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 金儿,我来了

    布置典雅又不失庄重的凤楼内,一些人正忙碌着手上的工作。『可乐言(情qíng)首发』心里一阵抱怨,不能够亲自去看看自家主子在擂台上的英姿。在他们的心中,艾金俨然已经成为了女神。没有什么事(情qíng)是她做不到的,收服这放逐之城的人已经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情qíng)。就是惋惜,自己不能亲眼看到。

    突然大门被一脚踹开,发出轰动一声。原本面上都带着惋惜神色的人,目光骤然一沉。是何人竟然敢来踢凤楼的大门,刹那间所有人都放下了手中的工作。训练有素的向着大门处飞掠而去,只是他们刚到前院一阵风从(身shēn)边掠过。

    就只见自家主子(身shēn)边的几人面色(阴yīn)沉,目光中带着担忧向着里院疾驰而去。看到被那名俊美男子抱在怀中的主子,脸色苍白的昏迷着。心里一惊,难道是比试的时候出了什么事。只是在众人的思索间,那几人就已经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中。

    众人对看一眼,便急急忙忙的往里院跑去。心里也跟着担忧起来,主子可不能出什么事(情qíng)。刚刚踏进院子,就看到容貌(娇jiāo)美的梅从房间中走了出来。

    “立刻派人,去将最好的大夫请来。”梅面色淡然,只是那紧皱的眉头与眼中的担忧出卖了她此时焦急的心(情qíng)。望了一眼跟随而来的众人:“另外,立刻派人去寻找名医。能治好凤楼楼主的,有重赏赐。”

    “是,属下这就去办。”为首的一名黑衣男子抱拳恭敬的回道,深深地看了一眼房间的方向便转(身shēn)快速的离开了院子。他知道定是主子受的伤很严重,不能有片刻的耽误。

    忘了一眼男子离去的方向,梅心里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所有人都不知道凤楼的主人便是尘王妃,依不知道这放逐之城早已经被凤楼收服。主子前来不过是为了让这些人心甘(情qíng)愿的臣服于她而已,即便她不来这里的人也会为凤楼所用。而外面的人,皆以为主子是来收服放逐之城的人作为自己的势力。

    凤楼在江湖上是新崛起的一股势力,没有人知道起幕后的主子是何人。即便连她们几个堂主,亦没有任何人看到过。凤楼从崛起,到现在无人可及不过短短的一段时间。自然是引起了江湖上很多势力的不满,甚至有些势力已经有着扭成一股绳的趋势。本来这次是想要等擂台比试完了以后,再向主子汇报的。可是,没人会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qíng)。

    “大夫来了,快进去看看我们主子。”

    一道粗狂带着担忧的声音响起,将梅的思绪拉了回来。抬起头看到秦枫正带着一名老人走了过来,在放逐之城呆了这么久。她自然知道这老人是何人,这命头发花白的老者是这里医术最好的大夫。但(性xìng)格怪异,不是什么人都救的。没想到秦枫竟然能请来他,若是有他在也许主子会没事。

    老人(身shēn)穿一件灰色长袍,黑眸中透着睿智。苍老的面容带着一抹看透世俗的沧桑,让人有一种捉摸不透之感。他便是被放逐之城称为神医的司徒晾,不过大家都叫他晾老。

    “晾老,您能亲自来真是太好了。快进去看看我们家主子吧。”梅快步上前,眉宇间带着恭敬。见老人点头,立刻转(身shēn)带着老人进入了房间。

    房间中弥漫着一股凝重的气息,玲珑、巧欣和戚冥几人面色(阴yīn)沉。目光带着担忧的看着(床chuáng)榻上昏迷不醒的女子,女子面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绝美的脸庞上,眉头紧紧的皱着似乎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光洁的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顺着脸庞滑落。如蒲扇般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着。

    看着(床chuáng)上似乎承受着巨大痛苦的小姐,玲珑眼眶湿润。黑眸中溢满担忧,若是可以她真的想现在躺在(床chuáng)上的女子是自己。她宁愿自己代替小姐承受痛苦,肩膀传来一阵温暖。玲珑抬起头看向走到自己(身shēn)边,将自己揽入怀中的锦渊。

    心里紧绷的弦瞬间断裂,将头埋在男子宽旷的(胸xiōng)膛上。低低的唔咽着,又不敢哭的太大声。锦渊低头看向怀中的女子,眼中带着一抹心疼。轻轻的拍了拍她纤细的肩膀,淡淡的开口。

    “主子她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会有人将她治好。”

    带着担忧的黑眸的望像那昏迷不醒的女子,以前他是因为玲珑才愿意将魔窟并入到她的势力之中。而在今天,他才完全的臣服于她。这样一个坚韧不拔的女子,她的狂妄、她的自信。她的一切一切,都让自己(身shēn)为一个男人都有些自愧不如。这样一个美好的女子,若是就这样的香消玉损实在是太可惜了。

