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 抵达凤楼,相聚

    艾金从白玉石凳上站起(身shēn),理顺了裙摆上的褶皱。『言(情qíng)首发抬头看向湛蓝的天空,朵朵白云漂浮。散发着温(热rè)的太阳,混合着淡淡茉莉花香的清风。这一刻,离别的伤感似乎被冲淡了很多。

    天尘站起(身shēn),长臂一伸将微抬着头的绝美女子捞入了怀中。(性xìng)感的下巴抵在女子纤细的颈窝处,声音低沉透着一股不舍。

    “照顾好自己。”所有不舍,最后都汇聚成这五个字。纵使心中有千般不舍,他还是必须放手让金儿独自去面对那些人。

    不知什么时候,幽静的院子里只剩下了两人。玲珑和巧欣等人,悄悄的都退出了院子。等候在了王府的门口,他们知道小姐与王爷需要道别一下。尽管只是要分别一段(日rì)子而已,对两人来说这短短的数(日rì)也恍如千年一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相携的(身shēn)影从王府里走了出来。看到神色已经恢复如常的小姐,玲珑和巧欣的心也放了下来。

    “我走了,记得要按时吃饭。”艾金笑眯眯的握住那修长的大手,随后目光落在天尘(身shēn)后一(身shēn)碧绿色裙衫的俏丽女子脸上。看到女子眼中略带着的那点点的激动,扬起一抹柔和的笑:“碧箩,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若是王爷没有按时吃饭,不论他在干什么,都不折手段的让他停下来去吃饭。”

    看着冲着自己眨眨眼睛的绝美女子,看了一眼(身shēn)边嘴角虽然挂着淡淡弧度的俊美男子。尽管心里对自家王爷有着一丝惧怕,不过还是点点头。尽管她是王爷的属下,本应该听从王爷的命令。但自家王爷对王妃的宠(爱ài),那可是到了百依百顺的地步。所以,她只要按照王妃的要求走绝对的没有问题。

    艾金满意的点点头,而站在天尘(身shēn)后的几人看着自家王爷嘴角噙着的淡淡弧度。心跳都要停止了,跟在王爷(身shēn)边多年。他们怎么会不了解自家王爷的脾气,他笑的越是淡薄就越代表着他现在的心(情qíng)有多么不好。

    天尘看着自己的手下对艾金如此的唯命是从,心里是又高兴又觉得有一丝丝的憋气。他绝对相信这群兔崽子,若是他不按时吃饭肯对会不折手段的想尽办法让他按时吃饭。淡然的紫眸略带幽怨的看了一眼勒的开怀的绝美女子,嘴角却不知不觉的扬起一抹宠溺的笑。

    把事(情qíng)交代好了以后,艾金将目光转移到了天尘的(身shēn)上。看着眼前这长让自己沉迷的俊美容颜,挑起脚步缓缓的走到他面前。抬手拉下天尘的头,踮起脚尖轻轻的在他(性xìng)感的薄唇上印上一吻。

    原本只是想给他一个道别吻,刚想抽离。骤然头就被狠狠的(禁jìn)锢,眼前俊美的男子加深了这一吻。带着霸道、不舍和(爱ài)恋。许久之后,两个相贴的唇瓣才分开。

    艾金红着一张俏丽的小脸,大口的喘息着。星眸(娇jiāo)嗔的瞪了一眼,那眼中带着意犹未尽的俊美男子。轻哼一声,转(身shēn)就往王府门口准备好的马车走去。此时的王府门口已经围聚了不少的人,在这么多人面前如此的拥吻。绕是艾金,也不由得红了脸颊。

    天尘一双紫眸带着浅浅的笑意看着那个羞恼的小人,这可是他家娘子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主动吻自己呢。看着那抹(娇jiāo)小的(身shēn)影,已经上了马车。长袖下的拳头微微握紧,他努力的让自己不去将她拉下来留在(身shēn)边。

    艾金微微闭上眼眸,遮挡住眼中的不舍。再次睁开星眸,不舍的神(情qíng)已经不再。取而代之的是自信和邪妄,她会用最快的速度让那些人心服口服。面对离别,她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不愿意离开那个妖孽一般的男子。

    正当艾金准备踏上马车时,(身shēn)后却传来一道好听的女声。

    “主子,能让我和你一起去吗?”

