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 收服放逐之城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带着狂妄与霸气的声音飘((荡dàng)dàng)在整个广场上,女子负手而立。『言(情qíng)首发红衣无风自扬,这一刻竟在他们心中升起一股无法匹敌之感,从震惊中回过神。众人都面露羞愧,自己竟然被一个小如此年轻的女子给震慑到。

    “那就让我先来试试,你的(身shēn)手如何?”

    一道粗狂的声音从人群中响起,随后一道魁梧的(身shēn)影掠上了擂台。

    艾金抬起星眸,淡淡的看了一眼立与自己面前的魁梧男子。男子(身shēn)穿黑衣,体态魁梧。眉宇间带着一丝豪爽,剑眉虎目。一双黑眸中带着浓浓的战意,手拿一对大锤。

    “好!”红润的唇瓣掀起,一个蹦出。随后(身shēn)体微微的动了一下,便做好了应战的姿态。

    “小姑娘,拿出你的武器。我蒙魁可不会欺负一个小女子。”蒙魁剑眉微微皱起,点了点手中的双锤。他这双锤一下去,可是会要了这小姑娘的命的。对于这个充满霸气与狂妄的小姑娘,还是蛮对他的胃口的。

    “多谢了,不过我不需要武器。”艾金微微一笑,冲着那个魁梧的男子摇摇头。她有那个自信,对付这个魁梧的壮汉还不用自己亮出武器来。

    蒙魁见她心意已决,便没有再言语。直接拎起双锤,运气内力向着那绝美的女衣女子袭去。

    “飞星双锤!”

    魁梧男子大喝一声,那双锤被注入了内力快速的向着艾金袭去。空气与双锤发生摩擦,产生一阵火花。带着庞大的力量,众人心里一阵紧张。若是被这一锤子砸上,不死也要丢了半条的命。

    就在众人看着紧张的这一幕,心里都不由自主的为那个绝美女子担忧之时。只见那女子竟然依然站在原地,面对那飞速向着她袭去的双锤竟然不躲不闪。

    “她在干什么,竟然都不躲闪。”

    “估计是吓傻了吧。”

    “唉,这一锤子下去,那姑娘的命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这么一个绝美的女子,真是可惜了。”

    台下爆起一阵阵的一轮声,有惋惜的亦有幸灾乐祸的。坐在台下的玲珑和巧欣相视一眼,她们的小姐岂会如此的好对付。

    艾金站在原地,看着冲着自己飞来的双锤。听着台下那些一轮声,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么弱的攻击,她还没有放在眼里。

    蒙魁看着不躲不闪的红衣女子,心里也一阵着急。这小姑娘怎么就不会躲闪一下,现在他想收回这攻击都不能了。然而下一刻,他却睁大了双眼。

    就在那蕴含着强大内力的双锤飞至眼前之时,艾金抬起纤细的小手。竟然硬生生的将那双锤给接了下来,随后只是手臂轻轻一扬。那双锤仿佛有意识一般,从蒙魁的手中脱离。下一刻,在蒙魁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那纤细的红影一闪,人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一枚闪着寒光的银针正抵在他后背的死(穴xué)上,只要轻轻一扎他的生命就会在此结束。蒙魁背后已经渗出层层冷汗,他竟然连这小姑娘是如何的来到自己面前都没有看清楚。这一刻,他才明白这小姑娘不是自己能够对付的了的。

    “我,输了。下次,我一定会打败你。”

    粗狂的声音再次响起,没有半点的不服气带着浓厚的战意。艾金微微一笑,这是一个真(性xìng)(情qíng)的汉子。退了一步,冲着男子露出一抹真心的微笑。

    “你,是个不错的对手。我,等着你来挑战。”

    蒙魁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容貌绝美的女子,转(身shēn)飞下了擂台。一直到蒙魁回到了位置上,擂台下的人才回过神来。刚刚发生了什么,蒙魁竟然认输了。蒙魁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战斗狂,即便是团灭的擂主秦枫也不被他放在眼中。现在,从他刚刚的语气中可以听出他对这女子是输的心服口服。

