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 云七威武 上

    清晨一缕阳光从微微敞开一道缝隙的窗户照(射shè)进房间,散落在(床chuáng)榻上睡的香甜的女子(身shēn)上。『可乐言(情qíng)首发』女子如蒲扇一般的睫毛微微的颤抖了两下,翻了一个(身shēn)又接着睡了过去。

    一个小小的胖胖的白色雪貂从门外偷偷的挤了进来,胖嘟嘟的(身shēn)子伶俐的一跳。下一秒,就跃到了(床chuáng)榻上。趴在了女子的(身shēn)边,小脑袋蹭了蹭女子暴露在外面的白皙小手好似在撒(娇jiāo)一般。

    艾金感觉到手上传来一阵阵的痒痒的感觉,十分不愿意睁开双眼。这几(日rì),她都一直在为天尘炼制解药。精神的消耗太大,让她怎么休息都觉得累。挥挥手,将在自己手边捣乱的小家伙推到了一边。而小家伙似乎非要让她起来一般,竟然伸出小舌头((舔tiǎn)tiǎn)着她的手心。

    缓缓的睁开双眸,艾金就看到一双晶亮亮的小眼睛正看着她。揉了揉还带着睡意的双眸,另一只手抬手敲了小雪貂的小脑袋一下。

    “雪儿,打扰主人休息可不是一件好的事(情qíng)。”

    带着浓浓睡意的声音响起,艾金眯起黑眸。眸中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

    小雪貂浑(身shēn)打了一个哆嗦,如同炸毛的猫儿一下子跑到了地上。小小的黑亮亮的眼睛中带着警惕的看着(床chuáng)榻上那笑得异常温柔的女子,主人笑的如此的温柔却让它有一种危机感。

    艾金看着小雪貂那警惕的样子,无奈的翻了一个白。其实她有一个很大的毛病,那就是她有起(床chuáng)气。若不是睡到自然醒,而是让别人给硬生生的叫醒。她就会恶整此人,来宣泄她睡觉被打扰的怒气。但看着那双晶亮亮的眼中带着警惕的小雪貂,竟然不忍心去整它了。

    “雪儿,这次就饶了你了。”艾金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冲着小雪貂挥挥手:“不过,不许再有下一次。不然…。”

    小雪貂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她竟然会不怪罪它。眼中露出一抹怀疑,小小的晶亮亮的眼睛盯着艾金看了好一会。确定自己不会被她恶整以后,肥嘟嘟的(身shēn)体才纵(身shēn)一跃跳到了艾金的(身shēn)上。

    艾金抱着怀中的小雪貂,看着她那小小的脑袋蹭着自己。好像在撒(娇jiāo)一般,(身shēn)后顺了顺它柔软的皮毛。这才想起来,今天要炼制的东西里就需要雪儿的一碗血。想起这段时间,雪儿似乎为了自己已经献出了几次血了。心里不(禁jìn)一软,揉了揉雪貂可(爱ài)的小脑袋。

    “玲珑!”

    冲着房门的方向,艾金大声的喊道。她的声音刚刚落下,房门就被推开。

    “小姐,你醒了。我这就将早膳端进来。”

    玲珑看着(床chuáng)榻上怀中抱着雪貂的艾金,雪儿是什么时候跑进房间的。

    艾金抱着雪儿下了(床chuáng),随手将挂在一旁的披风披到了(身shēn)上。将怀中的小雪貂递给了玲珑:“给雪儿做些吃的吧,这小家伙这段时间可是牺牲了不少。早膳还是如同往常一样,就在院子里用吧。”

    玲珑点点头,抱着雪貂就推出了房间。艾金梳妆完以后,走出了房间。院子里玲珑已经将早膳摆放在了桌子上,而雪儿也已经美美的吃着她喜欢的食物。那小样子,看起来是那么的满足。

    “这段时间,丞相府可有什么动静。”

    艾金坐到桌子前,端起清粥喝了一口。

    “没有,这段时间不管是将军府还是小姐让我们暗中监视的那些人都一点动静都没有。”玲珑摇摇头,这样的平静反而让她觉得似乎是有什么事(情qíng)要发生了一般。这样的平静,太过于怪异。

    闻言,艾金放下手中已经喝了大半的清粥。嘴角一勾,淡淡的道:“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此时越是平静代表着暴风雨来临时就越激烈。”

    “那…我们?”

