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大婚风波 二

    艾金拿起桌子上的酒杯,举起来冲着烙炎比了一下。『可乐言(情qíng)首发』便准备一仰头喝掉,酒杯刚放到嘴边。一直修长完美的大手挡了下来,将她手中的酒杯夺走。

    “我家娘子现在(身shēn)体有碍,不能喝酒。这杯酒,我替我家娘子喝了。”

    天尘一仰头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嘴角带着优雅的笑。紫眸中却带着淡淡的疏离望向面前妖媚的红衣男子,心里忍不住抱怨自家娘子还真是到处都能惹桃花。竟然连外大陆烙家的少主,都对她别有用心。

    艾金微微一愣,随后嘴角微微勾起:“我(身shēn)体不舒服,我家相公代替我喝了这杯酒烙少主不会介意吧。”

    烙炎幽深的黑眸闪了闪,嘴角一勾。扬起一抹倾城的笑,低沉的声音在大(殿diàn)内响起

    “都是尘王对尘王妃宠(爱ài)有佳,今(日rì)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既然尘王妃(身shēn)体有所不适,尘王代为喝下这一辈自然是理所应当的,我怎会有意见。”

    艾金微微一笑,再没有说话。夹起桌子上的糖醋排骨,喂到天尘的口中。

    “什么都没吃,就先喝了一杯酒。小心你的胃疼,先吃些东西。”

    低柔好听的声音,虽然是抱怨却能听出其中的关心。两人庞若无人的恩(爱ài),让大(殿diàn)上的众人一阵的羡慕。

    “听娘子的话,下次一定吃些东西。”

    天尘因为艾金亲自喂食,刚刚因为大(殿diàn)上的男子看着自家娘子惊艳的视线而郁闷的心(情qíng)奇迹般的好了。连顺带看着站在眼前挡视线的妖媚男子,也顺眼了很多。

    “咦,烙少主还有事(情qíng)吗?”

    艾金微微抬起头看向依然站在他们面前的烙炎,疑惑的开口。

    “没有,那我就先回坐位去了。”

    烙炎微微低垂下眼眸,挡住了眼底的冷芒。嘴角勾起倾城的笑,淡淡的开口。随后转(身shēn)离开,回到了自己的坐位上。

    “恭喜太子喜迎太子妃,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突然大(殿diàn)上响起一道低沉的声音,一名(身shēn)穿亚麻色长袍。面如粗犷,眉宇间带着一丝英气的男子站起(身shēn)捧着一个精致的盒子走了出来。

    “李将军,实在是客气了。本太子大婚,人能来就可以了。”天锦走上前来,接过男子递过来的精致盒子。面上带着淡淡的笑,缓缓的开口。

    李将军之后,其他人也紧跟着送上了新婚的贺礼。其中属烙炎,与其他几国送来的贺礼最为贵重。

    烙炎送出黄金千万两与精锐隐卫一千名,而那一千名精锐的隐卫个个实力强悍的惊人。这对太子来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力量,而众人也都震惊于烙炎的大手笔。

    “烙雪是我烙家的人,也算是我的妹妹。她大婚,我怎么会送一些拿不出手的东西。”烙炎微微一笑,幽深的黑眸淡淡的扫向大(殿diàn)上的众人。

    但众人心中都明白,烙炎话中的意思。太子妃烙雪是外大陆烙家的人,若是想动她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是不是有那个实力,也间接的是给那些想要动太子的人一些警告。毕竟烙雪嫁给了太子,就是太子的人了。

    艾金低垂着头,把玩着手中的酒樽。漂亮的唇瓣为微微勾起,烙炎可真是好算计。虽然他不知道为何他会帮着太子,但皇后与丞相一党她是不会放过的。若太子不来惹她便罢,但惹到她或是伤害到她家相公。即便他有烙家撑腰,她也会不惜任何代价的除掉他。

    夜寒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双冰冷的黑眸凝视着那抹紫色的(身shēn)影。她依然是那样,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成为焦点。那一(身shēn)的芳华,无人能及。