    台下众人看着台上那绝美的红衣女子眼神变了又变,刚刚的那一幕他们都看在眼中。谁都没有看出她是如何出手的,那诡异的步伐与速度。想到这,众人背后都冒出一阵冷汗。坐在第一排的秦枫黑眸微微一变,这个女子不简单。

    巧欣抬起雪白的下巴,眼中带着骄傲望了一眼四周的人。让他们小看自家的小姐,哼这次看他们还敢小看吗。这不过是才刚刚开始而已,对付这些人他们可是对自家小姐很有信息的。灼(热rè)的带着崇拜的目光投(射shè)上擂台上那一抹红色的(身shēn)影上,小姐这一刻让所有人都看到你的能力吧。

    赢了一个开头彩,艾金的脸上并没有露出得意之色。神色依然平静如常,黑眸淡淡的望着擂台下的人。静静的等待这下一个上擂台挑战之人,她可不会认为打败了那魁梧男子一人便了事了。果然,不出半分钟一道矮小的(身shēn)影出现在了擂台上。

    “小女娃,蒙魁的实力是不错。不过在这放逐之城中,高手可是数不胜数的。就让我这老婆子,来会会你。”

    苍老的声音夹杂着一丝内力响遍在广场的上空,听到这有些尖细的声音。擂台下有些实力不是太高的人,脸上都出现了痛苦的表(情qíng)。

    艾金在听到那一声小女娃时,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低头看着刚刚到自己肩膀,佝偻着背头发花白的老人。那一双苍老的黑眸中充满着锐利,不见一丝的浑浊。黑眸扫了一眼台下一下面露痛苦之色的人,狮吼功。这在江湖上已经失传许久的功夫,竟然会出现在放逐之城的人(身shēn)上。看来这放逐之城中的人,可没有一个简单的。

    手指一弹,数个闪着寒光的银针冲着台下飞去。银光闪过,那些原本因为那夹杂着内力的声音而痛苦的人只感觉疼痛突然就消失了。随后在自己的(身shēn)上发现了那闪着银光的银针,震惊的望向擂台上面色清浅的红衣女子。心底涌上一抹感激,若不是她也许他们还要承受一段时间的痛苦。

    “看来,你这小女娃的医术似乎也不错啊。那让我天山婆婆来看看,你的实力有没有资格做我们的主人。”

    这一次,天山婆婆并没有再将内力混合在声音中。

    天山婆婆矮小的(身shēn)影突然在原地消失,擂台上完全看不到她的(身shēn)影。擂台下的众人眼底都出现了一抹震惊,不管亲眼见过多少次。天山婆婆这隐匿的功夫,还是让他们忍不住震惊。

    艾金依然站在原地,嘴角一勾。露出一抹了然的淡笑,隐匿。不过在外人看来无懈可击的隐匿功夫,在她面前却是漏洞摆出。

    艾金轻轻的闭上了双眸,静心的感受着周围空气的一丝波动。心底也不见赞叹,这天山婆婆的隐匿虽然在她眼中不算什么。那不过是因为前世,她跟在那女人(身shēn)边可是将这隐(身shēn)学的出神入画。就连她那个时候都不(禁jìn)赞叹,她学习这隐(身shēn)之术的天赋。

    而台下众人则又是另外一种想法了,这女子怎么还能如此悠闲的闭目养神。他们并不知道此时的艾金只是在感受着空气的波动,准备在天山婆婆攻击时一招将其制服。

    而隐匿在空气中的天山婆婆锐利的眼中浮现出一抹疑惑,这女子为何会闭上双眼。她可不像擂台下的那些人,能够一招击败蒙魁。这个小女娃的实力定是不弱,毕竟就是她也没有能力会一招打败蒙魁。

    天山婆婆一双锐利的眸子仔细的打量着闭着双眼的绝美女子,想要找出她的破绽之处。突然双眸一亮,双掌握拳将内力都集中在了手掌中。对准女子外露的破绽,袭击而去。

    艾金静静的站在原地,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笑。终于忍不住了吗,那么就是现在了。空气中那轻微的一丝异样的波动,让她知道天山婆婆已经开始向她故意外露的破绽进攻了。

    纤细的手臂一抬,蕴含着强大内力的纤细小手在空中一握。

    “给我出来!”

