑。

    “我亲(爱ài)的大姐,你这是要以多敌少吗?”修长的柳眉一挑,云七似笑非笑的说道。

    听到云七的话,云柔的脸色微微一变。云七的声音不大,却夹杂着内力伴着凉风送到了众人的耳中。

    比试台下,众人看着上面的(情qíng)况又听到云七的话。看着云柔的眼神变了又变,可以清晰的看出其中带着的不屑。

    “没想到平(日rì)里温柔贤淑的大小姐,竟然有如此的心机。”

    “竟然这么多人围攻小姐一个人,真是太不要脸了。”

    众人的议论声渐渐响起,话语中的不屑很明显。天逸慵懒像后一靠,薄唇勾起讥讽的笑。今天这少主争夺赛不过就是小七收服云家的第一步而已,也是云柔恶梦的刚刚开始。想到曾经云柔对云七所做的一切,黑眸瞬间(阴yīn)沉了下来。那些帐,他们会一点一点的加倍还回去。

    主位上,老家主看着面对众人围攻的云七。心里不(禁jìn)跟着紧张起来,第一场的比试小七胜的很漂亮。她的一些改变,他都看在了眼里。只是,纵然她再厉害也不可能一个人赢得了这么多人。他现在真的有些看不懂她了,为何要举办这场少主争夺赛。

    “妹妹,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太伤姐姐的心了,你是我亲妹妹我怎么会联合他人伤害你呢。我想你是误会了,这比试是混战找谁为对手都是别人的自由。”

    美眸中的(阴yīn)沉隐退,取而代之的是莹莹的泪花。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伤心的看着云七。

    云七勾唇一笑,没有再与之说下去。云家的人不是傻子,到底谁说的是真的,谁说的是假的众人心中都是明了的。

    抽出腰间的长剑,云七脸色淡然。清澈的黑眸蔑视的看向围着自己的众人,薄唇轻启。

    “你们一起上,正好也让我免得一个一个的对付。”

    那轻蔑的神色让这些心高气傲的云家人心中一阵的恼怒,那目光仿佛要把云七吃了一般。每个人都拔除长剑,冲着云七袭去。

    找找狠辣,带着杀意。仿佛云七是他们的仇人一般,一招接着一招。云七(身shēn)形一动,脚下的步伐诡异多变。那些攻击竟然连她的衣角都没有碰到,都被她轻松的躲掉了。

    “你们的攻击就这么弱吗?”

    讥笑声从云七的口中溢出,清澈的黑眸里满满的不屑。没想到云家这一辈的武功竟然如此的弱,看来等她将云家收服以后是该提升一下整体的势力了。想到临走前,小姐给自己的那个箱子。心里不(禁jìn)一暖,那里都是小姐炼制的丹药。可以改善人的体质的,让人的体质更加有益于习武。小姐为她想的很多,她自然要为小姐打造一个全新的云家,一个可以成为她强力后盾的云家。

    云柔目露凶光,看着那纤细的(身shēn)影在众人的围攻下却依然的游刃有余。若是换成她,她也不可能做到在这些人的围攻下做到如此的地步。美眸微微一闪,她脚下的步子太过于诡异。这是什么步法,若是自己能够学会。那么,她的实力一定可以再提升。

    真不知道她如何会有这般的好运气,竟然得到这样神奇厉害的步法。咬了咬唇瓣,看着似乎走神的云七。漂亮的黑眸中划过一道冷芒,手中的长剑注满内力。趁着所有人没有注意她的时候,绕到了云七的(身shēn)后。

    她亲(爱ài)的妹妹,不要怪她太过于狠心。只要有她在,那么她永远也坐不上少主的位置。所以她只能选择除掉她,而在比试中最不能做的就是走神。

    坐在比试台下的天逸看到云柔的举动,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一下。这个女人还真够(阴yīn)险,真够不要脸的。竟然再小七的背后搞偷袭,不过她这次可是算计错了。小七,别看她平时好相处的样子。被惹毛了,那可是相当的恐怖的。而云七这辈子最恨的一件事,就是有人在她的背后偷袭。

    “小七,小心。”

    一声惊呼声在安静的广场上响起,风青看着那带着凌厉剑风的长剑刺向云七。眼中带着担忧,小七一定不能有事。

    众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不知不觉所有人看向云七的目光都变成了担忧。而看向云柔的目光中,多了一丝的厌恶。这个女子还是他们那个温柔贤惠的大小姐吗,竟然在背后搞偷袭。

    老家主将手中的茶杯重重的放到桌子上,一双黑眸(阴yīn)沉的可怕。这一刻属于家主的威严展露无遗,声音冰冷无(情qíng)。

    “若是小七出了什么事,我会让那些伤害她的人都付出代价。”

    “老家主,你这话就不对了。在比试台上,受伤是难免的。不能因为您偏(爱ài)小姐,就这样的庇护。”五长老似乎没有看到家主(阴yīn)沉的眸光,依然不怕死的站出来说话。