    秦静安静的坐在他的(身shēn)边,低垂着头温顺而柔美。掩在长袖下的双手握紧,从那女子走进大(殿diàn)的那一刻。他的目光就一直没有离开过她,而她那美的不似凡人的脸庞更是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去毁掉她。应该是时候了,为何她还没有任何的动作、

    微微抬起头,向着玄冥国来者所坐的位置方向望去。嘴角缓缓的勾起,好戏马上就要上演了。

    玄曦漂亮的黑眸中划过一抹嫉妒,为何不施粉黛的她已经倾国倾城。此时略施粉黛的她,更加的让人移不开视线。看着大(殿diàn)上一多半的男子的视线都时不时的往所坐的地方瞟,让她心里恨牙痒痒的。都以为人夫,竟然还打扮的如此的花枝招展来勾引别人真是不要脸。

    可她却忘记了,自己此时的妆扮更加的华丽。咬了咬贝齿,玄曦站起(身shēn)。嘴角勾起优雅的笑,声音轻柔好听。

    “不知道,尘王与尘王妃为太子(殿diàn)下准备了什么礼物。”

    喧闹的大(殿diàn)因为这突然冒出的一句话而安静下来,众人将目光移到玄曦的(身shēn)上。皇后与尘王之间的关系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状态了,双方都恨不得置对方于死地。这玄冥国的玄曦公主,现在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问出这个问题。她是不是脑袋有问题,众人看向玄曦的目光中带着了一丝怪异。

    皇上眉头微微一皱,看向玄曦的目光地上了一丝的厌恶。到是太后面色不变,依然静静的喝着桂嬷嬷递给她的参茶。人老了,这宴会上的大鱼大(肉ròu)看着就腻味了。

    皇后面色微微一变,心里将玄曦狠狠的骂了一顿。这不是没事找事吗,转头看向面色淡然的天尘。刚想站起(身shēn),将这尴尬的局面打破。

    “自然是准备礼物了,太子(殿diàn)下怎么说都是我与我家相公的哥哥。自家的哥哥大婚,作为弟弟与弟媳怎么会不准备礼物。”

    艾金抬起头,嘴角带着浅笑望向玄曦。她还以为今天没有人会来挑衅了呢,只是没想到会是她出来挑衅。真是个不长记(性xìng)的公主呢,怕是忘记了自己的断指是如何来的了。

    “玲珑,将尘王府为太子准备的新婚贺礼拿来。”慵懒的向后一靠,整个人都挂在了天尘的(身shēn)上。

    “是,小姐。”

    玲珑微微欠(身shēn)行了一个礼,便从怀中取出两个精致的盒子。缓步走上前,将两个精致的盒子打开。

    “王爷与王妃听说太子(殿diàn)下非常喜欢吹箫,所以特意为太子准备了白玉箫。听说太子妃气质如兰,特意前往鉴宝号特定做了一(套tào)以兰花为形象的首饰。”

    盒子里一个通体雪白,散发着莹润光泽的白玉箫静静的躺在那里。而另一个盒子中,以兰花为形象设计精美样式独特的一(套tào)首饰放在其中。

    看到那(套tào)设计独特的首饰,玄曦眼底划过一道羡慕。能得到宝鉴号的一(套tào)首饰简直是太困难了,根本就是有价无市。没想到,她竟然能拿出一(套tào)来。不过这两样礼物,也就那(套tào)首饰有些价值。那白玉箫,根本就上不了台面。

    玄曦眼中露出鄙夷的神色,也不过如此而已。到是天锦,看到那白玉箫眼睛一亮。对箫他一直(情qíng)有独钟,虽然平时他在太子府中多是弹奏琴。因为一直都没有一把让他喜欢的,但是现在第一眼看到这个白玉箫他就特别的喜欢。

    “谢谢,我很喜欢。”

    天锦站起(身shēn),走到玲珑的面前亲手将两个精致的盒子接了过来。将首饰的盒子递给了(身shēn)边的侍卫,却把白玉箫放到了手中仔细的把玩着。从他的眼中可以看出,他是真的很喜欢这把白玉箫。