    玲珑眉头微微一皱,若是这样那他们就要提前做好迎接暴风雨的准备。免得等到暴风雨来临时,发生一些没必要的损失。

    “我们要做的就是防范于未然,继续让人暗中看着他们。这段(日rì)子,多注意一些玄曦和那个秦静。”将小碗中最后一口粥喝掉,艾金弯下腰将已经吃的差不多的小雪貂从地上抱了起来。

    小雪貂亮晶晶的小眼睛还一直看着那没吃完的美食,眼中充满了不舍。艾金心里翻了一个白眼,这小东西还真是一个吃货。

    “是,小姐。我知道了,小公主和小世子我也会多派些人保护他们。”玲珑点点头,知道小姐是担心那些人再次对另个孩子下手。

    艾金点点头,抱着小雪貂站起(身shēn)。开始她一天的工作,而玲珑则将桌子上东西收拾下去以后离开了院子。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如此好的天气,正适合举办比试。此时云家的练武场上,云家众人都被聚集于此。

    空旷的广场上,广场的中央是一个圆形的巨大比试台。比试台下云家年轻一辈的脸上都带着兴奋,对于少主的位置以前他们是连想都不敢想。没先到,这一刻他们竟然都可以为这个位置而努力一次。这让他们如何的不兴奋,只是这样的机会实在是太少。

    云家的家主与十位长老端坐在比试台上正对面的位置上,一(身shēn)场灰色长袍的老者站起(身shēn)。足尖微微一点,纵(身shēn)跳跃上了偌大的比试台。老者迎风而立,一头花白的头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shè)出淡淡的光晕。

    苍老却充满锐利的眸子扫视一圈比试台下的众人,低沉充满威严的声音缓缓响起。

    “今(日rì),是我云家举办少主争夺赛的(日rì)子。我希望在接下来的比试中,大家都要点到为止。切不可出手过重,伤了人。否则…。”充满威严的眸子淡淡的看了一眼众人,声音冰冷:“否则,就按照族规处置。”

    站在比试台下的众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想到那可怕的族规。而他们也不会出重手,毕竟这次比试是云家小一辈的内部比试。对手都是自己多年的朋友,是家人。

    “好了,我现在来宣布一下比试的规则。”老者满意的看着下面那些乖巧的小辈,伸手抚摸着花白的胡子:“这一次的比试很简单,众人抽签对决。抽到一样签数的人为一组,被打下擂台就算出局。剩下的人再次进行抽签,以此类推最后留下来的人就是这次比试的获胜者,同样也是我们云家的少主。”

    比试台下,在老者的话音落下以后。引起一片的喧哗声,听说的是听说的。此时从老者的口中亲耳听到,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都安静,既然你们都明白了。那么,现在我宣布比试正式开始。”老者一挥手,广场上立刻恢复了安静。说完,老者就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

    “大长老,签已经准备好了吗?”坐在主位上的老家主端起面前桌子上的清茶,抿了一口看向刚刚从比试台上回来的藏灰色长袍的老者淡淡的开口。

    “家主,已经准备好了。”

    老者点点头,语气十分的恭敬。在说话的其间,已经有几名云家的下人。手中都拿着一个小小的圆筒,里面放着竹签。在云家年轻一辈中间走了一圈,确定所有人都抽到了签字以后才退了下去。