    众人的视线望向声源处,只见王府前院走来一名清丽脱俗的女子。清澈的黑眸中带着坚定,直直的看向一(身shēn)红衣的艾金。

    艾金停下脚下迈开的步子,挑起眉头看向来人。自从丞相那件事以后,这女子便留在了王府。但艾金并没有与她多做接触,她不是一个轻易就相信一个人的人。星眸微微一沉,幽深的眸光仿佛可以看透人心一般。

    “好,那你就一起跟着吧。”静静的凝视着她好一会,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笑。扔下一句话,转(身shēn)就进了马车中。

    玲珑和巧欣互相看了一眼,虽然不明白小姐为何会同意女子的请求。但自家小姐做的决定,她们只会无条件的服从。玲珑淡淡的看了一眼那清丽的女子,拉着巧欣上了马车。她从这女子的(身shēn)上,没有感觉到一丝一毫的恶意。

    茗月看着那道纤细的(身shēn)影,黑眸中一抹复杂的光芒一闪而过。微微低下头,就往马车的方向走去。在经过天尘的(身shēn)边时,一股强悍的力道将她(禁jìn)锢住。心中不(禁jìn)一惊,但面上依然没有太大的变化。也不挣扎,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

    “收起你心底的那些小心思,回去告诉你们家主子。若是想打金儿的主意,别怪本王对他不客气。”

    淡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茗月低垂的眸子中。瞳孔骤然一缩,长袖下的双手紧紧我握着。才勉强的压下心底的恐惧,(身shēn)上那股强悍的力道消失。而(身shēn)边那道修长的白色(身shēn)影已经消失在了王府的门口,茗月抬起有些发软的腿朝着马车走去。

    面上虽然依然是淡漠的样子,但心底的惊涛骇浪也只有她自己知道。此时回过神,才惊觉自己的背后早已经被冷汗浸湿。勉强的压下心底的恐惧,上了马车。那人的布局如此的精湛,肯定不会被发现的。

    马车里艾金慵懒的靠在软垫上,透过微微敞开的马车窗户。早已经将刚刚外面发生的一切都看在了眼底,纤细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怀中乖顺的小雪貂光滑的绒毛。茗月刚刚眼中那一闪而逝的惊恐,可没有逃过她的眼睛。

    这也让她肯定了茗月定是某个人安插在自己(身shēn)边的眼线,低垂着头逗弄着雪儿的艾金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这样似乎,才更好玩一些。玲珑和巧欣坐在她的(身shēn)边,看到自家小姐那邪魅的笑。莫名的背后一阵冷风吹过,忘了一眼天空中那刺眼的太阳。明明的是这样一个温暖的天气,为毛他们会觉得这么冷。

    在戚冥和锦渊两名男子上了马车后,马车在戚冥的一声令下缓缓的行驶起来。很快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马车离开后围观的人也都散了下去。

    幽静的院子中,一(身shēn)白衣的天尘站在大树下。紫眸望向城门的方向,带着一抹眷恋和思念。修长的手指抚摸着下巴,只是才分开就开始思念了。这样可怎么办呢,那个绝美的脸庞出现在脑海中。

    蔚然从院子外走进来就看到自家王爷,那带着思念的目光一直望着城门的方向。嘴角几不可察的抽搐了一下,王爷王妃不过才分开要不要这样。

    “咳咳,王爷!”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恭敬的开口道:“紫那边已经传来了消息。”

    “哦,那边是不是都已经布置好了?”天尘的目光并没有收回,依然望着城门洞方向。负手而立,任由清风将他的墨发吹起。

    “是,逸王爷接手以后暗星楼已经步入正轨。一些探子也成功的安插到了各大势力中了,并且都得到了信任。”蔚然站在天尘的(身shēn)边,想到今早得到的消息心里一阵高兴。他们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努力,终于让暗星楼在外大陆站稳了脚。这样等王爷和王妃去了那里,他们就可以帮到他们了。