    “五长老,你…。”

    老家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道淡淡的声音打断了。

    “我最讨厌别人在我的背后进行偷袭。”

    云七清澈的黑眸微微一变,眸低划过一道寒芒。感受到(身shēn)后传来的剑风,眉头微微一皱。(身shēn)体向右一侧,堪堪的躲过了云柔的偷袭。

    云柔心里一愣,没想到她竟然会躲过自己的偷袭。快速的回过神,握着剑的手一翻再次冲着云七刺去。

    云七抬起剑挡住面前的长剑,冰冷的黑眸看着面前的美丽女子。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就这么点攻击还敢在她的面前卖弄。不过既然她犯了她最讨厌的事(情qíng),那么她就要付出一些代价。看着那张(娇jiāo)美的脸庞,嘴角缓缓的勾起一抹邪恶的弧度。

    坐在台下的天逸看着云七,看到她嘴角的邪恶微笑。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为什么跟在皇嫂(身shēn)边的女子一个个都是小恶魔。他们那整人的点子可真谓是惊恐,让人不敢恭维。心里默默的为那个即将被她恶整的女人祈祷,希望她能够(挺tǐng)住。

    而坐在台下的众人,都被比试台上的(情qíng)况弄的一愣。所有人都觉得是自己眼花了,没想到那个从来没有被她们放在心中的小姐竟然会让如此的厉害。面对那么多人的围攻,竟然还能够游刃有余。在大小姐的偷袭下,一点伤都没有受。变态,真他妈的变态。不知不觉中,看着云七的目光带上了一丝丝的崇拜。

    老家主看着比试台上,那个展露风华的纤细(身shēn)影。苍老的眸子中,闪烁着欣慰。小七,终于长大了。她相信,现在的她一定可以自己独挡一面了。将云家交到她的手上,他也可以放心了。

    云柔不相信眼前的(情qíng)况,为什么她可以面对这么多人的围攻还如此的游刃有余。美眸越发的(阴yīn)沉起来,出手一招比一招狠辣。其他几人也都紧跟着一起向云七攻去,让她没有躲闪的机会。

    云七突然停下脚下的步子,静静的站在原地。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清澈的黑眸中划过一抹狡黠。她等的就是这个时机,没先到她们竟然如此的不(禁jìn)刺激。

    几人围成一个圈,长剑的剑尖冲着云七。云柔眼中露出一抹得意,她就不信这么多的剑一起向着她刺去。她如何躲的过去,就算不能将她杀了也会让她受伤。似乎看到自己胜利的样子,原本愤怒的心(情qíng)转好。嘴角翘起,露出开怀的笑。

    “小七,千万别怪姐姐。谁让只要有你在,我就永远都得不到我应该得到的一切。”

    云柔微笑的看着云七,声音很小只有两人能听到。

    云七不屑的一笑,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云柔。抬起手,慵懒的打了一个哈欠,懒洋洋的道:“不要废话那么多,你们要是想一起上就一起上。我很困,没那么功夫陪你们在这里浪费时间。”

    看到这边的(情qíng)景,风青与另外的几人都停下了打斗。静静的看着这边的比试,他们都知道这场比试不过就是这两人的战斗而已。

    云柔听到云七的话,面色(阴yīn)沉了下来。随后又展颜一笑,她到要看看她能死撑到什么时候。冲着(身shēn)边的人使了一个颜色,今天她就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赢了她。其他人看到她的眼神,齐齐的点了点头。

    仿佛商量好了一般,众人手握长剑围着云七转了起来。速度越来的越开,最后连人都看不清了。所有的剑仿佛都融在了一起,四周一点空隙都没有。而那围着云七的圈圈,越来的越小。

    看着台上的那转圈的人,看着那比不透风的剑圈。众人都要停止呼吸了,若是被那剑刺到。不用想,人会被撕烂的。

    云七看着那冲着自己而来的剑,面色依然未变。仿佛没有察觉到危机一般,依然手执长剑站在原地。

    “小姐怎么站在原地不动,这若是被剑刺到必死无疑。”

    “该不会是吓傻了吧。”

    “你傻啊,你没看到小姐那气定神闲的样子。好像根本没有把这一切放到眼中一样。”

    比试台下响起(热rè)烈的一轮声,此起彼伏。

    时间已经接近的了中午,到了吃饭的时间。可是众人都没有离开,所有的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比试台上。连眼睛都不愿意眨一下,就怕错过了什么。

    今天带给他们太多震惊的小姐,会不会躲过这必杀的一招。在众人的期待中,那抹纤细的白色(身shēn)影终于动了。

    就在剑快刺入她(身shēn)体的那一刹那,那抹纤细的(身shēn)影足尖轻轻一点。人便跃了起来,在她从空中落下时正好踩在了那剑圈的中心。整个人就站在了上面,手臂在空中一挥。