    吱呀一声,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众人将视线投(射shè)到房门口,只见梅带着一名老人走了进来。(身shēn)后还跟着秦枫,瞧梅对老人似乎很是尊敬的样子。心里都了然,看来这老人定是不简单。

    “这位是晾老,是放逐之城的神医。”梅似乎看出了几人眼中的疑惑,带着老人走到(床chuáng)边为几人介绍。

    “晾老,请您一定要救救我们家小姐。”巧欣眼眶中积满了泪水,只要一眨眼便会滑落。但她紧咬着这唇瓣,不许眼中的泪水溢出。因为她知道,小姐不喜欢他们哭哭啼啼的样子。所以他们即便遇到再大的事(情qíng),都努力不让自己流泪。

    老人冲着巧欣淡淡的点了点头,便将目光移到了(床chuáng)榻上那昏迷的绝美女子。充满睿智的黑眸闪过一道异常,没想到这让主子如此看重的丫头忍耐力竟是如此的强。只是一眼,老人便看出这女子(身shēn)中的是何毒。

    为了确定自己的猜测,老人在(床chuáng)边坐了下来。伸出手覆盖上那纤细的手腕,开始为她诊脉。房间中陷入一片的沉寂,众人屏住呼吸看着老人。角落里镂空的金丝香炉,飘散着袅袅的白烟。房间中充满了淡淡的薰衣草香,使人紧张的(情qíng)绪得到放松。

    老人的面色渐渐凝重起来,眉头紧紧皱起。正如自己想的那样,则会女子(身shēn)上重的是玄冥国有名的梦里死。这毒药正如她的名字一般,让人陷入无穷无尽的梦中。而这梦可不是什么美梦,而是让人陷入人心底最恐惧的梦魇中。若是无法突破自己的梦魇,最后会痛苦的死在梦中。

    而伴随着梦魇,和毒会一点一点的侵蚀人(身shēn)体的筋脉与内力。带给人巨大的痛苦,使人的意识涣散。这样更加难以让人从梦魇中苏醒过来,原本从梦魇中苏醒过来就需要异常强大的意识。可以说着毒极其的(阴yīn)狠,是给人(身shēn)体上与精神上的双重折磨。

    时间悄然的流逝,见老人将手从那雪白的皓腕上收回。众人将目光都放到了老人的(身shēn)上,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在老人(身shēn)上了。

    老人抬起头,面露凝重之色。看着眼中带着期待的几人,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这毒便是连他都无法解除,只能靠着丫头自己了。

    “我已经知道她中的是什么毒,此毒的名字叫做梦里死。”

    听到老人的话,玲珑与巧欣几人脸色微微一变。她们都知道梦里死这毒的厉害,与其(阴yīn)狠之处。并且,这毒并没有解药。

    “虽然这毒没有解药,不过有一种药却可以阻止毒(性xìng)对(身shēn)体经脉与内力的腐蚀。若是将这个解决了,只要她的意志力强悍苏醒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老人提手抚摸着两鬓的白发,幽幽的开口。

    听到老人的话,几人眼睛一亮。只要能阻止那毒(性xìng)对(身shēn)体经脉与内力的侵蚀,他们相信以小姐的意志力一定可以从那梦魇中苏醒过来。

    “太好了,不知道晾老您需要什么药材尽管开口。不管这药材有多难得到,我们都会想尽办法弄到手。”戚冥抬步上前,对着老人恭敬的说道。现在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老人的(身shēn)上,看到老人面色有些凝重他便猜到这所需的药材一定不简单。不过对于暗星楼来说,再难弄的药材都不是问题。

    “所需的药材,千山雪莲、金链子、黄腾、圣雪花与雪貂的一碗血。”老人微微叹了一口气,这药材每个都是极其难得的。千山雪莲还好,基本每个国家的国库中都会有些珍藏。这丫头是天岚的王妃,想必天岚国的陛下一定会将千山雪莲拿出来。这里最不好弄的便是圣雪花与雪貂的一碗血液。圣雪花生长的地方极其的寒冷,在青盲大陆中只有蓝冰国的有。那雪貂的一碗血更是珍贵,雪貂并不是一些贵族圈养的那种而是要雪貂中的王者的血液。

    “好,我们找齐药材后就送去晾老那里。”戚冥在听到老者说的药材时并没有露出惊讶之色,这些药材对别人来说异常的难寻。但在听到药材的名字时,他心里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自家王妃的炼药室中,貌似都有。

    那还是有一次他帮王妃整理炼药室时,无意间看到的。当时他心里震惊不小,没想到自家王妃竟然收集了如此多的珍贵药材。便连国库里的药材都没有自家王妃的多,现在那药材便能用上了。