    清冷的声音骤然响起,随后一道矮小的(身shēn)影被女子从空中抓了出来。在众人的震惊中,那有一丝狼狈的(身shēn)影清晰起来。赫然就是刚刚隐匿在空气中,正对着女子破绽进攻的天山婆婆。此时的天山婆婆衣衫有一丝的凌乱,锐利的黑眸中充满了震惊。

    怎么可能会这样,她眼看着就要成功的将这小女娃击败。下一刻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的时候,只感觉一道强悍的力量将她从空气中拉了出来。那强悍的力量,没有给她任何防抗的能力。从震惊中回过神,神色有些复杂的看向那抓着自己衣服后襟的绝美女子。她可以肯定,那股让她无法反抗的强悍力量是这眼前这小女娃发出的。

    “天山婆婆,你可认输?”艾金不紧不慢的看了一眼正神色复杂的看着自己的老人,嘴角扯出一抹淡淡的笑。只是那笑却是不抵达眼底的,有着一股淡淡的疏离之感。

    “老婆子,我输了。”天山婆婆心里翻了一个白眼,她都被她如同拎小鸡一样的拎在手中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她输掉了。

    艾金满意的点点头,纤细的手掌一松。将天山婆婆放了下来,天山婆婆被放了下来以后。冲着艾金冷哼了一声,便往台下飞去。不过面上虽然带着一抹不屑,但嘴角却不由自主的微微上翘了起来。艾金看着那装模做呀的老人,嘴角微微一抽。

    天山婆婆离开了擂台后,众人忍不住惊呼出声。这女子还是不是人,竟然一连两场都一招秒败敌人。在这放逐之城中,又有何人可以做到这样的地步。看着女子的眼神不知不觉已经不同了,至少没有了之前的鄙视与不屑。

    一直静静地坐在下面的秦枫,望着擂台上那抹风华绝代的女子。看着她刚刚两场比试,不(禁jìn)深思起来。若是自己能否做到这样,一招就打败蒙魁与天山婆婆。答案显然易见,他做不到。目光透露出一抹复杂,深深地望着擂台上那一袭红衣的女子。

    艾金看着底下窃窃私语的人,嘴角一勾。一抹狂妄的笑浮现在绝美的脸上,眉宇间染上一丝邪妄。微微抬起下巴,黑眸在擂台下扫视了一圈。

    “我是个怕麻烦的人,接下来所有不服的人一起上吧。”

    这狂妄的话仿佛谁入油锅,刹那间将这个广场上砸开了锅。一片的倒抽凉气的声音,这个女子敢不敢这么狂妄。这广场上有多少的人,就是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淹死她了。竟然公然的挑战这里所有的人,还准备让他们一起上。

    秦枫微微的摇摇头,不错他承认这个女子的实力很不错。就算是他亲自上台,也不管保证可以赢了她。但这心(情qíng)太过于狂妄了,这么多人的合力围攻她肯定是会输的。

    “小姑娘也太狂妄了,竟然公然的挑衅我们所有人。”

    “你能一招打败天山婆婆与蒙魁,并不代表你就拿等实力挑战我们所有人。”

    擂台下响起众人的声音,有人充满不屑的看着擂台上那红衣的绝美女子。他们放逐之城的人,对外可是很团结的。而被提到名字的天山婆婆和蒙魁则摸摸鼻子,望着台上那狂妄的女子。莫名的,他们两人心里竟然觉得这个女子一定会赢。