    比试台下,一张张年轻的脸庞上都带着兴奋与喜悦。不管自己能否取得胜利,对于他们来说都不重要。毕竟这少主的位置,他们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让他们兴奋的是,可以通过这场比试找出自己的不足。也许,还可以让长老们对他们另眼相看。说不定幸运的话,被长老收为亲传弟子也是不错的。

    抽签结束以后,众人都推到了比试台外面的椅子上坐下。

    偌大的比试台,在老者下去以后被分成了十个地方。用红色的长线,分隔开来。之前的老者从椅子上站起(身shēn),看着眼中露出疑问的众人。

    “因为这次参加比试的人比较多,所以第一场比试有了一些的变化。十个场地,同时进行十场的比试。脚步迈出红线者,被淘汰。好了,比试可以开始了。首先请手中抽到一到十号的选手,依次进入擂台中。”

    在老者的话音落下以后,手中持有一到十号签子的二十位选手已经上了比试台。其他的人则静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目光灼(热rè)的看着擂台。

    天逸虽然不是云家的人,却因为与云七的关系比较特殊。所以也被(允yǔn)许跟了进来,一(身shēn)华丽锦服的天逸慵懒的靠在椅背上。一双深邃的黑眸凝视着站在擂台上的云七,嘴角勾起柔和的笑。他相信,他的小七一定可以赢得这场比试。

    云七静静的站在擂台上,看着自己的对手。这一次的鄙视,她没有抽到与大姐云柔一个号码。所以这第一场比试他们没有碰到一起,还真是有些可惜了。不过,她并不着急。只要她不被别人打败,那么他们送是会碰上的。

    “少主,哦不。你已经不是少主了,现在我该叫你什么呢。我看,还是叫你小姐好了。”

    站在云七对面的男子带着轻蔑的声音响起,将云七的思绪拉了回来。

    云七抬起头看向那说话的男子,嘴角缓缓勾起一抹淡淡的笑。这个男子不就是成天跟在自己那个大姐(身shēn)后的狗腿子吗,她要不要先拿他开刀呢?

    “现在你主动认输还来得及,不然一会别怪我手下不客气。”

    男子扬起头,高傲的看向一(身shēn)白衣清丽出尘的女子。来之前,大小姐就和他们说过。若是碰到了她,出手就不需要客气。只要没有把人打死就好了,而他也不认为她会是自己的对手。

    “要我主动认输,你还没有那个资格。”

    云七并没有因为男子的话而动气,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他。这样一个只会说大话的人,她还没有放到眼中。

    “是吗,那我就然给你看看我有没有那个资格。”

    男子被云七眼中的蔑视刺痛,手臂一抬一把闪着寒芒的长剑被握在了手中。

    剑带着势如竹破的气势冲着云七而去,这一剑可谓是快狠准。若是被刺上,不死也会重伤。

    坐在主位上的老家主看到那带着杀意的一击,苍老的眸中溢满煞气。心里不(禁jìn)一紧,若是小七被那一剑刺到。后果不堪设想,握紧双拳眸中的煞气越发的浓厚起来。冰冷的眸子扫了一眼那男子,将他记到了心里。随后担忧的眸子望向了那抹纤细的白色(身shēn)影,当看到小七清澈黑眸中的淡然和那淡淡的讥讽。不知道为何,那担忧的心渐渐的放了下来。

    而比试台下的人,早在之前就已经被这边两人之前的对话所吸引。之前听到云七的话,他们就很惊讶。这样狂妄的话,是他们那个善良的任人欺辱的小姐了吗。为何他们有一种感觉,那个男子不是她的一招之敌。对于小姐他们都知道,那么小就丢失到了外大陆。

    没有云家的培养,她的武功好不到哪里去。而与她对决的人虽然在云家只算是中流,却也不是她能对付的了的,看着那剑直向着她的死(穴xué)袭去。众人都不(禁jìn)为她捏了一把冷汗,有些女子甚至将头别了过去就怕一会看到血洒比试台。

    嘶!