    “很好,既然那边已经稳定。你让紫带着一些人回来,这边的事(情qíng)也要尽快解决了。距离我和金儿离开的时间也快了,这里必须都安顿好我们才能安心。”收回远望的视线,转眸看向站在自己(身shēn)后的人。天尘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笑,那笑却不达眼底。怎么看都让人觉得寒冷。

    “是,王爷!”蔚然抱拳恭敬的回道,看着自家王爷嘴角那浅浅的笑。脚底凉气直冒,心底为即将被王爷收拾的默哀。随机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shēn)消失在了院子中。

    抬手揉了揉眉心,天尘在空中打了一个指响。一(身shēn)黑衣的面无表(情qíng)的影突然出现,低着头等候着吩咐。

    “挑十个精英隐卫,暗中保护王妃。”

    “是,主子。”淡漠冰冷的声音落下,影的(身shēn)影已经消失在了院子中。

    马车飞快的行驶在天岚城外的树林中,马车中艾金慵懒的靠在软枕上。张开口吞下玲珑薄好的一粒葡萄,伸手接过巧欣递过来的茶水。整个人慵懒中透着一股惬意,仿佛是在游玩一般。

    戚冥早已经习惯了,整个人也放轻松的靠在马车的墙壁上。闭着黑眸小憩着,到是坐在他一旁的锦渊正睁着一双黑眸上下打量着这个外面看着再普通不过的马车。谁会想到一个外表如此普通的马车,里面的布置简直有如一个移动的豪华房间。

    马车中放着一个如同(床chuáng)榻一般的软垫,上面还放着一个软枕和被子。两边更上放着两个软垫,中央铺着一个大大柔软的毛皮摊子。毯子上还放着一个大大的木桌,木桌上摆放着各种的茶水点心。

    嘴角微微一抽,从这就可以看出他这莫名其妙认下的主子是一个不会亏待自己的主。玲珑看着眼中带着惊讶的锦渊,掩唇偷偷的笑了笑。当初他们刚看到这个马车的时候,也他一样震惊。小姐的很多想法都很惊世骇俗,跟她(身shēn)边久了他们也就习惯了她的一些稀奇股改的想法。

    玲珑手下的动作却没有停,薄了一个桂圆递给了自家的小姐。锦渊从惊讶中回过神,目光有些幽怨的看着艾金和玲珑。瞧见自家(爱ài)人,如此殷勤的服侍着那一脸享受的绝美女子。心里就不(禁jìn)一阵的咬牙切齿,他都没有享受过自家(爱ài)人的服侍。

    艾金看着一脸幽怨的某男子,眉毛微微一挑。无声的询问,怎么你有意见吗?嘴角噙着一抹温柔的弧度,只是那抹温柔的弧度却看的锦渊背后直发凉。连忙冲着那笑的温柔的绝美女子摇头,没意见没意见。

    满意的收回视线,艾金继续惬意的享受着玲珑和巧欣的服侍。玲珑无奈的摇摇头,想和他们家小姐斗。小渊还是嫩的很,不过对自家(爱ài)人投来的幽怨神色。玲珑心里一阵不舍,亲手薄了一个葡萄递给了锦渊。

    锦渊接过那薄好的葡萄,犹如小孩子得到大人给的糖果一般傻笑了起来。艾金嘴角头后瞬间出现三条黑线,看着那个傻笑的俊美男子。这还是那个让江湖上提起就闻风丧胆的魔主了吗,原来陷入(爱ài)(情qíng)真的会让人的智商成直线下降。

    艾金将视线从锦渊的(身shēn)上移到正闭目养神的戚冥(身shēn)上,纤细的手指摩擦着下巴。乌黑的星眸滴溜溜的一转,不知道这个在外人眼中永远都冷静温柔的军师陷入(爱ài)(情qíng)后会是什么样子。星眸来回的在巧欣与戚冥(身shēn)上打转,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弧度。