    被自己心中的想法震惊到了一愣,随后释然的笑了。只有和她交过手的他们两人知道,这女子虽然在外人看一招就将两人打败。但他们自己知道,其实在没有出手的时候她们便已经败了。一个还没动手时,就已经看出你的弱点的对手。你,怎么还会有赢的机会。不过,他们两人还是很期待这女子在多人围攻下会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难道偌大的放逐之城的人,都是一群懦夫胆小鬼吗。”艾金无所谓的耸耸肩,眼中带着不屑和鄙夷的望向擂台下的人。

    本就被她狂妄的语气激怒的众人,在看到那星眸中明显的不屑和鄙视。彻底的不淡定了,俗话说的好,人要争一口气的。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秦枫的(身shēn)上,仿佛只要他点头。那么他们就会冲上去,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子。

    秦枫黑眸望向艾金,眉头微微一皱随后舒展开来。冲着那些人点点头,不过目光中却染上一丝警告。这些人自然明白秦枫的意思,毕竟这女子另外一个(身shēn)份还是天岚国尘王的尘王妃。而且他们对这个狂妄的女子也有着一丝的好感,自然不会下狠手。只是小小的教训一下,让她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地方都可以如此的狂妄的。

    艾金星眸淡淡的扫了一眼秦枫,随后抬起手勾勾手指。

    “你们,一起上吧。”

    在得到了秦枫的首肯,这些人再看到艾金的挑衅。瞬间再次不淡定了,纵(身shēn)飞上擂台。偌大的擂台上,此时竟然站了三十几人。团团的将艾金给围在了中间,一个个都怒视着一脸淡然的绝美女子。

    “小姑娘,我们不会伤害你。不过,你敢挑衅放逐之城就要做好被教训的准备。”一名(身shēn)穿白色长袍的男子淡淡的开口,目光中带着一抹柔和。

    “废话那么多,要打就开打。”艾金眉头微微一挑,嘴角噙着一抹邪魅的笑。

    “你…。”男子被艾金的一句话气的面色微微一变,随后沉声说道:“兄弟们给我上,让她看看我们放逐之城的实力。”

    随后众人都亮出了自己的武器,一个个愤怒的看着那悠然自得的女子。他们就不信,他们这多人还能打不过一个小姑娘了。

    而始终站在擂台下,一个(阴yīn)暗的角落中。蓝衣公子温柔如水的黑眸始终都凝视着擂台上那一抹红色的(身shēn)影,一抹复杂的光芒从眼中一闪而过。随后转(身shēn),整个人便引入了黑暗中。

    一个布置的典雅透着一股古朴气息的房间中,一名戴着面具的男子斜靠在贵妃椅上。修长完美的手接过一旁冷峻男子递过来的(热rè)茶,袅袅的(热rè)气被吹散。面具男子抿了一口茶,嘴角扬起一抹与女子一模一样的邪魅弧度。

    “想不到,小东西的实力竟然提升的如此之快。若是不是因为之前怀孕,想必她的实力会更加的妖孽。不愧是我选的人,真的没有让我失望。”

    站在一旁的一(身shēn)黑衣的冷峻男子,在听到面具男子低沉好听的声音时嘴角微微一抽。

    “主子,若是尘王妃得到了放逐之城所有人的认可。那东西,你确定要交给她吗?”冷酷的声音仿佛千年的寒冰,让听到的人都会忍不住的打个冷颤。

    “冷风,本尊做的决定没有任何人可以改变。”面具男子的声音依然邪魅好听,微微顿了一下。面具下那完美的唇瓣勾起,露出一抹柔和的笑:“况且,那本来就是属于她的东西。”

    冷风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随后就恢复了冷冷的表(情qíng)。主子做的决定,他们都只有服从。这次是自己越规了,主子没有惩罚他就是不错的了。

    “冷风,来给本尊乐一个。”

    邪魅的声音响起,这带着恶趣味的话语让冷峻的男子嘴角微微一抽。心里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这个主子什么都好。就是时不时的抽风,让他们几个一直跟在他(身shēn)边的几人有些受不了。