    老人见戚冥眼中并没有露出任何的惊讶之色,微微点点头。从怀中掏出一个绿色的瓷瓶,扔给了戚冥。

    “这里的药丸,每天给她吃一粒。可以减轻她现在的痛苦,不过你们只有七天的时间。七天之后,即便有了那些东西。对她来说,也不会有任何的用处了。”

    “这是为什么?”巧欣听到老人的话心里一惊,从天岚到这里要许多天。

    “这毒药可以侵蚀人的经脉与内力,七天后若是不能阻止。那么她便会经脉尽毁,内力全失永远的沉浸在梦魇中直至死亡。这样,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老人神(情qíng)淡漠,轻轻的开口。

    “我知道了,我会用最快的速度将药材弄来。”戚冥拉住有些激动的巧欣,转头看向老者淡淡的说道。

    老人点点头,便什么都没有再说。转(身shēn)就往门外走去,梅见此立刻迎上前去。亲自将老人送离了房间,送离了凤楼。

    房间中再次陷入了沉默中,戚冥将手中的瓷瓶交给了玲珑。沉默了片刻后,抬起头目光中透着坚定。

    “我立刻飞鸽传书回去,让人将药材以最快的速度送来这里。我们回去取药材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所以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众人点点,心里都知道只有这一个办法了。戚冥没有再在房间中逗留,转(身shēn)离开了房间。巧欣走到(床chuáng)边看着(床chuáng)上面色苍白的女子,心里一阵的心疼。

    “梦里死,这毒药若是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玄冥国特有的毒药,别的国家是不(允yǔn)许有的。而有着毒药的人,都是玄冥国一些有权有势之人。”锦渊眉头一皱,修长的手指抚摸着下颚。

    梅正好送晾老回来,刚进房间就听到了锦渊的话。抬起莲步,就走了过来。此时秦枫也走到了锦渊的(身shēn)边,从怀中拿出一个令牌。

    “这是我从那名黑衣人(身shēn)上发现的。”

    将令牌拿出,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在自由擂台收拾残局的时候,他无意间在那个死的不能再死的人(身shēn)上发现的这个。直觉告诉他,这个东西很有用便留了下来。

    巧欣和玲珑皱着眉头看着那令牌,这令牌让他们看着有些眼熟。猛然间似乎想到了什么,两人眼睛一亮。随后黑眸中涌现出浓浓的萧杀与(阴yīn)冷,这令牌不就是天岚国丞相大人暗中培养的死士所带的吗。当初小姐刚刚出山,不就是被那群黑衣人围杀。而他们的(身shēn)上,就带着这样的一个令牌。

    “好一个丞相大人,没想到他们竟然还不死心。现在,竟然伤了小姐。”巧欣咬牙切齿,这丞相真是不要命了。以为他们的小姐如此好欺负吗,等小姐好了就是他们灭门之(日rì)。尽管现在他们就想带人咩了丞相一家,但是他们却知道这仇小姐怕是要自己报的。

    梅微微一愣,她是知道自家小姐与那天岚的丞相一家有着仇恨。但却不知竟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心里顿时涌起滔天的怒火。他们凤楼的楼主,岂是一个小小的丞相就能伤害到的。以现在凤楼的势力,一个区区的丞相府他们还不放在眼中。

    “他们竟然敢伤害主子,我先在就派人将他们给灭了。”

    玲珑心里纵然也很生气,但还是有些惊讶的望向了梅。这个平时淡漠的女子,竟然也有如此火爆的时候。

    “梅,你先别急。这仇,等小姐醒了她会亲自报的。而且丞相的势力,并不像表面那样简单。”玲珑从锦渊的怀中站起(身shēn),走到梅的(身shēn)边淡淡的说道。

    她又何尝不想将那丞相大人抓起来狠狠的折磨,但是跟在小姐(身shēn)边这么久。自然知道那丞相大人的势力并不简单,不然小姐早就将丞相一家抓起来了。能暗中养了那么一支精锐的部队的人,怎么会是一个简单的人。

    心里的怒火渐渐的平息下来,理智也恢复了。梅深呼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里的怒火。恢复了平时的淡漠,她知道玲珑的话是有道理的。刚刚自己是被怒火烧去了理智。

    见梅已经恢复了理智,玲珑也稍微安下了心。走到(床chuáng)边,从瓷瓶中倒出一粒晶莹剔透的药丸。便放入了昏迷的绝美女子口中,只是片刻的功夫。女子紧皱的眉头似乎舒展开了一些,痛苦应该是减少了几分。

    这(情qíng)况让几人松了一口气,只要小姐没有事(情qíng)便好。此时房门被打开,戚冥从外面走了进来。

    “已经飞鸽传书回去了,应该很快就会送来。”