    巧欣被自己小姐那明显带着算计的眼神看到头皮直发麻,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而闭目养神的戚冥,只觉得背后(阴yīn)风阵阵。

    从天岚城到凤楼(日rì)夜赶路,终于在第五(日rì)的时候到了凤楼。虽然是马不停蹄的赶路,但艾金的马车就犹如一个移动的房间。所以几人也没有太多的感到疲乏,到了凤楼也都还算是精神饱满的。

    戚冥和锦渊率先下了马车,看到城门口那一群的人。饶是见过不少大场面的两人,也都愣了一瞬间。看着那密密麻麻的人,这一刻他们才知道自家主子和王妃手下的势力不容小觑。

    站在人群最前面的四名女子,容貌倾城。气质不一,却都让人移不开眼。这四人正是梅兰竹菊,他们早就算好时间。知道今(日rì)主子就会到达凤楼,早早的就将人凤楼一些核心弟子和人一些长老聚集起来。到城门口,迎接他们的楼主。

    因为凤楼是四个相连的城池,同时也是被放逐的人所居住的地方。虽然被收服,但他们有着自己的傲骨。这从未谋面的主子,他们到要看看他是否有资格当他们的主人。一大早便被聚集在了这里,有些人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有些人脸上却带着丝丝的期待,毕竟梅兰竹菊的实力放在那里,能让那四个强悍的女子沉浮的主子。他们都认为,他一定有着与众不动的地方。

    终于在众人的等待中,远远的就看到了他们等待已久的马车缓缓的驶来。梅兰竹菊四人对看一眼,看到彼此眼中的笑意。他们的主子终于来了,这些(日rì)子的努力成果可以展现在主子的面前了。

    在众人神色不一的目光下,马车的帘子被掀开。率先走下来了两名一样都俊美的男子,一个气质儒雅一个看着阳光却又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阴yīn)冷之感。这样矛盾两个词,却在这个男子(身shēn)上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一点头不觉得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

    他们知道自己的主子是一名女子,是天岚国的的尘王妃。这些(日rì)子,关于尘王妃的传言他们听了不少。她绝美的容貌,嚣张狂妄的(性xìng)格。这也更加大了,他们想要亲眼见识一番的信念。看着两个气质不凡的男子,这样的人都心甘(情qíng)愿的跟随在她的(身shēn)边。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在众人的期待下,一双白皙的手掀开了马车的帘子。随后一道红色的(身shēn)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一袭红衣的绝美女子走下马车。眉宇间的狂妄,星眸中的邪魅。整个人都透着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嘴角扬着一抹肆意的弧度。

    艾金下了马车,就看到梅兰竹菊四人朝着她的方向走来。四人很快走到了艾金的面前,动作整齐的单膝跪在地上。

    “梅,参见主子!”

    “兰,参见主子!”

    “竹,参见主子!”

    “菊,参见主子!”

    四道清丽的声音同时响起,带着激动带着恭敬。他们等着一刻等了多久,终于等到主子前来验收他们的成果了。

    艾金一抬手,一道无形的内力将四人给拖了起来。四人的眼中露出一抹震惊,这才多久没见主子。主子的实力竟然拿变的如此之强,若是利用内力托起一人不算什么。竟然只是一挥手,就将四人都拖起来了。

    艾金淡笑的看着四人震惊的样子,什么也没说。自从将孩子生下来,为了那个人才选拔大赛,她就为自己制定了一个特训。多少次天尘都想阻止她继续下去,都被她给阻止了。虽然那训练很累,几乎要了她的命。但为了她(爱ài)的人,为了她想守护的人。她都咬牙的坚持了下来,不过还好她坚持了下来。

    将四人托起来后,眼中淡淡的笑意渐渐退去。淡漠的望向,站在梅兰竹菊四人(身shēn)后的一群人。她用内力将四人托起来,也是要让他们看看自己如今的实力。果然,在那些人看到她紧紧是一挥手就托起了四人后眼中带着一抹震惊。