    不过主子的命令他们都不会拒绝,露出一个冷硬的笑。刚刚走近房间的蓝衣公子看到自家伙伴那冷硬的笑,心里立刻明白又是自自家主子的恶趣味。

    “主子,尘王妃已经现在挑战擂台下所有的人。现在,已经有三十几个人一起上台围攻她了。”

    听到蓝衣公子的报告,面具男子扬起一抹魅惑笑。这小东西,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不过这狂妄的(性xìng)子就是对了他的胃口,不过他也相信她一定可以赢。

    “派人暗中保护着,我可不想我好不容易看上的一个继承人出现什么问题。”面具男子懒懒的开口,慵懒的眸子微微眯起。声音依然魅惑,却带上一丝的冷然:“这次放逐之城来了不少势力的探子,有很多人是试探但也夹杂着不少的人想要暗中出手对小家伙下手。你们将那些人都给我看好了,若是谁敢伤小家伙分毫。杀无赦。”

    “是,主子。”蓝衣公子抱拳,随后转(身shēn)离开了房间。

    房间中又恢复了安静,只有角落里那飘着袅袅白烟的香炉将房间中充斥着淡淡的薰衣草香。面具男子嘴角噙着魅惑的笑,也许不许多时他便可以与她相见了。

    而此时的擂台上,一袭红衣的艾金负手而立。嘴角噙着邪肆的笑,低头看着躺在地上哀嚎的一群人。这比试可没有人说不许用毒的,她又不是傻子自己一人对付这三十几个高手。

    而躺在地上的三十几个高手,次是都愤恨的看着那嘴角带着邪肆笑容的红衣女子。心里一阵咒骂,无耻这个女子绝对是他们见过最无耻的人。竟然对他们用毒,从来都没有人在擂台上这么明目张胆的用毒。

    “无耻,你竟然用毒。算什么英雄好汉。”一名男子终于忍不住了,开口愤恨的说道。其他人听到他的话,都赞同的点点头。

    听到男子的话,艾金眉头微挑。眼中带着鄙夷,淡淡开口:“鄙视前,可有规定不需用毒。况且,这用毒也是我的技能为何不算是我的能力。而且,我是女子不是什么英雄好汉。”

    刚从房间出来,来到广场上的蓝衣公子听到那红衣女子的话。再看到躺在她脚下那三十多个面露痛苦的高手,嘴角微微一抽。看到女子正噙着淡淡下笑容望着自己,背后莫名的感觉一阵(阴yīn)风刮过。

    “咳咳,比试前是没有说不许用毒。”单手握拳放到唇边,轻轻咳嗽了一声。

    倒在地上的三十几人,此时心里是咬牙切齿。不过他们也没有办法,虽然比试前没有说清楚呢。不过她们此时也没有考虑那么多,因为此时的他们(身shēn)上痛苦的抓心挠肝。真不知道这小姑娘给他们下的什么毒,竟然让他们如此的难受。

    “你们是服还是不服?”双手环(胸xiōng),艾金悠闲的看着他们痛苦的表(情qíng)。这次用的毒并不是什么要人命的毒,只是一个可以让他们持续痛苦的毒。毕竟这些人若是为她所用,那以后就是自己的手下了。她对自己人怎么会下狠手呢,她这么善良的一个女子。

    若是此时广场上的所有人能听到她心里的想法,估计都要吐血了。她善良,她若是善良这世界恐怕就没有善良的人了。

    “我们输了,我们认输。”事实摆在眼前,不管她是不是用毒。此时的他们无疑是输给了这小姑娘,而且这毒让他们有一种说不出的痛苦。

    艾金满意的点点头,从怀中取出几个瓷瓶扔给了地上的人。嘴角勾起一抹漂亮的笑,笑眯眯的看着他们说道:“你们可要记住了哟,惹什么都不要惹女人。尤其是,(爱ài)记仇的女人。”