    众人点点头,便将目光都投(射shè)到了(床chuáng)榻上。午后的阳光透过敞开的窗户照(射shè)进房间中,洒在女子绝美的面容上。

    典雅的书房中,一道修长的(身shēn)影在书房中来回的踱步,俊美的脸庞(阴yīn)沉着。紫眸中带着担忧与焦急,果然她出事了。若是当初自己陪着她去,是不是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事(情qíng)。手里的字条已经被他蹂躏的不成样子,褶皱一片。

    蔚然站在一旁几次想上前安慰,但最后还是没有上前。王妃出事对王爷来说实在是一个极大的打击,在王爷的心中没有什么是比王妃更重要的。

    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一(身shēn)碧绿色裙衫的清秀女子走了进来,她的手中拿着几株药材。明亮的眸子里充满了担忧,快速的走到了窗前来回踱步的俊美男子面前。

    “王爷,药材已经都准备好了。马匹也都已经准备好,正在大门外面等着。”

    碧箩将手中的药材用软布包好,递给了天尘。听到王妃中毒受伤时,她的心猛然一疼。心里十分的着急,他们的王妃一定不能有事。

    天尘接过药材,冲着碧箩与蔚然点点头。人便如同一阵风一般,离开了书房。

    “蔚然,进宫告诉皇上我要去放逐之城一段时间。会在太子大婚前回来,还有两个孩子送进宫中。”

    房间中飘((荡dàng)dàng)着天尘低沉悦耳的声音,但人已经消失在了王府中。蔚然微微叹了一口气,转(身shēn)看向碧箩。

    “小公主和小世子带过来吧,我将他们送到宫中。王爷与王妃不在,两个孩子在王府里面有咋皇宫中安全。”

    碧箩点点头,这一点她自然了解。没有再多做停留,离开了房间。

    皇宫中,皇上天浦远坐在太后的暖阁中。面色(阴yīn)沉,早在他暗中派去保护无双的隐卫口中得知了无双被人暗算。(身shēn)受重伤,看着软榻上两个可(爱ài)的小(奶nǎi)娃。(阴yīn)沉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眉眼中透着一丝心疼。

    想到这两个小(奶nǎi)娃当初那么小,就被人下毒。心里平息下去的怒火再次被点燃,丞相一家多次向着尘儿一家动手。真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实在是太胆大妄为了。

    “这次丞相一家是做的太过了,不过这件事(情qíng)还是等尘儿他们回来。看看他们的想法吧,有些仇自己报才更加的解恨。”太后面色平和,只是那双平时总是慈(爱ài)的双眸此时透着丝丝的杀气。将软榻上的两个小(奶nǎi)娃抱起来,心疼的看着他们。

    “儿臣知道了。”尽管心里的怒火没有平息,但也知道有些事(情qíng)还是需要他们自己来。只是有的时候,他们也要给予一些帮助便够了。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床chuáng)榻上那绝美的女子(日rì)渐的消瘦下来。原本就没有多少(肉ròu)的脸颊,此时微微凹陷进去。苍白的肌肤在阳光的照耀下越发的透明起来,仿佛一碰就会破碎一般。

    已经五天过去了,药材还没有送来。房间中玲珑与巧欣等人站在(床chuáng)边,深深的凝视着(床chuáng)上的人。

    “小姐,你快醒醒吧。王爷与小公主和小世子还在等着你回去呢,她们还那么小。”巧欣坐在(床chuáng)边,伸手握住那双已经瘦的皮包骨的雪白小手。感觉到手底那冰凉的触感,心里骤然的被狠狠的揪起。

    这五天以来,不管是水还是稀粥就是喂不进去一点。小姐已经整整五天没有进过食了,即便是一个健康的人五天不吃不喝也受不了。何况现在的小姐还(身shēn)受重伤,这(身shēn)体怎么受得了。尽管每天都有给她喂一些补气的药丸,但依然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突然外面响起一片的嘈杂声,让房间中的几人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这个时候,是什么人在凤楼里大声喊叫。戚冥站起(身shēn),面色(阴yīn)沉。

    “我出去看一看,你们留在这里。”

    戚冥刚站起(身shēn)准备往门口走去,看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在放逐之城中,还没有人敢来凤楼闹事。况且王妃已经将放逐之城的人都收服了,而且在擂台鄙视结束后。放逐之城的人,也都将外势力的人齐心赶走了。

    嘭的一声。

    房门被人从外面狠狠的踹开,一道白色的(身shēn)影如同一道旋风一般冲了进来。眨眼间,就到了(床chuáng)边。

    “金儿,我来了。”

    ------题外话------

    咳咳先送上一更,晚上还会有二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67 金儿,我来了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