    原本那些还带着一丝鄙视和讥诮的人,都收起了那神色多一抹打量与探究。嘴角慢慢的勾起一抹淡笑,这就是她想要的效果。这时,巧欣和玲珑与茗月也从马车中走了出来。看到那黑压压的一片人时,都微微了一愣不过很快都回过神走到了艾金的(身shēn)边。

    冲着梅兰竹菊四人点点头,便由四人带着走进了城中。城门口,那黑压压的一片人自觉的为几人让开了一条道路。在她们过去后,紧紧的跟在了他们的(身shēn)后。

    城中与其它的城池没有任何的差别,酒楼茶肆耸立。街边充斥着小贩的叫卖声,繁华喧闹。一点看不出是被放逐的城池,走在前面的艾金没有看到跟在他(身shēn)后的那些人。眼眶微微的有些丝润,这样繁华喧闹的城池是曾经的他们不敢想象的。

    曾经被放逐的城池是一个靠实力说话的地方,在这里随时可以看到打架与死亡。人们也都习以为常,你死就代表着你很弱。死了也是活该,这里没有所谓的法制条规。一切都是凭拳头说话,你的拳头够硬那么你就是这里的头头。

    而现在,自从那四个实力强悍的女子带着一群人前来。用势力收服了他们,而在他们一番努力下。曾经那个充满杀戮的地方,变成如今繁华喧闹的城池。他们不用在每天生活在杀戮中,这让他们如何不开心。尽管知道,这一切都是走在最前方那一(身shēn)红衣的绝美女子带来的。

    不知道不觉,不知道穿过了几个街道。众人终于在一座宏伟气势非凡的庄园前停了下来,高大的庄园门上方挂着一个烫金匾额。凤楼两个大字刻在匾额上,字迹苍劲有力透着一股霸气。

    看到那熟悉的字迹,星眸渐渐的柔和下来。那凤楼二字,是当初自己将手下的几个势力合并后让天尘写下来的。没想到梅兰竹菊四人,竟然将它做成了匾额。纤细白皙的手握拳放到了心口处,那里是满满的对天尘的思念。

    “主子,这里就是凤楼的大本营。沁儿与玫在里面等着你呢。”梅走到艾金的(身shēn)边,嘴角挂着淡淡的笑。自从所有的势力合并以后,原本的浣沙宫就都来到了这里。

    听到梅的话,艾金的眼睛一亮。自从她大婚过后,就好久没有在看到她们。

    “嗯,好久没有看到她们了。快带我进去,我要好好的和她们聊聊。”嘴角噙着一抹邪恶的笑,她可没有忘记自己大婚的时候她们是如何的恶整她与天尘的。

    看着小姐嘴角那恶魔一般的笑,玲珑和巧欣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心里为蓝沁儿和黑玫两人暗暗祈祷,这两人自求多福吧。

    跟在她们(身shēn)后的一群人嘴角都不由自主的抽了抽,他们这一群人就这么被彻底的无视掉了。这感觉可不太好啊,原本对这突然出现的主子就不太待见的一些人。终于在被彻底的无视以后,再也忍不下去了。

    “王妃,请等一下。”

    艾金正准备跟着梅他们进去看看蓝沁儿几人,就被(身shēn)后传来的带着一丝怒气的声音打断了步伐。嘴角缓缓的勾起一抹邪魅的笑,终于是忍不住气了吗。艾金缓缓的转过(身shēn)子,双手环(胸xiōng)。

    “这位是?”眉毛微微一挑,艾金打量着眼前叫住自己的中年男子。男子大概四十岁左右,一(身shēn)褐色长袍将男子修长的(身shēn)姿衬托的出来。浓眉虎目,浑(身shēn)透着一股刚毅的气息。对于这个男子,艾金有着一丝的欣赏。这个男子,是一个血(性xìng)汉子。