    看着那笑眯眯的绝美女子,他们感觉到背后一凉。将手中的解药分给了所有人,待他们将解药服下后。(身shēn)上的痛苦竟然一瞬间便没了,(身shēn)体是前所未有的舒服。之前与女子打斗的伤,也瞬间都好了。这一变化,让众人看着女子的眼光变了。可想而知,这小姑娘的医术了得。

    (身shēn)上的毒一解,三十几人都站起了(身shēn)飞离了擂台。偌大的擂台上,就剩下了艾金一人。擂台下的人心里都骂着这个女子的真是无耻,却都不由得被那擂台上的女子吸引着目光。没错,她是用毒。但这又何尝不是如她所说的一般,用毒也是她实力的一部分。毒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用的,刚刚那场比试。他们可都没有看到她是在何时用毒,怎么出手的。想到这,众人眼中不(禁jìn)出现了惊恐。一个人,竟然可以将毒用的如此的出神入化。

    秦枫坐在下面,喝了一口放在桌子边上的茶。黑眸望向擂台上的红衣女子,眼中带着一抹赞赏与佩服。这个女子有胆识,有计谋。

    “哈哈,王妃真是好(身shēn)手好计谋。那就让我来会会你,若是赢了我。那么,我们放逐之城的人便愿心甘(情qíng)愿的臣服于你。”

    秦枫哈哈一笑,笑声刚刚落下人已经站在了擂台上。今天的秦风(身shēn)穿一袭臧绿色长袍,眉宇间带着一丝英气。黑眸中慢慢的战意,刚刚看着她连续三场赢的漂亮。早已经坐不住了,想要与她好好切磋一番。

    “好,这可是擂主你说的。”艾金微微一笑,对于秦枫她并没有厌恶的感觉。反而对她有着一丝的好感,莫名的觉得他是一个可敬的对手。对于这个可以一直坐着擂台擂主的位置,她可不认为她会如之前挑战的人那般好对付。

    两人相识一笑,从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认真。秦枫微微一笑,看来之前的比试。这个小姑娘并没有尽全力啊,不过这次她想,他们会都拼尽自己的全力好好的打一场。这一场比试已经不再是为了收服放逐之城的人,是一场遇到对手的全力比试。

    秦枫从腰间抽出软剑,锋利的软剑在阳光的照(射shè)下散发出阵阵的寒气和杀气。一眼便可看出,这一把软剑曾经沾染了多少人的鲜血,才凝聚成那一股实质(性xìng)的杀气。一股股的内力灌输到了软剑上,剑(身shēn)发出噌噌噌的争鸣声。似乎在叫嚣着,在嘶吼着。

    艾金微微一笑,素手一抬将束发的红色菱纱抽出。乌黑的发丝瞬间倾泻而下,一阵风吹过。满头青丝随风飞扬,眸若星辰,肤若凝脂。眉宇间那点点的肆意,那绝美的容颜此刻深深的刻印在了广场上所有人的心中。

    秦枫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所有她会拼尽全力去战斗。手腕一抖,原本柔然的菱纱瞬间绷之如一把锋利的宝剑。这一次艾金没有在等在原地,而是先发制人。脚下运起诡异的步伐,只是转眼间人已经到了秦枫的面前。

    秦枫眼中闪过一抹诧异,在擂台下看着她诡异的步伐与奇快的速度让他觉得惊讶。但真正的站在擂台上,和她对决才让他真正的心境。这样快的速度让他无法躲避,既然躲避不了,那他就迎战而上好了。

    软件横在眼前,抵挡住了那迎面飞来的菱纱。柔软的菱纱缠上锋利的软剑,竟然没有被砍断。两项碰撞,摩擦出点点的火花。

    艾金一个用力,想要将那软剑收过来。秦枫微微一笑,他怎么可能如了她意。脚下步伐一边,整个借由艾金的力量快速的朝着她飞来。左手我成拳,将内力灌输在握紧的拳头上。在到达艾金面前时,豁然出拳照着她的面门而去。