    白色的粉末从空中飘飘洒洒的落下,落在了那些人的(身shēn)上。白色的(身shēn)影灵活的跳到一旁的地面上,拍了拍双手。

    “好了,总算完事了。”

    云七呼出一口长气,双臂向上伸了一个懒腰。

    在她的声音刚刚落下时,只听砰地一声。那些围攻的他的人都倒在了地上,面露痛苦之色。脸色苍白的可怕,额头青筋暴起。

    云七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抬起步子朝着躺在地上的众人走去。看来小姐的这毒药,还真是好用。只是刚用,就将他们都给毒倒了。

    云柔躺在地上,目光凶狠的望着走过来的云七。腹部传来一阵阵的疼痛,让她漂亮的脸庞愈发的苍白起来。

    比试台下,众人看到突然倒在地上的众人。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愣愣的看着云七。他们只看到她轻轻的挥舞了一下衣袖,然后白色的粉末从她的手中洒落。这些人就都倒在了地上,看他们的表(情qíng)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你…。你。用毒…”

    云柔伸手指向云七,因为疼痛声音有些无力。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她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输给她。这个她一直都没有放在眼中的女子,为何她会改变如此的多。不,她不甘心。

    云七蹲下(身shēn)子,看着隐忍着痛苦的云柔。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伸手帮她将额头上的汗珠擦掉。清澈的黑眸中划过邪恶的光芒,亲(爱ài)的姐姐一定要好好享受做妹妹的为你准备的礼物。

    看着擂台上那躺在地上神色痛苦的几人,其他站在比试台上的人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仿佛打成共识了一般,一起跳下了比试台。风青深邃的黑眸深深的看了一眼云七,黑眸中闪速着隐晦的光芒便跳下了比试台。

    比试台上只剩下了云七一人站在上面,一袭白衣连一点的褶皱都没有出现。

    “现在,该送你们下比试台了。”

    云七从腰间抽出一条长长的锦带,手壁在空中一阵的挥舞。脚下的步子再次动起,一眨眼的功夫躺在地上的人就被她给绑在了一起。轻轻的抬起脚一踹,那些人便被踹下了擂台。

    “荒唐,竟然在比试台上用毒。”五长老站起(身shēn),面上带着愤怒。

    “这一场比试根本就不能算数,请家主做主。”六长老也紧跟着站起(身shēn),双手抱拳看上去很似恭敬的样子。但语气中却听不出任何的恭敬之意,甚至带着一丝丝的威胁。

    老家住看着眼前的两个人,苍老的黑眸中划过一道寒芒。这两个老家伙是越来越猖狂了,越来越不把他放在眼中了。

    “哦,五长老与六长老觉得这场比试不算数?”

    老家主刚想开口,就被云七给打断了。云七站在比试台上,缓缓的转(身shēn)看向五长老与六长老。她就知道这个老家伙一定不会安稳的坐在那里,只是看到他刚刚对自己的爷爷如此不恭敬的样子。清澈的黑眸中冰冷一片,是他先招惹她的。那就不要怪她心狠,反正除掉一个也是除,那么就趁着今天一起清理的干净。免得到了(日rì)后,在滋生出什么事端来。

    “是,比试台上是不准用毒的。你用了毒,便是违规。你将被取消参赛的资格。”五长老细长的眼中带着一抹(阴yīn)狠,高傲的抬起头看向云七。五长老知道,自己已经与她撕破了脸皮。若是今(日rì)让她成为这场比试的冠军。到时候她从新成为云家的少主,那么他可以肯定他以后的(日rì)子绝对不好过。所以,今天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不能让她夺得冠军。

    “那我可要问问几个长老了,比试前可否严明在比试的过程中不许用毒?”眉头微微一挑,云七清澈的黑眸淡淡的望向几个长老。这长老会可不是她一个五长老说的就算的,而且在比试之前也没有说不许用毒。所以面度五长老的质问,她早已经想好了如何的应变。

    “没有。”大长老抚摸着雪白的胡子,淡淡的道。这个小丫头还真是不简单,竟然找到了这个漏洞并加以利用。看着她淡然应对的样子,可是比大小姐更适合成为云家的少主。

    “那是不是我将他们都给扔下的比试台?”云七点点头,目光望向六长老。这个六长老虽然没有五长老如此的明目张胆,却也是自己亲(爱ài)的大姐一边的。不过,若是他能看清局势也就罢了,如若不然也只能除掉了。

    “是!”大长老淡淡的应道,只是声音中隐约可以感觉到一丝丝的笑意。

    “这…这简直是强词夺理。”五长老细长的眸子一瞪,愤怒的看向云七。指着她的手指因为愤怒,而微微的颤抖着。

    云七看着指着自己的手指,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手臂一抬一落,一道寒光闪过。

    啊!

    一道凄厉的惨叫声从五长老的口中传了出来,让听到的人忍不住毛如悚然起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77 云七威武 下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