    “这是自由擂台的擂主,秦枫。”梅秀丽的眉头微微的皱起,尽管知道这些人肯定不会那么轻易的忍下主子。但对于他们对自家主子的质疑,说不生气都是假的。不过他们也知道,自家主子的脾气。她会用自己的方法,让这些人都心甘(情qíng)愿的臣服于她。

    自由擂台?纤细的手指摩擦着下巴,这又是什么。似乎是看出了自家主子的疑惑,梅再次开口为艾金解释。

    “自由擂台是放逐城池以前一个竞争的地方,在那里可以自由比武。而获得擂主的人,就是这放逐城池的王。在自由擂台上,死亡是司空见惯的事(情qíng)。”

    艾金抬手打断了梅下面的话,抬起星眸望向秦枫。眉宇间带着一抹肆意一抹狂妄,嘴角微微的翘起。

    “明(日rì)午时,我会前去自由擂台。到时,你们所有不服气的人都可以前去。我会让你们心服口服,今天你们就都回去吧。”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入到众人的耳脉中,带着自信。

    秦枫望着眼前一袭红衣的绝美女子,那灿烂如繁星的黑眸中带着自信带着狂妄。这一刻她的周(身shēn)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高贵如同一个王者一般。让人忍不住就想要臣服,不过秦枫能一直坐着擂主的位置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深深的凝视着眼前比自己小了不少,却气势强悍的女子。

    “好,明(日rì)午时我们在自由擂台恭候王妃的大驾。”秦枫冲着艾金点点头,不卑不亢的说道。说完便转(身shēn)带着(身shēn)后的一群人,离开了凤楼的大门前。

    秦枫是放逐城池的无冕之王,其他人看向的艾金的目光中有期待有惊讶也有不满。但擂主都已经走了,他们也就跟着离开了。不过,此时所有人的心里都一样期待这明天的比试。就让他们看看,这个年轻的绝美女子有没有那个资格做他们的主子。

    秦枫带着人离开,那藏在长袖下的大手紧紧的握着。没有人知道,在刚刚他与那红衣的绝美女子对视时。一道强大的内力笼罩在他的周(身shēn),他可以肯定那让自己恐惧的力量是从那名女子(身shēn)上传来的。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淡笑,这一次,他也期待起明(日rì)的自由擂台了。

    艾金望着秦枫带着众人离开的方向,最勾起。这个秦枫不错,以后定会成为她手中的一把利器。秦家吗?一抹幽光一闪而过。这个被放逐的城池似乎越来越有趣了,这里真是卧虎长龙。竟然会有外大陆被放逐之人,不知道明天她又会有什么样的收获呢。

    收回思绪,艾金冲着(身shēn)边几人笑笑。没有了那些人的打扰,这里剩下的都是自家人。露出一抹真心的微笑。

    “走吧,我们进去吧。”

    一挥手,众人一起走进了这宏伟的庄园。进入凤楼,看着凤楼里的布置。眼中闪过满意,凤楼的内部并没有如同外面看着那般恢宏气势非凡。处处都透着温馨却又不失大气,这正是她想要的效果。

    在穿过亭台楼阁,和假山水池后终于在一个幽静的院子前停了下来。梅上前一步将院子的大门推开,侧开(身shēn)子为艾金让出了路。艾金抬步走进幽静的院子,微微一愣。这院子的布置竟然与王府里自己居住的院子一模一样,抬头看向跟在(身shēn)后的梅几人。

    “主子,这院子是特意为你建造的。”扯着一抹淡淡的笑,梅兰竹菊几人相视一笑。他们就知道,主子会喜欢这里。

    正如梅兰竹菊几人想的那样,艾金真的很喜欢这里。这让她仿佛没有离开王府一般,不由自主的抬起脚步往主屋走去。推开房门,踏入房中。果然里面的摆设和在王府中的一样,看着熟悉的房间心口处流过一股股暖流。

    离开房间后,抬步就去了后花园。那里是她最喜欢的净月湖,一切都和王府里自己居住的院子一模一样。看着波光潋滟的湖面,嘴角缓缓的翘起。

    “小金儿!”