    艾金眼中闪过一抹光亮,头微微一侧。将手中的菱纱从软剑伤撤掉,堪堪的躲过那凌厉的一拳。(身shēn)体微微一弯,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从秦枫抬起的手臂下转了过去。(身shēn)影一动,闪到了秦枫的(身shēn)后。以掌为刀,狠狠的朝着他的后颈处劈去。

    凌厉的掌风带着强大的内力,秦枫感觉到背后那道强劲的力道。没有多想整个便飞速的往前一跃,躲过了那强大的攻击。只是后颈处,还是被掌风伤到浮现出一片的淤青。

    艾金星眸中浮现出一抹赞赏,好强的警觉(性xìng)与敏锐(性xìng)。不给秦枫反应的机会,一招比一招的凌厉向着秦枫攻去。

    看着那越打眼睛越是明亮战意越浓的红衣女子,秦枫瞬间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虽然在外人看来两人这一来一回似乎是不相上下,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也许之前两人是不相上下的,但这会他就只有躲避的机会了。

    艾金眼睛明亮的看着秦枫,现在两人的战斗已经演变成了体力战。谁能坚持到最后,谁就会是最后的赢家。不可不说,秦枫是一个不错的练手对象。

    若是秦枫知道艾金此时把他当成了一个练手的对象,不知道他是会哭还是会笑。

    台上两人打的(热rè)火朝天,台下却一个个都长大了嘴巴看着台上的(情qíng)况。他们没有眼花吧,他们的擂主竟然与那小姑娘打的不相上下。而且似乎还有被打败的趋势,难道这个世界被玄幻了吗。

    众人灼灼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台上的两人,看着两人都已经出现了一丝的狼狈。体力都已经要到达了极限,却依然拼尽全力的战斗。

    “王妃,加油!擂主,加油!”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先喊出了这么一句话,随后所有的人都不(禁jìn)站了起来。齐声的为擂台上比试的两人呐喊着,一时间整个广场上的人都兴奋了起来。

    “王妃,加油!擂主,加油!”

    “王妃,加油!擂主加油!”

    “王妃,加油!”

    “王妃,加油!”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一句‘王妃,加油!擂主,加油!’已经演变成了‘王妃,加油!’。在擂台上奋斗的秦枫听到擂台下,那一声高过一声的呼喊声。心里一阵的咬牙切齿,这群混蛋竟然开始喊上王妃加油。真是彻底的将他给遗忘了,看他一会不好好的收拾他们。

    玲珑和巧欣听着台下那一声声的呐喊,黑眸中都浮现一抹骄傲。这就是他们的小姐,她们的主子。总是会在不经意间,让人忍不住的臣服于她。看到整个放逐之城的人对自家小姐的(热rè)(情qíng),他们心里已经没有了担忧。这里的人,已经都是小姐的人了。

    梅嘴角扬起淡淡的笑,虽然她跟在主子(身shēn)边没多久。但她也算是了解她,想当初主子不就是用她独特的方式赢得了他们所有人的认同吗。不是靠着前任主子留给她的百毒秘籍,而是真正靠着自己的实力来得到了他们的认同。

    望着擂台上那一袭红衣的女子,此时的她尽管有些狼狈。那嘴角肆意的笑,却晃花了所有人的眼。这一刻的她,风华绝代。

    擂台的比试也接近的尾声,艾金黑眸明亮。尽管(身shēn)上已经狼狈不堪,内力也接近了干涸的状态。但不可否认,这是她来到这个异世打的最爽快的一次。手中的红菱犹如一条霸气的火蛇,带着强大的力道缠上了秦枫的脖颈。只要她一用力,秦枫的命就没有了。

    秦枫苦着一张脸,(身shēn)上和艾金一样蓝被不堪。只是不同的是,他的面色苍白,体内的内力已经用尽。现在这个时候,就是一个不会武功的人都能轻易的结束了他的(性xìng)命。幽怨的看了一眼自己对面尽管狼狈却不掩一(身shēn)风华的绝美女子,她怎么在内力干涸的时候还能使出这么强悍的一招。这个年轻的姑娘,到底还是不是人啊。