    玄曦咬了咬唇瓣,黑眸中迸发出一道狠辣的光芒。眼眸微微一沉,不再说话坐了下来。

    艾金红唇一勾,玄曦不过就是一个被宠坏的公主而已。那点小心思,她还不放在心里。

    “哈哈,今天是太子大婚的(日rì)子。朕今(日rì)非常的开心,朕的几个孩子除了逸儿就剩下靖王哲儿了。等到他大婚,朕也能安享晚年了。”

    “不如就借太子大婚的宴会,众家的千金都在这里。趁此机会,也为哲儿选个王妃吧。太子,你不会介意吧。”坐在德妃(身shēn)边的美妇,嘴角勾起一抹典雅的笑。

    来参加太子大婚的人,可都是青盲大陆上有权有势的世家。若是哲儿能在这里选出一名我王妃,对他以后也是很有帮助的。

    “我自然不会介意,只要父皇(允yǔn)许便可以了。”天锦嘴角是始终挂着淡淡的笑,看不出任何的(情qíng)绪。

    “皇上,您说呢?”兰贵妃美眸一转,目光盈盈的看向天浦远。

    天浦远眉头微微一皱,他并不想在太子大婚宴会上为哲儿选太子妃。

    “皇上,既然锦儿没有意见。那就借这个机会,为哲儿玄王妃吧。”太后放下手中的茶盅,接过桂嬷嬷递过来的手帕擦拭了一下嘴角。

    现在太子的(身shēn)后有烙家,为了平和一下皇后这边的势力。她必须将兰贵妃这边的势力提升一下,让两人互相的牵制对方。至于德妃,她根本就没有争夺之心。也许,最后惟有她才能在这后宫中安然度过此生。

    天浦远眼中带着惊讶的看向太后,不明白太后为何会同意这请求。不过既然母后已经同意,那他也就没有什么说的了。

    “好,那就接着太子的婚宴为靖王选正妃。”

    皇上的决定,让下面的众人都微微一愣。没想到到这太子大婚的喜宴,竟然最后变成了为靖王选正妃了。不过这对于那些想要将自家女儿送进皇家的人来说,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场面有些混乱起来,靖王天哲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俊美男子。不过平(日rì)里的名声却不是太好,有些游手好闲。但这正妃之位,却也是让很多的人都为之向往。

    艾金靠在天尘的怀中,看着这场闹剧。太子大婚的喜宴变成靖王的选妃,这对皇后来说绝对是一件打脸的事(情qíng)。

    看着皇后那张紧绷着的脸庞,隐忍着心里怒火的样子。艾金心里就一阵的畅快,这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以兰贵妃的心机与野心,怎么会不趁此机会为自己的孩子谋取利益。而这次太子大婚,前来参加的一定都是青盲大陆上登得上台面的人。与他们联姻,对于靖王来说有太大的溢处。

    别人或许疑惑太后为何会赞成这荒唐的请求,但艾金却知道是为了什么。在来之前去给太后请按时,她就与太后打过招呼。

    既然丞相敢找人背后对她捅刀子,那她就当着他的面。在这么多人的面前,狠狠的打了她女儿,当今皇后的脸。

    “今(日rì)太后皇上与皇后都在,想必一定会为靖王选一位德才兼备的王妃的。你说是吧,皇后娘娘。”艾金黑眸中带着满满的笑意,嘴角更是勾着愉快的弧度。

    皇后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将话指向自己,狠狠的握紧手掌。嘴角勾起一抹不自然的笑:“那是自然,哲儿也算是我的孩子。本宫一定会为他选一个德才兼备的女子,作为她的正妃。”

    皇后此刻心里已经快气的吐血了,自己辛辛苦苦费劲心里准备的婚宴最后竟然变成了给兰贵妃那个((贱jiàn)jiàn)人的儿子选正妃的宴会了。这不是当着所有人的面,皇上这是在打她的脸呢。

    “那就辛苦姐姐了。”兰贵妃抬起手,用帕子掩嘴轻轻一笑。嘴上说的恭敬,但那双美眸中却带着一抹幸灾乐祸。

    “妹妹客气了,你我都是皇上的人。你的孩子就与我的孩子一样。”