    一道柔媚的声音带着惊喜响起,随后艾金就落入一个充满香气的温软怀抱。脑后瞬间出现三条黑线,不用想着柔媚到骨髓里的声音只有那个妖媚的蓝沁儿了。

    轻轻一推,艾金从蓝沁儿的怀中出来。抬头看向越发妖媚的蓝衫美人,心里不(禁jìn)咒骂一声真是一个魅惑人的妖精。

    蓝沁儿眨巴着魅惑人心的水眸,看着自己空空的怀抱。眼中带着幽怨的看向一(身shēn)红衣的绝美女子,让她抱一下又不会少快(肉ròu)。

    “主子,你来了!”

    淡漠冷冷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一(身shēn)黑衣的黑玫从远处走了过来。一(身shēn)黑衣的黑玫纤细修长,整个人透着一股冷漠。只有在望向艾金的时候,那冷漠的黑眸才会出现柔和的光泽。

    艾金看着出现的两人,微微一笑。终于又见面到了,梅兰竹菊四人悄悄的退了下去将空间留给了好久不见的几人。

    净月湖边只剩下了艾金、巧欣、蓝沁儿和黑玫几人。艾金走到湖边一颗柳树下,慵懒的靠在树干上。星眸微微抬起,望着自己(身shēn)边的几个挚友与他们的(爱ài)人。

    “这是锦渊,魔窟的魔主。”纤细的手指一抬,指向那个站在玲珑(身shēn)边的俊美男子。这一次也是正式将锦渊介绍给他们认识了,毕竟那是玲珑的(爱ài)人以后大家都要一起合作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锦渊的(身shēn)上,蓝沁儿眨了眨一双水眸。一迈步走到了锦渊的面前,上下的打量着。手指摩擦着下巴,玲珑和巧欣两人一直都被她和黑玫当做亲妹妹一样的疼(爱ài)。

    尽管玲珑是一个成熟稳重的女子,就是这样让她们对她多了一分心疼。玲珑那个年龄,不应该如此的早熟。所以对于锦渊,她和黑玫可是会好好的把关的。黑玫此时也走到了锦渊的面前,冷冷的看着这个俊美的男子。

    魔窟的魔主那可是出了名的冷酷无(情qíng),心狠手辣之人。可是眼前这俊俏的男子,给人一种很阳光的感觉。虽然那双黑眸中带着不容忽视的(阴yīn)沉,黑玫凝视了好半晌才淡淡的开口。

    “我是黑玫,玲珑的姐姐。”黑玫冷着一张脸,锐利的眸子看着锦渊。

    “我是蓝沁儿,也是玲珑的姐姐。”蓝沁儿欺(身shēn)上前,整个人仿佛柔若无骨一般挂在了黑玫的(身shēn)上。

    黑玫眉头微微一皱,一伸手将挂在自己(身shēn)上的女人推了出去。锦渊嘴角微微一抽,他怎么就突然多出了两个姐姐。略微幽怨的看了一眼自家的(爱ài)人,看到玲珑微微勾起的嘴角。薄唇不由自主的勾起一抹温柔的笑,伸出手温和道。

    “你们好,我是锦渊。玲珑的夫君。”

    听到锦渊的自我介绍,玲珑俏丽的脸庞爆红。艾金靠在树干上,同(情qíng)的看了一眼锦渊。那两个女人对玲珑和巧欣的疼(爱ài)并不比她少分毫,他竟然当着她们的面就称自己是玲珑的夫君。着实让她佩服起锦渊的勇气来了,老天保佑他吧。

    只见原本一脸妖媚笑容的蓝沁儿和冷着脸的黑玫脸色微微一变,蓝沁儿妖媚的笑容越发的妖孽起来。而黑玫冷着的脸越来越冷,周(身shēn)狂放着冷气空气都瞬间降低了几度。

    黑玫和蓝沁而互看一眼,蓝沁儿柔若无骨的再次挂在了黑玫的(身shēn)上。这一次黑玫并没有推开她,扬着妖媚的笑。

    “小渊啊,我家玲珑似乎还没有嫁给你的呢吧。这夫君二字可是不能乱说的哟,以后我家玲珑嫁不出去了怎么办。”