    “我,认输。”秦枫有气无力的说出这三字,他的话音刚刚落下。缠在脖子上的红菱就离开了他的脖颈,随后他完全不顾形象的一(屁pì)股坐在了地上。气喘吁吁的道:“你到底是哪里来的怪物,竟然越战越勇。”

    艾金看着那个坐在地上完全没有形象的男子,嘴角微微一抽。随后扬起一抹真心的微笑,也跟着坐了下来。

    “重新认识一下,我是艾金。”艾金冲着秦枫伸出手,微微一笑。

    “秦枫!”秦枫伸出手握住那纤细的小手,露出一抹真心的笑。

    擂台下轰然响起一阵(热rè)烈的呐喊声,一阵高过一阵。

    “艾金擂主,万岁。”

    “艾金擂主,万岁。”

    艾金听到那(热rè)(情qíng)的呐喊声,黑眸露出一抹淡笑。和以前的淡笑不同,这一刻是发自内心的笑。似乎感染到了下面的(热rè)(情qíng),艾金缓缓的站起(身shēn)。

    黑眸扫视着台下那一张张面带激动的脸庞,心底突然涌起一阵的澎湃。纤细的手臂在扬起,在空中轻轻一挥。刹那间,原本人声鼎沸的广场瞬间安静了下来。这让坐在地上的秦枫翻了一个白眼,当初他似乎也没有做到一挥手就让这群混蛋如此安静的地步。

    “现在,你们可愿臣服于我?”淡淡的声音清晰的传入所有人的耳中,没有之前的狂妄是发自内心的询问。

    “愿意,我等愿意臣服于主子。从此以后,只效忠于主子,若有背叛生不如死。”

    整齐洪亮的声音划破广场的上空,久久的回((荡dàng)dàng)在空气中。艾金微微一笑,再次扬起手。众人都安静了下来,目光灼灼的看向擂台上那一抹风华绝代的女子。

    “既然做了你们的主子,我会带领你们走出放逐之城。让你们呢可以在大陆上随意走动,再不用害怕会被自己的敌人追杀。”

    这清浅的声音,重重的敲打在了所有人的心中。这一刻,所有人的眼眶都湿润了。说的好听一点他们是被各大势力放逐之人,这大陆上的势力对放逐之人怎么容许他们存活。他们都是被((逼bī)bī)着逃到这里,然后扭成了一条绳。不知不觉就形成了这样一个股庞大了力量,也正是因为放逐之城中那个古朴的宅子。很多人来到这想要他们的命,都被那宅子中的神秘人给解决了。

    而他们的团结,也成他们的保命符。不过走出这放逐之城,就不一样了。他们绝对会被敌人,追杀到死。不过现在他们的主子说可以带领他们离开这放逐之城,怎么能不让他们激动。

    角落里蓝衣公子看着艾金的眼神再次出现了那抹复杂,主子选择她也许是对的。不得不说,这女子的实力很强。这场比试毫无疑问的是以艾金的胜利而告终,已经不需要他来宣布比试结果了。嘴角扬起一抹柔和的笑,深深的注视着台上那个风华绝代的女子。

    各大势力派来的探子,都神色复杂的看着擂台上那一袭红衣风华绝代的女子。这个尘王妃真的将放逐之城的势力收服了,那尘王的势力又扩大了一分。他们要赶紧将今天的事(情qíng)告诉给主子,听主子的决定。

    而在某一排某一个位置上,一名面容普通就是那种扔到人群里都看不出来的那种人。那双细长的眸子里闪过一道(阴yīn)狠,不能再让这个女子成长下去了。这对主子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威胁。看来,他必须趁现在她虚弱的时候动手了。

    那抹(身shēn)影悄悄的消失在了原地,只是沉浸在兴奋中的人都没有擦觉到。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65 收服放逐之城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