    皇后面上露着贤惠的笑,心里却已经咬牙启齿起来。

    艾金嘴角带着狭促的笑,看着这两个女人互相斗的样子。天尘低头看向怀中的小女人,不(禁jìn)摇摇头。惹到她,还真是皇后和兰贵妃的不幸。这两个在后宫中称霸的女人,竟然掉进被人设计好的陷阱中还不自知。

    伸手捏了捏那小巧的鼻子,眼中带着满满的宠溺。你啊,还真是个鬼灵精。

    艾金微微挑眉,怎么你有意见?

    天尘将怀中绝美的女子搂紧,他怎么会有意见,怎么敢有意见。他可不想下一个被整的人变成他,这丫头整人的功夫可是一流的。

    最后在众多女子一轮接着一轮的表现中,皇后为靖王选了在青盲大陆中有着举重轻重地位的梦家的嫡系小姐梦蝶为正妃。

    梦蝶面容秀丽,也许并不是很美。却有着一股恬静的气质,而且能歌善舞,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以说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才女,而靖王天哲似乎对梦蝶也有好感。就这样,靖王正妃的人选就定了下来。

    这一场太子大婚的喜宴就这样荒唐的结束了,而宴会的主角太子天锦却没有什么不高兴。仿佛这场婚宴不是他的一般,到是皇后从始至终脸上都带着僵硬的笑。而这场宴会唯一受利的人,怕是只有兰贵妃与靖王了。

    不仅得到了一个世家作为后盾,又得到一个如此秀外慧中的女子为妻。原本想借此机会给艾金找点不痛快的玄曦,没有得逞只能不快的跟着将军回到天浦远为他们准备的地方休息区了。

    秦静低着头跟在夜寒的(身shēn)后,袖子下的双手握紧。没有看到想看的好戏,心里传来一阵的不舒服。眼底飘((荡dàng)dàng)着冷芒,(阴yīn)沉的可怕。

    宴会结束,艾金也没有再多做停留。今天一早就被拉起来梳妆打扮,此时已经泛起了浓浓的睡意。天尘看着眼中带着睡意的小女人,揽着她纤细的肩膀往大(殿diàn)外走去。

    “无双!”

    (身shēn)后传来一道冰冷低沉的声音,艾金停下脚步转(身shēn)回眸。望向向着自己走来的人,黑眸中划过诧异。

    “寒王,有事吗?”

    夜寒走到艾金的面前,从怀中掏出一个盒子递给了她。

    “这里的药材我想你会用到,还有里面有一株暗夜草。对你体内残留的毒,有很大的作用。”

    自从听到隐卫送回来她中毒的消息,他就开始为她寻找暗夜草。至于剩下的那些药材,则是一名神秘的人让他寻找的。说是对她很有帮助,尽管不知道那个神秘人的(身shēn)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会相信那人的话。不过,只要对她有用他都会想尽办法弄到送给他。

    而他在弄到这些药材时,就找过王府里的大夫确认这些都是珍贵的药材后才放心带来给她。

    艾金看着盒子里的药材,心底震惊了。这些药材,竟然都是为天尘炼制解药所需要的。她不知道,他为何会知道自己会需要这些东西。但却知道,这里的每个药材都很难得到。没想到,他竟然都为自己弄来了。

    “客气的话我就不多说了,这里的东西对我来说很重要。以后,你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就尽管开口。”

    艾金抬起头,眼中带着真诚的笑。

    夜寒点点头,薄唇微微勾起:“那我就先离开了。”

    说完,便带着顾风和柳之源、秦静离开了。艾金望着几人离开的方向,目光最后停留在那抹纤细的(身shēn)影上。当初一计不成,她是否还会再出第二计。

    不过不管她(日rì)后想出什么计谋,她都会想尽办法破解。而她手中有了夜寒给的药材,她就可以为天尘炼制解药了。

    没想到今天的这场宴会,会有这样让人意想不到的惊喜。这可真是意外的收获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73 大婚风波 二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