    锦渊看着那妖媚的女人,听着她口中的话微微一愣。(身shēn)体明显的一僵,随后扬起一抹自信的笑。

    “玲珑以后的夫君一定是我,也只能是我。若有人赶来抢,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这辈子,玲珑都只会是他的妻。

    蓝沁儿和黑玫对锦渊如此霸气的回答很满意,这才是男人。他们也相信眼前的男子是真的很(爱ài)玲珑,只是心里还是非常的不爽啊有木有。自己疼(爱ài)了这么多年的妹妹,就这么被这个男人给拐走了。

    “你,有实力保护好玲珑吗?”冷冷的声音从黑玫的口中传来。

    “就算是失去(性xìng)命,这辈子也会护玲珑周全。我不能给与你们任何的保证,但我一定会比她后死。”

    锦渊的目光望向(身shēn)边的玲珑,温柔如水。是的,他会比玲珑后死。因为他不想让她承受那种亲眼看着心(爱ài)之人死去的痛苦,那痛苦太残忍了。

    艾金听到锦渊的话微微一愣,随后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想到当初看着天尘受伤时,那撕心裂肺的疼痛。若是天尘死在自己的面前,她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沉默在这一刻蔓延,风吹过将平静的湖面吹起层层的涟漪。不知道过了多久,黑玫(身shēn)影一动。伸手抓住锦渊的衣襟,冰冷的黑眸闪烁着一抹复杂的光泽。

    “跟我来!”

    冰冷的三个字从口出蹦出,随后蓝沁儿与黑玫带着锦渊消失在了艾金等人的眼前。事(情qíng)发生的太快,没有给他们任何反应的机会。玲珑回过神,锦渊已经被两人给带走了。略带担忧的眸子看向慵懒的靠在树干上的红衣女子,锦渊不会有事吧。

    “别担心,她们知道分寸的。”艾金站直(身shēn)体,走到玲珑的(身shēn)边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顶多就是被揍一顿而已,这对他而已是不算什么的。是吧,是吧。

    玲珑点点头,她也相信蓝姐和黑姐不会为难小渊的。收起眼中担忧,看到自家小姐眼中染上了淡淡困意。

    “小姐,先回房去休息吧。”

    艾金点点头,她此时还真有些困了。也就没有再多做停留,离开了湖边回到了房间补眠去了。

    艾金回房间了,玲珑和巧欣也跟着一起回去了。戚冥站在湖边,望着几人离开的方向。想到刚刚发生的事。突然觉得想要追到巧欣,似乎应该先从她(身shēn)边的人下手。修长的手指摩擦着下巴,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他想,他知道自己该如何的做了。

    顿时觉得心(情qíng)非常的愉快,嘴角勾着愉快的笑回房间补眠去。

    有人开心当然就有人对这偌大的凤楼惊心,茗月从到了凤楼以后就称(身shēn)体不适一直呆在房间中。秀丽的眉头紧紧的皱起,她没有想到那个绝美的女子竟然拥有如此庞大的势力。从踏入这个城池的那一瞬间,她就感觉到了这里的不同。不愧是被各个势力视为(禁jìn)忌的城池,这里的每个人都不简单。

    若是这些人扭成一股绳,这会是一个多么恐怖的力量。这样的一股力量,即使放到她们外大陆也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势力。不行,她必须将这些事(情qíng)告诉主人。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梅走到艾金的房门前抬手轻轻的敲了几下门。

    “主子,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艾金睁开迷茫的星眸,有一瞬间让她觉得自己还在王府中。在听到梅的声音时,瞬间清醒了过来。这里是凤楼,不是王府。这里,没有那个熟悉的人那个熟悉让她贪恋的怀抱。

    “知道了,我马上就过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溺宠毒医王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62 抵达凤楼,相聚手机阅读