    一阵倒抽凉气的声音在寂静的广场上响起,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看向擂台上发生的一幕。

    那一袭白衣的女子面对迎面袭来的长剑一动都没有动,在剑尖距离她还有一厘米的时候。抬起纤细的手臂,用两根手轻轻的一夹。长剑就犹如被固定了一般,再也前进不了分毫。

    男子眼中露出震惊的看向一脸淡然的云七,下面的人看到的都是她将自己的剑夹在两指之间。却只有他自己知道,从那剑上传来的浑厚内力。不,怎么可能。

    “你的攻击还真是慢,现在我就送你下去吧。”

    云七清澈的黑眸平静的看着满脸震惊的男子,原本想要好好的教训一下他。现在却没有了任何的心思,只想尽快的将她送下台去。

    众人只见她手臂轻轻的一挥,那名男子就呈抛物线的形状飞出了擂台。不理会众人震惊的样子,云七足尖轻轻一点就飞下了擂台来到了天逸的(身shēn)边。

    “来,喝杯茶休息一下。你看看手指都红了,干嘛要用手指去夹那长剑。你就应该直接一脚将那人踢下擂台,看着你红红的手指我都心疼了。”

    天尘端起桌子上的茶杯递给了云七,说完将她的手放到了自己的大掌中轻柔的为她揉着两根红彤彤的手指。

    云七冲着天逸翻了一个白眼,这男人还真是…。

    众人看着两人,心底一阵诽谤。她不过就是手指因为去夹剑弄红了而已,根本就没有受到什么伤。而那被扔下擂台的男子,此刻却口吐鲜血被抬了下去。见过无耻的,没见过如此无耻的人。

    擂台上还在比试的云柔,看着刚刚的那一幕心里一阵的气恼。还真是没用的东西,竟然被那个((贱jiàn)jiàn)丫头一招给打了下去。似乎要发泄心里的愤怒,招式越发的凌厉起来。将对手((逼bī)bī)的节节后退,最后一脚踏出了红线被宣判出局。

    而另外一个比试中的风青,看着比试台下那两个亲近的(身shēn)影。眉头不着痕迹的微微一皱,一个侧踢将对手扫下了擂台。

    第一场比试很快就结束了,原本五十人参加的比试瞬间变为了二十五人。紧接着,没有给休息的时间第二场比试便开始了。因为多出一个人的原因,老家主临时决定这场比试的规则。二十五人一起上比试台,进行混战。最后留下是十人,再进行角逐第一名。

    规则宣布以后,二十五人已经登上了擂台。云七站在擂台的角落里,并没有进行攻击。只是静静的看着其他的人,淡然的目光扫过其他人以后。嘴角缓缓的勾起,这二十五人中竟然有十五人都是跟在她亲(爱ài)的大姐(身shēn)边的人。

    剩余除了自己以外的九人,只有风青她还算是熟悉的。看来这一场比试,她亲(爱ài)的大姐一定会和她(身shēn)边的人联手对付她了。若是她猜的没有错,他们会一起先对她动手将她((逼bī)bī)下擂台。

    只是他们觉得自己是那样好欺负的吗,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善良任人欺负的云七了。想要欺负她,也要看看他们有没有这个资格了。

    云柔的美眸中闪烁着(阴yīn)狠的光芒,那视线犹如一条毒蛇一般让人不舒服。从踏上比试台的那一刻,她便一直注视着角落里那抹纤细的白色(身shēn)影。想到第一场比试时,她一招就将对手扔到了擂台下。心里一阵的气恼,没想到在第一场让她出了一个风头。

    咬了咬唇瓣,这第二场比试,她一定要将她打下擂台。嘴角勾起一抹(阴yīn)冷的笑,这少主之位她是不会放弃的。(阴yīn)狠的神色从漂亮的黑眸中隐去,又恢复了平(日rì)的柔和。冲着站在自己(身shēn)边的几人使了一个眼神,便见那几人冲着她点了点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76 云七威武 上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